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bet金宝博官方网站 > 玄幻小说 > 一品道门 > 第九百四十九章 神药将成,异象惊天

第九百四十九章 神药将成,异象惊天

    长生不死神药即将练成,张百仁也不敢怠慢,亲自站在丹炉边缘处护法。

    神物出世,卷起道道风雨,天空中阴云密布,劫数悄然而来。

    天空中不知何时淅沥沥的下起小雨,张百仁背负双手站在那里,陆雨拿来一把油纸伞,悄悄递给了张百仁。

    张百仁也不拒绝,修为越到高深莫测境界,反而不想施展道法,越是自然,反而越好。

    小雨淅沥沥,地面上缓缓汇聚成河,说来也奇怪,那雨水靠近长生神药鼎炉之时,便自动被弹开。

    一道虹光直插天际,将天空中本来黑压压的乌云折射成彩色,霎时间成为洛阳方圆百里奇异景观。

    下方五千修士此时一双双眼睛死死的盯着丹炉,听着丹炉内传来的道道清脆仙音、鸣叫,张百仁嘴角露出一抹笑容,手指伸出轻轻一弹那鼎炉。

    “铛!”

    只听得一阵嗡鸣,鼎炉内道道仙音回荡,一边徐福道:“还有三个时辰,长生不死神药出世,如今只需小火烹制便可。”

    听了这话,张百仁静静站在那里,似乎与整个天地融为一体。

    “王艺,既然来了,就现身吧!”忽然张百仁开口,话语里满是平静,似乎根本就不曾将王艺看在眼中。

    此言一出,场中微微一阵躁动,众人你看我我看你,眼中满是不安。

    袁天罡与孙思邈心思一动,齐齐挡在长生不死神药鼎炉周边。

    张百仁屈指一弹,手中射出一道剑气,向着不远处榕树下影子斩去。

    “嗖!”

    一道影子自榕树下钻出,面色阴沉的站在场中:“你是怎么发现我的!”

    张百仁当然不会说,王艺当初中了自己一剑,至今依然有剑气在其体内沉伏。

    诛仙剑气之精粹、强大,根本不是你想拔出就能拔出的。

    “西苑乃皇家重地,你擅闯西苑,可知该当何罪?”张百仁撑着油纸伞,不动如山的坐在站在那里,似乎根本就不曾将王艺看在眼中。

    “老夫得证至道,凡俗王法岂能约束得我?”王艺面不改色:“大都督炼制长生不死神药乃逆天而行,不如趁着今日,老夫代天行事,毁去不死神药,也算全了天地法则。长生不死神药这等逆天之物,岂能轻易融于世间?”

    听了王艺的话,张百仁伸出手掌,任凭淅沥沥的小雨落在掌心。

    “你说,本都督杀你需要几招?”张百仁似乎在梦呓、喃呢。

    “杀我?都督以前杀不得我,如今更杀不得我!”王艺嗤笑一声:“老夫也不愿与大都督为难,只为求一粒长生不死神药,还请大都督成全!”

    “杀不得你?”张百仁眉毛挑了挑:“成全如何,不成全又如何?”

    “都督若肯成全,老夫立即退去”王家老祖道。

    “若不肯成全呢?”张百仁看向王家老祖。

    “今日不知多少群雄盯着此地,若大都督不肯成全,只怕长生不死神药大都督一粒也保不下!”王艺话语中透漏着无穷自信。

    “是吗?”张百仁冷然一笑,手中油纸伞‘啪’的一声闭合,在一刹那似乎化作一把锋锐无比的长剑,向着王艺斩了过去。

    “都督,不使出先天神祗法身,你绝不是我对手!”王艺一拳挥出,空气在瞬间化作液态,凝聚成一团向张百仁砸来。

    人未到,强烈的罡风似乎在刹那欲要将张百仁卷飞,身形失去控制。

    脚下大地元磁扭转,张百仁面无表情,手中雨伞划过液态空气,瞬间将那液态空气化作两半。

    “唰!”

