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bet金宝博官方网站 > 玄幻小说 > 一品道门 > 第九百一十九章 收回金贴,般若和尚

第九百一十九章 收回金贴,般若和尚

    张百仁嘴角露出一丝笑容,看着巧燕手中有些破旧的拨浪鼓,再看看自己手中的拨浪鼓,默默塞入袖子里,拉起巧燕动的手:“走,咱们进去说。”

    “不知还能在皇宫中住几个年头,听侍卫说,外面现在越来越乱了”巧燕看着永安宫,露出唏嘘之色:“天下一旦大乱,永安宫要不了多久就会换了新主人。”

    “你放心,一切都有我呢!即便外面再乱,只要有我在,一切风雨都不需要你来抵挡”张百仁随着巧燕进入永安宫,萧皇后背对张百仁,坐在铜镜前缓缓梳妆。

    “娘娘!”张百仁行了一礼。

    萧皇后摆摆手,示意巧燕退下,透过铜镜看着张百仁的影子:“你英明一世,怎么关键时刻做下这等糊涂事!”

    “杀了也就杀了!百姓活命尚且顾不过来,哪里还有心思八卦我的事情!”张百仁慢慢来到萧皇后身后,瞧着那圆润的背影,看着镜子里模糊的面孔,过了一会才道:“二征在即,大隋内部却已经出现乱相,诸子百家纷纷下注,如今朝廷真正的动荡才刚刚开始。”

    “陛下只是不想理会眼前的乱局而已”萧皇后慢慢转过身,站起身瞧着张百仁,过了一会才道:“今日叫你来,只是想和你吃一顿团圆饭罢了。”

    张百仁看着萧皇后,此时巧燕已经吩咐后厨摆上各种美食,香气扑面而来,充斥于整个大殿。

    “坐吧!”萧皇后坐在主位,示意张百仁坐下。

    张百仁也不和萧皇后客气,而是直接坐在萧皇后身边,萧皇后不断给张百仁夹着菜肴,张百仁也不多说,只是慢慢的吃着。

    “三征之后,娘娘便可以出宫,返回萧家了”吃了一会,张百仁喝下一口汤水,一双眼睛看向萧皇后。

    萧皇后闻言愣了愣,然后道:“出宫?”

    瞧着呆愣愣的萧皇后,张百仁低头继续吃着,他理解萧皇后的心情。

    自从萧皇后嫁给杨广,成为了后宫之主,便从未想出去过。

    对于贫民来说,人人都向往的皇宫大内,对于萧皇后来说就是樊笼。

    “三月三举国祭祀,金贴你可准备好?”张百仁点点头:“正要去高丽走一遭,顺便将金贴拿回来。”

    漠北

    东突厥、西突厥、契丹、韦室地界,不知何时掌中世界忽然成为了大路货色,所有佛家修士都蓦然发现,原来自己视若珍宝的掌中世界,只要是修为有成之人,便皆可人手一份。

    塞外佛家数十年上百年的香火积累,算被彻底空了,成全了哪位苦行僧。

    一道法诀,换了整个外族几十年的香火积累,对于张百仁来说,不亏!

    塞外不知何时出现一位活佛,乃是行走在大地上的真佛,手中捧着金光闪烁的金贴,不断游走四方,拜访各大寺庙,换取了数之不尽的香火之力。

    张百仁慢慢的走在草原上,草原依旧一片冰寒,与中土的二月花开不同,塞外依旧冰天彻底。

    “尊佛,您终于来了!”那佛家修士手中捧着金贴,面色虔诚的跪在张百仁脚下,露出谦卑之色。

    存念、加持、显形、永固、金光、不朽、超脱,此为六字真言贴的七重境界,得了塞外佛家几十年的积累,和尚手中的金贴已经散发出崭然的金光。

    张百仁不知这和尚姓名,他也不需要知道和尚的姓名。

    瞧着跪倒在地,面色恭敬诚恳的大和尚,张百仁手掌一伸,卷好的金贴落在其手中:“你姓甚名谁?有何名号?”

