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bet金宝博官方网站 > 玄幻小说 > 一品道门 > 第九百五十三章 二十四节气之谷雨

第九百五十三章 二十四节气之谷雨

    毫无疑问,拂尘是个好宝贝,而且不是一般的宝物。

    就算以张百仁这般修为,遇见了拂尘,也忍不住感觉瑟瑟发抖,身形想要后退。

    拂尘过处,开碑裂石。

    张百仁眼中闪烁神光,一双眼睛死死盯着王家老祖手中的浮尘,过了一会才道:“好宝物,落在你手中,却是蒙尘了!”

    老道拂尘搭在袖子上,一双眼睛看着张百仁:“老道这宝物可是来历非凡,乃天地间一等一的异宝,莫说是你,就算真正阳神真人,面对老道的宝物,任凭对方法力通天彻地,神通无边,在此拂尘下,也是难逃镇压手段。”

    “哦?居然能镇压阳神真人?”张百仁眼中带着冷笑:“我却是不信!”

    “此物乃当年教祖张道陵随身之物,五斗教镇宗三宝之一,沧海桑田岁月悠悠,五斗米教屹立不倒,并非是没有原因的!”王家老祖面带笑容,抚摸着拂尘把柄。

    张百仁一双眼睛看向远方觊觎的北天师道掌教:北天师道乃是张家的地盘,宝物居然为王家所用,何时北天师道成了王家的?

    北天师道掌教闻言无奈一叹:“还不是当年分家闹得,你外公一家乃张家嫡系,非要拿着三宝拂尘离去,我等旁系又能如何?后来张家惨遭没门,这拂尘也不知如何落在南天师道手中。”

    很显然,三宝拂尘这等宝物,一旦被人得手,岂能有交还回去的道理?

    南天师道是不下于北天师道的巨无霸,怎么可能还回去,双方几次论道,此事最终不了了之,北天师道只能暗中等候时机谋划。

    张道陵是何等人物?称仙做祖的存在,其随身不离手,日夜加持祭炼的宝物,岂非寻常?

    张百仁面色凝重下来,凡是称一个‘祖’字的,那必然都不是好相与的。

    瞧着老道手中拂尘,张百仁看了看身边鼎炉,随着长生不死神药的成熟,逆转阴阳生死的力量弥散,逐渐被六字真言贴吸收,开始改变着六字真言贴的材质。

    “嗡~”

    空气中的剑丝颤抖,汇聚于张百仁手心,凝为一把寒光闪烁的长剑。

    张百仁手中太阳之炁迸发,灌注于长剑内,只见长剑居然化作火红色,仿佛能翻江倒海,具有无穷神威。

    空气在长剑之下不断扭曲,这等宝物就算张百仁也是怦然心动。

    教祖张道陵的随身兵器,若能得手天下之大少有敌手。

    “嗡”

    剑光翻转,张百仁手中长剑向王家老道的喉咙送去,只见王家老道手中拂尘压下,仿佛有无尽山河在其中动荡。

    一剑落下,居然被那层层拂尘镇压住,张百仁手中半截长剑不知所踪,剩下的半截仿佛黏在了拂尘上,动弹不得。

    “洞天!”张百仁顿时面色凝重下来:“教祖之威果真不同凡响!”

    拂尘在吞噬着长剑,张百仁只能松手,不然只怕连带自己也要被拂尘吞进去。

    “都督这等人物,老道也不想过分相逼,只是长生不死药这等神物,万万不可献给大隋天子,老夫求道轮回八百载,今日祈求大都督赐下一粒长生不死神药,全了老道的道果!”老道士并不过分相逼,谁都知道张百仁最强大的是神胎,而并非眼下展露的这些。

    更何况当日漠北一战,张百仁一剑震惊十六洲,那才是真正无敌手段,眼下都不过小意思罢了。

    “苦修八百载?”张百仁看向老道,露出一抹惊悚:“你屡次轮回,皆能觉醒前世今生,没理由不成阳神,你若想要长生不死神药倒也好说,本督看你手中拂尘不错,以拂尘换丹药如何?”

