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bet金宝博官方网站 > 玄幻小说 > 一品道门 > 第九百零六章 决战前夜之冲突起

第九百零六章 决战前夜之冲突起

    张百仁落座,群雄俱都跟着坐下。

    一时间场中气氛有些凝重。

    张百仁手指轻抚茶盏,扫过眼前群雄,方才开口道:“白云观主与我乃至交好友,托我和各位说一声,白云观乃是清净之地,各位俱都是方外之人,有道修真,理应懂得礼数,莫要扰了白云观清净。”

    听闻此言,群雄俱都面色一变,那张斐道:“非我金顶观争吵,而是北天师道非要找茬!”

    “我说的话你没听清吗?”张百仁一双眼睛看向张斐,冰冷之光令人心悸:“多嘴,该打!掌嘴十下!”

    “我是你老子,你敢打我!”张斐眼中满是震怒。

    “要么掌嘴要么死!”张百仁不紧不慢的喝着茶水,大厅中气氛压抑到了极致。

    “看到没有,还是大都督明事理,不像你们这些狼子野心之辈可比!”北天师道一位老祖恭维了一声。

    “多嘴,本都督说话哪里有你开口的份,掌嘴十下!”张百仁冷冰冰道。

    “都督,算下来这位可是你叔公!”北天师道掌教真人连忙道。

    “你莫非也想要掌嘴不成!”张百仁话语强硬霸道,怼的北天师道掌教不敢还口。

    “张百仁,你太过分了,目无尊长,不知恭孝,你这修得是什么道?”一位老者缓缓自天边走来,阳神飘忽已经到了场中。

    “你是何人,也配教训我!”张百仁动作一定,茶水停在半空。

    “老夫北泽”老道士不紧不慢道:“修道之人孝为先,二是忠君爱国,你便是这般与长辈说话的?也不知你这道功如何修炼的,都修炼到了狗身上,难怪别人都说你是旁门左道,不顾寡义廉耻。”

    “你便是北泽?”张百仁缓缓放下茶盏:“你算哪门子长辈,就冲着你这句话,本都督也要将你抽魂炼魄,不然对不起你的那句不仁不义,不忠不孝。本都督当年在塞外苦寒之地啃草根时,尔等一个个大鱼大肉,肥肠满肚,可曾顾虑过我?本都督整日里担惊受怕,生活艰难之时,你可曾顾虑过我?我处于危机,被四海龙宫算计之时,尔等可曾相助我?。长辈!”

    张百仁来到北泽真人身前,一双眼睛内剑意流转:“若非尔等,我母亲也不会踏入幻情道,这笔账咱们慢慢算,我若不能将你抽魂炼魄点天灯,本都督便自尽于天下群雄面前!舅老爷!”

    “都督!”张百仁话语里的杀机,叫北天师道众人骇然失色。

    “百仁!”白云惊呼出声。

    万万想不到,因为自己的事情,叫张百仁居然选择杀亲成道。

    “都督,这般怕是有些不妥啊!”

    袁天罡挤眉弄眼,压低嗓子道。

    张百仁冷冷一笑,背负双手走出大殿:“决战之日见!还有,尔等掌嘴自行数着,可莫要怠慢了!”

    瞧着张百仁的背影,白云告了个罪:“诸位,大都督是一时气话,诸位莫要往心里去!”

    “混账,不忠不孝不仁不义之辈,简直是我辈耻辱!”北泽真人气得面皮铁青,元神哆嗦。

    “舅老爷,您消消气,我再去劝劝百仁!”北天师道掌教苦笑着道。

    “我就不信,他敢冒天下之大不讳,当真敢杀我!”北泽真人嗤笑一声。

    一边楼观派掌教真人轻轻一叹:“这次好玩了,北天师道拿了李家宝物,只怕这宝物有些烫手啊!”

