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bet金宝博官方网站 > 玄幻小说 > 一品道门 > 第九百九十七章 闭关

第九百九十七章 闭关

    太原

    瞧着长孙无垢远去的背影,李世民坐卧难安,精神恍惚。端着茶水喝了几口放下,随即又端起来喝了几杯,循环往复不断。

    春归君不知何时出现在李世民身边,待到李世民发现时,春归君已经坐在了李世民的对面。

    “先生!”李世民精神恍惚的喊了一声。

    “心中放不下、舍不得,那就去看看吧!”春归君端起茶水慢慢喝了一口。

    “我……”李世民张了张嘴。

    “去吧!”春归君摇了摇头。

    李世民放下茶盏,二话不说立即吩咐侍卫:“去将墨家机关兽与我找来。”

    洛阳城

    张百仁正在闭关清修,没有人知道张百仁即将突破境界,张百仁也根本就不敢将这件事传出去。

    这段时间不论外界打的翻天覆地,自己决不能出去!鱼俱罗战死,普天之下就没有比洛阳城天子脚下更安全的地方了。

    至于说去宫中闭关?皇宫乃天子所居,龙气压制太大,反而与道功无益。

    “先生,李世民到了!”门外传来侍卫的声音。

    “李世民?”张百仁眼中闪过一抹怪异之色:“叫他进来吧!直接带他去见长孙无垢。”

    侍卫领命而去,留下张百仁盘膝坐在院子里,一双眼睛看向远方:“李世民来了好!李世民来了好啊!李世民来了更能助我一臂之力,动摇长孙无垢的心性,到时候抽取长孙无垢体内的先天之炁,反而更加容易一些。”

    三日时间悠悠而过,张百仁再见长孙无垢时,李世民与长孙无垢正坐在院子里。

    长孙无垢阴沉着脸背对李世民,李世民贴近长孙无垢,口中不断说着讨好的话。

    “大都督!”见到张百仁走进来,长孙无垢面无表情的站起身行了一礼。一边李世民铁青着脸坐在石凳上,眼中一朵火苗在慢慢酝酿。

    “气色好了不少!”张百仁打量着长孙无垢的气血,随即点点头,这几日长孙无垢调节过来了不少。

    长孙无垢勉强一笑,张百仁将目光看向李世民:“哟,李公子来了!这种事情还要亲自来,也太客气了!”

    听到这话,李世民咬牙切齿,双拳紧握,额头青筋开始扭曲,凹凸不平,怒气便要勃发。

    “准备好了吗?”张百仁看向长孙无垢。

    长孙无垢转身看向李世民,一双眼睛定定的看着李世民,看了许久许久。

    李世民闭上眼睛,话语僵硬道:“去吧,好生伺候大都督!”

    “唰~”长孙无垢眼中泪水殷红了眼圈,一双眼睛失望的看着李世民,话语冰冷,强忍着委屈道:“好!我一定伺候大都督!”

    李世民此时不知怎么了,这种话绝不是自己该说出来的,但偏偏身子似乎不受控制,居然就这般说了出来。

    这绝对不是自己的意思,可话到嘴边就变了味道。

    长孙无垢猛然一甩衣袖转身向后院走去,张百仁嘴角翘起,露出一抹怪异的笑容,看向李世民的目光满是诡异。

    “五神御鬼**真好用!”张百仁对李世民一礼:“多谢二公子成全。”

    “哼,你大道未成,莫要装模作样,难道你还敢破了道功不成!”李世民面色冰冷的道。

    张百仁摇摇头,转身走入了后院,荆无命自张百仁的影子中走出来,潜入了大门外的槐树下。

    远处

    徐福看着鱼俱罗的尸体,再看看院子中的众人,轻轻一叹:“希望你能回来!我们需要你,陛下也需要你!”

    后院楼阁雅致,周围都是成片的竹林,长孙无垢跪坐在张百仁对面,二人之间是一个小案几,案几上茶水滚滚,张百仁泡着清茶。

    “喝茶!”张百仁看着双目失落,面色发白的长孙无垢,缓缓倒了一杯茶水。

    茶水哗啦啦,居然奇异的叫人心绪平稳下来,长孙无垢哆嗦的身子恢复了安静。

    手指一弹,周边竹林内竹叶交织,将整个院子围绕起来,外界之人无法看到庭院内的任何动静。

    喝了一口茶水,长孙无垢站起身,神色木楞楞的伸手解开身上的纽扣,外套眨眼间已经脱下,露出了白色的内衣。

    “你在做什么?很热吗?”张百仁看着长孙无垢的动作,愣了愣神。

    长孙无垢动作僵在半空中,话语中满是冰冷,冰冷的叫人灵魂似乎被冻僵:“你叫我来,不就是为了这事嘛!你们男人不都喜欢这一口吗?”

