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bet金宝博官方网站 > 玄幻小说 > 一品道门 > 第九百九十章 都不是傻子!

第九百九十章 都不是傻子!

    “大人,所有线索都指向了大都督,而且有人亲眼见到过空空儿出现在驿站内,若说这件事没有大都督插手,怕是鬼都不会信”刑部的一个侍卫站在大堂前,恭敬的一礼道。

    驿站的官员、伙计本就是朝廷的人,想要找到主谋不难,关键是要看查案官员有没有那个胆子去触碰禁忌。

    听了侍卫的话,刑部侍郎面色难看:“我去通秉大人,你在外面候着。”

    不过半日,张百仁动手差点炸死始毕可汗的消息,就弄得天下皆知,风雨卷起。

    “真狠啊!”

    李世民站在院子内的榕树下,口中啧啧有声:“大都督已经无法无天,根本就不怕龙气反噬。”

    “疯了!”李建成面色难看道。

    琅琊王家

    各位老祖看着手中线报,许久无语,不知该如何说起。

    那可是草原当之无愧的王者啊,整个天下除了杨广,就属他最大。居然说算计就算计,说下狠手就下狠手,这未免太疯狂。

    各大门阀世家看着手中线报无语,一时间为之噤声。

    “大人,查到线索了,有人传来消息,说是张百仁下的狠手!”一个突厥武士步履虚浮的走进来,左边袖子空荡,耳朵也没了。

    再大床上,一个‘蚕茧’怒火勃发:“可有证据?”

    “证据确凿,因为当时空空儿出现过驿站!”侍卫道。

    “张百仁!张百仁!本王势必和你不死不休!本王要和你不死不休!”始毕可汗咬牙切齿道。

    “大王,宇文世家想要麒麟趾骨!”侍卫抬起头。

    “给他!”始毕可汗毫不在乎道:“想尽办法挑拨张百仁与门阀世家的关系,本王绝对轻饶不得他!”

    “大王,属下有一言,不知当讲不当讲!”那侍卫略作踟蹰,不知该不该开口。

    “你且说来听听”始毕可汗道。

    “张百仁冒天下之大不韪对大王下杀手,冒着被天子龙气反噬的危险,难道仅仅只是为了杀死大王?”侍卫压低嗓子道。

    大家能混官场,都不是傻子。

    听了这话,始毕可汗面上顿时变色:“你这话是什么意思?”

    “大都督怕是在拖延时间,叫大王入朝的时间推移。他这般拖延时间为了什么?定然是大将军哪里有咱们不知道的变故。越是如此,这件事情便越是拖延不得啊!”侍卫低声道。

    “你说的有道理,速去为本王递交文书,本王要朝见天子!还有,日后回到突厥,你便做本王身边的智囊吧!”仆骨莫何看向侍卫,眼中满是赞赏。

    “多谢大王赏识,小的一切定为大王安排妥当”侍卫恭敬一礼,转身退出了门外,留下始毕可汗默然不语,面色狰狞。

    诏狱大门前,悬吊在门前不断晃悠的宇文成都,成为了阴冷诏狱的一道亮丽风景线。

    无数百姓过往商贩俱都是议论纷纷,一双双眼睛打量着被吊在半空的宇文成都,不知在说些什么。

    宇文成都面色涨红,他乃是堂堂宇文世家的继承人,未来宇文家的掌舵人,何时受过这种屈辱?

    一口逆血喷出,天空中洒落了点点殷红色血雨。

    张百仁背负双手,看也不看宇文成都,对于围观百姓也不理会,径直进入了诏狱深处。

    来到仆骨莫何身前,瞧着闭目养神,对抗体内魔种的仆骨莫何,张百仁轻轻一叹:“始毕可汗死了!”

    仆骨莫何不为所动,依旧抵御着体内魔种的侵袭。

    张百仁静静的站在仆骨莫何身前:“听到昨晚的动静了吗?昨夜始毕可汗迷糊大醉,天空忽有流星坠落,整个驿站化作齑粉。那般大的动静,始毕可汗根本就躲不开。”

    “这不可能!始毕可汗是何等人物,也是你能暗害的?”仆骨莫何气机一乱,终究是忍不住开口,乱了心神。

    “不管你承认也好,不承认也罢,始毕可汗是真的死了,东突厥难成大器!我已经暗中联络西突厥,准备覆灭东突厥,你若识相……就乖乖主动纳我魔种,日后为本都督麾下一员,东突厥日后本都督交由你执掌。眼下始毕可汗身亡,这可是你最好的机会。凭你声望,统摄草原轻而易举,以整个草原部落供给,助你武道修炼,对你来说是最大的利益!”张百仁俯视着仆骨莫何:“你做出个选择吧!若真叫我得了草原,定将你东突厥斩尽杀绝,寸草不留!”

