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bet金宝博官方网站 > 玄幻小说 > 一品道门 > 第一千零二十六章 南蛮教主

第一千零二十六章 南蛮教主

    “师叔!”一位中年道人看着跪倒在地,大刀下即将被斩首的老道士,眼中满是悲愤。

    “发扬正统,宏大法门,你日后好生修行,莫要因仇恨起因果!”老道士热泪含。

    “斩!”

    似乎对于眼前的悲情视作不见,猛然一挥手掌。

    “噗嗤!”

    又是几十颗大好头颅抛洒而下,惹得场中哭嚎声一片。

    “宇文国贼,我与你拼了!”

    “师弟,忍住!忍住!日后终有因果报应之时!”场中的众道士不断相劝,不断拉扯挣扎。

    “斩!”

    “斩!”

    “斩!”

    “……”

    一批批阳神真人被压到了大刀下,化作了断头鬼。

    张百仁停下动作,都不忍心再出手打散魂魄,实在是死的人有点多。

    “宇文成都怕是疯了,居然毫不留情”张百仁喃呢自语。

    “都已经结下死仇,日后这些人定会找宇文成都复仇,既然如此倒不如直接出手,杀得越多日后麻烦就越小!”鱼俱罗摇摇头。

    张百仁坐在稻草上,看着远方冲霄而起的杀戮,阵阵哭嚎之声悲天怆地,喝了一口酒水。

    “北天师道可是你娘舅家,真不出手搭救?”鱼俱罗诧异的看着张百仁。

    “用到我时,知道我是外甥了!”张百仁一声嗤笑,看着天空中的稻草,露出一抹诧异:“其实本都督对这血色沙尘到是挺好奇的。”

    听着张百仁的话,鱼俱罗道:“你有没有办法破掉这个沙尘暴?”

    “区区沙尘暴,弹指可以覆灭,我若连这沙尘暴都覆灭不得,早就死在这些混账手中!”张百仁面带冷色,口中叼着稻草:“将军若心生不忍,想要破阵,我倒可以指点你一番。”

    “终究是数十年苦修,几世功德,还请都督指点!”鱼俱罗面色正容道。

    “真要我指点?”张百仁诧异的看着鱼俱罗。

    鱼俱罗无奈一叹。

    “也罢,东海马祖与四海龙王大战,马祖手下有一至宝,名曰:人种袋”张百仁不紧不慢道。

    “人种袋?”鱼俱罗惊呼:“这东西不是已经失传百万载了吗?”

    “能不能借来人种袋,要看大将军的本事了”张百仁闭上眼睛。

    鱼俱罗闻言面色阴沉不定,欠下马祖人情,可不是那么好偿还的。日后若因果找上门来,可是大麻烦。

    鱼俱罗站起身,向着众位道人走去。

    “师傅!”瞧见鱼俱罗,宇文成都恭敬一礼。

    鱼俱罗摆摆手,瞧着众位道人,无奈一叹道:“诸位,本将军倒是知晓一个破阵的法子。”

    “还请将军赐教”北天师道的一位老道忍不住走上前来,面色恳切道。

    “大都督说马祖麾下有人种袋一枚,诸位若能穿过这黄沙降临东海之滨,借来人种袋,这漫天风沙自然不值提档!”鱼俱罗说完后转身离去,留下众位道人议论纷纷不断合计。

    不多时

    就见众位道人拿出一只墨家机关兽,钻穿了大地,向着沙尘外而去。

    东海之滨

    马祖的一双眼睛看向四海战场,忽然只见一道阳神飘忽而来,脸上露出了一抹诧异笑容:“这小子,倒会为我找寻人情,这个弟弟是没有白认。”

    出了沙尘暴的笼罩范围,以阳神真人的速度赶到东海之滨,亦不过刹那之间。

    “来人”

    沙尘内,宇文成都再次挥手,又有武士上前,按住了一批道人。

    “宇文成都,我等已经找寻到了破阵的办法,你还不速速住手!”上清道人怒斥一声。

    “陛下有旨,尔等只要没有破开法阵,三个时辰便斩杀一批!如今法阵尚未破开,自然留你不得!”宇文成都面色冰冷,杀性四溢。

    “邪魔!邪魔!你不得好死!”道人怒斥着宇文成都。

    “斩!”

    “刀下留人!”天空沙尘暴内传来一声呵斥,下一刻却见沙尘暴卷动,然后便见那沙尘暴内出现了一道无底黑洞,不过几个呼吸间便将那数不清的沙尘暴吸纳一空。

    天朗气清,众人从未觉得太阳、天地如此美好,甚至于有小道士直接悟道,证就了阳神果位。

    只见天空中丈许的袋子收缩,化作了巴掌大小,向着远方无尽虚空而去。

    “我等拜谢马祖!”瞧着远去的人种袋,众位道人齐齐恭敬一礼。

    有道人上前推开众武士,松了捆绑在刀口逃生的道人,眼中露出一抹激动之色。

    瞧着面带欢喜的众位道人,宇文成都面色阴沉至极,冷冷一哼转身离去。

    “这狗贼,仗势欺人,日后定要叫其遭受报应!”