    老道士连连摇头:“此拂尘蕴含着教祖成道大秘,区区一粒长生不死神药,如何换得?”

    张百仁手掌一伸,金简落在手中,此时的张百仁仿佛一个饱读诗书士子,不曾有丝毫的修道气势。

    “我有诸般手段,剑道最强,可惜你们之中没有值得我全力出手的。舍剑道外,本都督自忖神通道法也不错,今日便于你们论道斗法,本都督若胜了,还请各位退去。若本都督输了,这长生不死神药众位尽管取去!”一边说着,只见张百仁一指点出,蕴含了无尽玄妙气机,这一指似乎蕴含了无尽的天地法则。

    “冬至!”

    张百仁手指晶莹,此时那晶莹的手掌上死阴之气缭绕,一掌向着对面王家老道点去。

    王家老祖后退一步,手中浮沉一扫,天地间凝聚的气机被其打散。

    张百仁一指与拂尘撞击,拂尘上神光流转,与张百仁指尖气机争锋相对。

    无尽的死阴之气在其指尖酝酿,瞧着那拂尘,张百仁面色凝重。二十四节气可不是普通的法,而是天地胎膜记载的大法,居然被其抵住冬至的力量,张百仁面色骇然。

    这一指可不是普通的一指,而是二十四节气法则的化身,就算阳神真人,张百仁也有把握叫对方后退三舍,可是碰到这拂尘,居然被其化解了冬至的力量。

    “称仙做祖便是这般强大吗?区区一截拂尘也叫人难以抵抗”张百仁目光不变,下一刻法则再换:“惊蛰!”

    “啪!”

    这回一击奏效,似乎那拂尘中的某一种力量被惊醒,老道面露惶恐,一声惊呼:“你这是什么道法,居然惊醒了拂尘的真灵!”

    天下万物皆可成道,妖有妖神,道有仙人,拂尘虽是道家宝物,但张道陵死后不知多少年,此物当年伴随张道陵左右不知多少年,早就浸染了日月玄机,开启了灵智化作妖兽。

    似这等宝物,一旦开启灵智,那便是盖代大妖。

    王家老祖失去淡然,丧失了从容猛然纵身跃起,化作流光消失天际。

    对方不知以何手段镇压了拂尘内妖兽的魂魄,却被张百仁二十四节气之惊蛰重新惊醒。

    北天师道众人看了看丹炉,再看看南天师道王家老祖离去的方向,面带犹豫一阵为难,随即咬了咬牙齿,猛然跺脚向着王家老祖离去的方向追赶过去。

    “这方世界,水深着呢!居然还有这等宝物,北天师道留存这等神物,那其余诸子百家呢?看来日后行事还需低调一些的好!”张百仁瞧着院子里赶来的众人,再次一指点出:“谷雨!”

    这一指点向李世民,李世民得了凤血,最怕水之力量。

    一边春归君出手,手指尖绿色神光纠结,与张百仁的谷雨碰撞到一起。

    谷雨,是生机之雨。

    春归君面露狂喜之色,这谷雨于他来说正是无上神物,可以弥补自己体内的生机。

    张百仁嘴角带着冷笑,谷雨岂有那么简单?不单单滋润万物,更是净化生机。

    “不对劲!”吞噬了一会,春归君面色豁然一变,猛然退了开去。

    吸入体内的生机,居然没有自己的印记,也意味着这股生机不受自己控制。

    只见春归君一阵喊叫,抱住头颅不断挣扎,随即一只耳朵居然冒了出来。

    不错,你没看错,春归君耳后居然又有一只耳朵冒了出来。

    “该死的!”春归君拔出李世民腰间的长刀,瞬间将那一只耳朵切下来,溅得地上血液淋漓。

    “如何?”张百仁看向春归君。

    “好歹毒的功法,却也是大造化,若能生出两个心脏,岂不是多了两条命!”春归君露出一抹笑容,只是这笑容有些阴森。

    “当然,不过这心脏是我的心脏,耳朵是我的耳朵!”张百仁背负双手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