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bet金宝博官方网站 > 玄幻小说 > 一品道门 > 第一千零九章 蒲山公李密

第一千零九章 蒲山公李密

    袁天罡看着张百仁,随同而来的虬髯客与红拂亦在看着张百仁,再看看对面神色凄苦的袁守城,不知该说些什么。

    大家听不懂袁守城与张百仁之间的对话,不知二人在打什么哑谜。

    “都督当真不肯收手?”袁守城面色苦涩道。

    “你胜了我,本都督自然收手!”张百仁话语不缓不急。

    袁守城沉默许久,站在那里不动如山。

    与张百仁赌斗,齐鲁之地百姓或许还有一线生机,若赌斗失败,也就那样了。

    “都督想怎么赌?”袁守城道。

    “你想怎么赌?若论卜卦推演天数,我绝不是你的对手”张百仁看着袁守城:“若是比斗术法神通,传出去本都督太欺负人。”

    说着,张百仁手掌一伸,迅若闪电,将一物攥在手中:“这样吧,你来猜猜本都督手中的是什么?”

    张百仁手掌藏在袖子中,眼睛隐匿于帽子里,袁守城看不到张百仁的眼睛,更看不到他的表情。

    “这么简单?”袁守城道。

    “简单?”张百仁一笑。

    “都督手中的是一片叶子,一片树叶!”袁守城笃定道。

    张百仁手掌一伸,一捧灰烬洒落空中:“你输了!”

    “这……都督耍赖!”袁守城不服气。

    “那我来猜如何?”张百仁看向袁守城。

    袁守城在袖子里一番鼓捣,方才攥着拳头伸到张百仁面前:“都督猜吧。”

    “你手中的是一块金子”张百仁一根手指伸出,凌空点在了袁守城的拳头上。殷红色的手指,仿佛被蒸熟了一般,空气都在手指的热度下不断扭曲。

    “哈哈哈!哈哈哈!都督猜错了!都督猜错了!贫道手中的是一枚丹药!”袁守城面带狂喜的摊开手掌,下一刻仿佛被掐住脖子的鸭子般,一双眼睛死死的盯着手中那块金光闪烁的金子,脸上一副见了鬼的表情,露出了震惊之色。

    “莫非老道看错了?”袁守城揉了揉眼,左看右看手里的都是金子。

    张百仁背负双手,转身向山下走去:“老道,记得你欠了本都督一次差遣。”

    “我……”看着张百仁远去的方向,袁守城低头看着手中金子:“这怎么可能!”

    蹲下身子将身上的瓶瓶罐罐掏出来,袁守城低头看着手中瓶子,再转头面露震惊的看着手中金子:“丹药确实是少了一粒,但为何变成了金子?”

    “叔叔,大都督已经得证阳神大道,触及物质转换法则,你败得不冤!”袁天罡在一边看不下去了,不得不提醒袁守城一声,然后方才脚步匆匆的转身离去。

    “阳神?”看着山下远去的人影,袁守城呆愣愣的站在那里,眼中露出一抹震惊:“已经得证阳神了吗?”

    洛阳城中

    张百仁缓步走在洛阳大街上,站在了落马桥上,看着河水中往来船只,默然不语。

    在其身后,虬髯客与红拂亦默不作声,看着脚下的车水龙马露出了以一抹感慨。

    袁天罡此时从后面追过来:“都督,您这可是欺负人了。”

    “我这是凭本事欺负人,有什么好丢脸的!”张百仁不置可否。

    袁天罡闻言竟然无言以对,一双眼睛看着张百仁,过了一会才道:“都督来这作甚?”

    “等人!”张百仁就这般静静的站在桥上等着,眼见着河水中灯花陆续升起,数不尽的风流笑声在耳边回荡,张百仁轻轻一叹。

    没有人知道张百仁叹的是什么,此时一边袁天罡眼尖:“那不是宇文化及吗?这老小子也来喝花酒?宇文化及身边的那位男子,倒是有些气度,似乎有潜龙之资,不知是那家培育出的子弟。”

    “他便是李密,李密四世三公,继承了蒲山公的袭爵,与宇文述有些交情,早些年颇得宇文述提点,与宇文家关系倒是密切的很!”张百仁缓缓开口,关于李密的情报瞒不过军机秘府。

    众人闻言一愣,张百仁脚步一踏,踏着虚空降临于一只安静的小船上。

    小船上只有几盏油灯点燃,与周边花船比起来,毫不起眼。

    “见过真人!”船家瞧见张百仁落下,立即恭敬一礼。

    船夫是个衣着朴素的汉子,一位中年女子也急忙擦了擦手,面色恭敬的一礼。

    “炖一条鲤鱼!”张百仁走入船舱,拿出一壶精致的美酒喝着。

    “大丈夫当如是也!”瞧着权势滔天的张百仁,悠然自在的落在农家船头喝酒,虬髯客眼中露出一抹精光,纵身向船头落去。

    红拂亦不甘示弱,随之脚踏水波落在了船头上,坐在张百仁对面。

    袁天罡站在桥头,眼中有些无奈:“可惜,老道我却不懂御水之术。”

