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bet金宝博官方网站 > 玄幻小说 > 一品道门 > 第八百九十七章 大战旱魃,精血争夺

第八百九十七章 大战旱魃,精血争夺

    “该死的!”

    见到杨素夺走了旱魃的一滴心头血,李世民与神顿时面色阴沉起来,破口大骂。

    “小子,你快出手,再不出手咱们可真拖延不住了,这厮真正实力绝对是至道境界,不是咱们这种半吊子可比的!”王艺不断来回偷袭,暗中牵制着旱魃。

    鱼俱罗举手投足间威力无穷,因为有了王艺的牵制,短时间内面对旱魃倒也可以不落下风。

    观自在白衣飘飘,脚下步步生莲,缓缓落在张百仁身边,声音里透漏着悲天悯人的味道:“果真乱世多祸端,连旱魃这种大凶之物都出世了,若叫旱魃跑入大隋,大肆吞噬精血,恢复巅峰状态,咱们都是这旱魃的一盘菜。”

    张百仁背负双手,一双眼睛看着身形飘忽的旱魃,过了一会才道:“这旱魃在地底沉睡千百年,尚且如此虚弱不堪,若真正巅峰状态的旱魃,不知又该有何等伟力。”

    观自在点点头,观战不开口。

    “吽嘛尼叭咪吽”

    虚空中六字真言流转,光明法师六字真言凝聚,当头向旱魃镇压而去。

    “吼~”

    旱魃一吼,气动山河,那字帖下降的速度不断被迟缓,叫其躲过。

    光明法师苦笑着摇摇头:“旱魃神威滔天,我等只能观战牵制,至于说出手,却非我等所能及!”

    远处法兰寺方丈见此盘坐在地,口中直接念诵经书,以佛法消减旱魃的凶威。

    “可惜了,那滴精血你没得到,你若能得到哪滴精血,必然可以助你更进一步”春归君来到李世民身前,眼中满是遗憾。

    李世民无奈:“谁能想到,杨素这个死人居然还跑出来作乱,日后还需请茅山道的高手镇压了他!”

    “茅山道肯定不会放过这种好处”春归君点点头,一双眼睛看向远处茅山道的众人,却见众位阳神真人瞧着那旱魃眼睛都直了,就差流口水了。

    有阳神真人钻入大地,向杨素追了过去。

    张百仁背负双手,站在战场边缘观战。

    “都督何不出手,降服了这魔头?”涿郡侯道。

    “还不到时候!”张百仁头也不回道。

    “其实如果将旱魃擒住埋入地下,可以使得一方地域四季如春,倒也是个好东西”观自在眨了眨眼。

    “旱魃所在赤地千里,这片沙漠怕是因为旱魃而成!”张百仁面色凝重,眼中杀机流转:“还需抓住机会重创了他,若被其跑掉就麻烦了。”

    “何不将其引入北邙山,北邙山下有前朝君王,双方若斗在一处……”乙支文德凑热闹。

    “北邙山距离此地何止千里,一路赶过去不知要祸害多少众生,这是馊主意!”张百仁翻了翻白眼。

    此时各路高手陆续到来,不断加入战场,与旱魃打成一团。

    旱魃不愧是真正的至道高手,居然连番大战各路修士不落下风。

    大地深处

    杨素正眯起眼睛吸纳着旱魃的精血,他有一种预感,只要自己吸纳了这滴旱魃金血,便可跨出那关键一步。

    没有注意到,一道阳神虚无缥缈的缠绕而来,一道金黄色符纸猛然向杨素后背贴去。

    “混账!”

    符咒与杨素碰撞,只听杨素一声惨叫,不断快速在大地中穿梭,背后符纸也被摩擦掉。

    杨素的速度再快,也快不过阳神。

    此时对方五位阳神这人驾驭着符宝不断围剿杨素,欲要将其镇压炼化。

    说来也是杨素倒霉,得了精血不想着逃跑,居然还在此地逗留,不被南天师道盯上才怪呢。

    “唰!”

    “唰!”

    “唰!”

