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bet金宝博官方网站 > 玄幻小说 > 一品道门 > 第八百六十三章 收服一元海眼

第八百六十三章 收服一元海眼

    当最后一人死于羲和拳下,此时羲和已经两行血泪划过天地间,慢慢流淌而下。

    为什么?

    为什么你们要逼我!

    羲和无语凝噎,周身气机不断翻滚沸腾。

    “轰!”下一刻天旋地转,张百仁的意志回归于现实,此时已经是热泪盈眶。

    在那一瞬间,自己似乎化作了羲和,亲手将一位位同生共死的手足送上归途。

    缓缓收起十日炼天图,张百仁沉默一会才点点头:“天帝做得对,兄弟如手足,女人如衣服!身为诸天万界的神帝,手足可以断掉,怎么可以不穿衣服?手足断了可以在长,衣服碎了还要去找人编制,未免太麻烦。”

    回忆着天帝义和留在古井壁障上的那三个印诀,张百仁心中暗自揣摩推演,自己继承了羲和的功法,倒也能窥视出几分门道。

    “小子,别挣扎了,乖乖留下造化神水,老子放你一条生路,不然你便老死在这里吧,可别逼迫老子改换念头”天空中传来一元泉眼的聒噪声。

    张百仁面无表情,对于一元泉眼的聒噪并不理会,只是心中冷然:“待我参悟了那三道口诀,非要叫你好看不可。”

    张百仁只是闭着眼睛站在海面,不断参悟天帝留下来的三道口诀,那一元泉眼见此,只是耐心游说,他有的是时间,反正闲着无聊,整日里寂寞的很,劝说张百仁倒也分外有趣。

    一日、两日、三日,第三日之时,张百仁已经心有所悟,听着空中传来的聒噪之声,眼中露出一抹冷笑。

    “张百仁,你别费力气了,到了这里,你唯有死路一条,就算是先天神祗法身也走不出迷障!你若听劝,还能少吃一些苦头……”

    “一元泉眼,你胆敢算计于我,今日本座便叫你知道厉害!”张百仁忽然睁开眼,打断了一元泉眼的话。

    “哦?”不知为何,一元泉眼心中忽然升起一股不妙的感觉。

    张百仁只是冷笑,然后手中神光流转,下一刻却见天崩地裂,整个虚空震颤,无尽真水的海洋咆哮。

    “啊~”

    “啊~”

    “啊~”

    “痛死我了!”

    “痛死我了!”

    “快停手!”

    “快停手!”

    四面八方传来一元海眼的阵阵惨叫:“这是天地义和的手段,该死的义和,死了居然还来坑我,老祖我和你没完!老祖我和你没完!”

    张百仁面无表情,再次换了口诀。

    第一个口诀是禁,禁一元泉眼的一切法,一切功,同时痛入骨髓。

    第二个口诀乃是炼,以太阳真火将其炼化,逐渐焚烧的粉身碎骨。

    铺天盖地的太阳真火自四面八方汹涌而起,不知这太阳真火自何而来,只是突兀的自虚空中冒出来,这无尽海面忽然多了一轮大日。

    确实是大日,真真正正的大日投影,只见那轮大日上十只金乌在翩翩起舞。

    “都督饶命!都督饶命!小老儿愿降!小老儿愿降!”一元泉眼哭诉之声传来。

    张百仁面无表情,只是继续催动着法诀,暗自感悟法诀的玄妙之处。

    真的难以想象,上古法诀居然如此玄妙。

    一声声惨叫传开,听起来令人毛骨悚然。

    大概过了一炷香的时间,张百仁停下咒诀,虚空中传来阵阵喘息之声。

    张百仁当然不敢真的将一元泉眼炼化,当年羲和都不敢做的事情,更何况是张百仁?

    一元泉眼乃天地间水之源泉,若将一元泉眼炼化,后果简直不堪设想,世界甚至于会崩塌掉。

    张百仁听着虚空中的喘息,面无表情,声音淡漠道:“还不速速让开路?”

