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bet金宝博官方网站 > 玄幻小说 > 一品道门 > 第七百六十四章 豁然开朗,三具金尸汇涿郡

第七百六十四章 豁然开朗,三具金尸汇涿郡

    何谓因果?

    伍长老死了,所有洛阳地界的专诸世家成员俱都自暗中回到本部吊唁,他们或许是街边的一个小贩,是洛阳城中的司吏,亦或者是街头奄奄一息的乞丐,或者是卖唱的杂耍人员,此时纷纷向洛阳城西北部赶去,参加伍长老的吊唁大礼。

    这便是因果,伍长老若不刺探天机,也不会被诛仙剑气斩了神魂。

    不被诛仙剑气斩了神魂,也就不会就此一命呜呼。若是不一命呜呼,伍长老依旧会好好的活着,那些刺客世家的成员也就不必来吊唁,从而叫张百仁捡了个大便宜。

    张百仁手指敲击着案几,在其身前杨素端坐。

    此时杨素居然与常人无异,除了肌肤带有淡淡的金光,脸上表情略微僵硬外,看不出任何异常。

    雏默坐在下首,默然不语。

    “这次请大人回来,刺客世家的事情大人应该知道了”张百仁看向杨素。

    “老夫对刺客世家恨之入骨,若非刺客世家暗算,只怕也不必如此窝囊死去”杨素眼中带有一抹怒火。

    “大人不怕牵连到杨家子孙?”张百仁一双眼睛看着杨素。

    杨素摇摇头:“老夫都是一个死人了,还有什么好怕的。只要老夫带上一个面具,谁又能识得我。”

    听了杨素的话,张百仁点点头:“回来倒也好,只是中原不同塞外,塞外大人可以饱饮热血增添功力,中原百姓却是不行。”

    “这些百姓早晚都是死,要么被饿死,要么就是被盗匪杀死,如此一来倒不如便宜了我”杨素翻翻白眼。

    张百仁摇头轻笑,杨素瞪了张百仁一眼:“罢了,我还是去坐镇敦煌吧,省的吐蕃乱搞。没事吃几个吐蕃的百姓,这日子倒也快活。

    张百仁点点头:“理应如此,西突厥虽然已经被陛下分裂,但却不可不防!来年便是二征高丽的关键时期,西突厥那边有劳大将军了。”

    杨素轻轻一叹:“老夫咋就这么命苦,活着要为大隋效力,死了也同样要为大隋鞠躬尽瘁。老夫命苦啊!”

    不理会杨素的话,张百仁端起美酒喝了一口,然后道:“你要不要喝?”

    “咕噜!”杨素一双眼睛直勾勾的盯着美酒,然后猛然转过头:“酒色财气最是伤人,老夫已经明悟此中道理,不喝!不喝!”

    “好酒”张百仁喝了一口,故意吧嗒吧嗒嘴,一边杨素眉头皱起转移话题:“刺客世家非同小可,你可曾做了万全准备?单凭我一人,怕是镇压不得。”

    “对方只是一处分舵!”张百仁道。

    “那也危险,谁知道其余的门阀世家会不会趁机出手,暗中讨好!”杨素道。

    “别着急,我岂能不做万全准备?”张百仁笑着喝了一口酒水。

    “大人,东西已经从涿郡运来了,就在院子里放着!”左丘无忌走入大厅。

    “走,咱们去看看”张百仁站起身,率先走出大堂。

    杨素面带疑惑,随着张百仁走了出去。

    院子里一片阴冷,本就死寂的寒冬却是更凭空增添了一抹杀机。

    在庭院中两口殷红如血的大棺材静静的安放,周边所有侍卫都噤若寒蝉。

    “谁的棺材?”瞧着两口棺材,杨素面色凝重起来,他能感觉到棺材中那股恐怖的气机,居然是两位金尸。

    “一具是贺若弼,另外一具乃当年无意中诛杀的见神强者”张百仁面带笑容,并没有掀开棺材,而是看向杨素:“如何?”

