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bet金宝博官方网站 > 玄幻小说 > 一品道门 > 第八百八十章 天书丢失

第八百八十章 天书丢失

    “哦?”张百仁面带诧异:“我说这窝囊废为何差点死了,原来是你下的手!”

    “你不是张百义?”刘桐顿时一惊:“你这厮是鸠占鹊巢!你是谁?”

    “死人不需要知道真相!”张百仁一根手指点出,面对着先天神祗的力量,刘桐根本就毫无还手之力,被其一指点中眉心额头,三魂七魄被一指抽出,整个肉身气化,留下了一堆衣服、杂乱之物。

    张百仁面无表情的翻看那一堆杂物,过了一会摇摇头:“天书不在刘桐的身上,那就定然在朱逑与黄安的身上!”

    如今金顶观乱成一团糟,哪里去寻找朱逑与黄安的踪迹?

    张百仁离开洞府,对于老道士的残留之物并不感兴趣,而是向着远处走了过去。

    只见张百义伸出手指,略作掐算,正待起步离去,却无意中看到远处场中晃过一道熟悉的人影:“有些熟悉,不过刘周那余孽怎么会出现在这里?定然是我看错了!还是追回天书要紧!”

    一边说着,张百仁向远处一座山脉走去。

    人群中

    刘周武一个激灵,感应着冥冥中缭绕而来的杀机,似乎要将自家三魂七魄、周身血液尽数冻僵,脸上满是惊惶之色。

    待到那目光离去,刘周方才心有余悸道:“该死的,金顶观不愧是传承了几千年的大派,底蕴果真深不可测,对方一道目光就叫我有一种犹若置身于死亡深渊的感觉,金顶观内绝对有恐怖强者,只是不曾出手罢了!还好我并未曾大开杀戒,不然今日可是要交待在这里了!”

    刘周武心中充满了侥幸,本来想着暗中趁机出手,出其不意掩其不备的斩杀了张家父子,所以一路走来并未曾施展真的手段,只是胡乱应付一下,不曾想居然叫自己逃过一劫,果真是有气数在身的人物,这运气真不错。

    刘周武二话不说,立即悄悄趁乱潜下山,然后消失在山林间不见了踪迹。

    张百仁不知刘周之事,一颗心全都系在天书上面。

    区区一个见神强者罢了,对于他来说与易骨强者比起来,并无任何差别,都是随手碾死的货色。

    正说着,张百仁手指伸出,随手点在了大地上。过一会迈步来到一处山峡端口前,静静的站在一块青石上,等候来人。

    没让张百仁等多久,便听到一阵破空声响起,刺耳的音爆只要不是瞎子,便都能听得到。

    “砰!”

    朱逑突破音爆在黑暗中穿梭,忽然间一只遮天蔽日的大手印自天而降,还不待其反应过来,已经将其拍成了肉泥。

    “没有?”张百仁眉头皱起,翻看着朱逑的遗物,居然没有天书的踪迹。

    张百仁抓了抓眉毛:“定然是在黄安的身上!”

    随手抽了朱逑的天冲魄,将其化作空气后,张百仁伸出手掌在做掐算,然后一步迈出,向着远处天边走去。

    “便是这里了!”张百仁站定身形,独自一个人在黑夜中等候。

    不多时,只听一阵脚步声传来,张百仁眉头顿时皱起:“来者何人?可是天师道护法黄安?”

    为何不直接将对方一巴掌拍死?是因为来人气机有些怪异,张百仁生怕杀错了人,那可就麻烦大了。

    “你是何人?”脚步声一顿,人影停在黑暗中。

    “看来你就是黄安了,天书便在你身上,本都督乃是取你性命之人!”张百仁话语冰冷,似乎比这北风更加冰冷,一根发丝划过虚空,瞬间斗大人头冲天而起。

    张百仁来到来人身前,打量着对方周身衣物,随即面色狂变,顿时难看起来:“糟了!天书根本就不在这厮的身上,难道杀错人了?”

