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bet金宝博官方网站 > 玄幻小说 > 一品道门 > 第九百二十章 李渊上任

第九百二十章 李渊上任

    鸡飞狗跳!

    什么叫狗鸡飞狗跳?

    自从华容公主来到高丽,高丽皇宫就没安生过。

    不是今日公主将某个宫殿不小心点燃,就是藏书阁在某一日遭了盗贼。要么高丽王心爱的乌龟横尸假山,亦或者某位皇妃发现自己居然裸睡在庭院外

    好好的一个高丽皇宫,被华容公主折腾的乌烟瘴气。

    张百仁听了华容公主喊声,还以为华容公主遭了欺负,急忙循着声音走去,却见一大群侍卫拦在华容公主身前,叽叽喳喳的不知道解释着什么,急得满头大汗,不断连连赔罪。

    在华容公主脚下,是乱七八糟不知名的植物,此时被连根拔起曝死于阳光下。

    瞧着那满地植被,张百仁心中一颤,虽然不知植被的名字,但瞧那不断跪倒在地,小心侍奉植被的侍女,手脚麻利、轻柔的将植被小心翼翼栽入泥土中,便知道这植被不同寻常。

    乙支文德嘴角抽搐:“此物为大王最喜欢的植物,乃是炼制养魂香的主料,有三十多年了,历经无数次风雨,却不曾想今日居然被公主给祸害了!”

    “不就是拔了几根草吗?瞧你们一个个吓得,高丽的人都小气吧啦,不就是几根草木之物吗?你们不给我拔,那我偏要拔!”华容公主指着侍卫鼻子怒骂,不断挣脱左右拦路的嬷嬷的束缚。

    那侍卫低垂脑袋,死也不敢让路,任凭华容公主拿着草木打在自己的脑袋上,一直低头不语。

    两边嬷嬷也纷纷跪倒在地,抱着华容公主的脚掌,死也不肯撒开。

    张百仁无语,瞧着那群求爷爷告奶奶的侍卫,轻轻一阵咳嗽:“下官张百仁,拜见公主殿下。”

    瞧着场中乱糟糟的样子,张百仁不得不咳嗽一声。

    “大都督,你怎么来了?”华容公主动作忽然一阵僵滞,之前那暴躁的傲娇之气瞬间收敛无踪,化作了一副优雅大家闺秀的模样,面带羞红的看了张百仁一眼,不着痕迹的踢了踢脚下嬷嬷。

    那嬷嬷是机灵人物,立即站起身,恭敬的立于华容身后,若非地上来不及整理的狼藉,还真的仿佛什么都没有发生过。

    “大人,本座与公主有些家乡话要说”张百仁看向乙支文德。

    乙支文德点点头,示意众位侍女、将士退下,然后转身离去。

    “陛下要下官看看公主在高丽过得是否习惯”张百仁面带笑容。

    华容公主轻轻一叹:“都督带我离去吧,本宫自然会向父皇复命!”

    华容公主苦着一张小脸道:“高丽太苦寒,我是一刻都不想多呆。”

    “好!下官这就面见高丽王,将公主接回去!”张百仁点点头。

    远处皇宫内殿

    高丽王与乙支文德相对而坐。

    “先生,若设计将张百仁留在这里,不知有几分机会?”高丽王眼中杀机缭绕。

    “不可!”乙支文德闻言连忙摆手:“当日大都督一剑震动天下,塞外群雄俱都不敢直视,下官未证就阳神之前,绝对不能与张百仁动手。陛下虽有天子龙气加持,但与大隋天子比起来何止天地淤泥之别?陛下的天子龙气怕是挡不住张百仁的剑气!一旦叫张百仁这等恐怖强者动了杀机,我等即便能杀退,怕也是损失惨重,高丽最终底牌也要泄露出来,未免有些得不偿失。”

    高丽王闻言沉默,过了一会才仰天长叹:“我高丽若有如此强者,何愁不能大兴?为何人杰尽出中土,天道不公!”