    张百仁与王艺齐齐后退。

    张百仁是怕被那液态真气炸死,而对面的王艺却怕被张百仁一剑劈死。

    “轰!”液态空气爆炸,空气中的雨水荡起层层涟漪,张百仁手中雨伞‘啪’的一声打开,将所有水滴挡在外面。

    余波过后,王艺已经消失在院子里,张百仁撑着雨伞站在场中,一双眼睛看向人群。

    此地五千人,五千多道影子,想要找出王艺实在困难。

    黑夜,是刺客世家的主场,白日里刺客世家实力大打折扣。

    “长生不死神药既然已经炼制完毕,尔等速速离开西苑,不得逗留!”瞧着下方各路真人,张百仁眼中冷光流转。

    一言落下,人群哗然,众人在此炼丹各怀心思,如今有人心中打长生不死神药的主意,众人岂肯轻易离去。

    “再敢迟疑,尽数诛杀!”张百仁声音冷酷,一阵阵控弦之声响起,下一刻四面八方无数禁卫忽然冒出头来,寒光闪烁的神机弩对准场中,神机弩下只怕修士必然死无葬身之地。

    就算阳神走脱,失去了肉身,也是一个转世轮回的下场。

    众道人看着那神机弩,俱都变了颜色,二话不说转身就走,丝毫不见拖泥带水。

    不过盏茶时间,各路修士走得一干二净。

    张百仁看着众修士的背影,心中蓦然,这些可是然后自己控制天下的种子,当然不能被当成炮火白白消耗在此地。

    五千修士若造反,就算张百仁也未必有力量将其镇压下来。

    霎时间整个西苑空荡下来,除了面色严肃的护卫外,只剩张百仁等人守护在丹炉边缘。

    “所有护卫退出西苑,若有人闯入,不可阻拦!”张百仁吩咐了一声。

    能来镇守西苑,俱都是杨广的嫡系,真正忠心之辈,张百仁当然不能叫其消耗在这里。

    敢来夺取长生不死神药的,必然都是道行通天彻地的大能之辈,这些侍卫虽然都经过精心培育,却也难敌江湖高手一合之敌。

    “都督,怎么都打发走了,留下来也能分担一些压力”袁天罡道。

    张百仁摇摇头,并没有做出解释。一边徐福却行了一礼:“都督仁义!”

    “孙道长、袁道长,你二人肉身在此也是不方便,赶紧退下吧,此地留我与先生一人足矣!”张百仁摸了摸袖子里的六字真言贴,心中有了一些底气。

    听了张百仁的话,二人也不推辞,对着张百仁一礼,转身离去。

    诺大西苑,转瞬间冷清起来,变得空荡荡令人心中难安,唯有天空滴落的七彩雨,叫人心中充满了梦幻的色彩。

    耳边丹炉内的神药仙音阵阵,张百仁看向徐福:“道长也可退去!”

    “尚差最后一把火,老道烧完立即退去!”徐福拿起木柴,开始调配火候,看了张百仁一眼:“大都督,你能应付的过来吗?”

    “没事,土鸡瓦狗罢了!”张百仁面带不屑,自从得了神胎之后,对于神胎了解的越多,接受的传承越多,张百仁心中就越加笃定。

    瞧着天空中坠落而下的雨水,徐福点点头暗自退去,站在远处楼阁上观战,只留下张百仁一人站在庭院内。

    时间在一点一滴的流逝,忽然天地轰鸣,无尽彩光自张百仁身边丹炉内照射而出,整个上京城如梦幻般,天女散花翩翩起舞,惹得无数凡夫俗子纷纷跪拜。

    张百仁手指一弹,六字真言贴飞出,瞬间贴在了那丹炉上。

    满天异象霎时间收敛的一干二净,尽数被六字真言贴镇封住。

    只见丹炉呼啸,不断颤抖,却迟迟无法掀翻六字真言贴。

    “轰隆!”

    大地轰鸣,庭院中青石砖纷纷碎裂,泥土不断翻转,一只狰狞的机关兽自泥土里钻了出来。

    “见过大都督”机关兽开口,声若雷霆。

    眼前机关兽高五米,身子巨大仿佛一座小山,周身闪烁着幽冷寒光,令人肝胆欲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