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bet金宝博官方网站 > 玄幻小说 > 一品道门 > 第一千一十四章 杨广目的,山河社稷图

第一千一十四章 杨广目的,山河社稷图

    害人之心不可有,防人之心不可无。就算如今徐福表现出来和自己颇为亲密,但张百仁却也不敢贸然相信对方的话。

    地府虚无缥缈,自己如何辨知对方所说真伪?

    张百仁背负双手,面无表情的站在湖水边缘处,看着远处水湖中央的波澜许久无语。

    “都督,若能再进一步,找到自己的成仙之路,那一切都瞒不过你的眼睛”徐福轻轻一叹。

    “先生说仙,可知老聃何在?广成何在?”张百仁看向徐福。

    “老聃西出函谷关,不知所踪。广成或许能在九州寻到踪迹,当年上古大战太惨烈,传承已经断裂,我等也无法追寻上古消息”徐福摇摇头,转身向府外走去:“努力修行吧,人族需要一尊无敌的仙人镇压地府。”

    说到这里,徐福看向张百仁,面露复杂之色:“其实有件事,我觉得应该告诉你。”

    “还请先生赐教”张百仁见到徐福这般表情,就知道对方欲要说出一些惊世骇俗的秘密。

    “你们先退下吧!”张百仁摆摆手,荆无命自影子里走出,不见了踪迹。虬髯客与红拂眼巴巴的看着张百仁,面带不甘之色,但却也不得不转身离去。

    谁都知道,接下来张百仁与红拂要说的,绝对是惊天动地的大秘密。

    张百仁抚摸着下巴,过了一会才道:“还请先生赐教。”

    见到众人皆已经走远,徐福才目光凝重道:“都督可知隋天子为何东征高丽?即便失败,也依旧固执己见继续征讨?”

    张百仁不知,是以摇摇头。

    “都督可曾听闻上古山河社稷图?”徐福道。

    “山河社稷图?”张百仁愣了愣:“不知!”

    “据说山河社稷图乃远古大神女娲娘娘的宝物,女娲娘娘陨落后,这山河社稷图的下落便成为了谜团”徐福叹了一口气:“当年始皇也曾派人去寻找过山河社稷图的下落,可惜一无所获。”

    “山河社稷图有何妙用?”张百仁不解,不知道山河社稷图凭什么叫杨广这般疯狂追求,近乎于执着。

    “据说山河社稷图内有女娲的墓穴,女王死后将山河社稷图化作了裹尸布,谁若能获得山河社稷图,谁便能获得女娲大神的传承,获得无可匹敌的力量,弹指间造化万物,重塑乾坤,区区大隋江山与山河社稷图比起来又算得了什么?”徐福惊叹。

    “先生是说,山河社稷图极有可能在高丽境内”张百仁目光流转。

    “只是隋天子的猜测,我亦不知。天子征讨高丽,留下无数尸体,目的便是血祭,破了那封印,去伪存真得见真实,要将山河社稷图逼迫出来,使得对方显露踪迹”徐福道。

    张百仁心中一惊,背负双手默然不语,过了一会才道:“世间真有女娲大神?”

    徐福苦笑:“我又不是自开天劈地存活的老怪物,我怎么知道?”

    “想来是真的,不然天子也不会疯了一般,牺牲无数将士、役夫的性命去血祭山河社稷图”张百仁默然,心中发冷。

    杨广血祭百万将士性命,血祭百万役夫性命,就为了寻找山河社稷图,简直叫人心中拔凉到底,比之门阀世家并无区别。

    “唉!”虽然看不到张百仁面部表情,但徐福却也能通过张百仁周身的精气神,感知到张百仁的情绪变化。

    “统治者只为了自己,那个会为了天下万民考虑?三皇五帝外,那个皇帝不是为了巩固自己权柄,巩固自己的地位?至于说为万民服务,想多了!”徐福嗤笑一声。

    听着徐福的话,张百仁不动如山,脚下却已经尽数化作了焦土。

    “都督一心为民,可惜用错了方法,大隋天子也只是为了自己而已”徐福道。

    “若能获得江河社稷图,便能镇压人族气运,人族自然江山永固,江河永昌!百姓安居乐业,士大夫俯首納命,也是开创了人族盛世!百万将士,百万役夫,二十年休养生息足以恢复!”张百仁在辩解,只是辩解的话有心无力。

    公主远嫁高丽,不过是为了搜寻山河社稷图的线索罢了!

