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bet金宝博官方网站 > 玄幻小说 > 一品道门 > 第七百五十六章 拭剑

第七百五十六章 拭剑

    “我笑你不知天高地厚,太阳、太阴、紫薇、北斗七星、二十八星宿乃何等伟力,自古以来从未有人能将其当成命星,就算当年诸葛卧龙也不过是点燃了七星灯而已,然而点星失败被北斗七星恒反噬致死。你如今能点中北斗七星恒内的一颗普通星辰已经是天大机缘,居然还敢奢求北斗七星的主星,简直是啦蛤蟆打哈欠,好大的口气”春归君毫不遮掩自己的嘲讽。

    “你……”听闻此言,乙支文德顿时恼羞成怒。

    “二位先生,别吵了,还是赶紧查看记忆要紧,且看看是谁暗中做手脚算计我等”李世民赶紧站出来做和事佬。

    乙支文德冷冷的哼了一声,然后瞧着无尽繁星,暗中催动自家本命星辰,却见冥冥中一缕星光垂落。

    好歹也是北斗七星恒中的星辰,比之普通星辰强大了不知多少倍。

    下一刻却见那一缕星光沉入其灵魂之中,一路势若破竹,张百仁布置下的禁法居然被星光破开,那笼罩在记忆上的迷雾,犹若遇见太阳般,迅速消融。

    霎时间一道道画面传入乙支文德的意识,瞧着那熟悉的一幕幕,乙支文德顿时呲目欲裂:“张百仁!”

    上京城

    张百仁正在思忖着如何破局,忽然心头一动,冥冥中一道感应传来。

    “居然想要破解封印,简直是痴心妄想!”

    张百仁指尖一缕诛仙剑气迸射,无声无息斩入了冥冥之中。

    星光破开迷雾,乙支文德知晓前因后果,正要睁开眼睛叙说真相,下一刻却见一道无匹剑意自冥冥中直接斩入自家的虚空识海。

    “不……不要……”星光的联系再次被斩破,一抹星辰之力化作齑粉,然后便见铺天盖地的雾气再次汹涌而来,将乙支文德的记忆吞没。

    外界

    李世民与春归君瞧着乙支文德

    起先乙支文德面带震怒,喊了一声张百仁,然后下一刻便是满面惊恐的呼喝一声‘不要’,然后便猛然睁开眼:“混账!”

    “可是记起什么?”春归君面色急切道。

    “我为何如此生气?为何如此绝望?”乙支文德愣愣的看着二人。

    李世民打量一会乙支文德,然后哭笑:“得,这厮又失去了记忆,之前明明已经看到了真相,却又被人出手打断,下手之人法力修为深不可测。”

    “越是如此,越要将背后凶手找出来,不然只怕我会如芒在背,整日不得安宁”李世民嘀咕道。

    听闻此言,春归君面色沉默。

    此时乙支文德面色阴沉的坐在门前的石凳上,瞧着浩瀚繁星无语,过了一会再次掐诀:“我就不信了!当真能阻挡我恢复记忆!”

    瞧着乙支文德再次施法,春归君道:“我若没听错,他之前喊了一声张百仁。”

    “确实喊了一声”李世民一惊:“莫非张百仁出手暗算了乙支文德?”

    “张百仁虽然剑道精妙,但却未必有这等本事”春归君不以为然,张百仁他亲眼见过,眼下这种事情绝对不是对方有力量做出来的。

    “即便这件事不是张百仁做的,他也肯定知道些什么!”李世民看着远处再次陷入绝望喊叫的乙支文德,猛然迈步向大门外走去:“去找张百仁问个究竟。”

    大院内

    春阳道人好奇的看着张百仁动作。

    张百仁收了手指,瞧着面容粉嫩的的春阳,居然不由自主的伸出手,在春阳道人的额头点了点:“想什么呢?”

