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bet金宝博官方网站 > 玄幻小说 > 一品道门 > 第八百三十四章 杨素赠红拂

第八百三十四章 杨素赠红拂

    洛阳城

    杨公府邸

    杨玄感此时呆呆的看着眼前人影:“爹!你不是死了吗?”

    杨素面无表情的来到杨玄感身前,然后看着杨玄感,一巴掌拍下去,打的杨玄感脑袋发晕,一个趔趄。

    “逆子!”杨素冷冷的吐出两个字。

    “爹!”杨玄感脑袋发晕,耳朵嗡嗡作响,脸上满是委屈,不知自己哪里做的不好,居然惹得老子如此火气。

    杨素慢慢走入大厅,一道红衣人影跟着走了进来。

    “红拂!”瞧见那红衣女子,杨玄感惊呼一声,脸上满是欢喜之色。

    “哼,你这逆子,为了美色,连你老子的血仇都不报了,任凭这贱人与奸夫在江湖上逍遥,老夫被你气的从棺材里都跳了出来”瞧着杨玄感五迷三道的样子,杨素顿时气不打一处来。

    真可谓是老子英雄,儿子狗熊。

    “爹!我……”杨玄感低着脑袋不敢辩解。

    “公子!”红拂苦笑一声,对杨玄感行了一礼,然后来到杨素身边,恭敬站立。

    “爹,你怎么活了过来?不是死了么?”杨玄感满面好奇的凑上来。

    听着杨玄感的话,杨素面色严肃道:“为父自有造化,逆转生死。若单凭你这不孝子,我杨家何时振兴?”

    听了这话,杨玄感缩缩脖子,不知该说些什么好。

    “替我送贴子到大都督府上,就说本官要宴请大都督!”杨素瞧着杨玄感:“为父之事,切莫声张出去,免得打草惊蛇,坏了算计。”

    杨玄感连连点头,吩咐侍卫前去送贴子,然后看向自家老子:“爹,您如今这是?”

    “死人!”杨素面无表情道:“不过保留灵智,化作金尸罢了。”

    “死人?金尸?那爹你岂不是长生不死了?”杨玄感脸上满是震惊。

    杨素闻言不置可否,只是坐在那里不语。

    张府

    张百仁坐在大厅中,忽然一双眼睛看向远处,露出一抹诧异之色:“杨素这厮怎么回洛阳了?难道不怕天子龙气镇压?”

    天子龙气代表的是秩序、法则,杨素乃僵尸,逆改生死,为天地所不容,一旦引发龙气攻击,后果不堪设想。

    正想着,有侍卫进来通秉:“大人,杨玄感送来请帖,请大人赴宴。”

    张百仁点点头,接过烫金红贴,面无表情的站起身:“走吧!”

    宴请这般仓促,张百仁心知肚明,定然是杨素这老小子不知想要玩什么花花肠子。

    马车辘轳的来到了杨府,此时杨玄感早就站在大门外等候,恭敬的对着张百仁行了一礼:“见过大都督!”

    张百仁点点头:“你父亲在里面吧。”

    杨玄感一愣,张百仁也不多说,径直来到了府内,然后便看到端坐大厅中的杨素,以及面无表情的红拂。

    扫过杨素身后的红拂女,张百仁愣了愣,不知红拂怎么在这里。但一看杨素魏然端坐,似乎明白了什么。

    “见过大都督”杨素拱手一礼。

    张百仁也不客气,直接坐在杨素对面:“你怎么回来了?”

    听着二人对话,杨玄感与红拂女对视一眼,俱都看到对方眼中的震惊。很明显,张百仁与杨素之间肯定有着众人不知道的秘密。

    “摆宴席,咱们边吃边谈!”杨素没有回答张百仁的话,而是去吩咐杨玄感摆开宴席。

    二人落座,杨素道:“红拂,你去给大都督斟酒,本官如今不宜饮酒,你代本官与大都督陪酒吧。”

    红拂闻言面色一变,但听着杨素不容置疑的话语,却是眼圈微红,面带委屈之色的来到张百仁身边,慢慢倒上一杯酒水。

    杨素命红拂给张百仁斟酒,坐在张百仁身边陪酒,一边杨玄感瞧着满面委屈的红拂,连忙上前道:“爹,我来替你与大都督斟酒。”

    “你去一边站着伺候!”杨素瞪了杨玄感一眼,顿时叫杨玄感如老鼠遇到猫,不敢在开口多说。

    瞧着红拂,张百仁没有多说,只是喝了一杯酒水,杨素面色严肃道:“今日请都督宴饮,是想请大都督开恩!”