    “小僧无名亦无姓,还请尊者赐我名号,日后小僧便是真佛坐下的一枚童子!”大和尚面色恭敬道。

    “赐汝真种,日后证就大道的凭证。在赐汝召唤金贴之力,日后可以借助金贴力量镇压敌手,佛有般若经,乃不可缺的典籍之一,日后你便称之为般若!”张百仁一根手指落在和尚的眉心。

    “我佛慈悲!”和尚面色安详,眼角泪水在缓缓滑落。

    收好六字真言贴,张百仁转身消失在风沙中,向远方走去。

    “不知真佛可否留下名号?”般若和尚瞧着张百仁远去的背影,连忙高声道。

    “吾自号:玉皇,至高弥罗有真上帝”张百仁远去,唯有声音在沙漠中回荡。

    得了张百仁金贴的力量,只要般若和尚不是白痴,日后自然而然便可成佛作祖,化作张百仁的一尊魔胎。

    张百仁收好金贴,迈步向高丽而去。

    高丽

    乙支文德扫视星空浩浩荡荡,直冲高丽而来的剑气,眼中满是凝重。

    剑气锋锐,无坚不摧,在星空化作异象,向高丽压迫而来。

    这便是气机!

    秋风未动蝉先觉,张百仁这边才有动作,那边自然天人感应,一举一动影响了无穷的星空宇宙。

    “张百仁来高丽作甚?这尊杀神可不是好惹的!”乙支文德心中暗自嘀咕,下一刻阳神出窍,向高丽边境飞来。

    “大都督,贫道有礼了!”张百仁刚刚跨过鸭绿江,便见仙风道骨的乙支文德阳神出窍,站在岸边等候自己。

    “哟,你这老儿道行一日千里,果真有些门道!”张百仁慢慢跨越江水,来到乙支文德身边。

    “都督乃天人转世,一举一动莫不能影响天象乾坤,老夫正在研究大周天星辰神术,都督的一举一动自然瞒不过老夫”乙支文德虽然面带谦虚,但话语里却充满了警惕、警告的味道。

    乙支文德中了张百仁魔种,对于其心中的想法,乙支文德一清二楚。

    张百仁慢慢来到乙支文德身边,背负双手瞧着乙支文德:“你莫要紧张,本都督不过奉大隋天子之命,前来瞧瞧华容公主罢了。”

    提起华容公主,乙支文德顿时面色不好看,低声下气道:“大都督,你去问问大隋天子,这般折腾我高丽所谋为甚,只需不夺我高丽国土,我高丽愿意成全大隋天子的意志。”

    张百仁看着乙支文德,他其实也很想问问,杨广到底图谋高丽什么东西,但杨广却死不松口,他也不知道。

    “管那么多作甚?我也只是一个都督,在天子手下当差,天子怎么想的,我如何知道?”张百仁看着乙支文德:“前面带路,本都督要去高丽看看我大隋公主。”

    乙支文德无奈,却也不继续追问,而是一双眼睛看向辽东城方向:“大隋天子疯了,在这般继续折腾下去,不等高丽灭亡,大隋已经率先支持不住了。”

    张百仁不接乙支文德的话,而是不紧不慢向前走去。

    乙支文德讨了个没趣,只能乖乖领着张百仁向高丽皇城而去。

    高丽弹丸之地,皇宫比之大隋郡候都不如,将大隋公主下嫁,确实屈尊降贵委屈至极。

    “华容公主可是我高丽的祖宗,我高丽举国供奉,不敢有半点怠慢,大都督发发慈悲,将华容公主带回去吧,高丽苦寒及不上大隋物华天宝,养不起金凤凰!”乙支文德不断吐着口水。

    走在高丽的上京城,眼角扫过两侧面黄肌瘦的百姓,张百仁摇摇头。

    大隋征讨高丽,大隋不好过,但高丽更不好过。

    只见一路走来,高丽家家都是门前挂了白布条,露出哀伤之意。

    “自古以来,杀敌一千自损八百,高丽虽然全胜,但却也讨不到好处”乙支文德一边说着,带领张百仁径直走入皇城,穿过层层楼阁,远远便听到一阵鸡飞狗跳之音。

    张百仁不懂高丽话,但却能听得出有华容公主的声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