    春阳霎时间面色绯红,耳根殷红如血,借着夜色遮掩道:“想如何劝服你。”

    “不必再说,明日我便出手,前去会一会各地乱党”张百仁将手中密报收好:“有些事情必须要去做,大丈夫有所为有所不为。”

    说完后张百仁起身走入屋子,春阳道人翻翻白眼,随着侍女去客房落榻。

    庐山

    庐山瀑布前

    此时一道道身形飘忽的人影汇聚一堂,不知凡几,

    琅琊王家的一位老者道:“我等起誓盟约伐神,长生大道已经在望,只要能颠覆了大隋,我等长生之机便在眼前。若一旦大隋安稳下来,法界重开,天庭众神重临世间,等候我等的是什么,尔等不会不知道吧?”

    此言一出,群雄寂静,庐山上南天师掌教轻轻一叹:“我等未免动手太早了,悔不当初!”

    “既然已经开始,就再也无法收手。要么大隋覆灭,法界彻底沉沦,我等化作长生不死的神祗;要么等大隋稳定,法界重开,天宫正神将我等当成叛逆全部绞杀,眼下只有这两条路,诸位还有的选择吗?既然已经上了贼船,再想下来未免太过于想当然”李昞不知为何,居然没有随着法界关闭躲入法界,而是直接在下界藏了起来。

    “我等皆已经落子,如今天下群雄并起,当今天子不知为何居然与高丽耗上,我等尽管出手,不管天子陈兵百万有什么计划,只待星星之火燎原而起,百万雄师也不过土鸡瓦狗而已”又有一位阳神真人开口。

    “贫道夜观天象,张百仁不日将出洛阳,诛杀各地逆党,我等当齐心协力,化解此次危机……”一群人议论纷纷。

    瞧着眼前议论纷纷的众人,白云轻轻一叹:“这便是大势!”

    大势之下,任何个人武力都不堪一击,这些年张百仁修为希望有所进步,不然恐怕只能折戟而归。

    送走了春阳道人,张百仁一个人站在明月下随意在袖里乾坤内大隋的宝库中选取了一把朴实无华的长剑。

    长剑在冷月下闪烁着寒光。

    宝剑尚未开封,张百仁手指剑意缭绕,慢慢滑过宝剑,霎时间无匹锋芒冲霄而起,宝剑在不断嗡鸣颤抖。

    张百仁眼中冷光流转:“我便杀他个天翻地覆,诛仙四剑乃杀生剑法,凤血的燥热之力也可通过搏杀不断宣泄出去。”

    冷月弯弯,张百仁在明月下擦拭了一夜的长剑。

    大内皇宫

    杨广身前摆放着一份地图

    看着手中地图,一双眼睛陷入了沉思。

    “陛下”黑影缓缓自角落里走出来,然后道:“天下各大宗门异动,欲要截杀大都督。”

    杨广接过密报,过了许久才蓦然一叹:“不计牺牲,暗中护其周全。”

    听闻此言,黑影点点头,身形慢慢消散在角落里。

    过一会,杨广收起地图,塞入了袖子里,一双眼睛看向不远处站立的和尚:“如今大隋已经是一滩浑水,和尚可想入局?”

    和尚闻言目光闪烁,过了一会才摇摇头:“时机未至。”

    杨广不再言语。

    和尚开口道:“陛下,和尚有一请求,还请陛下应允。”

    “但说无妨”杨广翻看着手中书籍。

    “听人说大都督在庐山得了一件至宝,唤作六字真言贴,不知是不是真的?都督乃道家之人,要这六字真言贴也毫无用处,倒不如赐给和尚。”

    杨广闻言抬起头看向角落里的和尚,然后笑了:“赐给你?朕虽然霸道,但六字真言贴非朝廷之物,你如想要六字真言贴,尽管大可亲自与大都督谈。”

    和尚闻言默然,佛道不两立,这件事若能谈得拢,哪里还用得着麻烦杨广?

    只怕对方宁愿将六字真言毁掉,也绝对不会给自己半分机会。

    瞧见杨广不动如山的样子,和尚也只能无奈一叹,待到日后大隋灭亡,自己再找机会出手,夺了这六字真言贴。

    夜色渐明,天边一缕紫气升腾而起。

    张百仁对着手中长剑哈了一口寒气,如今其气势已经到了巅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