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bet金宝博官方网站 > 玄幻小说 > 一品道门 > 第一千零四十二章 控制杨素

第一千零四十二章 控制杨素

    东都

    城外

    张百仁下了轻舟,红拂亦步亦趋的跟在身后。

    张百仁手中拿出一只玉萧,抚摸着玉萧躯干,口中轻轻一叹,前尘往事恍若昨日。

    凤箫声动,玉壶光转。

    箫声似乎带有一股奇异的魔力,传入了四面八方,所过之处天地间再无遮拦之物,道道花瓣在空中散落,荡起了丝丝涟漪。

    扫视着下方杨玄感的大军,红拂看向那冲天而起的煞气,眼波动了动,终究是没有说出话。

    地下、密室

    杨素正抱着印玺修炼,此时其周身一道紫色龙气咆哮,猛然自卤门灌入其周身百窍,只听得一阵阵咔嚓声响,杨素的身躯竟然节节拔高,大地融化,岩浆忽然冒出,将杨素浸泡其中。

    突破了!

    此时杨素周身死阴之气洗去,纯阳之气流转,空气中的水分霎时间蒸发的一干二净。

    恰在此时,一道道箫声自冥冥中传来,杨素脑袋一愣,下一刻目光呆滞,身形缓缓远去,不见了踪迹。

    山顶

    张百仁放下玉萧,扫视着山下遮天蔽日的大军,轻轻一叹。

    一道人影瞬着小路走来,所过之处草木干枯,化作了毫无水分的枯木。

    突破了!

    杨素突破了!化作了至道境界的旱魃。

    “大都督!我怎么会在这里!”杨素在张百仁百丈外站定,一双眼睛看着远处背负双手的人影,山风吹来荡漾起紫色衣衫,卷动了道道涟漪。

    “杨公,咱们可是许久不见了”张百仁轻轻一笑。

    “大都督!”杨素目光一变:“是你施展秘法,将我引来的?”

    杨素一双眼睛死死的盯着张百仁,目光里满是阴沉。自己突破了旱魃境界,居然被人给控制了,这可是要命的事情。

    “当日我与杨公有言在先,杨公不得起兵造反,公为何违背约定?”张百仁不去看杨素,而是将目光看向了远方大营。

    “老夫没有活路,自然没得选择!”杨素眼中杀机缭绕:“上清、茅山、皂阁之人死死的追住我不放,不然你以为本公不想安生的觅地潜修?”杨素面色阴沉的盯着张百仁:“不突破,我就只能被人抓去炼成傀儡,若换成是你,你会如何选择。”

    张百仁闻言面色沉默,过了一会才道:“是我的错,当初关心二征之事,居然忘记了修书。”

    “说那么多做什么,事情都已经发生了,今日都督是来斩妖除魔,降杀我的?”杨素一双眼睛死死的盯着张百仁。

    “你已经化作飞天旱魃,不死不灭,谁又能杀得了你?”张百仁上下打量着杨素:“只要你劝说杨玄感纳降,我可以在陛下面前为你父子求情,过去之事既往不咎。”

    “造反大业,既然已经迈出步子,便没有后退的道理。成则一步登天掌控山河,败则粉身碎骨万劫不复!”杨素眼中满是无奈:“都督来的太晚了!我父子已经没有退路了。”

    “退一步海阔天空,杨公不退一步,岂知真的没有退路?”张百仁扫视着杨玄感:“只要你父子诚心悔过,本都督定会在陛下面前保你父子二人的性命。”

    “哈哈哈!我如今已经蜕变为旱魃,正需要生灵之血长生蜕变。可惜,都督不想杀我,我却不能放走都督。还请都督解了控制老夫的秘法,不然今日只能叫都督因恨于此”杨素不动如山,脚下山石软化,似乎化作了水波般,已经变成了岩浆。

    “哦?我不想杀你,是顾念往日里的情分,不曾想你居然想要杀我!”张百仁轻轻一叹:“也是,你这老狐狸怎么会真的将你我之间情分看得那么重!”

    张百仁抚摸着手中玉萧:“可能你还不知道,本都督已经突破了,前不久证就了阳神果位。”

    “你说什么?”杨素一愣。

    “我说我已经证就了阳神”张百仁手中的玉萧敲打着手心:“你既然不肯放过我,那我便饶你不得,正好抹去你的记忆,另作他用。”

    “嗖!”

    杨素突破音爆就要遁走,刹那间已经到了山脚,空气中留下道道爆鸣。

    张百仁摇摇头:“今日不能叫你走脱,你既然已经证就了旱魃果位,拔出金针亦不过是早晚的事情。若叫你走脱,不亚于放虎归山。”

    旱魃境界,已经玄妙莫测,由死转生,往日里控制杨素的金针会被其逐渐逼出,终有一日杨素会失去控制。

    张百仁岂能叫杨素就这般在自己的眼皮底下逃走?

