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bet金宝博官方网站 > 玄幻小说 > 一品道门 > 第一千零四十四章 杨广问苏威

第一千零四十四章 杨广问苏威

    “杨玄感?”

    张百仁眼中带有一抹嗤笑:“区区杨玄感,岂会被本都督放在眼中。失去了至道境界的杨素,杨玄感不堪一击。”

    “不论是大将军也好,王艺、荆无命也罢,想要取杨玄感首级如探囊取物,倒不如利用杨玄感来消耗门阀世家的一部分力量,给天子做个出气筒,出一口恶气!”张百仁不紧不慢道。

    就这样,路上就见一个怪异的组合向着涿郡而去,只是走在半路的时候,红拂失踪了。

    夜幕降临,篝火熊熊,远处一尊石棺静静的沉睡,周边十几里鸟兽蚊虫俱都在尸气的力量下安静下来。

    张百仁坐在火堆前沉沉睡去,待到醒来时,红拂已经不见了踪迹。

    对方不动杀机,难以将自己惊醒。

    修行之人,并非是万能的。

    “狗贼,日后定然取你性命!”红拂金戈铁马的字迹在火堆前杀机纵横。

    脑海中划过红拂软腻的肌肤,有力的腰肢,张百仁摇了摇头,一挥手散去字迹,熄灭了火堆,大袖一挥将棺材收起来,一个人孤身背上。

    山间小路,红拂恨得咬牙切齿,以前还以为张百仁是个好人,屡次相助自己,如今看来却是恨不能叫其抽魂炼魄。

    至于说中浪漫的桥段,被人睡了就芳心暗许,根本就是不存在的。

    难道你被人家给强了,你就会喜欢上强奸犯?简直是开玩笑嘛。

    红拂银牙紧咬:“张贼,本姑娘日后势必与你不能甘休,还是去找寻李靖与大哥为我复仇。杨公已死,我失去了最大肘制、梦魇,晋级见神指日可待,张贼你给我等着,日后本姑娘非要将你碎尸万段不可。”

    一路径直来到辽东战场,直接将杨素扔入战场中,仍凭其吸纳死尸的精华,张百仁走入了自家大帐内。

    一双眼睛扫过大帐,有被人翻动过的痕迹。

    高丽

    始毕可汗与高丽王并肩而坐,乙支文德不紧不慢的陪坐。

    此时两位王者愁眉苦脸的坐在一处,始毕可汗道:“大隋天子没有得到江山社稷图,却是真的动了杀心,欲要覆灭你高丽,高丽若再无计谋,怕覆灭只在旦夕之间。”

    “高丽覆灭,突厥也不好过”高丽王冷冷一哼,这些日子死在突厥武士手中的高丽壮汉,不知凡几。

    “你莫要怪我,我也没办法啊!大隋督战队就在后面虎视眈眈的盯着,恨不能立即循着空子叫我东突厥血溅三尺!”始毕可汗心里苦啊,但是他能有什么办法?大隋的士兵就在后面虎视眈眈的看着,他能逃回去吗?

    “今日你我相见,不是相互抱怨的!你我不如暗中作假,装作死战不退如何?”高丽王手中拿出密信:“本王已经得到消息,杨玄感造反,即将打入东都,逼得大隋天子不得不后退。过了这一劫,大隋必然四分五裂,到时候还不是任由咱们揉捏!”

    “假战?倒也可行,只是乾坤图落在了谁的手中,居然没有半点消息,殊为可惜”始毕可汗露出一抹感慨。

    “那使锤的人本事惊人,可汗还需谨慎一些,莫要送了性命!”乙支文德笑呵呵的提醒一句。

    始毕可汗脸一黑,转身走出了大营。

    大隋阵营

    忽然有八百里加急赶来:“报!报!报!八百里加急信报!”

    有武士气喘吁吁的骑在马上一阵冲撞。

    “中军大营,何人如此放肆,还不速速下马!”听着外面的呼喝,斛斯政走出大帐,顿时心中一突,猛地呵斥一声。

    “启禀大人,杨玄感造反,八百里加急呈递于陛下,还请大人通秉!”侍卫道。

    斛斯政瞳孔猛然一缩,瞧着眼前的传令兵,手心冷汗刹那间浸染。

    “信件于我,我去通秉陛下,你暂且下去休息,这里没你什么事了!”斛斯政看向传令兵。

    “这……”传令兵一阵犹豫,随即点点头,将书信递给了斛斯政,随着侍卫下去休息。

    瞧见武士走远,斛斯政拿着八百里加急信报,脸上露出一抹犹豫,却不知该如何是好。

    随即回到大帐内,来回走动,一阵喝骂道:“杨玄感这厮端的不当人子,难成大事!”

    前些日子就有杨玄感信使暗中前来,说有人走漏了消息,叫斛斯政暗中注意加急信报。

    斛斯政这些日子寝食难安,终究是将这八百里加急信报给拦住了,只是接下来该如何处置?

    瞧着手中八百里加急信报,斛斯政不断沉思。

    如今乃是中军大营,八百里加急信报的事情瞒不住,早晚都要传入天子耳中。

    一旦被自己扣押,到时候追究起来,自己暗通杨玄感,放走杨家兄弟的事情必然瞒不住。

    造反可是抄家灭族的大罪,那个能保得下自己?

    “高丽国师乙支文德!”斛斯政略一犹豫,咬了咬牙:“若是逼得没办法,只能逃亡高丽了。”

    说完话,斛斯政一跺脚,转身走出大营,脚步匆匆的来到天子大帐前:“陛下,斛斯政求见。”

    “叫他进来吧!”杨广正在擦拭着金刀。

    “陛下,不好了!大事不好了!杨玄感造反了!”斛斯政跪倒在地,眼睛内满是焦虑道。

    “嗯?”杨广动作一顿,转头看向斛斯政:“你说什么?”

    “陛下,杨玄感造反了!”斛斯政小心翼翼的呈递上手中文书。

    杨广放下手中金刀,接过信件拆开后,随即一声呵斥:“好狗胆!好杀才!居然敢背叛朕!”

    “速去召集苏威前来觐见!”杨广一声怒喝,吓得斛斯政一个哆嗦,二话不说脚步匆匆离去。

    见到斛斯政走远,杨广脸上愤怒消失,手中金刀舞了一个刀花:“门阀!世家!呵呵!”

    “下官苏威,拜见陛下!”苏威恭敬的对着杨玄感行了一礼。

    看着苏威,杨玄感一叹:“杨玄感造反,此儿聪明,得无为患?”

    苏威闻言顿时目光一沉,面色恭敬道:“夫识是非,审成败,乃谓之聪明,杨玄感粗疏,必无所虑。但就怕因此造成大乱子,使得天下大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