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bet金宝博官方网站 > 玄幻小说 > 一品道门 > 第九百零四章 黄粱一梦,真人点化

第九百零四章 黄粱一梦,真人点化

    一边说着,那说书先生来到张百仁身边,笑眯眯的抱拳一礼:“官爷,可否赐小老儿一碗茶水润润嗓子?”

    “先生上座!”张百仁一伸手,示意说书先生坐在对面。

    “我见先生饥肠辘辘,正巧点了几个小菜,先生若不嫌弃,尽管填饱肚子”张百仁看向说书先生。

    说书先生一笑,到真不客气,夹起桌子上的鲤鱼,便开始大快朵颐。

    “先生之前说武王伐纣,小生听的倒有趣,那封神榜居然是姜太公炼制的?”张百仁喝了一杯酒水。

    先生闻言笑着点点头:“不然嘞?封神榜总归是不能凭空自生,也正因为有了封神榜,人类才能真正摆脱先天神祗,取而代之!”

    张百仁点点头:“先生若有兴趣,不妨说说武王伐纣之事。”

    “武王伐纣之事,小老儿尚未想好,不过当今天下风流之事,小老儿倒也有些见解,不知官爷可想听听?”小老儿道。

    张百仁不紧不慢道:“哦,那你就说说!”

    “如今大隋想要强开万世帝国,遭受天数反噬,被运河坏了气数,乃门阀世家捣乱,但却也未尝不是天意使然!”先生轻轻一叹,端起酒水喝了一口:“不问因果,不问缘由,官爷以为如今大隋如今景象,该不该灭亡?该不该被取而代之?”

    “徭役繁重,百姓流离失所,天下民不聊生,反贼数不胜数,理应灭亡!”张百仁沉吟一会才开口道。

    不管是不是门阀世家暗中做手脚,杨广又有何等雄图霸业,百姓民不聊生活不下去是真的,如此王朝理应灭亡。但偏偏张百仁却知道其中诸般因果,对于眼前的局势充满了愤怒与无奈。

    “唉!古今兴亡无数,成也大业,败也大业!历史轮回更迭才是正理,都督何必强行阻拦历史车轮!天数不是那么好逆改的!”道人眼中满是慈悲。

    张百仁沉默,过了一会才道:“我不去管什么历史,去管什么大势,我只是替大隋不甘,当今天子未尝没有机会,既然有机会,我便全力支持博得那一线生机。”

    先生闻言沉默,过了一会才道:“都督着相了!”

    “反正闲着也无聊,看热闹不怕事大!”张百仁不置可否。

    道人苦笑,就因为你的无聊,叫天下各大势力寝食难安,夜不能寐。

    案几上香气飘忽,只见那香气交织,一片扭曲,下一刻张百仁只觉得一阵天旋地转,再出现时已经化作了一个在寒冬中瑟瑟发抖的流民。

    “二狗子,当今天子徭役百姓,你爹去修运河,还没回来吗?”一个瘦得皮包骨头的孩童声音虚弱道。

    “不知道,爹三个也都没有消息传回了!”另外一个孩童嘴唇发白,那是冻的、饿的。

    “听人说,此地距离洛阳数百里,你说爹会不会遭遇了不幸?”二狗子面色惨白道。

    “这里还有一团草根,你吃掉吧!”狗剩将一团草根递给二狗子。

    “你不饿?”二狗子愣了愣,接过那一团草根。

    狗剩脏兮兮的脸上看不出表情,只是嘴唇一层层死皮卷起。

    “不饿!”

    二狗子吃着草根,哈哈一笑:“那我就可就不客气了!”

    狗剩九岁,二狗子四岁!二人是从小到大的兄弟。父亲被朝廷征调去徭役,只剩下二人相依为命。

    “狗剩,你咋不说话?”二狗子转过头看向自家发小,脏兮兮的脸上看不出颜色,满头发丝蓬松污垢散发着酸臭味。

    “狗剩,你咋不说话!”二狗子从残破的被子里伸出一根手指,捅了捅二狗子的腰间。

    “狗剩?狗剩?”狗剩捅咕了一会,才面色豁然大变,猛地翻身摇晃着狗剩:“狗剩,你小子别吓我!你快醒醒!”

    “你醒醒,你醒醒啊!你别和我开玩笑,我害怕!”二狗子泪流满面:“你醒醒啊!”

