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bet金宝博官方网站 > 玄幻小说 > 一品道门 > 第八百四十三章 白帝被擒,诡异枝桠

第八百四十三章 白帝被擒,诡异枝桠

    李世民面色难看的瞧着春归君,一双眼睛看向远处,再看看观自在,有些无语。

    按常理说,见神武者镇压阳神真人是轻而易举(伪阳神),但偏偏自己遇到了什么怪胎?对方实力忽然暴涨几十倍,这仗还怎么打?

    一边正要趁机拖拽白帝神胎的春归君此时也勃然变色,眼中满是震撼:“这怎么可能?这是道家的九字真言,你居然获得了道家的九字真言!”

    观自在掐着兰花指站在场中,一双眼睛看向李世民与春归君,嘴角露出笑容:“二位来湘南,却连招呼都不打一个,未免太不将本人放在眼中。若二位肯乖乖离去,就当什么事都没发生,若继续负隅顽抗,休怪在下不留情面。”

    李世民此时缓步上前,擦去了嘴角血渍:“你虽然掌握了道家九秘,但我有天凤不死真身,你杀不得我!先生你尽管放手施为,我来拖住白莲社主。”

    一边春归君面色沉默,不知在想些什么,听了李世民的话,方才开口道:“见面分一半,既然被你撞到,你暂且罢手吧,这里面的好处给你一半又能如何?”

    观自在一双眼睛看向虚空,此时白帝自虚空中开口:“观自在,只要你肯助我镇压这两个混账,本帝会传你无上剑术!张百仁与本帝乃是莫逆之交,只要你肯助本帝扫除这两个混账,本帝便叫张百仁无条件的为你办三件事!”

    “哦?”观自在闻言顿时眼睛亮了,本来还想着卖张百仁一个人情,不曾想居然还有这种好处。

    张百仁是谁?最有希望长生之人,毫不夸张的说,大隋没有人敢说自己能够战胜张百仁。

    这等近乎于无敌的存在,居然要欠下自己三个人情,观自在霎时间欢喜不已:“好!就如白帝所言,我便助你一臂之力,只是如何叫张百仁欠我三个人情,白帝可需思量好了。”

    “你放心,张百仁哪里,本帝自然有所交代!”白帝声音铿锵有力。

    事到临头顾不得那么多,先教自己脱离险境再说,至于说叫张百仁欠下观自在三个人情,对于白帝来说并不算什么难事!难道自己一条命还不值三个人情?张百仁哪里自己在想办法补偿就是了。

    “白帝放心,本观主今日就算拼了自己的老命,也绝对不会叫这后辈逆子盗取了前辈的功德造化!”观自在手中印诀再次变换:“皆!”

    这一击是向春归君打去的,春归君不敢无视观自在的神通,只能气的牙痒痒,收回了手中神通,一掌绿光闪烁,向观自在笼罩而去。

    绿光平淡,但却霸道无双,可以汲取天下万物生机为己用。

    观自在一时不察,被那绿光扫中左臂,只见其本来水嫩的左臂居然布满了褶皱,仿佛八十岁老大娘一般,失去了岁月的光华。

    “好霸道的神通!”看着自家手臂,观自在面上变了颜色,玉净瓶中一滴净水落在手臂上,只见褶皱褪去,重新恢复了粉嫩。

    “咦!你那瓶子倒是一件宝物”春归君眼中闪过一抹贪婪。

    观自在面无表情,手中九字印诀再次变换:“兵临斗者!”

    这一次出手便是四字真言,临字诀化作无上法印,镇住了观自在周身时空,诸魔不侵,万劫不染。

    春归君手中绿光无功而返,瞧着镇压而下的拳印,顿时面色难看起来。

    “我来!”

    李世民一步上前,横在春归君身前,手中结出一道法印:“天凤朝歌!”