    虚空扭曲,一道门户出现,张百仁顺着门户走出,再出现已经到了小沧海世界。

    瞧着大汗淋漓的泉水,一道道真水自泉眼上滑落,张百仁冷冷一哼:“老东西,居然说话不算话,胆敢算计本座,今日便叫你知道厉害!”

    “都督饶命,小老儿知错!小老儿知错!小老儿愿意效忠于都督!”一元泉眼慌忙尽忠臣服。

    张百仁手掌一伸,只见那一元泉眼倒也识趣,居然乖乖缩小,化作龙眼大小,落在张百仁的手掌心。

    “都督,咱们这是出来了?一元泉眼那老家伙呢?可惜被其跑了,不然非要叫其好看不可!”袁天罡自张百仁袖子里钻出来,瞧着眼前的无量海洋,义愤填膺的道。

    张百仁手掌一摊:“莫要发怒,这老东西如今已经被我收服,日后便算本都督随身井水了。”

    “咦~”瞧见张百仁手中迷你的一元泉眼,袁天罡顿时露出好奇之色。

    张百仁随手将一元泉眼扔入袖子里,日后需找个绳子编织起来,挂在腰间。

    张百仁是不敢将一元泉眼炼入自家世界的,那可是要出大事情的,天崩地裂也不为过。

    叫其疑惑的是自家头顶发簪,似乎有些异样在其中孕育。

    “外界东海龙王肯定在堵门,出去少不得一场大战,算算时间,出来已经六日有于,你须阳神速速归体,不然将自家肉身饿死,少不得兵解转世!”张百仁看向袁天罡,袁天罡闻言一张脸顿时绿了。

    二话不说阳神扭曲间,已经消失不见了踪迹。

    区区一方洞天,自然拦不住袁天罡。

    瞧着袁天罡远去,张百仁不由得暗自砸舌,过了许久才道:“可惜!”

    “可惜什么?”一元泉眼搭话道。

    “可惜我没有练成阳神,袁天罡如今得窥阳神至道,定然是打了废掉修为,重聚阳神的算盘,这一滴明珠泪便是关键,只可惜阳神不是那么好修的!”张百仁口中暗自咋舌。

    一元泉眼摇摇头:“朝闻道,夕可死!袁天罡此世既然有缘得悟至道,当然要想尽一切办法成就果位。一入轮回深似海,谁也不知道轮回中会发生什么,会不会忘掉记忆。”

    “走吧,出去会会东海龙王!”张百仁迈步向沧海洞天外走去:“本都督倒是好奇,你为何会受龙族驱使?”

    一元泉眼摇头晃脑,声音唏嘘:“当年天帝战败,老夫便是被龙宫解救出来的,这些年来一直报答龙宫大恩大德,偿还当年恩情。只是如今遇见你,往日恩情自然作罢!”

    说到这里,一元泉眼略带恼怒道:“真真是可恶,好不容易熬死了天帝,如今居然又落在天帝后人手中,这般因果牵扯真是令人烦躁。”

    “天帝战死?怎么死的?”张百仁好奇道。

    一元泉眼摇头晃脑:“这些事不是你能知道的,你还是好生修炼,凝聚太阳之血吧,你要你能凝聚太阳之血,便可脱胎换骨,成就无上肉身。”

    “太阳之血?”张百仁面带不解,却也没有多问,自己有十日炼天图,日后总归能将记忆找回来。

    出了小沧海世界,铺天盖地的海水汹涌而来,依旧是那漫无边际,幽邃深海峡谷。

    张百仁长身玉立,第一眼便看到眼中喷火的东海龙王。

    “龙王息怒,本都督不过是进入小沧海洞天罢了,有什么大不了的,本都督又不曾将你的沧海洞天毁了,你这般表情作甚!”张百仁不敢大意,瞬间水神附体。

    东海龙王一双眼睛死死的盯着张百仁,过了一会才道:“张百仁,你出个价吧!”

    “出什么价?”张百仁一愣。

    “如何才肯将真龙的龙珠交还!”东海龙王面色阴沉道。

    “你当真想要这颗龙珠?”张百仁手掌一伸,龙珠悬浮于掌心。霎时间古老沧桑的气机弥漫而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