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bet金宝博官方网站 > 玄幻小说 > 一品道门 > 第八百九十九章 一剑光寒十六洲,试问谁有不平事!

第八百九十九章 一剑光寒十六洲,试问谁有不平事!

    这一剑,是张百仁来到这方世界,巅峰一剑!

    真正的巅峰一剑,虽然没有调动先天神祗法身,但这绝对是张百仁的巅峰状态,因为张百仁合道状态要比先天神灵附体强大的多。

    诛仙四剑剑阵不出,张百仁这一剑是其此时的最巅峰力量。

    然而张百仁的一剑,却将天下所有修士吓到了,只要眼睛不瞎,就能看出张百仁并不曾施展先天神祗法身。

    张百仁不知先天神祗法身力量如何,但先天神祗法身的神力与诛仙四剑并不相容,简单来说张百仁若调动先天神祗法身,根本就无法催动诛仙剑阵的力量。

    也亏得张百仁诛仙剑阵随着张百仁的祭炼越加厉害,才能暂时将阵法扩印于剑道气机之中,附着于普通长剑上。

    可惜自家人知自家事,金简合道自己只有三十个呼吸的时间,三十个呼吸内不能斩杀旱魃,自己就没有机会了。

    三十个呼吸是多长时间?大概是一分钟到两分钟的时间,想要斩杀一位真正至道强者,简直是异想天开。

    既然斩杀不了,那重创也是可以的。

    “挡我一剑,饶你不死!”张百仁手指缓缓划过青锋,眼中剑意开始内敛。

    “你我就此罢手,本座绝不踏入中原半步!”旱魃此时面色凝重,周身火焰不断收敛,居然化作一位身穿上古先民时期服饰的男子。

    张百仁没有回答他的话,只是静静酝酿着自己的剑意。

    旱魃动也不敢动,周身尽数被张百仁气机锁定,一双眼睛死死的盯着张百仁,心中开始叫苦。

    自己在地底沉睡千百年,一身实力早就跌至谷底,本来龙气牵引下觉得乱世到来,想要出来重新积蓄底蕴,却不曾想当今居然有如此变态的人物。

    “有如此人物在,那些沉睡中的老家伙可是有福了!等候他们的命运就是被一剑劈死!”旱魃心中暗自惊诧。

    “噌!”

    一道剑光直冲九霄,天空中云层寸寸搅碎,化作了虚无。

    那一抹剑光此时成为了天地间的唯一,只是放眼看去,便觉得无尽绝路就在前方。

    绝仙剑气,绝天下生机!绝万物命数!

    所有人都强行睁开眼睛,要看旱魃如何挡下这惊天动地的一剑,如此大战若错过,日后必会后悔一辈子。

    无数阳神真人纷纷惨叫,一边惨叫着,一边努力的睁开眼睛,向战场看去。

    可惜了,张百仁出剑太快!

    即便是鱼俱罗,也只能模糊中看到一道影像。

    一声怒吼,惊天动地,旱魃吼叫震动的沙尘翻滚。

    尘埃落定,众人齐刷刷向张百仁看去,只见张百仁手中拿着一个失去了剑身的剑柄,与旱魃相对而立立于场中,看不出二人此时的状态。

    鱼俱罗眼尖,一双眼睛扫视着旱魃周身,随即瞳孔紧缩,只见旱魃的胸口处半截短剑齐根没入,只不过被旱魃神通封住血液,没有流出来罢了。

    “好剑!”旱魃忍不住赞了一声。

    “可惜我这孕育了一年的宝剑,居然就此毁灭了!”张百仁低头看着手中剑柄,缓缓将剑柄插入剑鞘内。

    “剑若有灵,知道自己能陨落于这惊天动地的一剑下,也会百死无悔!粉身碎骨浑不怕!”旱魃一双眼睛看着张百仁:“如此惊天动地的攻击,不知你能出几剑!”

    “你猜猜看!”张百仁面不改色。

    旱魃沉默,周身神光流转,半截剑尖缓缓自体内逼迫出来:“老夫活了无数年,虽然处于低谷状态,但能一剑将老夫创伤成这般样子,你还是第一个!”

    “嗤!”