    冥冥中气运汇聚,只见虚空中数不尽的神光在纠缠流转,化作了一只火红色凤凰,向着观自在的法印迎了上来。

    李世民手中凤气,非是真正凤凰气机,而是天地命格汇聚的凤凰之气。

    一记天凤朝歌,凤气弥漫,不断压制着天下万法。

    观自在的九字真言面对着印诀,也是落入下风,亦或者说被消弱了三成力道。

    观自在面无表情,有斗字印诀加持,莫说消弱了三成只剩下七成,就算消弱九成只剩下一成,暴涨几十倍也绝非李世民能挡住的。

    一成番几十倍,岂不等于十成翻了几倍。

    “砰!”李世民后退五步,周身火焰熊熊燃烧,瞬间状态复原,死死挡在观自在面前,绝不能叫其越雷池一步。

    此时李世民唯一庆幸的是,观自在修持的乃是道法,而非武道。若武道强者获得九字真言决,绝非李世民能抵挡。

    当然了,武者貌似施展不出道法!

    “斗!”观自在面无表情,继续施展着道法。

    李世民此时有天凤真身,倒也并不惧怕观自在,虽然被观自在打得毫无还手之力,但却能暂时将其拦住。

    “观自在,你倒是用兵器啊!一刀下去管叫这小子死翘翘,你这般赤手空拳,对方不断圆满复活,你岂能奈何的了他?”虚空中的白帝急了。

    凭你的‘斗’字真言诀,若肯施展兵器,管叫这小子开膛破肚,如何是你的对手?只要将对方劈成两半,如何还能复活?

    李世民闻言面色一变,观自在面无表情道:“贫道自从出手以来,还从未对人用过兵器。兵器不祥,还是少接触的好!”

    “你这厮修行修坏了脑袋!”虚空中白帝顿时气得跺脚,有些气急败坏的味道。

    这都什么时候了,你还顾忌这个顾忌那个?

    观自在会说自己不想诛杀李世民,与李家结下死仇吗?而且自己传信张百仁,对方已经在赶来的路上了吧?

    “白帝放心,贫道只要将你保下就是了!”观自在满不在乎道。

    听了观自在的话,白帝无语,他不也是顾忌李世民身上的气数,不想出手诛杀了这厮吗?

    春归君嘴角带着冷笑,手中印诀再次变换,神光不断变强,居然化作一颗翠绿色种子,向着春归君周身百窍侵袭而去。

    “咦!这手段怎么有些心惊肉跳?绝对不能叫那种子贴近!”白帝神胎前杀机缭绕,锋芒之气汇聚,一道道锋锐无匹的剑气不断切割虚空,向着那道种子绞杀而去。

    面对着白帝,春归君此时也郁闷。

    五行之中,金克木。

    自己的力量属木,偏偏被对方那一缕精纯至极的太白庚金杀机克制,你叫春归君怎么玩?

    种子居然被冥冥中的那一缕杀机给剿灭,化作了齑粉。

    “取巧不成,只能凭借实力碾压,然后施展雷霆手段,诈骗这厮一次!”春归君心中念动,眼中杀机在不断汇聚缭绕,虚空中绿色雾气疯狂的向着白帝神胎侵袭而去,终究停于白帝周身三尺,被那一缕精粹至极的太白杀机剿灭,迟迟无法寸进。

    二人就这般僵持下去,一边观自在与李世民缠斗在一起,本以为就这般继续僵持下去,过了一会却见春归君猛然出手,满天雾气瞬间凝聚,化作了两道绿色枝丫。无尽神光中两道枝桠势若雷霆般突破封锁,那一缕太白庚金剑气居然没有将绿色枝丫斩断,只是留下了一道道清晰的伤口。

    每一道伤口都勘堪砍入了一半,却终究无法将枝丫砍断。

    然后还不待众人反应过来,春归君的枝桠对着神胎一扫,只见神胎居然毫无反抗之力的挂在枝桠上,被春归君自冥冥虚空中给拽了出来。

    “不好!”瞧见这一幕,本来正在慢悠悠动手的观自在顿时面色狂变,不曾想春归君手段居然如此厉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