    所有人都以为天子疯了,却不知只有天子一个人是精明的,所有人都是傻瓜。

    “门阀世家给了你何等好处,你居然也来蛊惑我”张百仁转头看向徐福,热浪扑面而来,惊得徐福后退三步。

    张百仁口中呼出的气体,居然将徐福眉毛点燃。

    “你这又修炼的是什么功法,怎么控制不好力量,莫非是走火入魔了?”徐福看向张百仁:“我不过是告诉你真相罢了,我这次入宫,无意中看到了天子手中的地图,而这份地图始皇当年也曾把玩过,我当然不陌生。”

    说到这里,徐福深吸一口气:“我也不瞒你,老夫正打算趁机抽干大隋龙气,反正如今大隋危机四伏,天下百姓心生不满,已经无力回天,倒不如废物利用。你可以镇压各路强者,但你能改变百姓的心意吗?”

    徐福逼视着张百仁:“你口口声声说是为了百姓,但你可曾倾听过百姓的心声?”

    “咯吱!”张百仁拳头紧握,攥的‘嘎嘎’作响。

    毫无疑问,徐福句句诛心,直指张百仁的内心。

    徐福是谁?见证过了诸子百家争鸣,与最鼎盛时期的诸子百家有所论道交流,可谓是见多识广。

    “我无法阻止天子二次东征,但大隋士兵不能白死,却不能任由高丽杀戮!”张百仁脚踏湖泊,整个人逐渐沉入了湖泊中,不多时周身水流已经沸腾。

    看着湖水中的张百仁,徐福轻轻一笑:“都督,你还是年轻,待你见惯了数百年的转世轮回,到时候你就习以为常了。天作棋盘星做子,都督你修为虽然当世无匹,但轮魄力却及不上杨广。”

    徐福离去,留下张百仁沉浸在湖水中不语。

    走出小院,看到了静立的红拂与虬髯客,徐福撇撇嘴:“进去安慰一番他吧,你们的大都督需要人安慰。”

    说完话徐福离去,留下红拂与虬髯客愣了愣神,齐齐走入院子里。

    都督呢?

    二人扫视后院,待看到那翻滚的湖水,方才露出诧异之色,不知张百仁泡入湖水中做什么。

    涿郡

    李渊府邸

    李靖跪倒在地:“还请唐国公做主,张百仁掠我爱妻,下官与其誓不甘休。”

    看着李靖,李渊苦笑连忙将李靖扶起来:“贤侄何必如此,你我亲若一家人,无须如此客套。”

    说到这里看着空气中燥热的气氛,过了一会才道:“之前贤侄也不是没看到,这世间居然有金乌出世,王家先祖王羲之天外一剑,却被张百仁挡了下来,可见张百仁如今修为已经深不可测。我李家虽不怕他,但却不想和其硬碰。更何况朝廷居然有金乌藏匿,却是打破了我等算计,金乌乃棋盘外的变数,不找到克制金乌之法,我等如何敢与朝廷做对?”

    李渊脸上也满是颓然:“如今我等连金乌几只,朝廷实力如何都不知道,更加不敢擅动,只能暗中派人搅合一番,不断试探朝廷底细。你再给老夫一些时日,二征之时,便可看出朝廷底蕴。一旦朝廷势衰,到时必然是群狼噬虎之局。”

    “等,还要等多久?只怕红拂遭受张百仁的虐待,一想到这里,下官心中就寝食难安啊!”李靖无奈的道。

    “恰恰相反,红拂在大都督手中,你才能安心!大都督道功未成,近不得女色,若落在杨玄感手中,你反而要担心了!”李渊拍了拍李靖肩膀:“红拂在张百仁手中,总比杨玄感手中的要强。”

    太原

    李府

    后院

    长孙无垢面色怏怏,神情泱泱的坐在楼阁前,趴着窗子看着屋檐上飞来飞去的燕子,眼中满是空洞,空洞的令人心痛。

    “呕!”

    “呕!”

    长孙无垢忽然一阵干呕,酸水不断的酿出。

    “夫人,你怎么了?”一边侍立的丫鬟连忙跑进来。

    长孙无垢摆摆手,示意自己没事,只是想到那日的场景,不由得产生一种厌恶罢了,那白花花的肉体叫人恶心至极。

    一想到自己那日浪荡的媚态,长孙无垢恨不能就此了却性命。

    “二征开始了,听人说那混账也要去战场,只希望这恶魔死在战场,才能洗刷我这清白的身子!”长孙无垢眼中闪过一抹厌恶、杀机,但却有一种罪孽与报复的快感夹杂。

    “唉!”叹了一口气,长孙无垢站起身:“沐浴!”

    自从回来之后,长孙无垢每天要沐浴三次,贴身丫鬟惊奇无比,但却不敢多说。

    这丫环乃长孙无垢的陪嫁丫鬟,不然也不会做贴身侍女。

    这时,远处传来一阵急促的脚步声:“二夫人,大老爷求见!”

    一个丫鬟叽叽喳喳的道。

    “哥哥?叫他进来吧!”长孙无垢轻轻一叹。

    侍女领命而去,不多时就见一英武青年走了进来:“无垢,听人说你近日身子不舒服,可别染上什么恶疾,到时候可麻烦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