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bet金宝博官方网站 > 玄幻小说 > 一品道门 > 第八百零二章 神祗不可显于人

第八百零二章 神祗不可显于人

    谁知张百仁与鱼俱罗刚刚走了半步,却见眼前虚空扭曲,神光流转不定,一道道台阶凭空衍生,挡住了二人的去路。

    “马祖!”瞧见眼前台阶,张百仁看了鱼俱罗一眼:“大将军且先离去,在涿郡等我便好,我去去就回。”

    鱼俱罗点点头,瞧着张百仁迈上台阶,随着脚掌走过,所有台阶缓缓化作虚无。

    鱼俱罗看了一会,方才转身离去,不见了踪迹。

    马祖神国

    此时马祖正端坐在软塌上,慵懒的看着张百仁:“真想不到,你小子居然不知不觉中得了一道先天神胎,运道未免太好,便是本座也嫉妒不已。”

    张百仁笑着坐在马祖对面,然后道:“马祖姐姐如今实力通天彻地,未必比先天神灵差。”

    马祖闻言摇摇头:“潜力却远远及不得先天神灵。我等后天生灵离开信仰,唯有陨落之局。但先天神祗却不然,先天神祗是天地间孕育出的真正宠儿,真正的完美种族,虽然带有一个‘神’字,但却与神一点都不沾边。”

    “哦!”张百仁孵化先天神祗,尚未来得及整理关于先天神祗的信息。

    “你已经得了先天神祗,长生大道近在眼前,我辈却还在苦海中不断挣扎,日后你若成仙,姐姐还要靠你超度”马祖清软一笑。

    张百仁拍着胸脯道:“姐姐尽管放心,我若真的成仙,必然渡姐姐超脱苦海。”

    二人闲聊一会,马祖一双眼睛打量张百仁:“姐姐上次不是给你明珠泪了吗?为何不见你调和魂魄?”

    张百仁苦笑,将凤血的事情解释了一遍。

    马祖点点头:“原来如此,我且告诫你,虽然得了先天神胎,但本身修为才是根本。长生大道与先天神祗比起来,仙人潜力更在先天神祗之上。我人族如老子、庄周乃真正仙道人物,与道同在,就算先天神祗里顶尖的存在,也不敢随意招惹。”

    “哦!”张百仁面带惊奇之色。

    “神道虽好,但仙道也不容放弃!神祗得天地造化精华,想要超脱天地难之又难。仙道内炼精气神三宝,反而更加容易,不求于外!”马祖声音郑重道:“神祗的前路是死的,仙路是无穷无尽的。”

    神祗诞生便有天地加持,有无穷神通无穷伟力。

    成也神通,败也神通,神祗前路既定,只能按照天地规定的路线走下去。

    张百仁若有所思,与马祖谈论一会,然后便告辞离去。

    随着先天神祗出世,霎时天地间风起云涌,八方云动,各大势力私下里动荡不安。

    出了马祖神庙,张百仁一路向涿郡赶去,心中思忖:“眼下最迫切的便是魂魄调和成就真正阳神大道,我有广成子传承,想要成就仙道有参考,倒也并非前行无路。”

    张百仁心中思忖,此时体内的先天神祗张百仁看清模样,居然仿佛一只猴子。

    不,那就是一只猴子!

    一只长着金黄色毛发的猴子。

    此时猴子周身光辉缭绕,神辉映照九天,照亮整个丹田。

    说来也奇怪,猴子虽然化作了张百仁的化身,但却有着属于自己的意识!或者说属于神祗的本能。

    只见猴子一步迈出,跨越层层虚空,直接过中丹田,直入上丹田泥丸内。

    上丹田一直都是诛仙四剑的老巢,此时那猴子上来,难得诛仙四剑居然没有诛杀。

    只见猴子一步步向泥丸最深处走去,然后便见泥丸深处空间一阵扭曲,时空开始紊乱,先天神祗已然跳脱当世,没入了无尽时空之中,开始陷入沉眠,推算、吸收来自于血脉、传承的力量。

