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bet金宝博官方网站 > 玄幻小说 > 一品道门 > 第一千一十章 二日当空,两个太阳

第一千一十章 二日当空,两个太阳

    李密是绝对不会相信张百仁知道了自己的谋划,自己这边才刚刚和宇文阀接气,张百仁那边怎么知道?

    “他指的是哪方面?貌似我一直在家中潜心做学问,没惹出什么大乱子啊!”李密左思右想,却不知张百仁为何今夜会忽然警告自己。

    得……

    张百仁这般做派,是给聋子唱歌,给瞎子抛媚眼,李密根本就没有理解。

    回到军机秘府,张百仁就这般静静的站在庭院池塘边,看着月色下波光粼粼的池水,许久无语。

    “你等如何算计,与我无关,但苍生何辜?为何要将天下苍生都牵连进去!”张百仁缓缓闭上眼睛,站在湖水边默然无语,仿佛一颗青松般,扎根于湖边。

    张百仁不离去,虬髯客与红拂自然也不敢离去。二人一个是侍女,一个是俘虏,那个敢擅自离开。

    张百仁彻夜无眠,翠屏山中袁守城也是整夜未睡,一双眼睛看向星空,默不作声的似乎在等候着什么。

    玉兔西落,天边一缕红光烧得云霞化作紫色。

    “天亮了!”袁守城看着天边的太阳,眼中露出一抹无奈:“这一次不知要死多少人啊!”

    “天亮了!”张百仁看向天边逐渐跃出水平线的太阳,喃呢声惊醒了昏昏欲睡的红拂与虬髯客。

    手指缓缓捏住一瓣花朵,张百仁猛然屈指一弹:“尽我所能,听天由命!”

    花瓣过处,铺天盖地,时空似乎在扭曲。

    “快看!太阳后面怎么又多出来一只太阳!”

    金顶观,正在打坐练气的正阳老祖忽然睁开眼,瞧着东方的两轮太阳,眼中满是骇然之色。

    “这不可能!怎么会有两只太阳!”夕阳老祖骇然道。

    “金乌!金乌!那是金乌!”朝阳老祖一愣,随即面色惶恐道:“他居然叫金乌现世了,他到底想要干什么!”

    涿郡

    鱼俱罗正在院子里拉伸筋骨,本来天边太阳升起,得不到鱼俱罗的注意,但是当第二轮太阳升起之后,鱼俱罗顿时面色狂变:“天边怎么多出了一轮太阳?”

    太原

    春归君面色骇然的看向天空:“这不可能!这不可能!羲和已经死了,十只金乌皆已经陨落,怎么还会有金乌现世?”

    “先生,天边怎么多出了两只太阳?”李世民面带不解道。

    “金乌逐日!金乌逐日!这是有人要祸乱天下!”春归君眼中满是骇然:“必须阻止他!不然所有人都要倒霉!”

    “大哥!”李神通看向李渊。

    “国之将亡,必有妖孽!妖族居然有金乌诞生,莫非妖族又要作乱了?”李渊眼中满是杀机。

    南天师道、北天师道、上清、灵宝俱都面色骇然,瞧着那天空中的两轮太阳,不由得想起了上古的传说。

    金乌并不可怕,可怕的是金乌受到太阳意志加持后,会将太阳的力量播撒人间。

    金乌的降临,等于直接将太阳拉扯到了人间,消去了金乌与太阳的距离。

    太阳与金乌的感应,无视时空、无视远近,即便千分之一的太阳之力降临人间,也不是人间能承受的。

    莽荒之中,荒野大泽。无数妖兽看着那叱咤九天的金乌,忍不住为之仰天狂呼,满是兴奋。

    金乌,乃是妖族的无上强者!当年金乌十日炼天,差点毁灭人间大地,如今再次有金乌重出世间,毫无疑问妖族反攻人族的时间到了。

    四海龙族

    一位蟹将脚步慌慌张张的跑入水晶宫:“报告大王!不好了!不好了!天上突然多了一个太阳。”

    东海龙王正在喝着美酒,听闻蟹将此言,顿时不悦道:“你在胡说什么,天上怎么可能会多出个太阳?给本王拉出去打一百棍子。”

    “可是大王,天上真的多出了一个太阳,小人绝无虚言,大人一观便知!”蟹将很委屈,虽然这事情说起来异想天开,悚人听闻,但偏偏天空中真的多出了一个太阳。

    水晶宫

    丞相府

    龟丞相猛然钻出水面,卷起了滔天波浪,看着天空中的两尊烈日,瞳孔急速紧缩,骇然失色:“金乌!这怎么可能!金乌不是被灭绝了吗?怎么还会有金乌现世?”

