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bet金宝博官方网站 > 玄幻小说 > 一品道门 > 第九百二十八章 不是冤家不聚头

第九百二十八章 不是冤家不聚头

    “长孙无垢体内的先天之炁我一定要得到!”张百仁迈步向涿郡走去,来东海大闹一遭,诛杀海族十数万,算是促进自家诛仙四剑的进化了。

    张百仁在这边折腾来折腾去,张须驼浑身是血的端坐在青石上,嘴里撕咬着烤羊肉,周身汗水不断蒸腾。

    很累!

    张须驼感觉自己很累!

    不知什么时候起,如今江湖上各路高手越来越多,绞杀起来也越加有阻力。

    大隋烽火缭绕,张须驼到处扑灭火焰,日不停歇马不停蹄,即便铁打的人也受不了。

    张须驼尚且如此,更何况是张须驼的手下?此时众将士早就瘫软在血泥之中,大口的喘着粗气。

    “诸位,大都督第三次约战不远了,只待大都督三次约战之后,便可出手荡平天下乱党!我等就能解放了!”张须驼修炼上古真身《后羿射日真经》进度一日千里,如今见神已经逐渐到了顶峰,开始大圆满,参悟至道的力量。

    “可有射日弓的消息?”张须驼看着手下偏将。

    手下偏将摇摇头,露出了一抹难看之色:“后羿射日距离今朝何止五千年,射日弓是否烂的骨头渣子都没了也不好说,咱们兄弟如何找起?此事倒不如托付大都督,请大都督出手代为查找的好。”

    “大都督日理万机,后羿弓虚无缥缈,岂能劳烦大都督?”张须驼瞪了那侍卫一眼,然后眯起眼睛:“继续修整,准备下一场战斗。”

    回到涿郡,张百仁与张丽华温存一夜,第二日天刚刚亮,就听有侍卫通秉:“大人,朝廷的人来了!”

    “谁?”张百仁起身穿好衣服,看着依旧熟睡的张丽华,拉开门走出去。

    “陛下身边传旨真人!”侍卫道。

    张百仁来到大堂,就见一真人立于大堂,恭敬的站在那里。见到张百仁走进,道人恭敬一礼:“见过大都督。”

    “起来吧,真人连夜赶来,可是陛下有旨意?”张百仁道。

    “召大都督入京,陛下急召,此为凭证!”阳神真人自袖子里掏出一只玉佩。

    张百仁验证玉佩,转身对侍卫道:“请鹰王过来。”

    不多时,鹰王到来:“大人,您找我?”

    “注意一下临朔宫的动静,有变故立即通知我!还有,后院千万莫要叫人闯进去!”张百仁吩咐一声,一双眼睛看向大漠方向。

    “下官尊令!”鹰王恭敬道。

    张百仁起身离开庄园,一路缩地成寸向上京城赶去,刚刚走到半路,就听远处传来一阵喝骂:“李靖,往日老夫待你不薄,你为何害我!”

    声音里充斥着无尽怒火,杨素此时都要被气炸了肺。

    本来自己在漠北被人夺走旱魃精血,就已经够憋屈的了,后来旱魃远走塞外,杨素寻思旱魃出世之地,必然有旱魃的气机,于是便跑到旱魃的老巢去闭关,想要借此突破至道境界,谁知道在这个关键时刻,李靖联手虬髯客,与上清、灵宝的各路高手达成联盟,找上了门来。

    俗话说得好,闻道有先后,术业有专攻!区区李靖与虬髯客,不被杨素放在眼中,但上清与灵宝专业的与僵尸鬼物打交道,杨素一身本事面对两家阳神真人发挥不出五分,你说他能不憋屈吗?

