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bet金宝博官方网站 > 玄幻小说 > 一品道门 > 第一千二十五章 斩

第一千二十五章 斩

    扫过那老道士,张百仁挪目看去:“你有何手段?”

    老道士轻轻一笑:“都督,这世间有一异宝,唤作:定风珠。任凭你风暴再大,面对着定风珠也只能乖乖束手。都督若能借来定风珠,区区狂风不在话下。”

    “何处有定风珠?”张百仁目光一亮。

    “这……这……老道只是听闻,亦是不知!”老道士得意的笑容瞬间化作尴尬。

    “道听途说,也来糊弄我,速速退下!”张百仁呵斥一声,老道士掩面而退。

    看着周边众人,张百仁道:“各位具为有道修真,可有办法破了这风暴?”

    众人仔细打量天空中的风暴,但见风暴下草木逐渐腐蚀,生物更是早就化作了一滩血水,然后融入风暴之中,助长了风暴的力量。

    众道士愕然无言,张百仁背负双手来回走动一圈,过了一会才道:“诸位道长还需给本督一个交代才是。”

    正说着,后方忽然传来圣旨:“陛下有旨,责令各宗三个时辰内必须破阵。大阵不破,三个时辰后各宗当斩一人。”

    此言一出,众道士俱都面色狂变,简直是秀才遇到兵,有理说不清!你叫众人怎么说?这般风沙,非寻常凡俗的狂风,想要扑灭谈何容易?

    而且这狂风具有蚀骨销魂之能,众人纵使是有通天神通,彻地法力,那又如何?找不到施法祭坛所在,找不到对方的真身所在,还不等走出风暴,便已经在风中化作了齑粉,这又能找谁说理去。

    天子会听你的解释吗?他只会看结果,根本就不管你的过程有多艰难。

    张百仁手指敲击着案几,一双眼睛看向远方虚空,瞧着面如土色的众位修士,不紧不慢的向大军后方走去。

    “将军!”张百仁对着鱼俱罗一礼。

    “都督,这风暴如何是好?”鱼俱罗看着满天血红色砂砾,忍不住开问道。

    面对着道人的术法神通,若不能找寻到道人的祭坛、真身,纵使是鱼俱罗这等强者,面对着浩瀚无穷的黄沙也无可奈何。

    风沙奈何不得他,但鱼俱罗也破不掉这黄沙阵法。

    “我观这神通不似中土手段,你这军阵还能坚持多久?”张百仁看向鱼俱罗。

    “百万大军成阵,只要有足够的粮草,三年五载亦不是问题,这风沙太恶毒,可惜却不能将其化去”鱼俱罗叹了一口气。

    张百仁有办法,但是他会出手吗?

    东征之事,不差这三五日。

    时间一点点流逝,众位道人急的焦头烂额,却没有任何办法。

    就在此时,只见宇文成都面色阴沉的走出来,扫过众位道人,眼中露出一抹苦笑:“众位道长,对不住了!”

    “宇文将军何出此言?”一位道人露出诧异之色。

    “绑了!”宇文成都一声令下,就见一群侍卫如狼似虎般窜出,绑了各家一位道人,仍凭对方挣扎,却仿佛小鸡崽般,被众位易骨境界强者锁住了琵琶骨。

    “宇文成都,你莫非想要造反不成?”北天师道一位修士面色阴沉的道。

    听着那修士的话,宇文成都无奈一叹:“天子有旨,不得不尊奉!”

    任凭各家道士指责,宇文成都铁青着脸,挥了挥手:“斩了!”

    “宇文成都,敢!”南天师道的修士惊呼。

    天庭六宗修士亦是震怒的看着宇文成都,周身法力滚滚欲要动手。

    “混账,敢!”

    “还不速速放人!”

    “你这厮竟敢假传圣旨,今日我等便替陛下除了你这奸佞!”

    众位道人也不是好欺负的,居然欲要污蔑宇文成都假传圣旨,将其斩杀。

    “砰!”

    宇文成都一拳挥出,眼前虚空片片破碎。

    至道!

    众位道人俱都仿佛被掐了脖颈的鸭子般,一瞬间出不得任何声音。

    “斩了!”宇文成都铁青着脸,心中却在酿着苦水。

    天子这是将自己架在火架上烤,过了今日自己必然与各大道观结下死仇!日后再无任何回旋余地。

    既然动手,宇文成都当然不会留情,他乃至道强者,又怕谁来着?

    明知道是火坑,他敢不跳吗?

    天子的法令他敢违背吗?

    他若敢违背杨广圣旨,杨广肯定不会介意教他如何做人!

    噗嗤~

    热血冲天,斗大人头滚滚落地。

    “师弟!”

    “师兄!”

    “师叔!”

    “老祖!”

    众位道人情绪激奋,露出了狰狞之色。

    大家相伴几十年、上百年,感情之笃厚毋庸置疑,如今被人当着自己的面,眼睁睁的斩去肉身,你叫其如何不怒?