    “陛下,若张百仁将华容公主接走?”乙支文德试探一声。

    “朕巴不得她赶紧离去”高丽王冷冷一哼。

    “这些日子华容公主暗中所查阅的典籍,打探的消息,下官都已经派人记录,稍后便会呈递于大王案几前!”乙支文德道。

    张百仁走了,带着华容公主一起走的。

    当张百仁回到洛阳时,便听到了一阵惊天霹雳,李渊居然走马上任,前往辽东督促粮草去了。

    “大都督,李家急报!”

    才刚刚跨越洛阳城,便有军机秘府探子匆匆递来密报。

    看了手中密报,张百仁只觉得一阵天旋地转。

    李渊居然去辽东督运粮草,这在历史上可是大隋真正的转折点。虽然如今大隋气数被自己延长了十数年,但一切似乎又回到了原来的轨迹。

    听到这则消息,张百仁失神的站在洛阳城大街上,若非华容公主开口,只怕张百仁依旧还要呆立在哪里许久。

    “公主请上马车!”张百仁将华容公主请上马车,脚步匆匆的向着皇宫而去。

    直至将华容公主送至皇宫大门,张百仁才面色阴沉转身离去。

    军机秘府

    各路大小都督汇聚一处

    张百仁背负双手,站在庭院内看着庭院中的老树不语。

    “都督,所有人都到齐了”左丘无忌来到张百仁身边,低声道了一句。

    张百仁一双眼睛看向大树,过了一会才道:“走吧!”

    院子里

    一位位带面具的武者面无表情的恭敬侍立,见到张百仁走进后院,俱都纷纷恭敬一礼。

    动作整齐化一,看起来颇有气势。

    这些年军机秘府在张百仁的经营下,比当年杨素的手下壮大了何止十倍不止,随着张百仁不断搜罗江湖上的各路高手,以五神御鬼大法控制,军机秘府的力量节节壮大。

    张百仁背负双手,扫过场中群雄,然后脚掌一跺,大地蓦然裂开,只见泥土里一具具朱红色的棺材被缓缓‘挤’出来。

    “这里有四位见神武者练成的僵尸,尔等抬着这棺材去追杀前往辽东的李渊,务必在李渊到达辽东城前,将其斩杀,提其人头来见!”张百仁话语冷酷,眼中杀机在不断闪烁。

    “唰!”

    众人又是齐刷刷一礼,然后有十几位侍卫上前,抬起棺材退了下去。

    “李渊乃陛下指派的粮草督运官,贸然杀之只怕陛下会震怒!”骁虎压低嗓子道:“咱们还需改头换面……。”

    “不必!”张百仁挥手制止了骁虎的话:“我军机秘府办事,素来都是不问因由,不问因果,想杀就杀,只要你等能杀掉李渊,所有责任都由本都督亲自去陛下面前解释!”张百仁一边说着,一边转身离去。

    洛阳城外

    李渊乘坐水路,看着倒退的江水,忽然眼皮狂跳不止。

    “不知为何,心中总有一种不妙的感觉,速速传下命令,加快速度赶路!”李渊催促一声。

    李神通擦拭着大刀:“大哥,这里是洛阳城,你有皇命在身,那个敢与你为难?难道不怕我李家报复?”

    听了李神通的话,李渊摇摇头,只是不断催促着手下抓紧时间赶路。

    夜幕

    城门关闭

    军机秘府高手身穿黑衣,披戴斗笠,脚步迅疾的来到城门前。

    “什么人?”

    瞧着那黑兮兮一群拥簇而来的黑衣人,看守城门的将士霎时间心中一惊。

    “奉大都督手令,军机秘府出去办事,速速打开城门!”一位小都督声音冷厉道。

    看守城门的侍卫不敢多说,立即打开大门。

    瞧着一群黑衣人脚步匆匆的追出了城门,一个校尉压低嗓子道:“头,你说军机秘府抬着棺材做什么?”

    “嗯?”一位军机秘府的总督脚步忽然一顿。

    “莫要胡说!”头转过身猛然给了手下校尉一巴掌,连忙赔罪道:“大人,我这手下喝了一点酒,就会胡说八道,还请大人莫要怪罪。”

    “饭可以随便吃,但话却不能乱说,说错话可是要死人的!”总督盯了那校尉一会,方才转身离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