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bet金宝博官方网站 > 玄幻小说 > 一品道门 > 第八百八十六章 致命的吸引力

第八百八十六章 致命的吸引力

    这女子确实是极品,容貌、身材俱都是极品中的极品,但这种女子比之公孙姐妹、张丽华也不过伯仲之间而已,如何能黏住自己的目光?

    似乎与这女子相比,天地间的万物俱都化作了污秽,唯有她才是唯一纯净的东西,叫人忍不住想要洗净污秽。

    “怪哉!怪哉!”张百仁心中奇怪,心中对这女子的来历好生奇怪。

    二人一路行走,张百仁脚下缩地成寸,带领女子来到涿郡,回到了城南庄园。

    “先生,居然又带回一位姐妹来,妹妹这般人可真是纯净,就像山中融化的雪水一般,纯净无暇!”张丽华瞧着无暇,赶忙上前一步拉住,瞪了张百仁一眼后,开口打趣一声。

    张百仁对于张丽华的目光已经免疫,手指敲击着案几道:“可曾找到幻情道的消息?”

    张丽华摇摇头:“幻情道消息没找到,金顶观的消息可是找了一大堆!”

    “哦?”张百仁坐在藤椅上,一双眼睛直视天边太阳。

    “金顶观的天书丢了,张百义整日以泪洗面,宝物在手时如草芥,唯有丢失才知道宝物的珍贵”张丽华叹了一口气。

    “可曾有天书的消息?各路人马追杀怎么样了?”张百仁皱了皱眉。

    “死掉大部分,剩下的极小部分也是四处逃亡,还有一些人不知所踪,似乎在这个世界上的所有痕迹都被抹去,军机秘府也无从查起!”张丽华道。

    张百仁手指敲击着案几,张丽华与无暇坐在一起,窃窃私语不止。

    “对了,金顶观的那三位老祖领着百义等你三日了,就在涿郡内候着呢!”张丽华道。

    “哦?”张百仁敲击案几的动作一滞:“本都督与金顶观因果已经一笔勾销,他们还来找我作甚?”

    “张百义丢失天书,失去了正统的修行法门,你修炼的法门乃金顶观最核心的法门,不找你还能有谁!”张丽华道。

    “哈哈哈,小子……你们人类这狗屁倒灶的事情简直太好玩了!”一元泉眼忍不住开口笑出声。

    “你这厮给我闭嘴!”张百仁对着袖子捅了一下,一边无暇诧异的看着张百仁袖子,露出若有所思之色。

    “老夫不过实话实说罢了,你又何必恼羞成怒!”一元泉眼不忿道。

    “你若再敢胡言乱语,我便叫你尝尝什么叫做痛苦”张百仁冷冷一笑。

    那一元泉眼闻言苦笑一声:“行!行!行!算老祖我倒霉,老祖我怕了你,行不行?只是从来没听说过爷爷给儿子行礼的……。”

    听着一元泉眼的嘲讽,张百仁顿时面色阴沉了下来,这厮是在嘲讽自己呢。

    “叫他们进来吧!早点打发回去,也好落个清净!”张百仁无奈的叹了一口气。

    张丽华点点头,起身下去吩咐。

    不多时,就见纯阳道观三位老祖,领着失魂落魄的张百义走了进来。

    “百仁!”朝阳老祖轻轻一叹。

    张百仁无奈的站起身:“咱们不是恩怨因果两清了吗?还来找我作甚?”

    张百仁观看着身前的十日炼天图,转过身来看着三位老祖以及张百义。

    朝阳老祖面色沉默,过了一会才道:“天书丢了,你也应该得到了消息!”

    “咔嚓!”

    张百仁手中毛笔化作两段,猛然转过头看向众人:“教祖天书于我来说是何等意义,你们不会不知道,那是我娘留下来唯一的东西,本来寄存于金顶观,本都督也就不说什么了,谁能想到你们居然将天书丢了!”

