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bet金宝博官方网站 > 玄幻小说 > 一品道门 > 第八百七十六章 金顶观危机

第八百七十六章 金顶观危机

    “剩下的四位,有三位在金顶观,还有一位躲在云觅寺!”张百仁暗自皱眉,心中快速思虑其中的种种因果。

    自从佛家被剿灭后,各大寺庙变成了孤魂野鬼的聚集场所,江湖各路修士纷纷汇聚于寺庙遗址,拉帮结派占山为王,划分江湖势力。

    山脚下

    张百仁略作思忖,将其中的一份文书卷起,拿起袖子里的巧鹰子,只见巧鹰子振翅高飞,转瞬消失在山林中不见了踪迹。

    涿郡

    张丽华接住巧鹰子,拿下了巧鹰子脚掌上的文书,然后露出笑容,起身来到庭院外,将手书交给陆雨:“将此名单交给左丘无忌,大都督有令,这三百七十四人一个不留!”

    陆雨拿过名单,随即一惊:“居然牵扯这么大?”

    这三百七十人大部分都分属不同的势力,若真个杀下去,只怕江湖要闹翻天,不下于血洗江湖。

    “照办便是,你这小丫头也敢质疑都督的命令?都督既然有旨意,自然也就不会怕我等惹出麻烦!”张丽华转身离去,留下陆雨抓了抓脑袋,然后转身消失在庭院内。

    当年截杀张家之人,八人乃是主脑,剩下的都是从犯,不值得张百仁出手。

    密云寺

    张百仁站在密云寺外

    此时密云寺气势紧张,阵型庄严,看起来便是严加戒备的样子。

    密云寺内共有人口三百,算是附近几十里内的大势力。

    张百仁慢慢向着密云寺走去,遥遥看去,瞧不出密云寺的任何破败,反而被这些江湖草莽重建了。

    “来者何人,报上名来?”有汉子拿着大刀遥遥喝问。

    张百仁面无表情的折了身边一根柳枝,不紧不慢道:“本都督张百仁,今日欲要荡平密云寺,无关之人速速退开!”

    瞧着一袭紫色衣袍,身姿华贵,面容不凡的张百仁,那看守大门的汉子一愣,随即破口大骂:“原来是朝廷的头号走狗,你敢来我密云寺捣乱,今日却饶你不得!”

    张百仁有些无语,一双眼睛诧异的看着那壮汉:“这厮是白痴吗?没听说过自己的名号吗?”

    江湖中人,有一种称之为‘义气’‘血气’的东西,犹若大刀王五,犹若是琅琊山五壮士,明知必死,但却并不畏惧死亡。

    那是一种永不屈服的意志!

    “嗤!”

    柳枝洞穿了对方的咽喉,根本就不等对方把话说完。谁都不知那柳枝何时出现在对方咽喉的,就像是场中之人根本就不知道如何出手的。

    瞧着死不瞑目,缓缓跪倒在地的汉子,张百仁轻轻一叹:“你我之争,无关恩怨、无关大义,我虽然净重你的人品,但家仇却不能不报!谁敢阻我复仇之路,便如此人!”

    剩下几人俱都面带惊惧,但却不得不咬咬牙齿,面带杀机嘶吼着扑了过来。

    “噗嗤!”

    柳枝洞穿了其中一人的额头,然后刺穿了另外一人的心脏。

    随即却见柳枝似乎幻化万千,猛然收归唯一,落于张百仁的手心。

    瞧着倒在地上横七竖八的尸体,张百仁摇摇头正要迈步走过,忽然却见几人身子发黑,居然缓缓的融化掉,被泥土吸收。

    “药人!”张百仁眼中闪过一抹厌恶,露出恍然之色:“原来是药人,怪不得几人‘大义凌然’的向我攻击,原来是身不由己的药人!”

    什么是药人?

