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bet金宝博官方网站 > 玄幻小说 > 一品道门 > 第八百一十九章 叮当

第八百一十九章 叮当

    有一句话说得好,叫做‘衰兵必败’,但却也有一句话叫做‘士气可用’。

    耻辱

    前所未有的耻辱

    无尽的耻辱席卷了每一个东海龙宫将士心头。

    多少年了?

    多少年没有人族敢打入龙宫了?

    龙宫、东海一直都是人类禁区,如今人族居然敢打入龙宫,简直是超乎了众人的想象。

    这么些年,马祖不断侵蚀海族部落,不断诱导海族众妖反抗,到如今终于所有怨气都爆发了出来。

    哀兵可用!

    无数海族大军向马祖的部落侵袭而去。

    四大龙王齐齐出手,向马祖神国打去。

    四条绸带纠缠,与四海龙王不断周旋。

    马祖神庙并不在海中,这特么就有些尴尬了,四海龙王出了四海便是弱鸡,见神强者都能与其打个平手。

    张百仁手指敲击案几,一双眼睛内神光流转,看向了远方。

    “你放心,区区四海龙王,如何是马祖对手?说不得他们只是故作声势,根本就不敢上岸!人族如今强者无数,四海龙王上岸便失去海水加持,唯有落得抽筋剥皮的下场”袁天罡轻轻一叹。

    张百仁闻言默然,过了一会才道:“怕是如此!只是不知马祖在海中的部落能不能禁得住四海龙王攻击,若四海龙王出手将马祖部落拔除,只怕大事不妙!”

    “没那么简单!”袁天罡道:“四海龙王若出手拔出马祖部落,马祖不会出手对四海龙王的部落下手?如此一来就乱套了,到时候大家都没有好处。”

    张百仁闻言点点头,只是眼中闪过一抹杀机:“或许可以趁机削弱东海的力量。”

    “你要派人过去相助马祖一臂之力?”袁天罡一双眼睛看向远处:“大隋如此乱局,你尚且捉襟见肘,若在分派人手,只怕大事不妙!你未必能掌控的了大隋局势。”

    “大隋局势已经不在我掌控之中了”张百仁闭着眼睛,打开法眼,一双眼睛看向远方,许久过后才手指敲击着案几:“我能斩杀门阀世家,但却无法改变百姓的意志,无法扭转天子的想法。”

    说到这里张百仁道:“我要去闭关修炼!”

    刚刚出关,便又要闭关。

    自己得了万水本源根本珠,正要趁机凝聚世界本源,然后一举圆满自家神性内的世界。

    若能得小世界五行圆满,神性便可推演观摩世界的衍生,法则的变迁,好处简直数不胜数。

    瞧着张百仁向后院走去,袁天罡无奈一叹:“都督都对大隋失去了信心吗?”

    “先生”张丽华抱着一堆账本站在张百仁的去路处。

    “怎么了?憔悴了许多?”张百仁来到张丽华身前,一根手指轻轻撩起张丽华鬓角发丝。

    张丽华苦笑,一双眼睛犹若水波般看着张百仁:“你这甩手掌柜做的到真是舒服,我却要被累死了!如今大隋境内盗匪无数,咱们生意也不好做,最近酒楼亏损了两成。”

    “乱世亏损才正常,若能赚到我反而奇怪了!”张百仁接过张丽华手中账本,随意翻看一眼:“亏损就亏损,咱们有的是钱,就不怕亏损。”

    “听人说李家大小姐与柴绍要定亲了”张丽华一双眼睛看向张百仁:“要不我代都督向柴家下一道帖子,任凭他柴家权势不凡,也不敢违逆了大都督的意志。”

    “缘起缘灭,缘生缘往,一切皆顺从自然,我岂是那种坏人姻缘之辈”张百仁将手中书册塞入张丽华怀中,挽住对方腰肢。

    张丽华轻轻一笑:“李家娘子可不简单,非红尘凡俗女子可比,我怕你到时候后悔。”

    “后悔?”张百仁摇摇头:“我如何会后悔?只是缘分浅薄罢了!”