    “现在你告诉我天书丢了,我该如何答复你?”张百仁眼中闪烁一抹杀机。

    他确实是动怒了!天书于他来说并未有那么大作用,但其意义大于作用。

    三人沉默不语。

    “哥,是我的错,要怪你就怪我吧!莫要怪三位爷爷,三位爷爷也不曾想到,对方居然是冲着天书来的”张百义走上前来,低垂着脑袋。

    瞧着张百义,张百仁看了一会,方才转过身继续观摩十日炼天图:“确实有长进,以前的傲气消磨了不少,居然知道主动认错了!”

    “哥,你要怪就怪我吧!”张百义低声道。

    “怪你?怪你就能找回天书吗?”张百仁看着张百义,然后扫过三位老祖:“几位若是来与我讨论天书的事情,大可不必,本都督就不留几位了!”

    “百仁,你练成三阳正法,前无古人后无来者,你弟弟如今失去天书,前途渺茫……”朝阳老祖面带犹豫道:“我等希望你能传授百义三阳正法,如今纯阳道观已经呈现衰落之局,百义若不能崛起,张家的道统就绝了,我等皆是愧对祖宗的罪人!”

    “三阳金乌正法?”张百仁眉头皱起,一双眼睛看向众人:“口诀你们不都是有吗?”

    “口诀是有,但如何采纳太阳之力,修炼三阳的关窍,我等却参悟不透!”正阳老祖无奈的道。

    张百仁深吸一口气,心中有些无奈!终究是有一份香火之情!

    但修炼三阳金乌正法,便要修炼青木真身,不修炼青木真身,如何模拟草木光合之力?

    青木不死之身何等珍贵,这等正法直指长生法们,他岂会传下去?

    “悟了就是悟了!其中关窍懂了自然就懂了!”张百仁手指划过十日炼天图:“当年我已经将诸般感悟、口诀传授尔等,你等领悟不了,却是天资、机缘不够,我也没有办法!”

    “百仁,金顶观注定没落,百义是你亲兄弟,血脉相连的亲兄弟,打断骨头还连着筋呢,你可不能不管他!你已经前程无量,你弟弟却还需要你照顾一番才行”夕阳老祖急忙道。

    “世上竟有如此厚颜无耻之人!”张百仁心中无语,过了一会才道:“我与金顶观、纯阳道观的香火早就两清,当年早在东海遭遇劫数,生死一线之际,金顶观、纯阳道观数位阳神真人,却无一人搭救于我,这种亲情要他作甚!”

    此言一出,三位老祖俱都露出无奈、羞愧之色。

    张百仁看向一边吃着鲍鱼的左丘无忌:“无忌,送客吧!”

    左丘无忌拿着鲍鱼,站起身来到几位面前:“几位老爷,莫要叫小人为难。”

    三位老祖看了张百仁一眼,没有多说,拉着低垂脑袋的张百义,走出了城南庄园。

    “爷爷,如今该如何是好?”张百义眼中满是迷茫。

    如今金顶观风声鹤唳,日落西山,失去了金顶观的庇佑,他才知道江湖之险恶,远比自己想象中要恐怖千百倍,这是一个人吃人的世界。

    而自家大哥能在这人吃人的世界中打出威名,压得天下群雄不得不低头,其本事可想而知。

    听着这话,朝阳老祖无奈摇摇头:“佛家有大日如来金身,爷爷想办法为你寻来。要不然叫你拜师各大宗门,日后也能混一个安生,享尽清福!你哥哥虽然冷酷,但却是面冷心热的人,只要你日后不在江湖胡乱折腾,真正结下死敌,若有人欺负上门,他还是不会坐视不理的!”

    张百义沉默!

    朝阳老祖轻轻一叹:“你莫要怪他,一个五岁孩童尝尽人情冷暖,登临绝顶,以稚子之龄压得天下群雄不得不俯首,称一声大都督,谁知道他经历了什么,是我金顶观理亏,我纯阳道观欠他的,一切都是因果报应!”

    庄园内

    张百仁扔掉手中笔杆,然后面色阴沉道:“天书还是没有消息吗?这是逼着我血洗江湖!”

    ps:今天第四更。还有……各位小伙伴不要打赏了,打赏了也不加更。有免费的票票投投算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