    红拂便是一种药人,不过比这种货色却厉害的多。

    “唉,好狠毒的手段!摄魂手,你既然知道本都督已经来了,就赶紧出来领死吧!”张百仁背负双手,手中柳枝青翠欲滴,在这凛然寒冬居然缓缓生根发芽,长出了枝叶。

    “杀!”密云寺内一阵喊杀传来,接着便见几十号好手杀了出来。

    “真有不怕死的,本都督若能靠人数堆死,各大门阀世家也就不必头疼了!”张百仁手指一抖,铺天盖地的柳叶仿佛飞刀一般,割断了空气,刹那间刺入众人心口、咽喉,死的不能再死。

    一击落下,死了三十多人,本来正要冲过来的群雄俱都止住脚步,面带惶恐之色的盯着张百仁。

    “嗒~”

    张百仁迈进一步,众人俱都齐刷刷后退一步。

    “黄安,你弟弟黄宝已经被我抽魂炼魄,你莫非不想着为你弟弟复仇?”张百仁淡漠的声音传入寺庙内。

    此时人群一阵骚乱,却见一位身穿儒衫,头戴方巾的青年士子自寺庙中走出来。

    见到这士子,众人俱都是纷纷恭敬一礼。

    “你便是黄安!”张百仁瞧着那士子,杀机瞬间锁定对方。

    “都督息怒,小生并非黄安,黄安大当家今早便领着五十多位好手匆匆离去不知踪迹,就算都督将我等尽数斩杀,我等也交不出大当家的啊!”士子苦笑着道。

    “哦?有何凭证?”张百仁弹了弹手中的柳枝。

    柔弱的柳枝落在张百仁手中,却化作夺命利器,叫人忍不住为之心神摇曳。

    “我帮中最精锐的五十位汉子不见了踪迹,素闻大都督手段深不可测,您且试一试,便可知小生此言不假!”书生苦笑着道。

    张百仁眉头皱起,一双眼睛看向密云寺,对于此人的话信了七八分。

    “尔等汇聚一起,为祸百姓,却是不得不罚!”张百仁开口。

    “都督,我等乃江湖中人,从未鱼肉百姓……”书生连忙辩解。

    张百仁却不听书生的话,而是自顾自道:“如今场中还剩下多少人?”

    书生无奈道:“不算都督杀死的,还有被大当家带走的五十人,如今还剩下二百一十七人!”

    “好,二百一十七人,我只要活一半!”你们自己动手解决吧!张百仁面无表情道。

    “什么?”

    此言一出,场中瞬间哗然。

    “都督开恩!都督开恩啊!”书生一惊,居然跪倒在地。

    张百仁声音冷酷:“要么尔等自己动手,要么本都督将你等尽数诛杀,自己选择吧!”

    江湖中人,哪里有什么好人?都是心狠手辣之辈,手中不知浸染了多少冤魂血液。

    而且空气中传来的人肉味,真以为自己闻不到吗?

    “杀!”

    只见书生猛然暴起,转身一把利刃刺入了一位盗匪心口。

    “杀!”

    众人齐齐惊呼,面色狰狞到极点,既然只能活一半,那便只能死道友不死贫道。

    瞧着场中的杀戮,张百仁摇了摇头,眉头慢慢簇起,身形不知何时消失。

    “黄安去了哪里?”张百仁心中暗自推测:“不知为何,总觉得哪里出了岔子!”

    “接下来便是南天师道!”想起陈琦那老道,张百仁心中一叹:“这便是人心啊,哪里都有害群之马。其实陆敬修传下来的功法未必会比天师张道陵的差,都是直指阳神大道的法门,可惜了……。”

    金顶观

    金顶观山脚下不知何时热闹了起来,往来的的各路武林豪客纷纷云集。

    “老爷,如今金顶观下方忽然多了不知多少江湖豪客,只怕来者不善啊!”赵如夕眉头皱起。

    “此事还需速去通传三位老祖”张斐手指敲击案几,过了一会才道:“聚集多少人了?”

    “已经有三百有余!”赵如夕拿出一张清单:“江湖上赫然有名的刘周武,密云寺的黄安、以及散人刘氏兄弟……。”

    随着赵如夕吐出一个个名字,张斐顿时面色越加阴沉。

    “难道这些人是看我金顶观式微,想着要覆灭我金顶观,夺我金顶观的典籍?”张斐双拳紧握,手中茶盏粉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