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bet金宝博官方网站 > 玄幻小说 > 一品道门 > 第八百七十二章 张母离去

第八百七十二章 张母离去

    “陛下,使不得!使不得!万万使不得啊!”张百仁连忙上前拖住杨广。

    杨广只是一双眼睛恳切的盯着张百仁:“先生,朕这一声就没求过人,还请先生应我一次。”

    张百仁无奈苦笑,这种事能随便答应吗?

    “答应陛下倒也不是不可,只是陛下还需应我一件事情!”张百仁本来正想拒绝,却是忽然脑海中灵光一闪。

    “何事?”杨广一双眼睛看着张百仁。

    张百仁道:“下官有一件宝物,唤作六字真言贴,有无穷伟力,只是却缺乏信仰,只要陛下肯助我一次国祭,此事下官便应下。”

    六字真言贴有六重境界,一曰:加持。二曰:显形。三曰:永固。四曰:金光。五曰:不朽。六曰:超脱。

    如今经过塞外苦行僧将近一年的游走,基本上塞外各大寺庙信仰已经吸收的一干二净,金贴已经衍生金光,万法不侵。

    金光只是初步衍生,距离大成还依旧遥遥无期。

    张百仁正缺信仰之力,若能有六字真言贴加持,日后大隋因果业力,自己未必镇压不住。

    “好!”杨广重重的点点头,反正大隋如今已经这幅样子,到也不怕折腾。

    在折腾还能更坏不成?

    “举大隋国力,这六字真言贴必然可以金光大成,至于说不朽……”张百仁摇摇头,太难,根本就不敢期盼。

    收徒之事不着急,张百仁与杨广敲定国祭之事后,与杨广辞别走出皇宫,向永安宫走去。

    永安宫中

    居然不见巧燕,只有萧皇后不紧不慢的似乎在绣着什么,香炉中烟火飘飘,张百仁行了一礼:“见过娘娘。”

    “坐吧!”萧皇后看着张百仁:“巧燕去闭关了,本宫闲着无聊,便在这里绣花。”

    张百仁看着萧皇后魅惑众生的面孔,收摄心神,开口道:“娘娘,李家的事情怎么是好?”

    萧皇后面色沉着,指尖划过刺绣,眼皮眨了眨:“你安知李家不是陛下的后手?”

    张百仁瞬间愣住了,他倒没想过这种可能。

    若李家其实是杨广的后手,事情该如何?

    萧皇后打发掉侍女,亲自给张百仁泡了一碗茶,然后道:“只是本宫随便一说,你莫要当真。”

    张百仁摇摇头,端起茶盏,露出沉思之色:“未必不是真的。”

    “李家那边见不到本宫”萧皇后轻笑:“朝廷方面,门阀世家休想抓你把柄。”

    “多谢娘娘!”张百仁对着萧皇后一礼。

    在永安宫中吃过饭,张百仁起身走出皇宫,眼中闪过沉思之色。

    不在洛阳城久留,张百仁径直回转涿郡。

    “先生,不好了!”

    来到涿郡,张百仁便感觉此时涿郡的气氛有些不对劲。快步回到庄园,却见眼睛已经红肿的张丽华。

    “咯噔”

    张百仁心脏猛然一顿,忍不住疾步上前:“发生了什么?”

    “夫人……夫人……她……”张丽华眼圈发红,‘噗通’一声跪倒在地:“夫人她……不见了,都是妾身的错,妾身没有看护好老妇人,还请郎君责罚!”

    张百仁闻言脑袋一轰,呆愣愣的站在那里,双眼发直的看着张丽华,强行忍住心中波动,扶住了张丽华:“起来!快起来!你这是做什么,庄园护卫不严密,怎么会是你的错。”

    安抚了张丽华,张百仁看向一边左丘无忌等人,鹰王苦笑道:“主上,是夫人自己要走的!下属本来想要派人跟随,但却被夫人严厉喝止。”

    “哦?母亲自己要走的?”张百仁脚步匆忙的向着张母院子走去。

    站在小院前,看着那染了风雪的篱笆,张百仁脚步顿住,许久无语。

    有多少年?自己究竟有多少年没有进过母亲的小院了?