    张百仁愣住了,虽然依旧可以操控这只先天神灵自泥丸深处的空间内钻出来,但却并没有这么做。先天神祗如此行事,必然有属于自己的秘密。

    然后张百仁在内视下丹田,下丹田中两道神祗破开的胎壳在真气中沉浮。

    也不知道这胎膜是何等宝物,自家真气居然无法熔炼。

    张百仁也不想想,这胎膜是寻常东西吗?这可是天地赋予先天神祗的保护、孕育之物,非寻常后天之物可比。

    张百仁忽然心中一动:“我若以此宝物来孕育魂魄,然后玉液还丹进退文武火候,会有什么变化?”

    张百仁脚步忽然顿住,内视着体内的神祗胎壳,露出了心动之色。

    “回去就洗练魂魄,然后进退文武火候,孕育出阳神来!”张百仁睁开眼,眼中满是心动之色。

    “前方之人且住,可是张百仁!”就在张百仁继续迈步前行之时,只听远处传来一声高呼。

    一道阳神飘忽走近,张百仁停下脚步,背负双手:“你是何人?”

    “贫道乃南天师道护法,我家老祖杨琦在泰山之巅恭候阁下法驾,七日后与你决战于泰山之巅!”道人面色恭敬道:“此次与你约战,是有人故意做了手脚,将我家真人诓骗于泰山,将你骗至太湖,此中种种缘由,七日后我家真人自有交代。你在东海大战一番,我家真人也不占你便宜,给你七日休养时间。”

    说完后道人转身离去,留下张百仁沉思,过了一会才道:“还是先回涿郡吸收此行的各种收获,决战之事还有七日,倒也不急。”

    张百仁一路急行来到涿郡,径直来到鱼俱罗府邸,此时大堂内涿郡侯与鱼俱罗安坐,宋老生来回走动不知在想些什么。

    “都督回来了!”宋老生迎上前来。

    张百仁点点头,对着宋老生道:“你倒激灵,居然自太湖逃了回来。”

    宋老生苦笑:“都督,你是不知道,这帮挨千刀杀的,差点将我碎尸万段,若非师傅去的及时,只怕咱们已经无缘再见了。”

    “哦?”张百仁愣了愣:“这些人精力都在我身上,如何会顾忌你这小杂鱼。”

    宋老生心有余悸道:“好在都督被掠走,你是不知道啊,当时岸边汇聚的那千百英豪,并非前去观战的,而是专门诛杀你的。我一个易骨境界小喽啰落在人群里,哪有逃跑的本事。”

    听到宋老生的话,张百仁顿时愣住了。

    没想到那上千人居然都是围杀自己的!

    “都已经过去了,你小子孕育出先天神祗,日后天地间难寻敌手,我大隋逆转气数便在今朝!”鱼俱罗面带笑容。

    张百仁眉头皱了皱:“怕没那么容易,我虽然执掌先天神祗之力,但肉身承受时间有限,这天地间一股股冗杂气机交汇,怕没有那么简单,不可大意。”

    鱼俱罗点点头:“你居然还能保持警惕之心,倒出乎我预料。”

    一边涿郡侯道:“你将这先天神祗召唤出来,叫咱们瞧瞧这先天神祗的样子。”

    张百仁摇摇头,拒绝了涿郡侯的话:“先天神祗尊贵无比,岂容凡人见到真身。”

    鱼俱罗瞪了涿郡侯一眼:“先天神祗虽然厉害,但却也不可显露于世,若被人惦记上麻烦可就大了,当年上古也不是没有先天神祗被人屠杀夺了道果,此事务必谨慎小心,万万不可教先天神祗显露真身。这可是先天神祗啊,若能将其夺舍炼化,那便是真正长生不死的果位,那个能抵御这般诱惑?”

    张百仁闻言点点头:“是极!是极!大将军说的有道理。”

    涿郡侯闻言讪讪一笑:“如此说来,却是老夫冒失了!”

    “因祸得福啊!老夫我若有如此福气,叫我遭受在大劫难,我也受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