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bet金宝博官方网站 > 玄幻小说 > 一品道门 > 第八百九十八章 十年磨一剑

第八百九十八章 十年磨一剑

    瞧着场中气的不断吼叫的旱魃,得意大笑气机不断暴涨的春归君,身心狼狈的鱼俱罗、王艺等人,还有远处观战的契丹至道强者,张百仁轻轻一叹:

    “不能再继续下去了!”

    春归君是李世民的人,不知为何居然可以夺取旱魃的力量为己用。李世民的人壮大,即意味着自己增添一番麻烦。

    而且至道强者消耗巨大,在征战下去,只怕鱼俱罗有些吃不消。

    “何必斩杀旱魃,将旱魃驱逐于漠北,叫突厥、契丹去头疼,还能给大隋争取时间!岂不两全?”袁天罡不知何时来到张百仁身边插了一句话。

    “世人都以为本官最强大的是先天神祗,却不知我最强手段乃是无坚不摧的剑气!”张百仁攥着诛仙剑气,眼中杀机在缓缓凝聚。

    “这旱魃真身太过于强大,咱们根本就破不开他的真身,更何谈伤害到他,在拖延下去,死的肯定是咱们”鱼俱罗面带焦急之色,一双眼睛看向观战的契丹强者:“你倒是出手啊,站在那里等死啊!”

    “中土物华天宝,这旱魃被你中土气机吸引,我等化外蛮夷为何出手?”契丹至道强者眼中满是冷笑,说出的话气死人不偿命。

    这话令人气结,恨不能抽他一顿。

    “你莫要闹了,赶紧出手吧!不然到时候只怕事情不妙啊!中土遭殃,待这旱魃恢复实力,我塞外岂能有好?早晚也要遭殃!”仆骨莫何劝了一句。

    “中土底蕴深厚,自然有办法降服旱魃,哪里还用得着你我费心!”契丹至道强者不紧不慢道。

    “这厮简直就一混账”围观的众人听了契丹强者的话,一个个气得牙痒痒。

    那正在动手的仆骨莫何闻言愣了愣,然后抽手后退:“说的倒也是这么个理!”

    一边说着,居然抽手后退,与那契丹武者站在一处。

    见到这一幕,塞外高手俱都纷纷后退,佛家高僧也是抽身远去。

    光明法师收了六字真言贴,法兰寺方丈停止了念经。

    这一幕,差点将中土各路高手鼻子都气歪了!一个个咬牙切齿,眼睛冒火。

    “旱魃最强大的便是其祭炼了千百年的真身,其真身坚不可摧,天地难灭,你我怕不是对手,咱们还是收手,等中土来援吧!”春归君面色凝重下来,几次被打成两段,塞外高手撤走,中土高手顿时节节败退。

    鱼俱罗一双眼睛看着张百仁:“大都督,你别干看着呀!”

    张百仁叹了一口气,缓缓抽出腰间宝剑:“可惜了这宝剑陪伴我一年有余,如今却要陨命于此!”

    说到这里,张百仁缓缓拔剑出鞘,手指抚摸着锋锐的寒芒,然后一双眼睛看向远处的鱼俱罗等人,声如雷霆道:“旱魃,我不知你来历,也不想知你来历,你若能接我一剑,我便放你一条生路。你若是接不下,那就怪不得我了!”

    说着话,张百仁喃呢自语:“非铜非铁亦非钢,曾在须弥山下藏。不用颠倒阴阳炼,亦无水火淬锋芒。诛仙利、陷仙亡,戮仙过处起红光。绝仙变化无穷妙,大罗神仙血染裳!”

    话语似乎喃呢,但听在场中众人耳中,不由得心中一寒,似乎冥冥中有什么大恐怖在苏醒,不断汇聚一般。

    “砰!”

