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bet金宝博官方网站 > 玄幻小说 > 一品道门 > 第九百一十四章 北斗七星高

第九百一十四章 北斗七星高

    一步迈出,避开怀英老道扇来的耳光,张百仁终于自北斗七星收回目光,然后进行了今天的第一个动作。

    转脖子!

    张百仁转头看向了怀英老道,然后又看向北泽真人。

    “逆子,居然敢胡乱搀和天下大势,助纣为虐与杨广走在一起,老祖如今当面,你还不速速跪地承认错误,洗心革面重新做人?”怀英训斥道。

    “是不是还要感激涕零痛哭流泪,速速的献上天书啊?”张百仁面带笑容的看向怀英真人,脸上笑容叫人忍不住为之心动。

    “天书在你手中?那你还不速速跪倒在地,将天书献上来!”怀英真人眼中满是狂喜:“你若能献出天书,老祖便饶了你冒犯的罪过,不然定叫你知道祖宗家法的厉害。”

    张百仁轻轻一叹,转眼看向场中众人:“何人可借我长剑一用?”

    人群一片寂静,下一刻瞬间沸腾,各路武者纷纷拿出手中长剑,献宝一般高举了起来。

    张百仁是谁?

    那是当世剑道第一人,若能得张百仁使用长剑,必然会留下张百仁的意志。

    剑道第一人的意志啊,对于天下修士来说,乃是无价之宝。

    “就你了!”张百仁手掌一抓,场中一把残破、灰不溜秋的长剑飞出,落在其手中。

    “我的剑!”一位落魄武者瞧着张百仁选中自家长剑,一时间欢喜的居然晕了过去,只觉得眼前发黑,一切都在远去。

    “今日夜观北斗,本都督领悟了一式剑法,唤作:北斗七星剑;诸位若不嫌弃,还请各位鉴赏!”张百仁手中长剑瞬间出鞘,没有人看到长剑,只见场中忽然缓缓升起璀璨至极的北斗七星。

    “北斗七星高!”张百仁慢悠悠的念叨一声,然后天边北斗神光绽放,在哪一刹那似乎与张百仁周身的北斗七星融为一体。

    没有人看到张百仁如何出剑的,更不知何时、如何收剑的,只看到一阵神光闪过,张百仁安静的站在原地,手中提着那长剑。

    北斗七星消失,天空中道道月光洒落,这一切动作太快,快到众人根本就来不及反应。

    “不要!”北泽真人失声惊呼。

    远处北天师道掌教也是面色骇然道:“住手!”

    “小畜生,我是你舅舅,你敢杀我!”怀英真人一双眼睛怒视着张百仁,使劲的捂住自家脖颈。

    “砰!”

    血液喷溅,怀英真人缓缓倒在地上。

    “张百仁,你敢欺师灭祖!”北泽真人怒吼。

    “我不单单敢欺师灭祖,我更敢抽魂炼魄!”张百仁周身五神御鬼大法运转,只见其修炼成的水神居然一步自肾脏中迈出脚步,神性内水神加持于法相之上,下一刻只见那水神法相一抓,怀英真人的阳神居然被困于一隅之地,任凭其如何折腾,也飞不出那方寸之地。

    此时怀英真人阳神聚散无形,充满了惊恐之色:“小畜生,你敢欺师灭祖?日后必然难容天下!”

    “知道吗?从来都没有人敢打我的脸,就连我娘都没打过我的脸,你又算什么东西?”张百仁面色冷酷,水神法相抓住怀英真人的阳神,瞬间回归肾脏,消失不见了踪迹。

    “住手,你这以下犯上的畜生,还不速速住手!”北泽真人手中湛蓝色流转,铺天盖地的寒潮向张百仁席卷而来。

    万水本源根本珠一动,寒潮瞬间化作迎面而来的气流,被其一口吹散。

    还不待北泽真人反应过来,神性内忽然一只大手自祖窍内伸出,还不待北泽真人反应,已经不见了踪迹。

    “住手!”此时北天师道掌教才赶到场中,身子向张百仁扑了过来。

    “你敢与我动手?”张百仁面无表情的看着扑过来的北天师道弟子。

    掌教脚步戛然而止,一双眼睛看着张百仁,露出祈求之色:“大都督,你快住手,这可是你亲舅舅与舅老爷,乃是张氏家族的长辈,你若弑杀,传出去必然难容天下!”

