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bet金宝博官方网站 > 玄幻小说 > 一品道门 > 第八百四十九章 道统还是血脉?

第八百四十九章 道统还是血脉?

    张百仁只是静静的坐在高台上,抚摸着身前的画卷,看也不看下方众人。

    听着张斐如此说,朝阳老祖顿时面色一变:“那孽障,居然又修炼欢喜禅法了?”

    张斐面色黯淡,若非如此,他也不必低声下气来此。

    此时张斐挣开束缚,一双眼睛看向高台上的张百仁,再次‘噗通’一声跪倒在地:“百仁,我求你了!这是最后一次!你再给百义一次机会,他毕竟是你的同胞弟弟啊!”

    “爹!你在做什么!你赶紧起来!你不要求他!”山下传来一声惊惶、凄厉的惨叫,张百义追赶过来,瞧见自家父亲如此谦卑的一幕,顿时汗毛竖起,头都要炸了。

    父亲为了自己,居然如此低声下气的求人?

    那从未弯曲的脊梁,居然如此低微!

    看到这一幕,张百义只觉得自己的魂都要炸了,不曾想父亲居然为自己如此付出。

    之前一跪,被张百仁拦住,张百义倒也并未多说。如今见到张斐真的跪下,张百义恨不得自己立即死去。

    “嗖!”

    张百仁手掌间翠绿色气流划过一缕,然后草木衍生,仿佛活了过来,将张斐再次拉直抓起来。

    “张百仁,你就算修为再高,也不能违背纲常,叫你老子给你跪下吧!”张百义怒斥着张百仁。

    “他跪下为了谁?还不是为了你?你若争气,他也不必跪下来委屈求人!不必如此低三下四来求我!”张百仁头也不回的观摩着画卷:“上次为了请我出手废你道功,他迎着大雪在我院子里跪了一夜,本都督看不过去,才出手化去你的修为,谁知你却不省心,居然重蹈覆辙。”

    “爹!”张百义闻言一双眼睛看向张斐,眼中充血,密布着红线,滴滴血泪滑落:“你怎么不早说?你为什么不早说!”

    “狗改不了吃屎,烂泥扶不上墙,你们还是退去吧,休要在本都督面前聒噪!”张百仁手指一弹,漫天草木狂涨,便要将二人丢下山。

    一边纯阳三老你看我我看你,脸上满是铁青之色。

    “百仁,暂且住手,你这般做,倒不如把事情说开!”朝阳老祖出手阻止。

    张百仁闻言停下动作,转过头看向下方众人:“还有什么好说的?这种纨绔我见多了,江山易改本性难移,没什么好说的。”

    张斐只是哀求道:“百仁,为父知道对不住你,还要请你开恩,百义无罪,好歹是你亲兄弟……。”

    “将其救治好,叫他去祸害人家女生清白?”张百仁缓缓将画卷卷起,慢条斯理的放入匣子里:“看来想要在此地安静的闭关几日,是行不通了!”

    “百仁,百义好歹是你亲兄弟,你就不能网开一面?”朝阳老祖道。

    张百仁闻言看向下方众人,眉毛慢慢簇在一起:“尔等俱都是有道高真,可知命数否?”

    众人俱都点头。

    张百仁道:“逆改命数易,承担因果难!我若助其更改命数,日后他若作恶,所有因果都要落在我头上,我岂会给自己添麻烦?”

    “但百义若是为善,日后善功也会记在你身上”张斐连忙开口。

    张百仁摇摇头:“他能为善?还不如祈求母猪上树来的实在。”

    “张百仁,你安敢辱我!”张百义顿时不乐意了,怒斥着张百仁。

    “啪!”

    张斐一个耳光打得张百义晕头转向:“你给我闭嘴!”