    “天子昏聩无道,我等当隐居山林,岂能为这狗皇帝效命?”

    “稍后咱们寻个时机,暗中悄悄溜走,叫这狗皇帝自己去征讨高丽吧!”

    众道人劫后余生,俱都是心生去意,道统虽好,但却要有命传递才是。

    大军继续启程,走了不到五里,道人暗中已经走了大半。除了天宫六宗与大隋绑在一起外,各家道士都已经暗自离去。

    对于众位道人的离去,张百仁并没有出手阻拦,只是静静的看着。

    高丽大营

    大巫师猛然站起身,看着那将满天红纱吸纳得一干二净的袋子,露出了震惊之色:“那是什么宝物,居然能收我红沙?”

    “红沙乃我南蛮至宝,不容流落在外!”大巫师脚步匆忙的直奔祭台,来到了后院,瞪眼看向祭台。

    却见祭台上血液已经干涸,牲畜俱都灰飞烟灭。

    “糟了,那黄沙已经被人夺走”大巫师脚步慌忙的扑在祭台上,仔细的扒拉着香火,却见黄沙已经不见了踪迹,唯有干涸的血渍在不断沉浮。

    “该死的,中土人果真狡诈多端,南疆术法神通居然被其眨眼破去,当真是厉害!”乙支文德不动声色道。

    大巫师面色难看至极点,乙支文德话语里那‘眨眼间’听在其耳中显得格外刺耳。

    “欺人太甚!”大巫师面色冰冷:“我且禀告教主,请教祖做主。稍后待我在做法,与那中土高手决一胜负。”

    说着话,大巫师点燃一支烛火,就见烛火扭曲,居然开始不断壮大,化作了圆球大小,露出了一道黑袍人影。

    “手下巫启,拜见教主!”大巫师瞧着烛火里的人影,立即面色恭敬的站起身一礼。

    “巫启,你怎么跑高丽去了?”火焰里的人影眉头皱起。

    “大人,高丽肯借我等一缕龙气,属下岂会放过这等机缘?”巫启苦笑道。

    “难怪如此”那教主点点头。

    “教主,风伯留下的宝物,被一个巴掌大小的袋子收了起来!如今不知所踪!”巫启略带忐忑道。

    “混账!这等至宝,你也敢遗失?可知那宝物被谁收走?”教主顿时豁然变色,忍不住破口大骂,恨不能立即从火焰跨出来,一巴掌扇死这厮。

    “属下不知”巫启无奈道。

    “混账!”这教主却是怒不可及,恨不得将其一口咬死。

    “教主,小人到知晓几分消息!”乙支文德面色恭敬的站了出来。

    “你是何人,可知是谁夺走了我南蛮宝物?”教主看向乙支文德。

    “小道乙支文德,恬为高丽国师!”乙支文德恭敬道。

    “原来是国师当面,有礼!有礼!不知我南蛮宝物流落何方?还请国师不吝赐教”教主面色稍霁。

    “教主的宝物流落于东海之滨,被马祖大神收走了”乙支文德道。

    “马祖大神?”教主面色一变,语气变得阴沉不定起来。

    “你这可真会给本尊找麻烦”教主阴测测的看了巫启一眼,烛火爆开,身形消失无踪。

    “该死的!居然落在了马祖手中!”南蛮一座古朴的宫殿中,一袭黑袍人影站在大殿中来回不断走动:“落在谁的手中不好,偏偏落在了马祖手中,这个女人可不好惹。”

    “我南蛮宝物不容流失在外,就算是马祖也要走一遭!”教祖瞬间化作黑光,消失于青冥之中,不过刹那便来到了东海之滨:“南蛮巫不樊,求见马祖大神。”

    马祖神庙内,马祖露出了一抹笑容:“来了!”

    虚空扭曲,还不待巫不樊反应,便已经被马祖装了进去。

    “巫不樊,你不在南疆修行,寻我作甚?”马祖面无表情道。

    瞧着金光万丈中的人影,巫不樊苦笑:“手下的人不知礼数,得罪了娘娘,被娘娘收走宝物,还请娘娘开恩,赐还我南疆重宝,各种条件任凭娘娘开,只要我南疆拿得出,就没有不应的。”

    上下打量着巫不樊,马祖嗤笑:“南疆偏僻至极,穷山恶水,能有什么宝物被本宫看在眼中?”

    略作沉吟,马祖继续道:“本宫与四海龙族战事吃紧,你若是不介意,本宫许你在战场中炼蛊十年。”

    “这……”巫不樊苦笑,面露迟疑之色。

    龙族绝对不是好惹的!

    “你不肯应?”马祖话语严肃起来。

    “我还有得选择吗?”巫不樊无奈的叹了一口气:“时也命也,倒也是一番机缘。若能将神龙炼蛊,倒也是惊天动地的大造化。”

    “谢娘娘开恩!”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