当前位置:188bet金宝博官方网站 > 玄幻小说 > 一品道门 > 第七百四十二章 只为找到你

第七百四十二章 只为找到你

    瞧着眼前女子哭的悲痛欲绝,张百仁也是无奈:“罢!罢!罢!反正你如今药王真身也未练成,便留在我身边吧。许是你头脑发晕记错了人,等过些时日你便想起来了。”

    叮当一双水灵灵的大眼睛盯着张百仁,听闻此言才破涕为笑:“说来郎君如今和当年可是两个人,看起来好像还真的不一样。”

    张百仁无奈,不想多说,生怕刺激到眼前的少女,慢悠悠的端起一碗茶水:“你家是哪里的?”

    “我家在无锡”女子道。

    “无锡,倒是个好地方!”张百仁点点头,陪着叮当说了一会话,没问出什么有用的东西,只记得这女子叫叮当,其余的一概都不知。

    张百仁手指敲击着案几,过了一会才道:“你便好生修炼药王真身吧。”

    是夜

    张百仁躺在自家船舱中思忖着六字真言贴之事,忽然一阵轻柔的脚步声缓缓靠近。

    这船上没有女子,不是叮当还有那个?

    张百仁假装睡去,只是心中提起警惕:“叮当?深更半夜不睡觉,他来做什么?莫非果真别有用心?”

    张百仁心头一动,这女子来历不明,却不知有什么心思。

    房门缓缓推开,女子脚步轻柔的来到张百仁身前,一股香风袭来,张百仁眼睛闭上,一根缠绕在指尖的发丝蓄势待发。

    帷幕外传来一阵细细索索的声音,张百仁暗自道:“莫非她在翻找什么?”

    接着帷幕缓缓拉开,张百仁只觉得床尾一沉,叮当已经站在了床上,然后慢慢跨过张百仁,走入了床里。

    接着张百仁顿时察觉到了不对劲,只觉得棉被掀开,一具光溜溜的身子仿佛八爪鱼般缠绕了上来,叮当整个人趴在了张百仁的身上,香风扑面而来。

    “叮当,这深更半夜不去睡觉,在这里胡乱折腾什么?”张百仁一只手伸出,拖住了叮当即将伏下来的脑袋。

    “我已经是你的人了,自然要服侍你休息!”叮当在张百仁身上低语。

    张百仁眉头一皱,便要将叮当推下去,只可惜叮当好歹也是易骨强者,张百仁有一万种杀死叮当的办法,但却在力量上及不得一个女子。

    胸口两团软肉毫无保留的碾压,张百仁一个激灵,瞬间阳气冲霄,灌入了小腹下。

    “郎君也是想的,是也不是!”叮当感受到张百仁下身的变化,缓缓贴了上去,二人之间只隔了一层薄纱,张百仁只觉得自家兄弟居然陷入了一道缝隙之内,瞬间更是猛然暴涨坚如钢铁。

    “叮当,你听我说!”张百仁赶紧屈起膝盖,欲要身子缩回去,却被叮当两条细嫩的大腿给压平。

    隔着一层细软薄纱一般的衣裤,张百仁只觉得叮当猛然小腹一沉,居然将自家宝贝给吞掉一小截。

    温软暖腻之感传来,张百仁毛都要炸了:“不行,我在修炼道功,只差一步便可证就阳神,绝对不能被这来历不明的女子破了道功。”

    张百仁好歹也是道功有成之人,心性自软腻中挣扎出来,一只手臂向下伸出,触摸到了叮当的隐秘之处。

    白虎!

    张百仁一愣,没时间顾忌这些,感受到叮当在耳边的喘息,坚定不移的要将自家宝贝一寸寸吞下去,猛然一缕剑芒流转而出,叮当一声轻呼,身子条件反射后退,将张百仁的宝贝解放出来。

    “叮当,你听我说,你认错人了!”感受着自家宝贝上缭绕的阴气,张百仁心中暗道侥幸,差点被这女子破了道功。

    “我没认错人,我识得你!”叮当低声道,一边说着身子再次贴过来:“你是嫌弃奴家吗?奴家只有你一个人!”

