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bet金宝博官方网站 > 玄幻小说 > 一品道门 > 第一千零七章 熔炼骨髓

第一千零七章 熔炼骨髓

    太阳恒永久!

    自开天辟地至今朝,太阳代表的便是永恒。

    “这才是太阳的真正意志!润万物泽苍生!”张百仁感受着金乌体内的太阳意志,缓缓与之接触、窃取。

    太阳意志隐匿在金乌血脉最深处,此时金乌距离大成尚差十万八千里,金乌血脉深处的意志,自然不会轻而易举的就被释放出来。要靠着金乌在太阳星中苦苦修持,方才能真正打破枷锁,化作太阳的意志。

    不过眼下这十只金乌与传统的十只金乌不一样,这十只金乌是张百仁修炼三阳正法凝聚而出的神胎,神胎本身便是张百仁精气神的凝聚,是张百仁自身的产物。所以张百仁能够窃取太阳的意志,而不被太阳的意志反击。

    张百仁不知当年天帝羲和如何获得的太阳意志,那可是十只真正大成境界的金乌,想要降服不知花费何等伟力。

    当然了,天帝修炼的境界,也不是张百仁能够想象的。

    冥冥中,血脉深处的意志缓缓向骨骼深处而去,骨髓在缓缓流动,张百仁清晰的‘看’到,那一抹意志逐渐与自己的骨髓融为一体。

    问苍茫大地,唯我永恒!

    缓缓睁开眼睛,张百仁手掌一伸,掌心多出了一朵素白色花朵。

    又是那朵花!吸引了三人的花朵!

    张百仁手掌一拔,只见一朵花瓣缓缓被其拔下。

    拔下的只是烙印,真正的花瓣依旧在花朵上耀耀生辉。

    屈指一弹

    一变二,二变三,三生无穷,万物则生!

    铺天盖地的花瓣扭曲了空间,一个小太阳缓缓的降临场中。

    退!荆无命瞬间退入了张百仁的影子里。红拂与虬髯客齐齐跃入湖水中,烟波浩渺的湖水霎时间蒸发了一米,铺天盖地的水雾冲天而起。

    张百仁居然扭曲了虚空,将一只金乌缓缓自太阳星中召唤下来。

    金乌盘旋,落在了张百仁的脑后,仿佛一个挂饰般,一股玄妙的力量自玉枕穴中传开。

    金乌血脉深处的力量被张百仁苏醒,只见金乌一声啼鸣,太阳中的一缕本源被其召唤而来,缓缓的自玉枕穴开始向卤门而来,然后三田返复,一缕精粹至极的本源力量被其先天之炁吸收,透过血液交换,顺着冥冥中太阳意志的召唤,进入了张百仁的骨髓中。

    这一步,也是最重要的一步,将这一缕太阳本源与太阳意志融合,然后彻底与张百仁的骨髓融合为一体,改造为一体,自此之后生生不息,无有穷尽。

    这一步是最难的一步,也是最为关键的一步。

    “这是……上古神兽金乌!”虬髯客自湖水中睁大眼睛,仿佛是被煮熟的大虾米,脸红脖子粗的看着那一团金色影子。

    花瓣扭曲,将空间扭曲,所有异象都约束在一个范围内,无法外泄分毫。

    “金乌……这不是传说中的上古神兽吗?怎么还会有金乌存在!”虬髯客感觉自己要疯:“金乌在手,天下那方乱党能敌得过金乌的力量?金乌力量之下,万物都要被化作焦土,大都督底牌太深厚。”

    “若非都督心怀万民,只怕天下所有乱党俱都已经灰飞烟灭了!”红拂女眼中满是担忧,张百仁有上古神兽金乌,李靖跟随李渊真的能造反成功吗?

    “大都督玄功通天,简直深不可测,居然将这般天象消弭,笼罩于咫尺之间,简直不可思议!”虬髯客身子都在颤抖,所有人都小瞧了那青年的本事。

    张百仁闭目安坐,此时沉浸于太阳的意志中,似乎在这一刻自己化作了太阳的意志,天地万物俱都笼罩于自己的光辉之下。

    再伸手,一朵花瓣被其掐在指尖,然后轻轻屈指一弹。

    “砰!”

    时空再次扭曲,虬髯客与红拂已经彻底沉入水中,不敢多看。只觉得天空中再次有金乌降临,满院尽数都是焦灼,晃得人眼睛都要瞎了,根本就不敢睁开。

    张百仁面无表情,老僧再也,第二只金乌落在了张百仁的头顶百会穴,一缕太阳本源垂落,进入了其颅内的骨髓之中。

    第三只太阳垂落,落在了张百仁的肩膀上,第三只金乌与第四只金乌同时落下,两道太阳之力顺着两处肩井穴流转,其内有太阳之力垂落,化入了背后的二十四节脊椎。第五只金乌与第六只金乌落在了两侧手臂,第七只金乌、第八只金乌落在了膝盖上。第九只金乌第十只金乌落在了中丹田与下丹田。

    时空似乎扭曲,十只金乌进入张百仁周身窍穴,院子再次回复了安宁。

    湖水沸腾,虬髯客与红拂仿佛煮熟的鸭子般,纷纷自湖水中钻出来,瞧着那满天雾气,看不穿张百仁的所在。

    雾气浓郁的伸手不见五指,真真正正的伸手不见五指。

    大地化作了琉璃色,一层晶莹剔透的琉璃缓缓流转。

    小院内热火朝天,小院外毫无波动。

    如何将太阳本源与自家骨骼彻底融为一体?

