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bet金宝博官方网站 > 玄幻小说 > 一品道门 > 第一千零二十七章 惊变

第一千零二十七章 惊变

    巫不樊眼中满是无奈,心中烦闷至极。

    他能有什么办法?

    打,连动手的勇气都没有。

    打不过,那就只能屈服了。

    瞧着恭顺的巫不樊,马祖手指一点,却见点点黄沙洒落,悬浮于巫不樊身前。

    “多谢娘娘”巫不樊欢喜的将满天黄沙揽入怀中,一双眼睛看着马祖,露出了欢喜之色。

    马祖轻轻一叹:“若论两军交战,你南蛮才是此中高手,你助本宫压制四海龙族十年,十年后便可得解脱。甚至于你若立下大功,本宫助你练成神龙蛊,也未尝可知。”

    “多谢娘娘!多谢娘娘!小生愿为娘娘出力!”巫不樊的脸上满是喜色。

    高丽大营

    巫启瞧着身前烛火熄灭,一双眼睛顿时阴沉下来,盯着那熊熊燃烧的祭台不语。

    乙支文德不着痕迹道:“可惜!可惜!赔了夫人又折兵,宝物丢失,法师如何与教主交代?以前总以为南蛮手段高绝,却不曾想居然与高丽一般,碰到真正强敌,也就是唯有跪地乞饶的下场。”

    听了这话,巫启霎时间面色涨红,一双眼睛扫过乙支文德,随即怒火冲冠:“谁说的,且看我手段。”

    说着话,巫启拿出腰间的一个布囊,缓缓置放于案几前,指尖一点殷红色血液飘出,滴落于布囊前的案几上。

    “知道这是什么东西吗?”巫启嘿嘿一阵冷笑。

    “何物?”乙支文德凑上前,眼中露出一抹好奇之色。

    巫启解开袋子,只见一道黑色雾气仿佛火龙般腾空而起,霎时间直冲云霄,然后没入了云层中,随即消失无踪。

    乙支文德眨了眨眼睛,巫启道:“这可是老道我压箱底的手段。”

    破了血红色沙尘,朝廷大军继续上路,只是谁也不曾注意到,不过区区三五里的距离,军伍中的道士不知何时走得干干净净。

    事关性命,管你是宗门也好,大局为重也罢,我先保住自己的小命要紧。

    毫无疑问,众人看到了杨广的强横、不讲道理,简直是秀才遇到兵,有理说不清。

    “呼!”走出不到十里,忽然天地间狂风大作,然后就见远远的一条灰色巨龙叱咤九天,在空中不断蜿蜒盘旋,刹那间封锁了前方道路,再也难见前路。

    “停下”

    领头的先锋官遥遥站在雾气外打量,却看不出那雾气的虚实。

    雾气一阵扭曲,化作了一张巨大面孔,俯视着脚下群雄:“诸位有礼了。”

    “你是何人”宇文成都走出来,怒斥着天空中云雾组成的巨脸。

    “哈哈哈,老夫是何人?尔等盗取了老夫的黄沙,居然还问老夫是何人,简直荒谬至极!”巫启怒斥一声,面孔不断扭曲:“交出黄沙,饶尔等一条生路,若敢迟疑,管叫尔等灰飞烟灭。”

    “猖狂!”宇文成都呵斥一声:“各大宗门阳神真人何在,还不速速破了这大阵?”

    一声喝问,无人应答。

    一位家将疾跑至宇文成都身前:“大将军,各大道观的人都跑了,跑得一干二净!”

    “混账,难道这些人活腻味了不成?就不怕陛下秋后算账抄家灭族?”宇文成都闻言气的面色铁青,恨不能杀人。这回丢人丢大了

    没有人知道各大道观是怎么想的,反正所有人都跑得一干二净。

    “哈哈哈!哈哈哈!中原人胆小如鼠,居然畏惧本座神威,不得不退避开去!胆小至极!真不知尔等凭什么占据富饶的中土!”天空中的晦涩面孔不断嘲笑,震动得云层翻滚不休。

    “混账,待本将军东征完毕,在与各大宗门算账!”宇文成都双手紧握兵器,瞧着天空中翻滚的云雾,猖狂的笑容,露出了一抹怒火。

    “可笑,区区手段也想阻拦朝廷大军,简直不知死活!”宇文成都拿着马槊,瞬间纵身而起,脚踏虚空步步向云雾迈去:“看我破你手段。”

    “嗡~”

    长槊刺出,扭曲虚空。

    空气在刹那间化作液态,灰色雾气猛然炸开,犹若水波般翻滚,向着宇文成都卷来。

    “可笑,凭这手段也想阻拦朝廷的前路,简直不知死字怎么写的!”宇文成都一枪刺出,天空中的面孔瞬间炸裂。

    宇文成都脚踏虚空,脚步过处空气压缩汇聚,化作了一股撞击之力,不断拖着宇文成都的脚步缓缓踏空,向云层而去。

    “呼~”