    “何事?”张百仁面带疑惑之色。

    “老夫欲借大隋龙气一用!”杨素面色严肃道。

    张百仁动作一顿,一双眼睛看向杨素:“你知道你在说什么?”

    杨素点点头:“老夫要化作旱魃,由死转生逆天归来,思来想去唯有天地间最为浩荡的天子龙气能助我一臂之力。”

    “天子龙气虽然能助你,但却也可以将你化作焦炭、齑粉,你虽然证就金身,但与天子龙气比起来,却依旧微不足道。”

    “正要请大都督指点迷津!”杨素面色严肃道。

    听了杨素的话,张百仁放下酒杯,一边红拂连忙斟酒,此时听着张百仁与杨素的话,红拂低垂着脑袋,心中卷起惊涛骇浪。

    杨素的意思是?

    谋反!

    这两个字一出,红拂顿时大脑一片空白。

    谋反,那可是死罪啊!尤其当着朝廷头号走狗的面谈论谋反之事,岂不是自寻死路?

    红拂低垂脑袋,不敢露出任何异样。自小跟在杨素身边,红拂见惯了大场面,知道该如何伪装自己。

    张百仁喝了一口酒水,过一会才道:“大隋如今局势,你也知道一些。百姓民不聊生,饿殍遍地,数不清的各种徭役,不知多少百姓被活活饿死、累死、打死。”

    说到这里,张百仁顿了顿:“更何况还有门阀世家暗中推手,欲要颠覆大隋江山,道观欲要重开法界,在立天宫重新封神,大隋局势乱成一团糟。”

    杨素点点头,张百仁说的这些他早就有所预料,只是却不知最后那方得胜。

    “大隋虽然烽火遍地,但最强大的军队依旧在陛下手中。大将军鱼俱罗坐镇涿郡,俯视天下群雄,大隋依旧有八分胜算。至于大隋未来局势,这一切都要看陛下未来的决定了,若继续二次东征,东征失败陛下在军中威望必会大受打击,引起军心哗变,只怕胜算不足三成!”张百仁一双眼睛看向鱼俱罗:“这一切都要看第二次东征的结果。若陛下肯收手,各种天灾人祸未必不能度过,大隋依旧是稳坐江山之主的位置。”

    杨素闻言顿时眉头一皱:“当今天子如此折腾,居然还有这般大的胜算?”

    “底蕴深厚啊!前朝底子打的太好了!”张百仁喝了一口酒水:“别看天下群雄蹦跶的厉害,但只要陛下开口,改变主意,所有跳梁小丑都不过牛鬼蛇神罢了,瞬间皆可横扫。”

    杨素点点头,心中算是明白眼前的这盘棋局形势。

    张百仁一双眼睛看向远方,杨素忽然道:“红拂乃我精心调校的侍女,本来当年打算送入宫中取悦于天子,却不曾想居然与人私奔。我观其眉心,依旧是处子之身,都督若不弃,便将这侍女赠你了!”

    “爹!”

    红拂身子一颤,杨玄感忍不住惊呼出声。

    “闭嘴!”杨素瞪了杨玄感一眼,然后看向张百仁:“都督,此女练成药王真身,其血液可解天下百毒,生死人肉白骨绝非谈笑。”

    瞧着红拂煞白的面孔,张百仁轻轻一叹:“君子不夺人所爱,多谢杨公美意。”

    “你小子,如今道功未成,怕是不敢破身吧!”杨素面带嗤笑:“无妨,待你证就至道阳神,本官再将红拂赠你。”

    “咱们之间还用得着这般客套?”张百仁苦笑。

    杨素摇摇头:“红拂是老夫精心培育的女子,绝非凡夫俗子可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