    半截剑尖突破音爆,射向了远处,惹得无数武者、阳神真人轰动,疯狂的向那半截剑尖追去。

    半截剑尖必然沾染了张百仁的剑意,对于剑修来说,这半截剑尖乃无上至宝,天书一般的存在。

    “我的!”李世民一掌向着那半截剑尖笼罩而去。

    “未必!”

    突厥方向,有一尊高手飞出来,一拳将李世民逼退。

    “无量天尊,这半截剑尖杀戮太重,还是贫道将其收存起来,化解了戾气”假和尚走过来,拳脚过处将众人击飞。

    “假和尚,你莫要欺人太甚!”李建成手中寒气涌动,铺天盖地的向假和尚卷去。

    天边观自在面带笑容:“贫道正要参悟剑道手段护身降魔,如今见到这半截剑尖,实在是喜爱至极,还请各位道友割爱!”

    观自在晶莹的手指不断结出一道道印诀,九字真言威能无双,将一个个挡在身前的强者轰飞:“这剑尖可是大都督的,你等费力抢夺,若无大都督开口,只怕这半截剑尖你也带不走!”

    此言倒是正理,想到张百仁平日里的难缠,众人俱都不由得一阵头痛。

    那边李世民面无表情,与李建成联手,齐齐将众人挡在外面,手掌一伸便将那剑尖拿在手中,露出洁白的牙齿看向观自在:“修士,不好意思,这半截剑尖我们太原李家……啊!”

    李世民话说到一半,忍不住一声惨叫,手中血肉模糊,下意识将剑尖扔了出去。

    半截剑尖上的剑意太强,李世民这等强者一个不查也被剑意伤到。

    见到李世民如此惨状,众人不由得心头一愣,就是心中这一犹豫的瞬间,剑尖已经被观自在黏住,收入掌心。众人反应过来,再想去捕抓剑尖,观自在已经落在了张百仁的身边:“大都督,这半截剑尖你想来是不在乎的!”

    “我这剑道乃杀生剑道,你即便是参悟了,也难以超脱我的桎梏,最终走上我的老路,影响了心性!”张百仁看向那半截剑尖。

    观自在摇摇头:“这就不劳大都督费心了。”

    场中还有半截长剑落于张百仁与旱魃之间,众人看的眼热,却无不敢上前去收取,生怕被张百仁顺手劈了,或者被旱魃随手给杀掉。

    张百仁将长剑挂在腰间,金简自袖子里滑出来,拿在手中不紧不慢把玩。

    “是我输了!”旱魃面色凝重的看着张百仁:“好锋锐的剑道,不过这事没完,待我恢复实力,必然要重新踏入中土,与你一决高下!”

    旱魃办事毫不拖泥带水,只见其行动如风,卷起层层黄沙,转身向契丹的方向赶去:“待我饱饮一顿血肉,再来与你一较高下!”

    “混账!你给我停下来!”契丹至道强者见到这一幕,顿时惊得魂飞魄散,纵身迈步向旱魃拦截而去。

    旱魃如今被张百仁重创,与那契丹武者一时间居然半斤八两,难分难解,谁都奈何不得谁!

    “该死的!还请大都督出手助我降服了这孽障!”契丹武者面对旱魃,逐渐落入下风,被压制的节节败退

    瞧着契丹强者的惨状,中土各路高手俱都面带解恨之色,谁叫你这厮之前那么拽,叫你出手降服旱魃你居然袖手旁观,如今遭殃了吧?

    “大都督,眼下非意气之争,旱魃乃天下众生的祸根,咱们还是出手将其降服吧!”仆骨莫何忍不住开口劝了一声。

    契丹与韦室、高丽、东突厥接壤,若叫旱魃肆意祸乱,待到将契丹祸害的差不多,其余几家岂能幸免?

    张百仁摇摇头,面无表情道:“无妨,旱魃想要恢复实力,没有个七八年是休想,没准七八年后我都成道了,区区旱魃不足为虑!”

    “都督!”一边的乙支文德急了。

    张百仁只是站在那里,眼中带着冷笑。

    盟主更一!

    ps:看到这里肯定有很多人要喷我,又杀不死了……那可是真正至道强者,鱼俱罗才不过刚刚踏入门槛而已。主角如今虽然不说天下第一,但也是真正天下不败了!

    而且杀了旱魃并没有好处,能利用旱魃拖住草原才符合真正的利益、布局。

    九命想写的不是匹夫,而是一位下棋的智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