    “宇文成都,咱们日后不死不休!”一道阳神刹那间消失于青冥,不见了踪迹,想来是转世轮回了。

    阳神真人来无影去无踪,就算是宇文成都这等高手想要阻拦,也无从插手。

    “宇文成都,你这狗贼,咱们日后不死不休!”

    “老夫转世,一定要叫你血债血偿!”

    一位位被斩掉头颅的阳神真人面色狰狞的看着于文成都,诅咒的话仿佛一段段梦魇,不断冲击着宇文成都的心神。

    “天子害我!”宇文成都心中一阵哀嚎,知道这次仇肯定是结大发了。

    瞧着那一道道冲天而起的阳神,呲目欲裂痛彻心扉的各大道观修士,宇文成都面无表情的站在那里,就仿佛是一杆烈烈大旗般,静静的站在那里。

    “想走?”正在与鱼俱罗说话的张百仁冷然一笑,难得看到宇文成都吃瘪,若不推一把手,叫双方结下死敌,张百仁岂还是那个睚眦必报的张百仁?

    手指一弹,一道花瓣烙印刹那间没入云层中,与那血红色沙尘融为一体。

    “啊!”血色沙尘中传来一声惨叫,接着就见下方道人呲目欲裂:“老祖!”

    北天师道的阳神真人魂飞魄散,被血红色的沙尘吞噬。

    “大师兄!”南天师道一位胡子花白的老者,眼泪滚滚而落,顺着脸颊流了下来。

    南天师道真人一声惨叫,步了北天师道真人的后尘,灰飞烟灭。

    法华

    观山

    长春

    浮屠

    问素

    天机,此时天庭六宗欲要择人而噬,其余各大宗门亦是怒发冲冠。

    瞧着怒火冲霄的各位长老,宇文成都面无表情,心中却是忍不住为之一阵头皮发麻。

    张百仁静静的站在远处观望,没有人知道张百仁暗中出手算计。

    鱼俱罗苦笑:“都督这招未免太狠了,日后宇文成都必然自绝于修炼界,成为修炼界的过街老鼠,人人喊打。”

    张百仁摇摇头,静静的等着看好戏,若不能狠狠的坑宇文成都一把,怎么会叫这小子知道自己的厉害?

    转眼间三个时辰又再次过去,只见宇文成都一挥手,手下侍卫再次开始抓人。

    “宇文成都,你这狗贼莫非真的想要将我等尽数逼死不成!”北天师道真人怒视着宇文成都。

    宇文成都无奈一叹:“天子手令,我又能如何?众位要么想办法破阵,要么去找天子求情。”

    “我要见大都督!”北天师道掌教咬牙切齿道。

    宇文成都一双眼睛看着北天师道掌教,随即摆摆手示意手下侍卫动作放缓,转身道:“去通传大都督,若大都督肯出面,或许能为你等求来一条性命。”

    瞧着那侍卫远去的目光,北天师道掌教眼中满是期待,其余几家修士亦是满怀期盼。

    “都督,那群道人要见您!”有侍卫走过来通秉。

    “不见,就说本都督忙着思索破阵之事,没时间去见他们!”张百仁面色冷酷的挥挥手。

    侍卫领命而去,回禀了宇文成都,在宇文成都耳边一阵低语。

    瞧着满怀期盼,眼巴巴看着自己的众位道人,宇文成都无奈的道:“诸位,教各位失望了,大都督不肯出面,怪不得本将军下狠手。”

    说着摆摆手,侍卫再次如狼似虎的扑了上去,扯住众位道人。

    “混账,我和你拼了!”有道人挣扎不得左右侍卫,居然径直阳神出窍,化作道道术法神通,向宇文成都烧来。

    “砰!”

    宇文成都一拳挥出,将那阳神真人打散,然后刹那间血液喷溅,那阳神真人的肉身化作了肉泥,四处飞溅。

    “敢犯上作乱,死不足惜!”宇文成都话语阴冷,瞧得众道士一个激灵,激动的情绪瞬间平复下去。

    “方寸之间,尔等胆敢与本将军动手,唯有死路一条!袭击朝廷命官视作造反,诸位可需思虑清楚了再动手!”宇文成都阴冷的话语震慑着众人。

    下方有道人受不得这股恶气,欲要纵身而起,却被自家同门死死的拉住。

    “师弟忍住,留得青山在不愁没柴烧,日后若有机会逃出生天,定叫这昏君、宇文狗贼遭受劫数!”一位老道热泪含框的拉住自家师弟。

    听了这话,那师弟伏地嚎啕大哭,身子抽搐晕眩了过去。

    “忍住!一定要忍住!唯有活着才有希望啊!”有人死死拉住自家同门的衣袖。

    “师兄!”道人仰天长叹,血泪滚滚滑落。

    “师叔!”问素的一位道人死死的盯着被压在地上的老道。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