    “我如今道功未成,不能行男女之事,你若想我好,便放开我乖乖回去睡觉”张百仁无奈道。

    黑夜里一双眸子盯着张百仁,过了一会才听叮当轻轻一叹,然后慢慢坐起身,放开了张百仁,起身来到帷幕外,又响起了细细索索之声。

    张百仁明白,之前不是对方翻衣服,而是对方在脱衣服。

    “郎君,我的一起切都是你的!”叮当穿好衣服,走了出去。

    叮当走出,张百仁心神才放松下来,感受到裤子上叮当留下来软腻的液体,张百仁半夜换了一条裤子,然后运转道功,彻底将叮当传来的一丝阴气清除后,方才松了一口气。

    三阳正法至刚至阳,倒不怕女子的阴气,只要原阳不泄便可。

    自从吞噬了凤血之后,张百仁功法尽数化作火属性功法,欲望之火比平日里也强盛了不知多少倍。

    其实叮当之前脱衣服声音,甚至于对方上床,张百仁未必没有察觉出来。

    “魔障作祟!”张百仁坐起身,开始擦拭七星剑:“看来早日找个时间吞噬明珠泪,助我魂魄彻底圆满,如今玉液还丹的火候是足够了,魔障居然来侵袭,还需早日玉液还丹才好。”

    寻常道人,却没有张百仁的苦恼,人家都是一旦真气圆满,自然而然玉液还丹,但张百仁三魂七魄尚未协调,真气又圆满至极,自然精满自溢,这可是令人恼的很。

    明月下

    张百仁一个人在床前擦拭着七星剑,不断斩掉脑海中的一丝丝涟漪杂念。

    远处

    左丘无忌凑过来:“大人怎么月下拭剑?”

    张百仁不予理会,其实之所以先去庐山将六字真言贴炼制出来,也有一部分此中的意思,利用六字真言贴镇压自家的凤血,镇压自家的力量。

    “没你什么事!”张百仁翻了翻白眼,七星剑在月光下仿佛是北斗七星星光朦胧,如今七星剑祭炼算是大成了。

    “都督,这女子怎么办?”左丘无忌看向远处船舱。

    “带着吧,不差这一口口粮!”张百仁哼了一口气:“总感觉有些怪异,莫非此女是有人故意坏我道基派遣来的?”

    “倒也不是没有这种可能,大人不得不防!”左丘无忌道。

    张百仁点点头。

    第二日天亮

    张百仁配置好药材,以太阳真火蒸煮着药材,叮当一袭罗裳走入,居然毫不避讳直接脱下了衣衫,露出完美的身材,那软腻之处令人怦然心动。

    张百仁面无表情,待到药材沸腾之后,才开口道:“你进去吧。”

    叮当迈着修长的大腿走入浴盆中,缓缓坐下:“都督可不可以坐下陪我说说话。”

    张百仁坐在窗子边,手中端着茶盏。

    叮当见此展颜一笑,然后道:“我当年与你……与他相遇是在朦胧雨季,那一日本来晴朗的天空忽然乌云密布,下起了狂风暴雨。”

    叮当眼中带着一抹回忆:“我那时与母亲一起去祖庙还愿,由于暴雨突至,便走走失了。那个时候暴雨倾盆,你打着油纸伞来到我身边,那温润的声音,眼神我一辈子也忘不了。”

    张百仁闻言无语,又是一套老到可以掉牙狗血剧情。

    “你我泛舟于水面,你许我花前月下,你我同游滨湖三日,然后你便飘然而去不见了踪迹”说到这里,叮当话语低沉:“我找遍了无锡城,都找不到你的踪迹。此时父亲与无锡太守订下婚约,我一着急,便独自孤身一人逃出无锡来找你。”

    “天地茫茫,我只希望满天神佛保佑,叫我有朝一日遇到你……我被坏人骗过,差点失贞。后来我便将自己弄得人不人鬼不鬼,我没有盘缠,只能整日里吃草根树皮,与野狗抢夺食物,就是为了有朝一日能找到你。”

    ps:今天八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