    一边说着,脚下一只纸鹤悠悠,载着袁天罡到了船舱中。

    众人走入船舱喝着酒水,吃着炖鱼,俱都默然不语,各怀心思。

    月上柳梢头,才见张百仁脚下影子一阵晃动,荆无命不知所踪。

    却说李密与宇文化及饮酒后,趁着醉意正要向驿站走去,熟知刚刚踏上岸边,便看到了不远处多了一袭人影。

    人影不高不瘦,黑夜中看不清面容,却偏偏挡在了李密的去路。

    对方是冲着自己的来的,李密知道自己躲不过去。

    “阁下挡住在下去路,不知有何见教?”李密双手抱拳一礼,显得很客气。

    荆无命话语深沉:“我家主公要见你!”

    “你家主公是谁?既然见我,可有名号?”李密一双眼睛死死的盯着对面黑影。

    “去了就知道!”荆无命话语霸道,跟在张百仁身边没多长时间,但却将张百仁的霸道学了个十成。尤其是在张百仁蓄养的金乌出世之后,荆无命比往日里更加霸道了三分。

    十日齐出,普天之下谁又是自家主公的对手?

    张百仁或许没有下棋的能力,但却有掀桌子的能力。

    有了底气,荆无命自然越加高傲!

    “今日夜色已深,阁下请回吧!”荆无命霸道的话语叫李密不喜。李密也是贵族中人,听不得这般强硬的话语。

    “怕是由不得你,只希望你能识相,莫要敬酒不吃吃罚酒。说句不客气的,就你这般易骨境界修士,我家主上随手一抛酒杯,都能砸死一大片。我家主子手下高手无数,你这般修为却连名号也排不上,能得我家主子接见,是你的荣幸,你还敢推三阻四?”荆无命冷然一笑,不得不说荆无命的话确实噎人,噎得李密心中火起。他是谁?他是真真正的贵族,是体系中人,就算宇文述、杨广见了他也不敢这般轻视于他。

    “哦,阁下还能强行挟持我去不成?”李密冷然一笑。

    荆无命一点气机流转而出,铺天盖地般向李密压去:“你最好识相点!”

    至道的气机何等恢弘浩荡,李密瞬间身子僵硬,仿佛提线木偶般,身不由己的跟在荆无命身后,向着小船走去。

    “都督,李密到了!”荆无命站在船舱外。

    “无命,你这般做法可是有违待客之道,哪有这般请客的,叫他进来吧!”张百仁自然将外界的情况看得一清二楚。

    荆无命冷冷的看了李密一眼,慢慢融入张百仁影子中,李密此时得复自由,瞧着那朴素简陋的农家小船,略作沉吟走了进去。

    事到如今,由不得他了!李密虽然修为不够,但眼力还是有的。至道强者做仆役,普天之下能做到这一步的屈指可数。而如今在洛阳,除了天子便只有哪位。

    走入船舱,李密便看到了船舱中的众人,随即一愣。

    瞧了瞧虬髯客,这大汉太丑陋,丑陋的恨不能叫李密一拳将其捣得稀巴烂。在虬髯客身边,坐着一位道人与一位女子。道人仙风道骨,女子明媚可人。最关键的是,这女子他还认得。

    李密与杨素也有交情,而且交情还不浅。

    “李密拜见大都督!”李密目光一转即过,最终落在了黑袍人身上。

    “坐吧!”张百仁轻轻一叹。

    李密闻言坐下,张百仁上下打量李密一眼,是个美男子,易骨大成修为,倒也不错。貌似门阀世家基因就没有差的。

    “蒲山公不是一直在家中苦读吗?这才几年,难道就准备出仕了?”张百仁身前杯中酒水自动飞起,落在了李密身前的碗中。

    李密瞳孔一缩,想起今夜谋划,不由得心中一惊:“军机秘府果真无孔不入,我才来到洛阳,就已经被盯上了。”

    “非也,都督想错了,学生只是前来拜见宇文老大人罢了”李密道。

    张百仁手指敲击着案几,不紧不慢道:“无妨,你来见谁,本都督管不着。只是有件事本都督要提点你,有些事可以做,有些事不能做,你自己心中应该最清楚不过。你若做错了事情,今日的这杯美酒,可就变成毒酒了!”

    说完话大袖一挥,李密只觉得天旋地转,再出现时已经到了岸边,手中正端着一杯酒水愕然出神。

    再回首,小船消失在了夜幕中。

    看着小船远去,李密面色阴沉,端着酒水站在岸边不语。

    “他到底知道什么?此事才刚刚谋划,他不可能听到风声!”李密喃呢自语。

    ps:感谢“冷傲晨”同学的万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