    这不可能,从对方回话的语气来看,有七八分把握对方便是黄安。

    张百仁面色难看到了极点,一双眼睛看向远方,此时金顶观一片乱糟糟,各路盗匪皆已经扬长而去,自己如何找起?

    推演?

    别开玩笑,天书可是能自动屏蔽天机的!

    遥遥的瞧着金顶观,张百仁面色阴沉下来:“罢!罢!罢!天书总归是被场中之人盗走的,待我日后追杀,就不信找不出天书所在。”

    说完话张百义眼中神光消失,瘫倒在峡谷中。

    金顶观

    朝阳老祖面色难看的瞧着断壁残垣,再看看低垂脑袋的各路弟子,心中气不打一处来。

    “大哥,这可如何收场?”正阳老祖无奈道。

    本来正阳老祖打算借机颠覆金顶观天数,然后不破不立重新组建金顶观,不曾想居然出了这么档子事情!

    如今金顶观建筑毁了大半,弟子倒没死多少,宝物反而损失了许多,这本就赔本了,早知如此,就不应该叫下方的群雄顺利上山,非要对方折损一半人马不可。

    “三位老祖,不好了!不好了!百义不见了!”张斐面色慌张,灰头土脸的自山下跑上来。

    “百义不见了?”三位老祖闻言随之面色一变,你看我我看你,夕阳老祖道:“快找!快找!百义千万不能有任何事!”

    天师道

    张百仁瞧着朱武被抽魂炼魄,手掌一伸只见其天冲魄飞出,落在了自己的手中。

    “都督这是为何?”天师道掌教一愣。

    张百仁不紧不慢道:“朱武打散了张敬安的天冲魄,本都督便拿其天冲魄来弥补。”

    掌教闻言点点头,待到朱武整个人被炼的魂飞魄散,方才看向张百仁:“都督,这份交代可还满意?”

    张百仁点点头:“天师道不愧是天师道,纪律法规严明,就算本都督也不得不佩服三分。”

    听着张百仁的话,掌教无奈一叹,面带羞愧之色:“祖师蒙羞啊!”

    “如今天色不早,都督请入内休息,明日再给都督摆开赔罪宴如何?”掌教恭敬道。

    张百仁点点头,认同了掌教的安排,心中却暗自道:“明日天师道怕是有一出好戏!我看完这好戏再走也不迟!”

    躺在客房,张百仁直接睡去。

    张百仁睡得香甜,整个南天师道与金顶观却是彻夜无眠。

    “今夜居然发生了这么大的丑闻,我南天师道威望定会一落千丈”天师道正殿,火把熊熊燃烧,掌教站在祖师爷的雕像前,面色恭敬的上了一炷香,转过身道:“此事大事化小,小事化了,本座不希望在外界听到任何风声,众位长老可否能做到?”

    下方众位长老齐齐点头,其中一位老祖道:“我等为了天师道的脸面,自然不会多说,只是大都督哪里……。”

    听了那老祖的话,掌教也是无语,开始头疼。

    张百仁就一块又臭又硬的石头,他又能有什么办法?

    掌教手掌敲击着案几,对下方众人摆摆手,迈步向后堂走去。

    金顶观

    三位老祖与与张斐聚在一处。

    “百义找到了,金顶观如今被人围上山,我等若无反应,只怕叫人以为咱们好欺负!”张斐咬牙切齿。

    “百义没事就好,此次出手有南天师道之人,虽然南天师道势大,但却也需给我金顶观一个交代,不然此事没完!我金顶观也不是好欺负的!”夕阳老祖脾气火爆:“明日咱们就去找上南天师道,问一个清楚明白,我金顶观遭受如此损失,岂能就这般轻易揭过?”

    “善!此言大善!”其余两位老祖也齐齐点头:“金顶观也不是好惹的,如今金顶观遭受这么大损失,理应叫南天师道弥补我等损失。”

    “明日我等便走上一遭!”

    ps:第四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