    张百仁苦笑:“我道功未成,如何敢占你便宜?”

    “原来不行啊,那你叫我来后院作甚!”长孙无垢看着张百仁,眼中满是可怜的目光,这般怜悯之色即便是张百仁,也忍不住心中火起。

    “借姑娘的先天之炁一用!”张百仁无奈道。

    “哦!”

    长孙无垢缓缓坐在张百仁对面,外衣却没有穿上,而是看向了庭院外:“你说,今日之后,我还有何脸面做人?”

    “你我并无任何不妥,如何不能做人?”张百仁摇摇头。

    “自从我踏入后院的那一刻,一切都已经改变了,包括我的人生!”长孙无垢双目失神,过了一会才道:“你这屋子好生冷清,连香炉都不曾有。”

    说着话,长孙无垢慢慢自袖子里拿出一块香料:“这是去年李渊交给我的,唤作:六根清净香。点燃之后六欲不生,七情覆灭,于修道最为得利。”

    “哦?世上居然有如此奇物?少见!少见!你放心,本都督道心通明,绝对不会占你便宜,就算柳下惠都未必比得上我!”张百仁一笑,倒是未曾多想。

    果真

    香炉点燃,闻者头脑一清,脑海中杂念霎时间消失的一干二净。

    “圣品”张百仁赞了一声。

    “这可是少林寺出品的东西,当初少林被灭,这六根清净香也被人瓜分!”长孙无垢将香炉放下,缓缓坐在张百仁对面。

    瞧着身形憔悴的女子,张百仁叹了一口气:“佛家仿佛野草,烧之不尽吹之又生!”

    “咱们开始吧,不知你如何抽取我体内的先天之炁”长孙无垢大眼睛看着张百仁,露出了一抹好奇之色。

    先天之炁是好东西,但满招损,太多反而成了夺命之物。

    “你且过来盘坐好!”张百仁大袖一挥,收起了茶几,盘坐在长孙无垢对面,那六根清净香确实是上品,就连先天之炁带来的诱惑,也被这香火抚平。

    二人坐下,手足相抵,张百仁一双眼睛看着长孙无垢,眉心处神性蠢蠢欲动,体内阳气蓄势待发:“你我二人额头相抵,此事剩下的不用姑娘操心。”

    长孙无垢闻言点点头,额头缓缓探过来,脸上露出一抹羞人红晕,任凭张百仁的额头与自己接触,二人体温交错,鼻息间绵绵呼吸亦是清晰可闻。

    “我开始运功了!”张百仁默默运转道胎魔种**,一股无形引力自张百仁眉心祖窍透过肌肤,向着长孙无垢的神魂探知而去。

    大脑乃人身之首,其内有祖窍,乃人先天之气根本所在。

    祖窍之下有中丹田,位于**之间。

    其下有下丹田,丹田之中宝药无数。

    修行界有一句话说得好,唤作‘三田返复生真芽’,修行周边火候最大的目标便是炼通三丹田。

    “轰!”

    张百仁脑子炸开,自长孙无垢体内的先天之炁传递而来后,张百仁体内神性便是一阵欢呼雀跃,猛然间将那先天之炁吞噬得一干二净。

    但见那先天之炁经过神性炼化,神性念动间反哺小世界,随着先天之炁融入小世界,神性与小世界也悄然产生了一种玄妙联系。

    “不够!还是不够!”神性仿佛化作了一个大漩涡,源源不断的掠夺着长孙无垢体内的先天之炁。

    先天之炁乃万物之本,天地之根!

    张百仁体内世界初生,乃是自大世界切割下来的阉割版,就像是天生本源不足的孩子。而先天之炁就是可以补足先天本源的妙物,具有玄妙莫测之力。

    诸天万物,人也好,妖也罢,初生时体内先天之炁都是有定数的,多一分也求取不到。生灵诞生若不懂得修炼,这先天之炁在生灵死后重归天地。若懂得修炼,那先天之炁便是修行的根基所在。

    人体先天之炁尽数炼化,方可反虚合道,然后盗取天地间的无穷造化,化作不死不灭的阳神真人。

    外界

    李世民眼见着张百仁与长孙无垢走入小院,却是坐卧不宁寝食难安,时而站起身时而坐下,不知在想些什么。

    “唉!”良久,李世民无奈一叹,颓然的坐在石凳上,仿佛被抽掉了骨头的烂泥般,身边青石被抓成齑粉。

    “我又能如何!我又能如何!我李家满门性命不能不救!除了大哥,所有人都种了张百仁的手段,我又能如何?”李世民心中在滴血。

    这或许就是枭雄吧,懂得舍得,懂得大业!

    这就是成长,知道了人世的残酷!

    “只恨我没有镇压天下之力,奈何不得张百仁这狗贼!”李世民口中点点血水逸散而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