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bet金宝博官方网站 > 玄幻小说 > 一品道门 > 第九百四十七章 人心躁动,神药诱惑

第九百四十七章 人心躁动,神药诱惑

    有的事情,你私下里说,背后里说都没有什么问题,但绝对不能当面说。你若当面说也没问题,只要你实力比对方高。但你若实力不如对方,岂不是找抽呢?

    张百仁端坐楼阁,了结北邙山的因果后,整个人顿时心情大好,一双眼睛看向下方忙忙碌碌的众人,运转太阳神体,不断接引着九天太阳之力相助自己洗练身躯。

    每一寸肌肤、每一个毛孔,每一片血肉,每一寸骨骼,都要经过太阳之力的洗炼,化去所有杂质污垢,日后方才能承受得住太阳的力量。

    下方谈话,当然瞒不过张百仁的耳朵,不过以张百仁如今的身份、地位岂会因言获罪?懒得和对方计较。

    时间在缓缓流逝,西苑道道玄妙气机冲天而起,化作了一道彩虹,直插云端。

    天花乱坠地涌金莲,时不时有怪异呼啸卷起,化作阵阵仙音。

    徐福面色凝重的站在丹炉前,一边袁天罡、孙思邈不断变换法诀,手中拿着笔墨,记录着炉火、药材的变换。

    一切都在向好的方向发展,西苑在炼制长生不死神药,似乎一切都在渐渐变好。

    就连天下各路的争端都逐渐消弭,无数强者向着上京城汇聚,欲要观看长生不老神药出世的场景。

    “大都督,先生传来消息,还有半个月长生不死神药便可出炉,还请大都督做好准备!”骁虎脚步沉稳的走来。

    一边观自在自丹方中抬起头来:“长生不死神药出世,必然会惊得天下风雨,到时候牛鬼蛇神都会跑出来,绝对不会错过神物,一场大战在所难免。”

    “洛阳有天子坐镇,那个不怕死的敢来捣乱!”张百仁不以为然的吐出一口气,身前空气在一瞬间仿佛被点燃,绽放出璀璨红光。

    “陛下天子龙气影响最大的还是修道之人,对于武者来说并没有那么强的影响力,到时候各路见神、至道未必不会出来凑热闹,还有那些生死不知,下落不明的鬼神,当年自敦煌里跑出来的鬼神,你该不会忘记吧!”观自在看向张百仁的侧脸:“宝物出世,必有劫数,到时候天地之力的作用下,必然会有一些跟脚浅薄之辈被气数驱使,化作神物的劫数,你还需好生应对方可。”

    太原李家

    李世民看着春归君,春归君手中花开花落,一朵小花在生死中不断轮回。

    “先生,张百仁在西苑炼制长生不死神药,不知有多大机会?”李世民目光热切道。

    “七八分把握!”春归君手中花瓣凋零,化作泥土坠落于地上。

    “那岂不是说,这次长生不死神药已经练成了!若叫三弟服下长生不死神药,不知可否对抗诛仙剑气?”李世民看着春归君。

    “长生不死神药乃逆天之药,生死尚且可以逆转,更何况是诛仙剑气?洛阳有天子镇守,那个能从天子虎口里夺食,你莫要乱来!”春归君连忙劝诫一声。

    李世民伸出手掌,屈指一算:“王艺突破至道,绝对不会错过长生不死神药,草原的那两位至道强者、始毕可汗岂会甘心错过长生不死神药?四海龙王以及深山中隐居不出的各路强者,我在暗中勾连一些强者,到时候场中三千道士齐齐发力,一同作乱,夺取长生不死神药当有八分把握!”

    “三千道士俱都登录名册,岂敢叛乱?跑得了和尚跑不了庙!”春归君摇摇头:“而且张百仁神威滔天,至今我也不曾看出他的底细,四海龙王来到岸边顶多比普通见神强者强一筹,未必有胆子与张百仁正面起冲突。”

    “先生,你错估了长生不死神药的诱惑力,没有人、物能抵抗得了长生不死的诱惑,而且长生不死神药一旦练成,必然会有劫数降临,这事咱们大有回旋余地!”李世民眼中精光闪烁:“难道先生就不想长生不老?”

