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bet金宝博官方网站 > 玄幻小说 > 一品道门 > 第八百零六章 后悔乎?

第八百零六章 后悔乎?

    几千年过去,早就沧海桑田岁月变迁,就算叫你天天当皇帝,你也早就厌烦了。

    就像是给一个乞丐吃一块肥肉,一开始或许每日都不腻,但时间长就吃不下了,甚至于一看见肉就腻味。

    道理其实都一样,当皇帝的时间太久,也会觉得无聊、无趣。

    春归君并不认同李世民的看法,张百仁已经炼化了先天神胎,怎么会将区区世俗皇位看在眼中?

    就像是自己,不也从来不将皇位看在眼中吗?

    夏虫不可语冬!

    张百仁辞别了华容公主,一路向泰山行去。

    如今寒冬腊月,也没有什么景色好看,张百仁也懒得去看,到处都是一样的光秃秃。

    他可以相助华容公主脱离苦海,只要华容公主开口,他有一万种办法助华容公主脱离困境。

    可惜,华容公主没有开口。

    这就是她的宿命!

    到了泰山地界

    张百仁脚步顿住,一双眼睛看向连绵无尽的泰山,露出了一抹凝重。

    泰山有神

    而且还是很强大的神灵,至少不比马祖的气机弱。

    这一缕气机隐匿的极为深邃,若非自己体内有先天神胎,怕也察觉不到。

    张百仁发现先天神祗也好,后天神祗也罢,都会暗中出手将神国隐匿起来,隐匿的越深越好。

    对方隐匿起来,张百仁也不想自讨没趣,缓步在山中走着。

    玉皇顶

    张百仁站在玉皇顶前不语。

    说来也奇怪,泰山这等修炼圣地居然没有道观宗门在此,实在令人好奇的很。

    泰山艰险

    但此时泰山上往来反复的各大豪门世家之人、江湖游客数不胜数,俱都汇聚一堂,此时泰山上颇为热闹。

    “张百仁来了!”不知是谁道了一声,场中霎时间安静下来。

    在那一瞬间,整个泰山诡异的安静下来,众人抻着脖子向山下看去,却见一袭紫衣人影缓缓自山路走来。

    群山寂静,唯有寒风在山间呼啸。

    张百仁过处,众人纷纷施礼。

    道家也好,佛家也罢,门阀世家等人俱都纷纷一礼。

    无关身份立场,这是对于强者的尊敬。

    张百仁来到山巅,一袭道袍的杨琦纤尘不染,静静的站在北风中观看着泰山腰间的云雾。

    张百仁没有说话,杨琦也没有转过身子。

    过了一会,才见杨琦转身道:“大都督张百仁?”

    “你是杨琦?”张百仁问了一声。

    “苦海无涯,大都督何不回头!大隋灭亡乃是天定,都督为何一意孤行?”杨琦面容婴孩般光滑、细嫩。

    张百仁冷冷一笑,面色冰冷:“你等为何将无辜众生牵扯入局?百姓何罪?众生何辜?”

    杨琦闻言默然无语,过了一会才道:“天发杀机、地发杀机、人发杀机,众生都是烘炉中的煤炭,强者脱颖而出,获取天地造化,弱者如猪狗,继续蛰伏受苦,等候超脱之机。”

    “好一个强者超脱,弱者如猪狗”张百仁眼睛眯起:“不知你在我眼中,与猪狗何异?”

    “你……”杨琦指着张百仁,噎住说不出话。

    张百仁转过身不去看杨琦,而是迎着北风站立,任凭北风吹荡自家衣衫:“你还有两日时间交代后事,你既然胆敢站出来,就要承担本都督的怒火。你想借我之手兵解,怕没那莫容易。”

    杨琦默然,只是静静站立不语,过了一会才道:“你若动用神胎,天下间无数强者,那个敢对你说必胜?”

    “你不用激将我,我只用自身修为”张百仁冷冷一声。

    杨琦点点头,不再说话。

    就在此时,一阵脚步声伴随着风声传来,一阵阵熟悉的香味飘来。

    脚步声在张百仁身后五步外站定。

    空气似乎凝固,过了一会才听身后传来一声轻啼之音:“张大哥!”