    说完后揽着张丽华走入后院,关上后院的大门:“金顶观那边如何了?”

    “做错了事,总归要受到惩罚!以为瞒天过海便可躲避冥冥中的天意,那未免想的太简单了,如今金顶观处处为难,步步危机,早就没有了往日的辉煌!不过最近有不少人暗中盯住了金顶观,怕是对金顶观别有用心!”张丽华道。

    张百仁眉头皱起,心中略一沉思,便知晓定然是天书惹的祸。

    “瞒不过有心人,天书的事情怕瞒不住了,金顶观大劫就在眼前,到时候张百义也会暴漏于天下群雄面前!”张百仁抱着张丽华坐在软榻上。

    “对了,叮当你打算怎么安置?”张丽华忽然开口岔过话题。

    “叮当!”张百仁愣了愣:“你找个机会,将其送出去就好了,可曾找到叮当的家人?”

    “没那么容易,叮当如今赖上你了,如今听闻你出关,怕是要不了多久就会找上门来”张丽华似笑非笑的看着张百仁。

    张百仁闻言苦笑,想起那夜蚀骨销魂的夜晚,叮当差点破了自己道功,就忍不住身子一个哆嗦。

    “百仁!百仁!听说你出关了,我可想死你了!”外面传来一阵阵清脆的喊叫,声音叮叮当当确实是犹若悦耳的铃声。

    “姑娘,后院乃是重地,不可擅入!”门外传来侍卫的声音。

    “让开!我找夫君,你为什么拦我!我夫君就在后院,你再不闪开我可就踢你了!”叮当对着侍卫呵斥。

    “哎!哎!哎!姑娘,后院不能进,后院不能进啊!”侍卫拦截不住,也不敢真的拦截。叮当来到涿郡一个月,整个庄园内都知道张百仁是叮当夫君这个事情了,面对着极有可能是未来主母的女人,众侍卫如何敢冒犯?

    “你快出去将她打发了!”想到叮当的媚态、难缠,张百仁顿时心中火起,对着张丽华道。

    张丽华捂嘴轻笑:“这小姑娘太难缠,妾身也对付不了!”

    话语落下,只听得后院大门已经‘吱呀’一声打开,然后伴随着侍卫的‘不能进去’,那细碎脚步声已经在后院内快速接近。

    “吼!”

    一声地动山摇,后院大地裂开,只见泥土推开,一具具殷红的棺木自大地中飞出,棺材盖子‘砰’‘砰’作响,不断的撞击着棺材板子,感受到生人的气味后,沉睡了十几年的棺材板子快要压不住了。

    “这丫头!”张百仁摇摇头站起身,放开了张丽华起身来到门口。

    “啊!”叮当惨叫声传来。

    瞧着面色惨白的叮当,张百仁冷冷一哼,脚掌一跺,就见大地裂开,所有棺木瞬间被拉扯了回去。

    “这是什么鬼东西?”叮当瞧见张百仁,立即跑过来扎入张百仁胸口,心有余悸小脸煞白道。

    “唉!你怎么来了!”张百仁轻轻抚摸着叮当的秀发,略带无奈道。

    这后院里可是有金尸的存在,当年贺若弼惨死,经过十年演变,早就变成了金尸。

    叮当虽然有道功在身,却挡不住金尸的气机。

    “谁知道后院居然有这种可怕的东西,好久不见你,我就是想看看你,你是不是穿了裤子就想不认账!”叮当大眼睛瞪着张百仁,眼中满是惶恐无助,蓄满了泪水。

    张百仁苦笑,他能说什么?

    “咳咳!”张丽华在后堂咳嗽一声慢慢走出来。

    叮当赶紧自张百仁怀中钻出来,却见张丽华道:“我还以为都督道功未成,不得破身的!没想到居然提了裤子不认账。”

    张百仁无奈,张丽华居然也跟着添乱,吃起了干醋。

    “丽华,你想多了!事情并非你想的那样!”张百仁转身去看张丽华。

    “张姐姐!”叮当脆脆的叫了一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