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bet金宝博官方网站 > 玄幻小说 > 一品道门 > 第八百二十一章 有苦难言的李建成

第八百二十一章 有苦难言的李建成

    当李建成回到李家时,李渊正在破口大骂,怒斥着无耻的盗贼。

    “爹,何事发如此大火气?”李建成丰神如玉的自大厅外走进来。

    “建成,你回来了!”瞧见李建成,李渊顿时面漏喜色,之前的火气抛掷于九天云外:“你可终于回来了,都要急死爹了。”

    “发生了什么?”李建成看着李渊的表情一愣。

    “听人说你盗走了东海的玄冥权杖与本源根本珠,还有东海数之不尽的各种宝物,是也不是?”李渊道。

    听了李渊的话,李建成一愣:“没想到消息居然传递这么快,看来张百仁果真不是省油的灯。”

    “那些宝贝你藏哪了?有东海龙宫精粹宝物相助,我李家崛起有望!”李渊脸上满是兴奋道。

    “爹,玄冥权杖确实在我手中,但那什么万水本源根本珠孩儿根本就没听过,至于说东海龙宫的精粹秘藏,孩儿不懂空间之道,如何搬运得走?这些宝物却不在孩儿手中!”李建成脸上满是懵逼,这事怎么闹得人尽皆知了?

    李渊瞧着李建成:“你骗取东海公主,开启扇贝,盗走玄冥权杖,那些宝物如何不在你手中?”

    李建成撞天屈:“爹,孩儿倒是想将那些宝物盗走,但一则孩儿不曾有袖里乾坤之类的洞天法器,二来当时正好撞见了大都督张百仁……。”

    说到这里,李建成猛然道:“定然是大都督将所有宝物都搜刮走,然后将事情嫁祸于我头上。大都督有袖里乾坤,也唯有大都督才能将所有宝物都尽数搬走。定然是张百仁干的,将屎盆子扣在孩儿脑袋上。”

    瞧着李建成,李渊轻轻一叹:“你这话说出去,怕没有人信。东海公主一口咬定你盗取了法诀,而如今玄冥权杖又落在你手中,你说你这番话会不会有人信。”

    李建成顿时急了,东海龙宫秘库中宝物数不尽数,这锅若扣在自己身上,那还了得?日后定然麻烦不断。

    “孩儿没有袖里乾坤、壶中洞天的法术,如何收走那么多宝物?现如今大隋内外已知术法神通唯有袖里乾坤方才有如此能力!”李建成辩驳,抓住了最后的破绽。

    李渊闻言摇摇头:“没用!李家好歹也是当世门阀世家,有壶中洞天类的宝物也在常理之中,并非不可能。当时南海观自在一个花篮收取了无数宝物,还有许多大能俱都施展过玄功妙术,这黑锅我李家解释不清!好在咱们也不是没有收获,玄冥权杖在掌控之中。”

    正说着,只听一阵脚步声传来,李世民气势昂扬的走进来,此时脸上堆满了笑容:“爹!大哥回来了!小弟正要见见东海龙宫中的宝物。”

    听闻此言李建成心中更加郁闷,苦着脸不肯说话,李渊道:“宝物都被大都督收去了,这黑锅却丢给了我李家,这回麻烦大了。”

    “什么?”李世民一愣,一双眼睛看向李建成,满是不敢置信。

    李建成无奈,只能将经过在说一遍,只听得李世民眉头皱起,待到李建成说完才皱眉道:“爹,这回我李家麻烦大了。”

    麻烦确实是大了!

    如今天下各路群雄都将目光盯在李家身上,李家没有麻烦才怪呢。

    听完李建成叙述,李世民还能说什么?