    “从来都没有人打过我的脸!”张百仁转过身扫过场中群雄:“本都督不但要斩了他的肉身,还要将其阳神点天灯,叫其魂飞魄散而死!”

    一边说着,张百仁手中出现一只古朴的铜灯,与寻常铜灯不同,这铜灯的灯芯乃是一颗圆球形状的珠子,只是如今珠子光泽暗淡。

    铜灯上符文流转,张百仁施展禁法,居然将二人魂魄囚禁其中,然后一缕缕太阳真火逐渐升腾而起。

    一声声惨叫传开,周边之人顿时毛骨悚然,汗毛炸开。

    “小畜生,你不得好死!”怀英真人阳神不断怒吼,仰天咆哮。

    “欺师灭祖之辈,天若有眼,定然不会叫你成道!”北泽真人阳神在太阳真火的火焰下不断哀嚎。

    当然不是真的燃烧,而是火燎,用太阳真火的余威不断燎。

    张百仁一双眼睛看向远方群雄:“五百年,我要叫你火烧火燎五百年,方才魂飞魄散!”

    说完后直接将铜灯收起,一边北天师道掌教顿时急眼了,赶紧拦在张百仁身前:“大都督,大都督,杀不得!杀不得啊!这世上容得下大奸大恶之徒,却容不下欺师灭祖之辈,为了大都督日后前途,还望大都督三思啊!”

    “哦?”张百仁面带嗤笑:“本都督何须天下人能容下?我心比这天地更广、更宽,何物不能容下?”

    “当年北泽真人,最喜欢你母亲,看在你母亲的面子上,你也不能真的杀了你舅老爷!”掌教真人苦口婆心的劝了一声。

    “哦?”张百仁不以为然,只是静静的看着掌教真人,眼中带着一抹诧异“那又如何?母亲那里,自然有我分说,你且让开路!”

    “你已经杀了怀英真人铸下大错,难道还要再继续下去不成?怀英真人确实有错在先,如今已经遭受报应,北泽真人却是无辜啊,你若将北泽真人的魂魄放出来,一切都还有救!”掌教苦苦劝说。

    张百仁眉毛缓缓竖起,一双眼睛盯着掌教:“你该不会逼着本都督将你也斩杀了吧?”

    听了张百仁的话,掌教真人顿时心中一惊,层层死亡阴影铺天盖地席卷而来,仿佛山崩海啸般不可阻挡。

    “他认真了!我如继续啰嗦下去,他会真的斩了我!”北泽真人心中惊惧,立即闭口不言,赶忙让开路。

    张百仁面无表情的走过掌教真人,来到张丽华身前,一双眼睛看向远方的群雄,过了一会才道:“今日之事算是决战了,第三次约战之期尔等尽快定下,选出送死之人!”

    张丽华端来老汤:“你一日水米未进,快喝了老汤。”

    张百仁接过老汤,慢慢的喝着。

    “这两个讨人厌的老家伙可终于死了,咱们能回去了!”叮当兴奋的道,似乎对于杀戮有着天然的向往。

    放下老汤,张百仁拿着手绢擦了擦手掌,腰间长剑猛然射出,插在那醒来的武者身边。

    “啊!”瞧着身前长剑,之前晕倒的武者觉得自己脑袋又开始气血冲头,不断发晕了。

    “仁兄,你这宝剑换不换?”

    “兄台,我这宝剑可是镶嵌了九颗明珠,你换不换?”

    “兄台,我这宝剑乃是铁胎铸就,内蕴神光,你这破剑换不换?”

    霎时间一群人闹哄哄的将武者围起来,东拉西扯之下,只听武者连连拒绝:“不换!不换!”

    “该死的,那个混账,我的宝剑呢?我的宝剑被谁给盗走了?”忽然混乱的人群中传来那武者撕心裂肺的喊叫。

    p:今天暂时先两更,盟主更欠一下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