    一阵阵呼啸卷起,只见云层仿佛一条条黑蛇般,自云层中钻出来,向着宇文成都咬来。

    马槊过处,云雾崩散,根本就难挡宇文成都一合之敌。

    “小心,这不是雾气,而是蛊虫!”下方张百仁与鱼俱罗观战,天空中晦涩云层炸开,点点黑色颗粒慢慢坠落,被鱼俱罗接在手中。随即鱼俱罗瞳孔紧缩,话语中满是惊悚。

    上方

    宇文成都一愣,瞧着逐渐缠绕而来的雾气,周身猛然发力化作了真空,所有蛊虫稍有靠近便瞬间被化作齑粉。

    “杀!”宇文成都向着雾气中心杀去。

    “呼~”

    无数蛊虫化作了铺天盖地的长龙,向着百万大军侵袭而来。

    鱼俱罗面色狂变,如此密集的蛊虫,就算是兵家阵法也难以招架得住。

    兵家阵法终究非三五人阵法,涉及到的人数太多,难以完全周转如意。

    “高丽妖孽,速速受死!”鱼俱罗一步迈出,居然一步一个变迁,节节拔高。

    十步之后,鱼俱罗已然化作了三丈高的巨人,一手伸出遮天蔽日,空气化作了浓稠的液态,霎时间炸得不知多少雾气化作了齑粉。

    可惜百万大军目标太大,根本就不是鱼俱罗能照顾周全的。

    “还请都督出手!”瞧着雾气绕开,向百万大军侵袭而来,鱼俱罗忍不住骇然变色。

    张百仁面带冷笑,屈指一弹:“雕虫小技而已。”

    一朵虚幻的花瓣瞬间演化无穷,刹那间天地乾坤俱都是数之不清的花瓣。

    在这一刻地水风火似乎被重练,只见天地间各种神异至极的力量自四面八方卷起,向着那铺天盖地的雾气压缩包围而去。

    随着地水风火之力的逼迫,天空中的蛊虫一阵慌乱,霎时间失去了之前的从容。

    与地水风火之力比起来,蛊虫的力量太弱。

    虚空重新演化,地水风火之力卷起,惊得下方无数各路大能俱都是目瞪口呆,眼中满是惊异。

    张百仁不以为然,一指弹出之后,左手蒲扇大小,欲要将那满天的蛊虫摄拿而来。

    高丽阵营

    乙支文德与巫师俱都脸上骇然变了颜色,你看我我看你,乙支文德脚踏罡斗,开始运转大周天星辰神术。

    “嗖!”

    “嗖!”

    “嗖!”

    天外道道流星雨垂落。

    面对着铺天盖地的流星雨,张百仁不敢大意,先天神祗瞬间合体。

    拿日月,缩千山。

    所有流星尚未靠近,便已经被那遮天蔽日的大手摄拿。

    “逼我的!这是你逼我的!”大巫师眼中杀机暴涨,猛然闭上眼睛,口中不断念动咒语,双手扣在胸前,唯有食指与拇指伸出,似乎与冥冥之的存在感应。

    殷红色的血液自大巫师嘴角流出,浸染了黑色的衣袍,地上的黄土化作了黑泥。

    “去死吧!”大巫师脚掌一跺,下一刻鸭绿江至辽东城地界的大地在轻微抖动,一股浩瀚、莫测的气机出现于天地间。

    本来面色淡然的张百仁,忽然面色一变,双目中满是骇然:“这怎么可能?难道有上古仙人复活不成?”

    大军后方

    杨广猛然坐起身,看着手中散射出金光的地图,露出了一抹狂喜之色:“哈哈哈,哈哈哈!千辛万苦,朕的猜测果真没有错,乾坤图就是被封印在这里!哈哈哈!哈哈哈!吾道成矣!”

    太原城

    春归君猛地坐起身,一双眼睛看向了高丽方向,眼中满是不敢置信:“大哥!”

    “这是大哥的气机!大哥居然还没死,居然还有这般强大的神力存在,辽东到底发生了什么!辽东城到底有什么,居然值得当今天子二征高丽!”春归君猛然站起身,不停的在庭院内来回踱步:“不行!不行!我一定要亲自赶往辽东城,将大哥解救出来。若能叫大哥出世,日后这天下还是我们兄弟的。什么幽冥、什么仙人,岂能阻挡我们兄弟的脚步。该死的轩辕,当初若非你重创我家兄弟,暗自施展阴谋算计,我家兄弟岂会沦落到这般地步。”

    说完话春归君身形消失在庭院内,再也不见了踪迹。

    不远处凉亭内,长孙无垢摸着自家脉搏,眼中露出一抹悲愤交加,羞愧欲绝的表情。

    手指攥住栏杆,关节处一片雪白。

    “该死的!该死的!”长孙无垢眼中两行清泪划过,随即面色犹豫,猛然掐动咒语,形成一道印诀,向着自家小腹印了下去:“这是一个错误!这是一个错误!”

    “怎么会这样!”过了一会,才见长孙无垢面色狂变:“这不可能!”

    说着,就见长孙无垢再次掐动印诀,向着自家小腹按了过去。

    ps:感谢“宅十一天”同学的万赏,更新先欠下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