    泥土中一道道符纸被埋下,四面八方将杨素围住,面对着这不知名的符纸,杨素纵使力道通天彻地,也是束手无策。

    “嗤~”

    一道道红线快速穿梭,不断将其周身百窍纠缠住,然后将杨素四肢捆束起来。

    “掌门,这老小子居然成了气候,化作一具金尸,如今又吞噬了旱魃精血,日后进化为飞天旱魃指日可待啊!我师门要大兴了!”一位长老瞧着杨素,眼中满是热切。

    “将其带回去,这可是我南天师道镇压气数的宝物,待我抹去其灵智,便可将其炼化!”掌教面带笑容,几个人提着红线,将杨素牵扯出地表。

    “嗖!”

    就在此时,破空声响起,只听五位阳神真人纷纷惊呼:“好胆!”

    杨素倒飞出去,腹中金血被神一拳打出,然后神一口将金血吞入腹中,逍遥而去。

    “追!”

    两位阳神真人面色难看到了极点:“神居然敢与我南天师道为难,决不能放过这贼子。”

    这边话没说完,那边杨素已经爆发,一声怒吼惊得众人纷纷侧目。

    神之前的一掌震断了红线,此时杨素挣脱出来,立即高呼:“都督救我!”

    张百仁循声望去,眉头瞬间皱起,杨素已经在刹那间来到张百仁身前。

    “怎么回事?夺了金血却不好生修行,怎么又跑出来惹事?”张百仁略带责怪道。

    听了张百仁的话,杨素撞天屈:“都督,这可怪不得我啊!是真怪不得我啊!天师道坏我道行、损我机缘,我势必与其不死不休!不死不休!”

    一边南天师道掌教领着众位长老走过来,瞧躲在张百仁身后的杨素,顿时一个头俩大。

    “都督,你和这僵尸认识啊?”南天师道掌教心头一跳。

    张百仁转过头看了气哼哼的杨素一眼,再看看南天师道众人,不紧不慢道:“这件事就到此为止吧!”

    话语无波,但却透漏着不容置疑的味道。

    南天师道众位长老点点头,随着掌教转身离去。见到南天师道一行人走远,杨素咬牙切齿道:“老夫活着的时候,威风八面,就算天子也要忌惮我五分,何时受过这种窝囊气?”

    “你不是死了嘛!人走茶凉,不过如此”张百仁不紧不慢道。

    “老夫就是气不过!”杨素咬牙齿:“可惜老夫恰好被南天师道克制,不然非要屠了南天师道满门不可。”

    说到这里,看向张百仁:“都督替我复仇吧!老夫愿为都督的马前卒!”

    “你杨家欲要造反,截取大隋一丝龙脉,本都督与大将军商量了一番,却是不许!”张百仁转过头看向杨素:“你若想截取龙气,待陛下三征结束,你在动作也不迟。”

    “三征?难道陛下这次征讨注定要失败而归?”杨素一愣。

    “不该问的别问,只是杨公需记得我的话,不然到时候咱们怕不好见面!食君之禄,忠君之事,我既然拿了大隋俸禄,就不能坐视大隋灭亡,被人胡乱搅合,到处捅刀子。”

    杨素若有所思,也不知将张百仁的话听进去了没有。

    中土

    神化作一道影子不断在山林间穿梭,感受着腹中熊熊燃烧的旱魃之血,脸上不由自主的露出一抹得意:“也是我机缘到了,合该我得到凤血,再进一步!”

    说完后居然一头扎入河水中,不见了踪迹。

    不多时,李世民面色难看的站在河边,瞧着尚未愈合的冰窟窿,狠狠的攥紧拳头:“算你机灵逃过一劫,不然今个非要叫你好看不可!”

    说完话李世民身形消失在河岸边,向着战场赶去:“只希望稍后大战,能有精血再次坠落。”

    战场

    春归君周身绿光升腾,越打越精神,仿佛吃了十全大补丸一般,不断哈哈狂笑:“哈哈哈,爽!爽!爽!你这厮果真是本尊的福星,吃了你,本尊便能恢复五成实力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