    张百义满脸委屈的看着张斐,眼中含泪却说不出话。

    “你若能搏一个前程,为父死都甘心了!都交给为父,你莫要说话!”张斐对着张百义道了一声,转身看向张百仁。

    “若继续说此人之事,各位免开金口!”张百仁背负双手,慢慢自陨石上走下来。

    “百仁!”张斐眼睛红了:“你若不应我,我便从悬崖上跳下去,跌得个粉身碎骨,叫你愧疚一辈子。”

    “我为何愧疚?你我并无养育之恩,此事于我道心无挂碍!”张百仁摇了摇头,眼中满是不屑。

    若换了个人,或许不会如此说,但张百仁却不然。不管是不是张斐与张母结合诞生出的先天一炁,张百仁都会投胎而来。就算换个男人,张百仁也会投胎。

    张百仁投胎乃是定数,不可逆改的因果。而张斐却是一个过程而已,张百仁与张母是不可逆的定数,张斐却是一个变量,换了任何一个男人与张母结合,张百仁依旧会投胎。而不是正常人般,父母结合后慢慢诞生灵智,换一个人结合诞生出的便是另外一种变数。对于生育之恩也看的格外重要。

    对于张百仁来说,张斐只是一种巧合而已,再无别的意义。就算换一个男人,张百仁也依旧是张百仁,诞生于结合之前。

    见到张百仁当真一点不曾动容,下方众人俱都心中一凉,不曾想张百仁居然如此决然,道心坚硬若铁。

    众人不知因由,不晓因果,自然不会知道其中的种种关窍,只以为张百仁是铁石心肠,走入了左道。

    瞧着张百仁便要下山,一边朝阳老祖连忙上前一步:“百仁,以十日炼天图的因果化解如何?”

    “不是说要我护持纯阳道观的道统千年吗?”张百仁脚步顿住,看向朝阳老祖:“要我出手倒也不是不行,自此之后我与金顶观、纯阳道观再无任何因果纠葛!”

    “护持千年还是选择要我出手相助这烂泥扶不上墙的纨绔,各位选择一个吧!道统重要还是这纨绔重要!”张百仁背负双手,眼中闪烁着点点嘲讽的笑容。

    听着张百仁的话,朝阳老祖道:“十日炼天图乃上古留传下来的至宝,单单守护千年,怕是不够!”

    张百仁闻言看向纯阳老祖:“我说够,便够了!”

    “你将十日炼天图交出来,我纯阳道观何须你守护!”张百义不忿道。

    张百仁摇摇头:“交易已经达成,尔等没有反悔的余地。”

    说到这里看向朝阳老祖:“是要我救治他,还是守护纯阳道观千年?”

    “爹,百义可是我纯阳道观的独苗苗,百义若没了,要纯阳道观还有什么用”张斐看向朝阳老祖。

    “孩子没了,再生一个不就行了!何必为了一个劣根无数,死不悔改之人浪费掉这么大的人情!”张百仁眼中满是不在乎,听的张百义吹胡子瞪眼,却迟迟不敢开口。

    张斐面色阴沉,过了一会才道:“爹,你做个选择吧!纯阳道观是我张家的,百义若是不成器,大权必然旁落,要这道统又有何用?还是血脉重要。”

    朝阳老祖将目光看向自家两位兄弟,夕阳老祖道:“我听大哥的!”

    “全凭大哥断绝”正阳老祖道。

    朝阳老祖闻言一双眼睛看向张百仁,过了一会才道:“百仁,你就这么迫切与我张氏划清界限?”

    张百仁默然不语,只是看着一朵小花,然后将其捻在手中。

    “你出手吧!”朝阳老祖面色凝重道:“化去百义根基,自此之后你与我等再无因果。”

    “考虑清楚了,我看这小子脸上阴邪之气纠缠不断,就算化去根基,也会重蹈覆辙”张百仁问了一声。

    “不必考虑,血脉若没了,道统存在还有什么意义?”朝阳老祖面色巍然。

    张百仁点点头,然后看向张百义:“你这厮虽然烂泥扶不上墙,但架不住有一位好爹!”

    说完话手掌一伸,将张百义摄拿于眼前。

    “百仁,化去这孩子的记忆,我在重新教导他!”张斐面色决然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