    此时四海龙王纷纷破开海面,站在海面看着那天空中的两尊大日无语。

    “金乌!居然有金乌现世,只怕又是一次浩荡大劫!”北海龙王摇头晃脑:“必须要加快时间夺回一元泉眼,不然未来劫数越加动荡,我四海怕也也难得安稳。命脉握在人族手中,终究受制于人。”

    此时四海龙王面色骇然,一双双眼睛看向天空中的金乌不语。

    不单单是中土,此时东突厥、西突厥、道家、佛家俱都是面色骇然。

    法兰寺

    法兰寺方丈嘴角翘起:“金乌乱世,时间到了!合该我佛家趁此机会大兴于世间。”

    “世尊已经降世,此次正是咱们暗中侵袭中土的最佳时机,借助金乌由头收拢香火信仰,方才不负天赐良机”身后的金身罗汉轻轻一笑。

    “大都督哪里怎么说?”法兰寺和尚轻轻一叹。

    “有人会亲自走一遭,一位老祖已经亲自前往中土打开门路,诱饵已经放下,就待大都督上钩了!”法兰寺方丈轻轻一叹:“金乌现世,合该大日如来佛转生。”

    “此言大善!”那金身罗汉称赞一声。

    “都督,那是……”虬髯客瞪大眼睛。

    “都督,那不是你的金乌吗?”红拂骇然出声。

    张百仁居然叫金乌现世,他到底想要干什么?

    “劫难无法阻挡,只希望门阀世家有人能够站出来,否则天下众生必然屈服于张百仁的淫威之下”袁守城看着天空中振翅高飞的金乌,眼中满是不忍、慈悲之意。

    金乌现世,空气的温度霎时间上升。中土也好,塞外也罢,俱都是霎时间犹若置身于酷暑夏季。

    南方的夏季,地面温度可以达到五十度,根本就站不住人。而此时金乌现世,这一切才刚刚开始。

    “都督,你这是~”袁天罡老道眼中满是骇然:“那你老人家就不怕因果怨气冲天,坏了你的道功?”

    “不怕!”张百仁看着天空中高悬的金乌,一丝丝太阳本源自冥冥中落入其体内骨髓,不断冶炼着他的骨髓。

    怕又能如何?

    不怕又能如何?

    自己都要给杨广一个机会,争取二征时间的机会。

    皇宫中

    杨广看向天空中的两尊太阳,再看看手中的诏书,良久后才轻轻一叹:“唉!只是苦了你了!”

    二日当空这种事情,张百仁怎么会不提前与杨广打招呼?

    “陛下,不好了!上古神鸟金乌出世,欲要火炼大地,还请陛下出手肃清金乌,将其驱赶离开人间!”钦天监司正脚步匆忙的走进屋子,跪倒在地开始汇报情况。

    杨广眯着眼睛,过了一会才道:“命李昞率领人间神祗,驱赶金乌,将金乌驱赶回太阳星。”

    天子令下,言出法随!

    有阳神真人携带口谕,降临太原李家宗祠:“奉天承运皇帝,诏曰:李昞率领人间神祗,与金乌决战,将金乌驱逐于太阳星,钦此!”

    一言落下,真人远去。

    ‘咔嚓’

    李家祠堂神位炸裂,李昞怒气冲冲的走出来:“昏君,这是叫我去送死,这可是金乌,我如何是金乌的对手?”

    “老祖,天子口令怕是不好不遵从!”有神祗小将走出来:“事到如今,只能舍弃一部分神祗用做炮灰,消耗金乌的力量,也算是完成陛下的交代。”

    “该死,本来抵抗六宗侵袭就已经捉襟见肘,如何有精力对付金乌?”李昞恨得是咬牙切齿。

    “大人,神祗掌控修炼界,大人可以以天子名义,召集那些大宗门修士去送死。若对方敢违抗法令,到时候上书天子,将所有责任都推得二五六,此事便成了!”

    谁都知道金乌的厉害,谁都不想去与金乌硬杠,成为金乌手下的亡魂。

    “速去传召各大宗门,一定要将这金乌给我擒住!”李昞说完身形消失在虚空中。

    大地上雾气升腾,水汽弥漫,本来生机勃勃的嫩草,此时开始蔫头耷拉脑,满地的枯黄。

    忽然下界神光流转,一道道神祗打着颤抖,纵身向金乌飞去。

    明知送死,但却不得不去。这便是神道,法理森严的神界。

    尚未靠近,便已经被金乌散射出的神火化作齑粉,神祗本源被屹立天地四方的诛仙四剑吸收,成为了诛仙四剑的养料。

    “天子无道,妖魔现世,如今正值乱世,我等理应崛起,顺天而行剿灭天子,诛杀妖魔!”张金称仰天狂呼,手下无数士兵亦跟着一阵狼哭鬼嚎。

    “天亡大隋!天亡大隋!尔等追随我,乃是从龙之功。王侯将相宁有种乎,诸位随我一道攻城拔寨,将那狗皇帝掀下龙椅,我等也能开创惊世伟业!”张金称站在高台上,眼中满是蛊惑之色,声音里充斥着诱惑人心的力量。

    无数的流民百姓,在‘托’的带动下,纷纷加入了反贼大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