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bet金宝博官方网站 > 玄幻小说 > 一品道门 > 第八百九十章 重回塞北,有女甜甜

第八百九十章 重回塞北,有女甜甜

    “有我在涿郡,你放心便好!除非我死了!”鱼俱罗拍着胸脯保证。

    张百仁点点头,站起身走出大堂:“待我回来,请大将军喝酒!”

    大漠孤烟直,长河落日圆。

    其实草原的风光,一点都不比大漠差。

    北风在呼啸,张百仁一袭紫色衣袍,裹着皮裘在寒风中缓步行走。

    自来处来,往去处去。顺着来时的路,向当年的小村庄走去。

    张百仁意外看到了当年因为水神洞天出世造成的湖泊,站在湖泊前许久不语。

    白云观就在不远处,钟声依稀在山林中飘荡出来。

    自己在这里结识了白云,当年的白云还不是白云观掌教,只是一个下山游走的小道士。

    当年的自己也并非威风八面的大都督,只是一个食不果腹,每日里只要能吃上粗粮就满足的一个孩童,正在对中土世界充满了未知的忐忑。

    走在寒冰上,张百仁回忆着以前的事情,那些逐渐远去的记忆,都在刹那间复苏,一切宛若昨日。

    自己遇见了第一位贵人,淮水水神!

    那颗珠子至今依旧保留在丹田中,看不出底细,若无这颗珠子,只怕自己麻烦大了。先天亏损肾经,不知何时才能补回来。

    继续向前走,来到家门前不远处的河畔,当年自己在这里钓鱼,淮水水神每日赠送自己一条大鲤鱼,那大概是自己最幸福快乐的时光,自己就是在这里遇见了淮水水神。

    站了一会,看着无尽寒冰,水流依旧,破开寒冰,一条鲤鱼被其拔起,提着向村子里走去。

    当年自己虽然能捕抓猎物,但还是要靠张大叔帮忙背回来,帮忙收拾内脏。

    自己母子欠他的太多!

    村子里炊烟淼淼,瞧着那唯一的炊烟,张百仁忽然笑了。

    拎着大鲤鱼,来到村子里,十五年风雨,村子早就破败的不成样子,全部倒塌。

    自家屋子被人重新修耸过,张大叔家也是焕然一新。

    “砰!”

    “砰!”

    “砰!”

    张百仁敲响了大门。

    “谁啊!”屋子内一片寂静,然后传来一道清甜的女声。

    “我!”张百仁沉默一会才开口道。

    “吱呀~”

    大门打开,露出了一张灰不溜秋的面孔,脸上挂满了讶然:“大都督,您怎么来了?”

    一边说着,慌忙擦了擦手,赶紧让开路。

    瞧着灰不溜秋,但却依旧可见眉目如画的女孩,张百仁咧嘴一笑:“你怎么不随百花去中土享福?”

    “我可懒得寄人篱下!”少女低着头,给张百仁让开路。

    张百仁毁灭百花谷,她对张百仁不怎么喜欢。当年之事,谁对谁错不好说,十五年过去女孩也想了许多,思想逐渐成熟,许多事情客观了许多。

    张百仁慢慢伸出手指,自腰间拿出丝巾,瞧着少女浆洗的发白的衣服,上面补丁无数,露出了一抹笑容。

    真正的笑容!

    淳朴的东西,总是能够引起人们的好感!