    仆骨莫何精神紊乱,默然不语。

    “没有始毕可汗,就没有人能救你出去,待东突厥在选出新的可汗,只怕到时候黄花菜都凉了,你早就成了本都督的傀儡化身!给你一日时间,自己好生考虑吧!”张百仁转身走出诏狱,留下仆骨莫何不语。

    攻心之术,才是最强的手段。

    “大人,仆骨莫何乃至道强者,想要其臣服,怕没那么简单!”陆雨担忧的道。

    张百仁背负双手,走在前方:“我又没有叫其真心实意的臣服,只要其肉体臣服于本都督的淫威下,足矣!”

    “大都督!”张百仁刚刚走出大门,就听到一阵喊话,宇文述面色难看的站在诏狱门外等候。

    “宇文大人!”看着宇文述,张百仁抱拳一礼。

    “犬子无状,擅闯诏狱,还请大都督开恩!”宇文述恭敬一礼,放低了姿态。

    瞧着宇文述这般表情,张百仁顿时面色严肃起来,眼中瞳孔一缩,转过身对着赵德宇道:“去将宇文公子放下来!”

    “多谢大都督!”宇文述恭敬道。

    张百仁转身便走,毫不停留。

    陆雨疑惑道:“大人,为何放了那宇文成都?”

    “不过擅闯诏狱罢了,凭借宇文述在天子面前的地位,请出天子手令不难!”张百仁眼中满是凝重,最叫其担忧的是宇文述这厮居然放下了面皮,这可不太对劲。

    其实张百仁不知道,这可怪不得宇文述,而是如今洛阳权贵都被张百仁给吓到了。昨夜那惊天一爆,虽然没有证据,但所有线索怀疑都指向了张百仁,而且有人看到空空儿出现过驿站,毫无疑问的落实了张百仁的手段。

    众人都被张百仁吓到了,居然想着将一个部落的大可汗诈死,简直毫无顾忌,丧心病狂至极!

    满朝文武对于张百仁的忌惮,可谓更上一层楼。

    张百仁不知缘由,自然心中凝重起来。宇文世家好歹也是千年大门阀,一旦不顾面皮疯狂起来,就算张百仁心中也是打怵。

    大家都是体制中人,要遵照体制的规矩玩下去。张百仁也有破绽,也有忌惮。公孙姐妹、张母、张大叔,还有涿郡的庄园,他也有牵挂。

    大家都有牵挂,都有忌惮,就只能按照规矩玩下去。

    凭张百仁如今实力,诛杀宇文成都不难,之后呢?

    宇文世家的疯狂报复,张百仁能挺得住,张母呢?公孙姐妹呢?

    门阀世家同气连枝,牵一发而动全身,杨广都不敢擅动,更何况张百仁?

    更何况徐福的出现,给张百仁心中蒙上了一层阴影,许多事情自己暂时无法看透,也就不能随便出手。

    就拿王家来说,王家老祖王羲之,绝对是圣境人物,徐福都活着,那王羲之呢?

    谢家才女谢道韫,也是阳神境界的大能。谁知道是不是在某个地方沉睡?或者谋划着什么?

    南天师道陆敬修,距离今朝不足五百载,张百仁敢小瞧南天师道吗?

    有些事情越想越恐怖,张百仁有顾忌,门阀世家也有顾忌,既然大家相互忌惮,就只能按照规矩玩。

    张百仁实力不够,积蓄的底蕴不足,想和门阀世家抗衡,未免太过于狂妄自大。

    “大都督,陛下召您入宫,始毕可汗今日居然入宫了!”陆电脚步匆匆的走来。

    “什么?这不可能!始毕可汗不是被我重创了吗?怎么会今日入宫?”才刚刚回到府邸,张百仁便听到这个消息,顿时惊得大脑发晕,眼中满是不敢置信。

    “都督入宫便知!”陆电眼中满是怪异之色。

    瞧着陆电的表情,张百仁心知事情必然有妖,不动声色的点点头,折身上了马车,向皇宫而去。

    一路循着内侍指引,径直来到勤政殿,杨广难得在勤政殿上朝,接待了始毕可汗。

    “传大都督张百仁觐见!”内侍呼喝,张百仁缓步走入勤政殿,瞧着面色严肃的满朝文武,然后目光落在了大厅中的那个白花花事物上。

    “这~”

    瞧着始毕可汗,张百仁终于知道,为何陆电那般表情了。

    你朝见天子,理应站着、其次跪着、坐着,最不济也要坐着,你丫的仿佛一个虫茧般趴在地上是怎么回事?

    “噗嗤!”

    瞧着地上那虫茧,张百仁忍俊不禁,竟然当着满朝文武的面笑了出来。

    始毕可汗目光死死的盯着张百仁,如果目光能杀人的话,张百仁一定已经被千刀万剐了。

    始毕可汗不是傻子,他在大隋的线报系统同样不弱。

    那一日差点,就差一点啊!就差一点他就死了!此恨绵绵无绝期,若非自己命大,这条小命早就交代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