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bet金宝博官方网站 > 玄幻小说 > 一品道门 > 第七百五十九章 袖里乾坤短,壶中日月长

第七百五十九章 袖里乾坤短,壶中日月长

    张百仁从来都不敢小瞧天下人,就像是这落魄钟,若非自己炼制成的金贴,只怕这次定然要吃些苦头。

    三魂七魄未必会勾走,因为自己体内先天神胎不是吃素的,有先天神胎镇压,自己的三魂七魄不动如山。

    这道人退走,张百仁稳定魂魄,自家魂魄属于调和的关键时期,可不能有丝毫差错。

    就这般走着,张百仁心中思忖着火鸦之事,之前那五百只成了气候的乌鸦,找个时间给金顶观送去,也算是还了当年朝阳老祖传授自己金顶观道法的情谊。了却了一桩因果。

    张百仁心思既定,却发现此时前方又有人影,立在远处的山巅,在其身边五只猛虎翻滚玩耍。

    “见过大都督!”遥遥的道人拱手行了一礼。

    “你是何人?”张百仁瞧着那五只肥壮的猛虎,露出诧异之色。

    “山野无名之辈,贱名不提也罢,免得污了大都督的耳朵”道人指了指身下的猛虎:“世人都道九牛二虎乃人之极限,贫道自幼蓄养了五只猛虎,这五只猛虎平日里只吃金铁之物,练就了一副铜皮铁骨,都督若能击败这五只猛虎,便算贫道输了。”

    说着话道人手中拿出一道符咒,猛然点燃对着一边施法道:“去!”

    “吼~”

    本来正在玩耍嬉闹的五只猛虎身子一抖,瞬间虎威迸发,猛然向张百仁窜来。

    为虎作伥?

    张百仁摇摇头,他法眼所见,道人控制的不是猛虎,而是猛虎身上的伥鬼。这伥鬼玄妙异常,再加上道人的祭祀,伥鬼的力量已经到了一种极为惊人的地步,将几只猛虎迷得五迷三道。

    这五只猛虎此时居然化作了金铁之色,看起来不像是血肉之躯,反而像精铁铸造。

    “五神御鬼大法!”

    张百仁面无表情,瞧着那怒吼的五只猛虎,猛然纵身一跃,五神御鬼大法向着伥鬼拘拿而去。

    “吼~”

    一声虎吼,自家体内五神的神威居然被巨虎的声音震散,此时站在山巅的道人轻笑了一声:“都督,我这猛虎乃是按照上古九黎族所传下的秘法祭炼而成,当年便是轩辕黄帝面对战虎,也无可奈何。”

    九黎族?那不是蚩尤的部落吗?

    瞧着眼前的五只战虎,周身仿佛铁疙瘩一般,张百仁手指尖一道发丝割裂空气,划过了空间。

    “嗤!”

    发丝斩在了猛虎的毛发上,只听得金铁交鸣,居然被毛发的力量弹开。

    张百仁露出感兴趣之色,这还是自己第一次遇见能卸开诛仙四剑剑气的东西。

    剑丝一转,向着猛虎的耳朵、眼睛斩去。

    人体七窍,乃脆弱之处。莫说是人,就算普通动物都是脆弱至极。

    那猛虎似乎察觉到了危机,居然猛然一个跳跃,避开了剑丝。

    张百仁眉头皱起,猛虎的感知力这般惊人?

    “逃得掉吗?”张百仁摇摇头,剑丝不断游走,逼得五只猛虎节节败退。

    一边山顶的道人瞧着下方五只猛虎不断后退,顿时目瞪口呆,这种情况他还是第一次遇到。张百仁剑丝速度超乎想象,根本就不是道人能够察觉的。

    “嗯?伥鬼此时传来一阵阵心焦?”道人心中察觉到了不妙,自家培育的战虎还是第一次被人逼得节节败退。

    正要施展手段将战虎收回来,却见此时张百仁猛然出手,手中的剑丝划过战虎的身上。

    战虎不见丝毫伤害,但战虎身上的伥鬼却已经被一剑斩灭。

    “吼~”

    失去了伥鬼的蛊惑,猛虎忽然头脑一阵清明,居然咆哮一声窜入深山老林不见了踪迹。

    “这……”见此一幕道人顿时骇然失色:“都督留手!贫道输了!是贫道输了!”

