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bet金宝博官方网站 > 玄幻小说 > 一品道门 > 第七百五十八章 落魄钟

第七百五十八章 落魄钟

    “先生,为何就这般放他走了!”李世民满面不解的转过身,一双眼睛疑惑的看着春归君。

    “刚刚张百仁动了杀机”春归君手中捏着棋子,打量整个棋盘,也不看李世民:“能值得张百仁动杀机的,唯有当今天子。”

    “先生说背后黑手是杨广?杨广已经暗算了高丽国师乙支文德,整个战场其实都是杨广自导自演的好戏”李世民满面震惊。

    “八九不离十,也为唯有天子才能压服苟延残喘的先天神祗为为其所用,你莫要多费心思,努力早日突破命格吧!你想摆脱控制唯有一条路,那边是杀了当今天子取而代之”春归君不紧不慢道。

    听了春归君的话,李世民默然不语。

    诛杀杨广岂是那么容易的?

    不说杨广本身就是大隋第一高手,便是杨广手下、身前亦是高手无数,李世民如何能杀得了杨广?

    而且还要取而代之,这未免太难。

    “先生说我与张百仁若争斗起来,谁胜谁负?”李世民看向春归君。

    “它若不出动背后剑匣内的宝物,自然你更甚一筹。凤鸣西岐乃天子武学”春归君道。

    其实还有句话没有说,若张百仁出动背后剑匣,必然石破惊天怕是天下无敌了。

    不知为何,每次瞧见那剑匣,春归君都觉得冥冥中有一把剑随时都可以斩下来取了自己性命。

    “真可怕,威力如厮!怪不得当年禹王说日后自有诛杀我之后人,莫非就落在了张百仁身上?”春归君陷入了沉思。

    张百仁继续前行,春归君与李世民不过是一个小插曲罢了。

    此时张百仁微微一叹,龙珠与凤血水火不容,自己又不能完全掌控龙珠,想要镇压凤血有力未逮。

    “想要化去凤血之力难啊!”张百仁顺着寒风,一个人孤单的在路上走着。

    “张百仁!”就在此时,远处一尊小山般的巨人挡住张百仁去路。

    巨人站在寒风中,似乎与寒风融为一体。

    “你是何人?”瞧着眼前之人,张百仁双手垂落,手掌搭在了剑柄上。

    “我乃是一具墨家傀儡,前来与你定下赌约,不知你可敢迎战?”机关兽声音铿锵。

    “哦!”张百仁没有应答。

    “前方有五位高手等你,你若能战胜五位高手,便可约战三大宗师!”机关傀儡不紧不慢道。

    “三大宗师?本都督从未听闻,想来也是无名之辈”张百仁嗤笑一声。

    “哼,竖子无知!三大宗师乃道门、世家前十高手,你若能战胜三大宗师,这世上自然无人可以阻挡你的脚步。你若战胜不得三大宗师,那便是你的末路!”机关兽道。

    “反正闲着也是闲着,陪你们玩玩倒也好!”张百仁面无表情道。

    “我便是五关之中的第一关,你若能击败我,便可进入第二关”巨人一阵变换,居然化作三头六臂,手中拿了长矛,卷起层层罡风向张百仁打来。

    “这一击便是易骨大成武者也不敢轻易接下,已经接近见神武者的攻击”张百仁随手一击番天印,霎时间天翻地覆乾坤凝固,向着机关兽砸去。

    只见那机关兽在翻天印下身子僵滞,似乎被凝固吓傻了一般,动也不动。

    “砰!”