    旱魃一拳退了鱼俱罗与王艺,面色凝重的盯着张百仁。

    张百仁袖子里金简瞬间与其相合,在一刹那张百仁陷入了合道的状态。

    绝仙神胎内一道道神光流转,金简内的诛仙剑图居然化作一道道纹路,顺着其手臂蜿蜒附着于长剑之上。

    绝仙剑气涌出,伴随着诛仙阵图的加持,在合道之力的加持下,一抹杀机直冲云霄,无数阳神真人一声声惨叫,纷纷被不由自主的打回了肉身。

    天地在这一刻似乎陷入了寂静,冥冥中古老的残念似乎也被这斩尽万物,灭绝众生的一剑惊醒。

    天下间鬼神寂寥,一层红光浸染整个天地。

    “好可怕的一剑,我的肉身在不断颤抖!”鱼俱罗发现自己的身子在这股剑意下瑟瑟发抖,似乎一个不小心就会被对方不经意间抹去一般。

    众位至道强者身子打颤,见神强者更是不堪,居然被那剑意晃伤了神性,纷纷跌坐在地口鼻吐血。

    无数阳神真人肉身抽搐,跌倒在地动弹不得,被那无意中扩散的剑意所波及。

    无数鬼神在一刹那魂飞魄散。

    泰山之巅

    一道古老的意志在刹那间惊醒,眼中满是震惊:“这怎么可能,何人杀性居然如此之大,这股剑意似乎要灭绝众生!”

    华山

    华山山神周身笼罩神光内看不清形体,此时呆呆看向东北方向冲天而起的剑意,双目失神,被那剑意夺了心神。

    湘南

    无数沉睡中的意志纷纷惊醒,面色骇然:“当世居然还有如此强者?”

    长安城

    钦天监司正眼睛内两行血泪划过,满是惊悚的看向漠北:“如此剑意,当世唯有大都督才有这般霸气,我大隋江山永固,我大隋江山有望复苏!”

    “呜嗷!”

    草原始毕可汗的营帐,始毕可汗两行汗水打湿鬓角。气运金龙一声呜咽,面对着那辉煌剑气,露出了惊惧之色。

    “这怎么可能!”乙支文德眼中满是绝望:“二次东征若张百仁出手,高丽根本毫无胜算!我即便能转天时,也挡不住这惊才艳艳的一剑!”

    不单单乙支文德,此时塞外各路高手,佛家也好,道门也罢,俱都是面色惊惧的看向了那道紫衣人影。

    一人一剑天下惊!

    “敢问阁下,能挡我这一剑否?”张百仁似乎在喃呢。

    “他究竟到了何种境界!”春归君面色狂变,一边李世民眼中失神,呆滞无语。

    “他还没有动用神胎!他还没有动用神胎啊!”春归君心中疯狂嘶吼:“世上怎么会有如此怪胎?当年禹王说日后必然有人可以杀我,难道就应在了这小子身上?”春归君面皮抽搐,眼中目光闪烁不定。

    “怎么造反?怎么谋划天下?中域内外,谁能挡得住这一剑?”李建成眼中满是绝望。

    面对着这斩杀万物的一剑,根本就提不起抵抗之心。

    “这不可能!”袁天罡七窍流血,但却依旧倔强的盯着那道紫衣人影:“命运在绝望!命运在悲呼!大都督这一剑已经可以斩开命运,这怎么可能!”

    袁天罡还在参悟着命运大道的皮毛,人家已经能够斩开命运,你叫他如何不颓败?如何不绝望?

    金顶观

    朝阳三老眼中满是骇然惊悚的看向漠北。

    “噗嗤”

    正在行功的张百义无意中被剑意波及,口中逆血喷出,散乱了真气。

    四海龙宫

    四海龙王面色骇然,龟丞相眼睛里满是不敢置信。

    “怎么可能!”本来正听着歌舞,美色再怀的东海龙王猛然站起身,一双眼睛里满是惶恐:“何人有如此道行?”

    “大王,这是张百仁的剑意!”龟丞相面色骇然,声音都变了。

    “这不可能,张百仁怎么会有如此本事?”东海龙王眼中满是不敢置信。

    北邙山

    帝君此时面色严肃,背负双手站在镇压界碑之处,许久无语!

    旱魃面色狂变:“当世居然有你这等豪杰天骄,乃是我辈不幸也!不过你这一剑虽然厉害,但却杀不得我!不如你我就此收手,老夫绝不踏入中土一步!”

    “绝仙剑出,岂能空手而回?”张百仁摇摇头。

    这一剑,中域内外失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