    不单单李阀,此时各大门阀世家,各大道观俱都是人心躁动,看着那冲天而起的虹光,天花乱坠仙女弹唱的景象,忍不住为之心中震动,那可是长生不死神药,作为修行之辈,目标就是长生不死,道业就是永生不灭。长生不死神药,犹若道业就在眼前,那个能忍受这等诱惑?

    “都督,事情似乎有些不妙啊!”陆雨脚步匆匆走进来:“宋老生就在外面等候!”

    “宋老生来了?叫他进来!”张百仁一愣:“他怎么来了?”

    陆雨摇摇头,张百仁道:“叫他上来!”

    不多时,就见风尘仆仆的宋老生自楼阁下走上来,对着张百仁抱拳一礼:“见过大都督!”

    “坐吧,你我之间何须客套!”张百仁瞪了宋老生一眼,然后道:“你不在涿郡修炼,来洛阳作甚?”

    “都督,师傅叫我给您传话,东突厥、契丹的那三位近些日子不见了踪迹,估摸是暗中潜入中原,目的便是这长生不死神药!但大将军不确定这是不是对方的声东击西之计,所以迟迟不敢离开,不见三人踪迹,大将军不敢离开涿郡,所以托我亲自给您带个话,长生不死神药的诱惑太大,普天之下没有人能扛得住!”宋老生压低嗓子道。

    张百仁闻言顿时眉头皱起:“仆骨莫何与始毕可汗居然齐齐动手,难道不怕大将军挥兵北上,荡平了突厥?”

    宋老生摇摇头:“突厥部落分散,岂是想灭就灭的,有足够的时间让几人回转。”

    张百仁目光自宋老生身上收回,看向了远处的拓跋愚,拓跋愚正在用心的劈砍着柴火,身上并无任何异样。

    似乎感受到了张百仁的目光,拓跋愚猛然抬起头,却不曾发现张百仁影子。

    “突厥、契丹坐不住了,高丽吐蕃又岂能坐得住!”张百仁面色凝重下来:“一场大战在所难免。”

    “要不要进宫通知陛下一声?”骁虎自楼下走来。

    张百仁暗自里摇摇头,吩咐了一声:“密切监视洛阳内外所有可疑之人,期间所有来往修士,必须登造名册,否则逐出洛阳。”

    “怕会惹得众怒”骁虎面带迟疑。

    “如今我等当政,咱们说了算!”张百仁吩咐骁虎照办,独自坐在楼阁前沉思。

    观自在缓缓站起身:“洛阳已经成了是非所在,此地不宜久留。”

    “你这厮刚刚看了我的长生不死丹方,怎么转身就走了!”张百仁见到观自在要离去,顿时急了。

    观自在轻笑:“并非离去,而是准备夺取长生不死神药,如今既然群雄汇聚,夺取长生不死神药机会还是有几分的。”

    “你要与我为敌?”瞧着观自在,张百仁顿时面色难看起来。

    “非也!非也!丹药并你你的,而是那暴君的。若是你的,我自然会助你镇压各路强敌,而且这长生不死神药惹出来的动静太大,我怕你也守不住,既然如此,与其便宜别人,倒不如便宜了我!”观自在话语有理有据,居然叫张百仁不知道该说些什么好,一时间无法辩驳。

    “走也,神药出世,咱们在见!”观自在化作流光远去,悄然转出涿郡,留下张百仁落座在楼阁中不语。

    “都督,群狼噬虎,怕是不妙啊!要不要调集各路高手回京镇守?”骁虎开口劝了一句。

    张百仁眉头皱起:“不可,各路强者皆镇压四方,不容调动,此事还需靠咱们自己度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