    李家依旧是李家,没有人敢于明面上上门挑衅,只是日后出门的时候多加小心,免得被人拍板砖就是了。

    李建成冤枉啊,心里苦啊,但是他还没办法说,说了也不会有人相信。

    “日后建成小心一点便是,你既然炼化玄冥权杖,能暗杀你的人必然少之又少!”李渊无奈一叹:“暗中将真相散播出去。”

    “散播出去也不会有人相信”李世民摇摇头,他肯定是不相信的,当时张百仁就在场中,哪里有机会做手脚?而且当时李家做贼心虚,直接跑路,要是留在场中暗中对峙,也不会出这种问题,此事或许还有说明的机会。

    可惜当时李建成不在场,整个李家都被猪队友给坑了。

    若非双方乃是亲兄弟,李世民绝对不会相信李建成的话。如今李建成与李世民暗中较劲是有,但却是良性的,兄弟二人之间并未曾有龌龊。

    “知道没有人信,但偏偏没有人相信的荒谬之事才是真相,实在令人无奈至极!”李渊无奈道:“但即便如此,消息还要泄露出去,日后或许还有转机,也说不定。”

    正说着,李神通自大殿外走进来,一双眼睛自然而然的落在了李建成身上:“你小子好样的,居然将龙宫秘库给搬空了,不愧是我李家的种!”

    李世民沉默,李渊无语,李建成满是苦笑。

    “叔叔这般风风火火的赶来,可有什么紧要之事?”李世民赶紧岔开话题。

    李神通道:“建成回来的正好,金顶观又来上门讨债了,建成得了东海龙宫那么多好处,随便拿几件将金顶观打发了事,这件事下面的人可都在看着呢。”

    李建成无语,他懒得再解释。

    李世民无奈,只能咳嗽一声,将李建成的事情叙述一遍。

    “你逗我呢!”李神通看向李渊父子三人,然后对着李世民道:“你说的话你信吗?编都不编的贴乎点。”

    听闻此言,李世民苦笑,这话他自己都不信。

    自己尚且不信,如何指望别人信?

    “你们兄弟怎么这么抠了,这性子可得改改,莫要寒了下面众人的心!”说着话看向李渊:“大哥,你说句话。”

    李渊无语,他说话?他说什么?

    给金顶观钱财、粮米,他们要吗?

    金顶观不缺粮食,缺的是天才地宝。

    “如今府库紧缺,你叫金顶观在等等”李渊无奈道:“之前世民所言都是真的,这次我李家吃亏吃大发了,这闷亏令人心中难受至极。”

    “那些宝物哪去了?”李神通无奈道。

    听了李神通的话,李世民闷闷道:“都被大都督张百仁暗中算计收走了。”

    “玄冥法杖呢?”李神通追问一句。

    “玄冥法杖被我拿走了”李建成道。

    李神通无语,过了一会才道:“好歹有一件玄冥法杖在手,也算不幸中的万幸,大都督好手段!我去打发了金顶观的门人。”

    “叔叔且慢”李世民忽然开口。

    “怎么?你还有什么事?”李神通看想李世民。

    李世民眼睛一转:“关于这金顶观,侄儿到有个想法。”

    “你有何想法,速速道来”李神通笑了。

    金顶观

    张斐与张百义相对而坐。

    父子没有隔夜仇

    “你说说你,怎的去练乱七八糟道法,这欢喜禅法却不适合我道家兼修,你为此坏了多少女儿的清白身,在这般下去我也护持不得你,日后因果业力找上门来,你如何是好?而且你练成阳神,却是驳杂无比,怕是一次转世之劫都度不过去,炼之又有何用?”

    张斐心平气和,捣弄着身前的茶水。

    眼前这个自家从小疼爱的儿子,已经步入了左道歧途,日后大道无望。

    张百义面色凝重的低着头,紧紧咬着嘴唇:“我就是不服输,全天下都在夸奖大哥,我没道理会比大哥差,但为何所有荣光荣光都照耀在他身上,我却连陪衬都做不到,都是一母同胞的兄弟,没道理我会比他弱。”

    “唉!”张斐无奈的叹了一口气,然后一双眼睛收回,看着沸腾翻滚的茶水,眼中露出一抹坚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