    “你小子可以啊,这般底蕴若被那些茅山道的老家伙见到,只怕会红了眼”杨素围绕着棺材走了一圈。

    “算上你,三位见神金尸,再加上五十易骨好手,三千神机弩,大人以为如何?”张百仁道。

    “刺客世家必然毫无翻盘的余地”杨素拊掌称赞。

    张百仁点点头,转头看向左丘无忌:“将这两口大棺材放好,务必不能靠近生人,免得惹出什么乱子。”

    左丘无忌点点头,吩咐侍卫上前来抬棺材。

    棺材并不重,五百斤都没有,但偏偏却需要四个人抬。棺材上尸毒太厉害,就算易骨强者也不敢沾染。

    贺若弼与那易骨强者不同杨素,杨素有自己的灵智,可以收敛尸毒,但那贺若弼与另外一位见神尸体就不一定了。

    “唉,贺若弼死得惨啊!”杨素轻轻一叹。

    “我当时正在闭关,出来的晚了。当时若在场开口求情,大将军未必不能放其一马”张百仁面色低沉。

    “龙有逆鳞,触之必怒。贺若弼不听老夫之言,老夫早就料其有今日”杨素满面唏嘘:“贺若弼乃先帝老臣,一朝天子一朝臣,居然还受天宫法诏,陛下若不将其斩杀,我反倒要奇怪了。”

    说到这里杨素一双眼睛看向蓝天白云:“法界关闭,未免中了陛下下怀。”

    “怎么说?”张百仁愣了愣。

    “人终有一死,陛下虽然人间绝顶,却难逃岁月轮回”杨素面色怪异:“天宫都是先帝的老臣,陛下一旦宾天,失去天子龙气,也不过是普通凡人罢了,如何是先帝对手?少不得挫骨扬灰的下场。以你对当今天子的了解,他会束手待毙吗?”

    会吗?

    杨广是什么性子,岂能束手待毙?

    “陛下欲要在开法界,重新封神,神界一旦改朝换代,必然尽数陨落,天宫中的众神岂会坐以待毙?”杨素不愧是最了解杨广的人,说出的话令人深省。

    “你是说陛下故意纵容门阀世家将下界搞得乌烟瘴气,逼得法界关闭,然后趁机积蓄力量诛灭法界众神,然后在重开法界?”张百仁悚然一惊。

    “不然你以为六宗凭什么敢逆天伐神?怕也是看准了当今天子的心思,所以趁机出手!六宗虽然与门阀世家勾结,但却相助天子两分神界,日后法界重开,上界神祗与下界神祗必然是一场大战”杨素轻轻一叹:“后患无穷啊。”

    确实是后患无穷,杨广这么做,死的是那家神祗?自然是当初支持大隋的法华、观山、长春、浮屠、问素、天机六宗,六宗损失巨大,下界神祗神位被抢,门人弟子死伤无数,尽数成全了南北天师、楼山等伐天六宗,岂能甘心?

    当初高丽乙支文德点燃七星灯,逆改天时,怕是大隋方并非没有人提前预料到,只是六宗已经离心离德,暗中放水任凭乙支文德施为罢了。

    谁能想到乙支文德当真可以点燃七星灯,致使事情失去了控制?

    此时听了杨素的提点,张百仁心中顿时豁然开朗,许多不明白的事情,以往没有想通的地方俱都是豁然开朗。

    运河之事,杨广心中有数,只是太过于托大,结果玩坏了,使得事情失去了控制。

    如今天下兵马汇聚于涿郡,怕又是杨广的另外一盘棋。

    关于杨广征讨高丽,张百仁心中已经有所预测,但却不敢肯定,还待自己慢慢验证。

    只是张百仁知道,第二次征讨高丽若是失败,大隋就真的对天下失去了半数的掌控。

    三征高丽,第一次损耗三十万兵马,门阀世家损失惨重。但大隋也差点被高丽开翻车,这第二次征讨高丽不知要玩什么幺蛾子。

    “都督莫要多想,管它乱世有多乱,咱们只要有一身本事,乱世与盛世又有何区别?”杨素拍了拍张百仁的肩膀。

    张百仁摇摇头,满面慈悲:“我也是这般想的,但却心中不忍,不忍门阀世家残害百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