    “你怎么来了”张百仁转过身,瞧着泪如雨下的李秀宁,叹了一口气。

    李秀宁不开口,只是泪如雨下,眼泪不断滑落。

    过了一会,才听李秀宁道:“张大哥,我对不住你,我已经与柴绍定亲了!”

    张百仁默然无语,呆立半响,看到李秀宁这般表情,他心中早就有所预料。

    “罢了,只是缘分浅薄而已,你莫要如此!”张百仁转过身瞧着波涛无尽的云海,在山风中变换着形状:“缘聚缘散,莫不如这山风呼啸而过。”

    “柴绍,那不是李秀宁吗?”不远处一群浪荡的纨绔子弟汇聚一堂,其中一人忽然指着山巅道。

    柴绍闻言急忙转身看去,却见泰山之巅李秀宁正站在张百仁背后不知说些什么。

    “绣宁!”柴绍脸上顿时满是欢喜的追了过去。

    “这……”众人你看我我看你,不知该说些什么好。

    泰山之巅

    李秀宁悲呼一声“张大哥”便直接将张百仁后背抱住,死死的抱住,毫不介意的贴在了张百仁身上。

    “绣……”柴绍喊了一半,木然站在那里,面色铁青如遭雷击,整个人身形摇摇欲坠。

    见到眼前这一幕,场中观战之人逗乐了,没想到大战之前居然还有这么狗血的一幕。

    然后就见李秀宁松开张百仁,转身向着山下走去,正巧瞧见了呆若木鸡的柴绍。

    柴公子!

    李秀宁唤了一声。

    瞧着众人望过来的目光,柴绍强做笑容,满面欢喜的走过来:“绣宁儿!”

    李秀宁是何等人物,如何看不出柴绍眼角的苦涩,轻声道:“你莫要多想,我是和大都督告别的,日后我与大都督再无瓜葛。”

    “当真?”柴绍面色狂喜,满是不敢置信。

    “自然当真!”李秀宁点点头。

    柴绍满面欢喜,双手都不知该放在哪里好,一双眼睛看向李秀宁,只是嘿嘿傻笑,抓住李秀宁手臂笑个不停。

    远处

    春归君与李世民俱都是轻轻一叹。

    春归君道:“柴绍或许是三小姐的最佳归宿,张百仁心比天高,注定要成仙的人物,感情虽然重要,但仙道更重要。柴绍虽然比不上李秀宁,但却也是一代天骄,能全身都扑在绣宁身上,也是良配。”

    李世民闻言沉默,张百仁就像是一条神龙,压得天下无数天骄黯然失色。就算李世民如今证就见神,但面对着已经炼化先天神胎的张百仁,依旧是不值一提。犹若皓月与萤囊之火,一个人压得一个时代无法抬头。

    此时李世民心中方才明白那种‘既生瑜,何生亮’的无奈与感慨。

    只要有这个人在,所有人的目光都在这个人的身上,所有天骄都要活在他的阴影下。

    春归君感慨,若换做自己,也会选择超脱世间的天道,而非儿女情长。感情之事,不拒绝也不主动,一切都顺其自然,这才是心似白云常自在,意如白水向东流的道家心境。

    “张百仁离成仙不远了!他此生必然成仙!”春归君蓦然一叹。

    “成仙?”李世民一愣。

    成仙,那可是比王图霸业更加遥不可及的神话。

    “他已经走到这种地步了吗?”李世民轻轻一叹。

    没有人回答李世民的话,山巅唯有狂风在呼啸,吹动衣袂猎猎作响。

    最后看了那仿佛融入云雾中的背影一眼,李秀宁与柴绍远去,留下张百仁与杨琦不语。

    过了一会,才听杨琦道:“如花美眷近在眼前,后悔呼?”

    “仙道无悔,勿摇我心!”张百仁古井无波道。

    杨琦轻轻一叹,缓缓闭上眼睛,只是喃喃自语:“后悔乎?后悔乎?”

    猛烈的狂风吹散了杨琦的声音,吹散了杨琦的身影。

    后悔乎?

    世间安得双全法,成仙之路太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