    没得选择,杨素一路遁逃,如丧家之犬般,自塞外逃到了涿郡。

    天空中

    两尊神灵俯视着下方战场,火德星君手持九龙神火罩,见到杨素失去锐气,将手中火红色光罩一抛,只见那光罩仿佛一层薄纱,笼罩住了下方的战场。

    “有趣!着实有趣!没想到今日还能碰到这两尊老冤家!”瞧着天空中的火德星君与水德星君,张百仁眼中露出了一抹杀机。

    “都督与这群人有仇?下官愿出手助都督一臂之力!”那传旨的道人眼中露出笑容。

    “不必,你静静观战,免得打草惊蛇”张百仁背负双手,一双眼睛看向战场。

    杨素与李靖的恩怨,说来话长还要从张百仁与李渊分别开始。

    李靖辞别张百仁,李渊脱了追杀,心情大好,便要赶往辽东城。李靖心系红拂,李渊自然不会吝啬、为难,直接一封手书传入上清与灵宝二宗。

    后面的事情不必李靖多说,一听有见神境界的僵尸打算突破旱魃,二宗之人顿时来了兴趣,竟然反客为主成为抓捕杨素的主力,李靖与虬髯客反而成了看客。

    众人到达漠北,以两家的秘术,找到杨素并不是太困难,然后一方追杀一方遁逃,就有了眼前的一幕

    “杨公生前待我确实不薄,李靖感激涕零,铭感五内,但红拂就是我的命根子,杨公带走红拂后,小子夜不能寐,吃不香睡不好,还请杨公交还红拂,李靖绝不与杨公为难!”李靖面色诚恳道。

    “你小子还有脸说,老夫待你不薄,你如何做的?你居然拐走老夫侍女,更盗走了赤练霓裳,老夫当初没一掌劈死你便算是恩德,你如今居然恩将仇报,老夫生平第一次打眼,只恨自己识人不明!”杨素眼中怒火在熊熊燃烧,恨不得在李靖的身上咬下一块肉来。

    一边灵宝道士面无表情:“杨公,你既然已经成了气候,乃是天赐机缘,凡俗不适合你,你还是速速随我前往灵宝接受加持,日后定然还你一个功德果位!”

    “呸,你这贼道士会那么好心?一旦去了北天师道,说不得会被你炼制成傀儡,你当老夫是傻子!”杨素喝骂一声。

    此时道道红线将茂林缠住,把杨素围困在正中间,叫其走脱不得。

    火德星君抛下手中九龙神火罩,露出一抹不屑笑容:“可笑!杨素,你的死期到了!今日就算天皇老子来了,也救你不得!你速速乖乖俯首納命,与众位道长前往山中接受加持,要不然便叫你魂飞魄散,真真正正的彻底死去。”

    听闻此言,杨素瞧着周边八位阳神真人,牙齿咬得咯咯作响:“纵使玉石俱焚,老夫也绝不受人控制!”

    火德星君的九龙神火罩,再加上上清的伏魔法器,杨素绝对难以短时间打破。

    地下被水德星君的钵盂罩住,钵盂上贴着灵宝的降魔符文隐匿于地底,一旦杨素遁入大地,便是自投罗网。

    正说着,忽然只听远处传来一道笑声,然后就见密林中一道人影缓缓走出来:“火德星君、水德星君,咱们可是又见面了,真可谓不是冤家不聚头,本都督随意外出,都能遇见你们两个孽障!”

    “张百仁(大都督)!”

    一阵阵惊呼纷纷自众人口中传出,其中蕴含的意味俱都复杂难明,欢喜者如杨素,心惊胆颤者如水德星君、火德星君。一边上清、灵宝的几位真人此时面色阴沉不定,不知说些什么好。

    “都督救我!”杨素高呼一声。

    张百仁面无表情的走入场中,瞧了杨素一眼,将目光看向空中的两位神祗。

    “大都督!”李靖恭敬一礼。

    “没想到,才分别就又见面了!”张百仁收回目光,看向了李靖与虬髯客,然后将目光落在杨素身上:“杨公怎么每次都这般狼狈?”

    杨素苦笑,这能怪他吗?简直就是人在家中坐,祸从天上来,他又能有什么办法?

    “大都督,杨公掠走红拂,还请都督给在下做主!”李靖恭敬的对着张百仁一礼。

    “红拂本就是老夫培育的侍女,你这小子将其拐走,居然还有脸指责我!”杨素暴跳如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