    张百仁不记得了!

    “都督”瞧着犹若魔怔了一般的张百仁,左丘无忌小声的道。

    张百仁摆摆手,脚步僵硬的向庭院内走去。

    推开饱经风霜的大门,来到了院子里,然后张百仁站住,大脑一片空白。

    院子里有自家母亲留下的气机。

    小院很简单,只有简简单单的菜园,还有一方石桌。

    走入屋子

    屋子里也很简陋,看不出丝毫的奢华。

    一袭棉被,一个方桌,方桌上摆放着香炉一只,还有几本书。

    角落里几个大书箱,那是当年在涿郡陪伴自己五年时光的消遣物,自己早就忘了,母亲却依旧保留。

    油灯里面的灯油早就已经干涸,屋子内简陋至极,丝毫不像大户人家主母该住的屋子。

    除此之外,唯有一个还算过得去的梳妆台。

    张百仁站在梳妆台前,霎时间如遭雷击。

    这梳妆台,居然与涿郡自己亲手做的一模一样。

    缓缓坐在梳妆台前,铜镜内露出张百仁模糊的影子。

    “情!”

    “幻!”

    张百仁看到梳妆台前刻的很深的两个字。

    一个情,一个幻。

    张百仁眉头皱起,感觉到了一丝丝不对劲,手指触摸着那两个字,似乎有一股玄妙意境蕴含其中,只是自己的剑意太霸道,稍一接触这意境便已经崩溃。

    呆呆的坐在梳妆台前许久,张百仁似乎能看到母亲的音容笑貌,能看到母亲梳妆的景象。

    那阔别多年的温暖!

    坐了一会,张百仁来到方桌前,小心翼翼的坐在凳子上,拿起了摆放在放桌上的书籍。

    都是自己当年最喜欢的启蒙读物。

    “十五年过去,没想到母亲居然还记得”张百仁轻轻一叹。

    待翻到最后一本书,一封书信映入眼帘:“吾儿亲启!”

    张百仁动作一滞,哆嗦着手指拿出书信,缓缓拆开,随即眉头紧紧的皱在一起。

    身子也在瞬间恢复了镇定。

    “幻情道!”张百仁眼中一抹杀机流转。

    幻情道,不知其名,不知其根,谁也不知幻情道是什么时候兴起的,江湖上亦极少有人听说过幻情道的名声。

    幻情道直指本质,看破天下诸般感情,以我心映众生,然后最终超脱而出。

    二十几年前,张母亦还是江南的大家闺秀,家中忽然惨遭灭门,为保道书不失,随即一路北上,逃亡塞外。

    在逃亡的过程中,张母遇到了幻情道的警幻仙姑,警幻仙姑见张母挺着大肚子流亡,心生不忍,随即传下无上道法。

    当时张母与张斐绝别,心若死灰,若非家传天书还有腹中胎儿,只怕早就已死了之,追随张家的列祖列宗而去。

    教导一个月,警幻仙姑因为急事,不得不与张母辞别,恰逢此时大灾难爆发,张母无奈之下,只能北上。

    一个女子,在乱世中带着这么多书籍,处境可想而知。

    当是时,江湖上威震一方的大漠金刀张敬安自大漠而出,前往江南参与一件秘密大事,恰逢张母被盗匪围攻,然后出手相助。

    张敬安见张母惊若天人,丝毫不顾其怀胎六月,爱慕之心疯狂滋生。

    “原来张敬安便是张大叔!”张百仁手指攥的发白。

    张敬安逃亡塞北,却牵连了家中妻子,张大叔在将张母安置于塞外后,不得不前去营救妻子。

    可惜了

    张母也不知道那段时间发生了什么,张大叔回来的时候周身血肉淋漓,筋骨已经被人废掉,这辈子都无法在动武。而且因为其七魄被人打散一魄,所以彻底的失忆了。

    那一日张母只见到血肉淋漓的张大叔抱着婴孩漫无目的的走着,痴痴呆呆的来到塞外,其妻子已经遇害。

    没有人知道张敬安遭遇了什么,只是知道江湖中张敬安消失了,塞外多了一个张大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