    一击落下,张百仁口中鲜血狂喷,倒飞出去,周身红色的涅槃之火迅速燃烧,不断修复伤势。

    “我真是蠢,机关兽没有灵魂,怎么会被番天印威慑?这机关兽也真是狡诈,居然会诈我!”张百仁面色狂变,瞧着机关兽手中长矛向自己刺来,一只手掌按在地上,整个人沉入地下不见了踪迹。

    “砰”

    尘土飞扬,却不见张百仁身形。

    大地深处,张百仁冷冷一笑,周边的土地居然在瞬间化作了沼泽,欲要将机关兽沉入淤泥内。

    “嗤!”机关兽背部弹出螺旋桨,整个机关兽居然凭空拔起,瞧得张百仁目瞪口呆:“小瞧天下人了。”

    “真没想到,威震天下的大都督便是藏头露尾之辈”机关巨兽站在空中嘲讽。

    张百仁钻出大地,袖里乾坤遮天蔽日,向着巨人笼罩而去。

    “绝对不会给你施展袖里乾坤的时间!”巨人一步迈出,来到了张百仁身前,手中长枪狠狠的刺了下去。

    巨人走得是一力降十会,任凭你剑法精妙,我乃铜皮铁骨你能奈我何?只要叫我一棍子敲到你,管教你筋断骨折不成人形。

    张百仁一步迈出,身形在退,瞧着气势汹汹的机关兽,面无表情的变换法诀:“太阳真火!”

    手指一弹,铺天盖地的太阳真火气势汹汹笼罩而下,向着对面的机关兽覆压而去。

    张百仁从始至终都未出一剑,自己剑意奈何不得没有灵魂的机关傀儡。

    至于说出动剑匣内的诛仙四剑本体,区区一尊机关兽怕是不配。

    自己吞噬了凤血,又练就三阳金乌大法,法力无边无际,太阳真火能熔炼万物,区区一堆钢铁能抵抗凡俗火焰,但岂能抵挡太阳真火?

    “砰”

    机关兽卷起尘土,面带不屑道:“区区火焰,岂能奈我何?我乃是万锻钢铁……。”

    还不待其说完,太阳真火落在了机关兽上,只听得一声惨叫传开,下一刻却见机关兽满地打滚,却依旧无法扑灭太阳真火。

    点点滴滴的铁水不断融化,惹得张百仁迅速后退。

    “都督饶命!都督饶命啊!”机关傀儡高声惊呼,声音凄厉至极。

    张百仁面无表情,只是看着那机关傀儡在不断融化。

    瞧着机关傀儡的样子,张百仁嗤笑一声,迈步向前方走去。

    “张百仁,我墨家高手绝对不会饶过你的!”机关傀儡声音阴冷,似乎有了灵魂一般。

    “是吗?那我等着!”张百仁继续迈步,只见那机关傀儡挣扎中化作一团铁液,最终再无声息。

    “都督到了,老夫已经等候都督很久了!”一尊干瘦老者挡在张百仁的去路。

    “你又是何人?”

    “老朽姓名不提也罢,只是自不量力想要挡都督一关”老者笑容满面道:“只是动手前还想问都督,我那五百只神鸦可曾安好。”

    “是你!”张百仁看着眼前的老者,顿时心中回忆起一番画面。

    老者恭敬一礼:“老朽自知不是都督对手,素闻都督懂得控火之术,老夫想要和都督赌斗一番,若老朽输了,自然退去,若都督输了,还请交还五百只神鸦。”

    “蠢货,你我两军交战,本都督岂会自缚手脚与你比拼控火之术?至于说那神鸦,味道倒是不错!”张百仁吧嗒着嘴。

    “混账!你敢害我神鸦!”道人惊怒,手掌一翻拿出一只铃铛,叮叮当当的摇晃个不停:“张百仁,还不速速受死!”

    铃声一响,张百仁只觉得头晕眼花,三魂七魄摇动,便要离体而去。

    “吽嘛尼叭咪吽”

    张百仁关键时刻念诵六字真言,冥冥中有六字真言贴跨越时空为其加持,暂时封住了魂魄的摇动。

    “这是什么宝物?”瞧着那古朴铃铛,仿佛铜钟般,张百仁眼中满是惊诧之色。

    “咦,你居然挡住了落魄钟的力量!”道人瞧着张百仁恢复宁静,顿时一惊,居然二话不受转身便跑。

    “落魄钟?”张百仁没有追赶,对方阳神出窍,自己追之不及,只是暗中记下了宝物的名字。

    “还好有六字真言贴,不然今日可要栽了!”张百仁心中一惊,果然宝物用时方恨少,技多不压身,多炼制一些宝物有益无害。

    ps:第六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