    “噗嗤!”

    这话说的晚了,张百仁已经又斩杀一条伥鬼,又有一只猛虎逃出控制,钻入了深山老林。

    瞧着剩下的三条战虎蠢蠢欲动,道人急忙控制伥鬼,将猛虎召唤回来,一双眼睛铁青的瞧着张百仁,最终也不敢放狠话,只是道:“都督好手段,贫道认栽了!”

    确实是认栽了!

    瞧着道人走远,张百仁站在原地看向战虎离去方向,略作沉吟:“这事没完!”

    走脱两条战虎,没有道人约束,要不了多久战虎便会开启灵智化作大妖,而且这战虎懂得修炼之法,必然会找道人复仇。

    “有得玩了!”张百仁笑了笑,眼中满是感叹之色。

    如今已经过去三关,天下间确实能人无数,自己还需谨慎小心,不然一个不查便阴沟里翻了船。

    脚步不停,继续向前走,再走三五里,远处一座凉亭,凉亭上摆放着茶水。

    此时水声潺潺,一位三十多岁的道人在缓缓炮制茶水,一举一动无不赏心悦目至极。

    “道人好手艺”张百仁赞了一声。

    道人轻轻一笑,转头瞧见张百仁走来,不紧不慢的提起水壶倒入茶盏中。

    茶水悠然,只见茶盏将满,却不见道人停手:“水满则溢,都督试试老道这一手神通如何。”

    茶盏水满,慢慢的漫出水面,下一刻化作铺天盖地的滔滔洪流,向张百仁席卷而来。

    “道人好手段,这一手煮海令人叹为观止!”瞧着那铺天盖地的浪头,张百仁一步迈出迅速后退。

    浪头滚滚铺天盖地连绵不绝,覆盖了群山,所有草木瞬间连根拔起,裹挟着泥石流向张百仁卷来。

    “可惜了!”张百仁大袖一张,袖里乾坤施展出。

    滔天洪流仿佛万流归宗般,向张百仁的袖子里流去。

    张百仁眼中带着一抹惊叹:“这等手段,若换个人在此,便是见神武者也奈何不得你,只可惜你遇见了我。”

    瞧见张百仁的动作,道人不紧不慢道:“我这茶壶可装五湖四海之一,一壶通一湖,不知你这袖里乾坤容量几何?”

    “无穷无尽”张百仁摇摇头。

    “我却是不信!”道人不管不顾,只是自顾自的倒着茶水,滚滚洪流汹涌而下,即便是掌握了袖里乾坤,张百仁也难进寸步。洪流雷霆万钧,张百仁在那股反震的力量下也动弹不得。

    一盏茶、一炷香、一个时辰,瞧着面不改色的张百仁,到人顿时勃然变色:“你莫非当真可以无限盛装不成?”

    “你还有何手段,尽管施展出来!”张百仁面无表情道。

    听了张百仁的话,道人一双眼睛死死的盯着张百仁,过了一会才长出一口气:“后生可畏!”

    “唰”

    道人住手,收起了茶壶。

    除了周边狼藉的山川,仿佛之前的一切都是幻觉。

    “你即便过得了五关,三大宗师哪里你也必死无疑!”道人轻轻一叹:“此时迷途知返犹未晚也。”

    “三大宗师比道长如何?”张百仁缓缓登临凉亭,坐在了道人对面。

    道人摇摇头:“说不上谁强谁弱,只是三大宗师在某些方面造诣有些独到之处。第五关就在不远处,你顺着这条小路走下去便可见到。”

    说完后道人端着泥壶转身飘然离去,留下张百仁站在凉亭处发呆。

    毫无疑问,之前道人留手了。

    “可惜不曾问问道人姓甚名谁,这等奇人异士若能招揽,日后征讨高丽一壶水下去,便是水淹七军的下场,管叫高丽多少次都不够死的”张百仁叹了一声,起身向着盲肠小路而去。

    走了几步,张百仁忽然停住脚步,面露悚然动容之色,猛然回过头看向凉亭,眼中惊悚道:“袖里乾坤短,壶中日月长。”

    ps:第七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