    当年三阳正法孕育出的神胎,终于派出了用场。

    “唰!”

    虚空扭曲,满天花瓣化作虚无,十只金乌自张百仁体内飞出,渲染的天空化作了金红色,小院恢复了宁静。

    十只金乌飞走了,但张百仁的道功依旧在继续。

    热!

    热的要爆炸!

    即便体内有太阳意志,十只金乌的神胎为之约束,张百仁也觉得自家身子要被煮沸了。

    这是一种错觉,但却是真的。

    张百仁呼出的温度能将空气扭曲,拇指落在中指上,轻轻屈指一弹,一滴真水飞出,满天雾气霎时间消弭一空,重新回归于湖泊中。

    “大都督!”瞧着周身火红的张百仁,虬髯客与红拂俱都一声惊呼。

    “无妨!”看着湖泊中死去的鱼虾,张百仁又一次屈指一弹,再次有满天花瓣打出,只见花瓣落处生死逆转,所有煮熟的鱼虾居然尽数活了过来。

    只是庭院中的那层琉璃,却没有什么办法。

    花瓣虽然是大道烙印,是虚幻的,但却也能化虚为实。在虚幻的时间内若能撑住,时间到了万物自然会复原。若在虚幻的时间内发生改变,那虚幻将会变成真实。

    比如说张百仁的逆炼阴阳,炼掉了虬髯客的身躯,手臂,但却偏偏没有炼死他的头颅,那么只要时间到,虬髯客的一切都会复原。如果虚幻的时间内,虬髯客被炼死,他的身躯、头颅被炼死,那即便是花瓣消散,他也真的死了。

    烙印的花瓣生死介乎于一线之间,妙不可言,就算张百仁这个主人,也无法彻底掌握。

    就比如说池子里的鱼虾,虚幻的烙印逆转了生死,若这些鱼虾被复活,那就真的复活了,若但凡有一点死气没有逆转,也是逆转失败。

    说起来有些晕,可以这么解释,比如说人生来生机九成,死气一成,那么这个人只是大病而已,并不是死人。但若利用虚幻的烙印去做法,洗去九成死气,将那九成死气化作生机,剩下的一成死气没来得洗炼,便也算是失败了,这个人还会死掉,之前的功夫白费了。

    可以这么说,本来虚幻的烙印,若在虚幻的法则空间内化作真实,那么一切都将化作真实。如果化作真实失败,那么所有努力都是失败。

    “都督!”虬髯客与红拂齐齐走上来。

    张百仁闭着眼睛,默默运转道功,此时神胎、骨髓、太阳本源、意志在融合,有一部分力量宣泄出来,不断改变着张百仁的身躯。

    融化着张百仁身躯内的杂质!精粹着张百仁体内的一切。

    “都督,你是不是变小了?”不知是不是错觉,虬髯客发现张百仁居然矮了一寸。

    太阳之力炼去骨头内的杂质,精粹自家血脉,缩水是正常现象。

    不单单现在会变矮,日后还要不断变矮,直到自家身躯在无法缩水,然后才会慢慢长大。

    “砰!”张百仁周身衣衫点燃,尽数化作了灰烬。

    瞧着风中摇荡的某个物品,红拂一声惊叫,猛然转过身捂住眼睛。

    张百仁却面不改色的大袖一挥,十日炼天图化作了一件风衣,将整个人都笼罩在风衣之中。

    “轰!”

    张百仁不在控制体内气机,铺天盖地的热量自毛孔中飞出,尽数被十日炼天图吸收,滋润着万载以来都不曾得过灵气的十日炼天图。

    脚下鞋子化作灰烬,地上青石化作了琉璃色,不断殷红扭曲。

    熔炼骨髓之时,本来就不应该这般收摄体内的力量,体内被熔炼出来的杂质若不能及时排掉,反而会危机体内,坏了道行。

    除了十日炼天图的衣袍,张百仁什么衣服都穿不了。

    “都督,你这该不会是走火入魔了吧!”虬髯客看的心惊胆颤。

    “出息!”张百仁双手背负在身后,周身缩在袖子里:“本都督不过修炼一种道功罢了!”张百仁看向虬髯客与红拂:“只是日后本都督怕无法见人了!”

    张百仁控制脚下的力量,无数杂质顺着涌泉穴传入大地,将热量逐渐扩散开,免去惊人的异象。

    ps:感谢“罪孽凡尘”同学的万赏,大家不要打赏了,九命眼睛过敏、鼻子过敏,最近更新快不了,大家打赏也不会加更。所以,诸君不要打赏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