    张百仁擦了擦少女的脸蛋,惹得少女连忙惊退,居然脚下一绊,摔了个四脚朝天。

    “哈哈哈”张百仁大笑走入屋子,惹得少女白眼连连,气呼呼的站起身。

    “张大叔,我来了!”张百仁掀开帘子走入屋。

    “哟,我说今日喜鹊不断叫唤,你怎么来了?”张大叔看着张百仁,放下手中的捕猎夹子,眼中满是惊喜。

    “过来看看你!”张百仁与张大叔坐下,屋子内肉气飘香。

    大锅里炖着獾子,叫人直流口水。

    “哟,今个可真有福了,我这里正好有几坛美酒,配上獾子肉正好!”张百仁大袖飘忽,一坛坛陈酿出现在屋子里。

    “哈哈哈,还是你小子知道我就好这一口!”张大叔面带笑容的拿过一个坛子,猛然拍开,酒香四溢,露出了陶醉之色。

    那小丫头此时手脚麻利的将大锅肉端过来,放在二人身前,然后细心的摆放好碗筷,便要去后厨。

    “丫头,过来吧!大都督不是外人!”张大叔开口。

    小丫头看着张百仁,露出犹豫之色。

    “坐吧,这么怕我作甚,我又不会吃人”张百仁拍了拍座椅。

    小丫头面色拘谨的坐下,张百仁掀开锅,霎时间肉香四溢,毫不客气的捞起一块放入嘴中嚼嚼,赞不绝口:“好厨艺!好厨艺!”

    “甜甜这丫头留在孤寂的塞外陪我这老头子,老头子我可是有福了!”张大叔笑着道。

    瞧着那张黑兮兮的小脸上满是紧张之色,张百仁夹了一块肉放入小丫头碗里:“这丫头能抛弃繁华六欲红尘,可谓是有心了。”

    小丫头见此低着脑袋,不断戳着碗里的獾子肉。

    张百仁一笑:“甜甜这个名字倒是不错,人如其名!”

    何田田!

    这是张百仁第一次知道这小丫头的名字。

    张百仁喝着酒水,与张大叔一番畅饮,然后醉醺醺的离去,回到自家屋子里。

    屋子内火炉熊熊,小丫头忙来忙去的升起炉火。

    屋子内摆设依旧,却不染丝毫尘埃,显然经常被人擦拭。

    “你这丫头还真有心劲,就这般想长生?”张百仁醉醺醺的依在凳子上,回忆起往日里那熟悉的音容笑貌,不由得千百般滋味涌上心头,清明不在。

    “也不是想成仙,只是觉得尘世险恶,躲在这塞外清修,倒也没有什么不好!”何甜甜低声道。

    张百仁愣了愣神,然后摇摇头,看向小丫头眼中反而有一丝丝羡慕:“清净难得啊!”

    “大都督若想清净,何处不能清净?”何田田鼓足勇气道。

    “咦!”

    张百仁愣了愣,随即摇摇头:“我是在证道,清净未必适合我!反倒是你……。”

    张百仁上下打量着小丫头:“你天生底子不足,百花谷的道功也非上乘,河车搬运之法更是顽劣不堪,任凭你修练下去,也只是一元神果位,真神难求。”

    小丫头闻言低垂着脑袋,有气无力的劈砍着柴火。

    “你能留在这里替我照顾张大叔,替我尽孝道,本都督需承你人情”张百仁瞧着小丫头瘦弱的身子,手掌一伸便将那小丫头拉在身前。

    “你要干什么!”小丫头犹若受惊的兔子,开始不断挣扎。

    “安静!”张百仁呵斥一声,犹若晨钟暮鼓,不由主叫人忍不住心神一震。

    “你先天底子不足,我便帮你补足底蕴!”

    一缕先天神力流转,没入小丫头的三魂七魄内,不断滋润着对方的先天元气。

    “百花谷道功难成大器,我助你废掉道功,重新修行!”张百仁话语霸道,还不待那小丫头反应过来,一身道功已经尽数化去。

    “我这里有真经一部,直指阳神大道,品位最差也是元神真人,你想成就鬼仙都是痴想,只要你不是猪,三年便可结成元神,神游天下!”张百仁自袖子里掏出一卷经书,用玉匣封好,放在小丫头的手中:“好生修行,大道不宜,你这般心性已经少见了。”

    一边说着,张百仁慢慢松开手,居然躺在椅子上逐渐睡去。

    小丫头呆呆的看着张百仁,再看看手中玉匣,一时间如坠梦中。

    “这还是凶名昭著,小儿夜啼的杀星张百仁吗?”攥着手中玉匣,小丫头退到炉火前缓缓坐好。

    体内道功已经被废掉,大都督修为当真不可思议!

    这一夜,何田田彻夜无眠。

    早晨醒来,张百仁看着熊熊燃烧的炉火,身上披盖的毯子,小丫头眼睛红肿的坐在炉火前正在煮肉。

    “昨夜没睡?”张百仁开口,惊得小丫头手中铁钩落在地上,又是一阵手忙脚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