    “别哭了,这小子已经死了!”一位三十左右,浑身脏兮兮的妇女神情麻木的走进来,一把抓住狗剩,便要往外拖。

    “你要干嘛!你要干嘛!”二狗子死命的抓着狗剩的尸体。

    “不吃他,我们所有人都要饿死,熬过一日是一日!二狗子,你快放开!你快放开!”妇人劝了一句。

    画面在一转

    张百仁化作一个五岁孩童,被一位母亲抱在怀中。

    “娘,我饿!”

    妇人站起身,晃悠了几下,脚步虚浮的来到米缸前,过了一会才转过身走出屋子里。

    “娘,我饿!”

    “娘在锅里给你煮着肉,娘先出去办点事,一会你自己记得吃!”

    屋外传来妇人的声音。

    过了一会,阵阵肉香传来,小男孩终究忍不住被肉香吸引跑了出来。

    炉灶中两根树木的主干在熊熊燃烧,锅里白花花的肉已经煮熟,香气四溢。

    炉灶周边殷红的血渍触目惊心。

    小男孩饿极,捞出肉便开始吞食。

    待到肚子鼓胀,孩童才转过身喊了一声:“娘?娘?你在哪里?”

    自从那日过后,孩童就再也没有见过自己的母亲,村口多了一个整理着盼着自己母亲回来的干瘦孩童。

    “王婶,你看我娘了吗?”

    “李大爷,我娘怎么还不回来?”

    画面在一转

    张百仁化作一位身材壮硕的汉子,一位女子哭哭啼啼亦步亦趋的跟在身后。

    “此去辽东,何止千万里,翠娘你找个人就嫁了吧!如今生逢乱世,若无男人做个依靠,你是活不下去的!忘了我吧!”汉子面无表情道。

    “我跟你一起走!我跟你一起走!”翠娘泪流满面,声音激动。

    “那你爹?你娘呢?我若战死在辽东,你一个人如何活下去?”壮汉面无表情,坚决不许,只是那女子一路哭哭啼啼不断的跟着。

    “我不管,既然嫁给你,便是嫁鸡随鸡嫁狗随狗,刀山火海一起闯!”

    随着一行人,壮汉来到了朝廷的大队人马里面,不单单是翠娘,有无数个和翠娘一样的女子,哭哭啼啼的跟在征讨辽东的队伍后面。

    有抱着满月孩子的妇女,还有七八十岁的老人。

    一路走来,翠娘见惯了生死。

    每日都能看到无数具尸体倒下,受不得长途跋涉的痛苦,死于荒野。

    车辚辚,马萧萧,行人弓箭各在腰。耶娘妻子走相送,尘埃不见咸阳桥。

    辽东战场

    那壮汉麻木的厮杀,简直莫名其妙,大隋军队就溃败了!主将不知所踪,剩下的士兵群龙无首,霎时间成为了高丽长刀下待宰的牛羊。

    “我辈生当其时,背负干戈,不灭辽东,誓不休还!”

    一阵阵悲歌响起,张百仁举起手中长枪,瞬间与对方厮杀在一处。

    身边的战友不断倒下,那一张张绝望、狰狞的面孔,叫人心神震撼,悲痛欲绝,恨不能有回天之力。

    “宇文化及,我草拟姥姥!问候你十八辈祖宗仙人!”一声悲呼,下一刻十几道寒光闪烁,自己已经被大卸八块。

    时间扭曲,光阴再转。

    那一张张绝望的面孔,叫人忍不住悲入骨髓,仰天长叹!

    “唉!道长好修为,居然能黄粱一梦点化我,修为已然不可思议!”张百仁坐在那里,一边的张丽华与叮当正在各自吃着饭菜,似乎毫无所觉。

    “都督可有收获?那三十万枉死于边疆的将士,都督可有交代?”真人一双眼睛看着张百仁。

    张百仁沉默,慢慢低下头。

    可怜无定河边骨,犹是深闺梦里人。

    “不谈恩怨,不谈纠葛,只谈百姓!”那说书先生静静的道。

    ps:感谢本书新盟主的打赏,加二更。

    原则上来说,盟主是十更多,现在多了两位盟主,发了四更,还欠大家十六更。最近真的时间紧迫,我尽量更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