    “看好戏吧!”观山道一位修士冷冷一笑。

    “百仁,你消消气,那可是你舅老爷,你若真的动手杀他,怕会被天下人千夫所指,留下骂名!你前途道业无量,何苦因为此人坏了名声”白云快步追上来不断劝解。

    “他既然说我旁门左道,不忠不孝不知寡义廉耻,我若不试试,岂非对得起这般骂名?”张百仁不紧不慢的走着:“你放心好了,我走得是前无古人的道路,那个能坏我名号?谁敢乱嚼舌头叫消息流传出去,那我便杀了谁!杀到天下之人噤声,百姓自然不会知道!”

    张百仁心中的这股火气迟迟无法宣泄出去,之前阳神真人点化,梦入轮回,虽然仅仅只是梦,但张百仁心中却清楚,这些事情都发生过,而且每时每刻都在发生。

    而罪魁祸首就是门阀世家以及与门阀世家勾结在一起的道士!

    一想到那幻境中的惨烈、悲壮,一路走来的民不聊生,辽东战场的无辜壮士,张百仁心中这股邪火冲天而起,若不发泄出去,他觉得自己整个人都要炸了。

    似乎看出张百仁情绪不对,一边张丽华连忙道:“不必再劝了!先生金口玉言,既然开口便无从更改!”

    听了这话,白云苦笑,他亲眼见着张百仁从卑微至如今的名震天下,他见识了张百仁的成长道路,当然了解张百仁的性格。

    “杀了长辈,都督还需想好你要承担什么后果!”白云道士劝了一声,领着张百仁进入别院休息,然后去安抚众位宾客。

    此时大堂内气氛压抑,一双双眼睛看向张斐与那北天师道众人,看其会不会真的掌嘴,一个个都等着看热闹。

    瞧着二人表情,楼观派掌教不紧不慢道:“定然是大都督一句玩笑话,哪有儿子叫老子掌嘴的!只听说老子教训儿子,却不曾听说儿子教训老子,你们莫要在意,大都督不过是为了自家脸面,才说这种话罢了。”

    听了这话,张斐双拳紧握,面色一阵铁青。

    一边南天师道的真人也是面色涨红。

    “都散了!都散了吧!一群看热闹不嫌事大的家伙!”白云观的一位老祖开始缓和气氛。

    这次聚会一波三折,叫众人大饱眼福,却是更加期待决战之日的到来。

    北天师道别院

    掌教与北泽真人相对而坐。

    “老祖,百仁怕是真的被你激怒了,这回说出的话不像在玩笑!”掌教略作沉吟道:“我还是去劝劝他吧,免得到时候真的做下什么错事,悔之晚矣!”

    “他敢!他若敢以下犯上,这中域内外对这种不仁不义,不忠不孝之辈,岂有容身之地?”北泽真人冷冷一笑。

    听了这话,掌教苦笑:“您老人家不知道,大都督剑走偏锋,咱们至今没研究出来他走的什么路子,年轻人火气盛,一旦真被愤怒冲昏头脑,只怕事情就麻烦了!”

    “他敢!你莫要劝他,他若真有那个胆子,我反而要敬他三分。你是长辈,岂能低声下气向小辈认错?长辈即便错了,那也是对的!”北泽真人怒斥道,训斥的掌教真人不敢言语。

    白云观

    白云端坐,在其对面是浮云。

    “老祖,大都督怕真的动了杀机”白云低垂着脑袋:“若真的叫大都督将北泽真人杀掉,我白云观怕摊上大事了,也会跟着被骂!”

    浮云不紧不慢的喝着茶水:“你是谁?”

    白云一愣,然后道:“弟子是白云道观掌教。”

    “张百仁是谁?”

    “张百仁是威震天下的大都督,当今世上绝顶高手,第一剑仙!”

    “你能劝说得了大都督吗?”浮云笑了:“大都督崛起于微尘,吃过数不尽的苦处,人情世故如何不懂?”

    “师傅的意思是说,大都督说的是气话?”白云一愣。

    “气话到未必,只是大都督行事一举一动自有其考究,你要去理解大都督举动背后的涵义”浮云老道幽幽一叹:“自己老子、娘舅都敢下手,更何况普通修士?大都督这是在杀鸡儆猴,警告天下群雄啊!”

    ps:还有两更,下午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