    一缕箫声淼淼,穿越了时空,缭绕于杨素耳边。

    本来正在奔逃的杨素木然站住身子,眼中满是骇然之色,拼了命的操控身子,却见身子木木呆呆的往回走,虽然步履僵硬,但却坚定不移。

    “混账,你敢操控我肉身!”杨素面色狂变,不断争夺肉身的控制权,镇压体内的金针。

    肉身争夺并非没有效果,只见随着杨素的挣扎,身躯居然止住了脚步,然后趁机迈步遁逃。

    只是还不待逃出三五步,金针已经再次夺取了杨素肉身的控制权,二人展开了拉锯战,僵持了半柱香的时间后,杨素终究是面色狰狞的来到了张百仁身前。

    “砰!”

    推金山倒玉柱般,只见杨素跪倒在地,眼中满是狰狞、屈辱。

    “给我起!”杨素一声咆哮,空气在刹那间变得燥热,两颗獠牙缓缓伸出。本来跪倒在地的身子,居然慢慢伸直。

    张百仁面不改色,继续吹奏着玉萧,只见任凭杨素如何挣扎折腾,依旧是无奈、屈辱的跪倒在地,再也动弹不得。

    青筋暴起,杀机四溢,一双眼睛猩红,仿佛世间最凶狠的野兽般,狰狞的盯着张百仁

    张百仁出手,动作快若闪电,六字真言贴镇封在了杨素的身上。

    杨素身躯如负大山,瞬间跪倒在地动弹不得。

    张百仁背负双手,一双眼睛看向远方,对于身后的杨素看也不看。

    一边红拂看着面色狰狞的杨素,眼中露出了一抹惋惜。

    往日里顶天立地的汉子,位高权重就算大隋天子也要忌惮万分,死后居然受到这般屈辱,简直比杀了他还要难受。

    “本都督既然可以助你化作僵尸,自然也有办法将你毁去”张百仁收起玉萧,瞧着面色狰狞的杨素,再看看六字真言贴,一根手指点在了杨素的眉心。

    “除非你杀了我,不然咱们不死不休!”杨素怒视着张百仁。

    “不死不休?你如何与我不死不休?”张百仁俯视着杨素:“你的肉身本都督比你自己掌控的还要熟练、还要了解,你如何与我不死不休?”

    一颗魔种在张百仁指尖缓缓凝聚:“你我本无仇怨,可惜你父子不懂知恩图报,更要反噬于我。你若肯归顺朝廷,凭咱们之前的交情,我岂会不给你解开控制?可惜你偏偏造反!”

    “陛下正要一鼓作气扫除高丽,你居然在背后造反……其罪难赦!”张百仁指尖魔种打入了杨素的眉心祖窍。

    祖窍内,一点生机汇聚,一滴生机勃勃炙热无双的血液在缓缓释放着惊人的力量。

    这一滴血,便是杨素的本源所在。

    魔种在虚空潜伏,无法靠近那滴鲜血半分。

    万法不侵,诸邪难近。

    “哈哈哈,你能奈我何?你能奈我何?老夫精血混元如一,根本就不为外物所动,你能奈我何?只要你敢松懈,我便揭开金贴咬死你”杨素面色狰狞无比。

    “真的没有办法吗?奢比尸都逃不出本都督的手掌心,更何况是你!”张百仁瞧着杨素,缓缓举起了手中的玉萧,慢慢吹奏起来。

    一曲歌声迸发,杨素瞳孔紧缩:“不要!不要!都督饶命!都督饶命啊!”

    可惜已经晚了,杨素体内力量不由自主的运作起来,魔种被其肉身吸收,然后肉身将魔种精粹化作养分,供给了那一滴精血。

    杨素若能控制肉身,或许还有办法抵抗张百仁的入侵,如今肉身落在张百仁手中,却是没有任何的抵抗之力。

    “不要!”杨素竭力的争夺着自家肉身控制权,控制血液排出魔种的力量。

    “晚了!你没有机会!”张百仁摇了摇头。

    “都督!”红拂走来,一指点在了张百仁的穴位,一道符文封住了张百仁的祖窍,顺手揭开杨素头顶的金贴。

    “嗖!”

    金贴离去,张百仁肉身被制,杨素猛然蹿起,一口咬在了张百仁的脖子上。

    “砰!”

    张百仁化作灰灰,再出现时背负双手站在青石上,俯视着下方的二人。

    “红拂,本都督待你不薄,你为何背弃于我?”张百仁扫过下方的红拂。

    “都督!”瞧着张百仁脖颈间两道流转着金红色血渍的牙印,红拂瘫软在地:“我欠杨公的,杨公如此英雄人物,死后岂能这般折辱。”

    “哦?”张百仁冷冷一哼:“难道你忘了杨素如何待你的?”

    “是我对不住都督,是我欠杨公的,我一定要偿还杨公恩情”红拂瘫软在地。

    “小子,受死吧!”杨素周身震动,一道道金针居然在缓缓拔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