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bet金宝博官方网站 > 玄幻小说 > 一品道门 > 第一千零四十七章 血浓于水

第一千零四十七章 血浓于水

    弘农城外

    杨玄感十万大军整齐列队,旌旗遮天蔽日的排开。

    “将军,你看!”忽然有士兵指向弘农城门处,却见一尊石棺静静的躺在那里。

    “故弄玄虚,本将率十万大军,至道强者也要退避三舍,区区弘农城攻克亦不过弹指之间而已!”杨玄感冷然一笑,打马上前:“蔡王杨积善可在?”

    “本王再此,你这逆贼,还不速速下马受降”杨积善面色阴沉的出现在城头。

    杨玄感仰天得意一笑:“看在你是王爷的面上,给你一份体面,速速下城受降,本将军留你一命叫你父子团聚,不然今日便叫你血溅三尺。”

    得了天子气数加持,杨玄感已经化作了见神强者,而且还在见神的境界走了很远。

    “杨玄感,你还识得本人否?”张百仁紫衣飘飘,头戴玉冠,背负双手出现在城头。

    “张百仁!”见到张百仁出现在城头,杨玄感顿时心中一沉,浮现出一丝丝不妙的感觉。

    一侧的李密也是变了颜色,瞧着城头的那‘少年’,悄悄对着身边侍卫打眼色,暗自里打马悄然远去。

    张百仁有一种奇怪的感觉,看着远去的李密,并未阻止。

    普天之下,到处都是我的小号,就问你绝望不绝望。

    你亲人是我的小号,你朋友是我的小号。你父母是我的小号,你下属是我的小号。你身边一切重要的人物都是我的小号,就问你绝望不绝望。

    杨玄感、李子雄,一个都不少。

    “杨玄感,你当初是如何与本都督保证的,你绝不造反!难道这句话被狗吃了!”张百仁指着杨玄感鼻子喝骂一句:“你如何与本都督保证的?”

    “张百仁!交还红拂!若非你夺取红拂,我岂会起兵造反?我如今已经得了天子龙气,破灭乾坤万法,你莫要在我面前虚张声势,如今大隋除了天子,谁都不是我的对手!”杨玄感手中马鞭一指张百仁:“交还红拂,饶你一条生路。”

    “红拂?亏你将红拂养了二十多年,怕是连红拂一指头都没碰过吧!居然白白便宜了李靖,给李靖养了一个妻子,你也是男人的悲哀啊!男人中你也是另类的存在!好人啊!”张百仁叹了一口气。

    “混账!你该死!”杨玄感猛然拿过侍卫手边的强弓,箭矢疾若流星般,转瞬就到了张百仁身前。

    “呼!”

    一口气息吐出,箭矢尚未靠近,便已经化作了灰灰,那箭头化作铁液滴落在地,不知所踪。

    见此一幕,杨玄感面色一变,但却犹自不肯罢休:“张百仁,本将军承认你修为高绝,但那又如何?我麾下十万人马,投鞭断流,你能战胜几个?”

    听着杨玄感的话,张百仁无奈一叹:“杨玄感,本都督给你一个机会,你如肯迷途知返,随我前往陛下面前认错,今日本督可以饶你一命,不然弘农便是你埋骨之地。”

    “休想!你我有夺妻之恨,我岂能饶你?饶我一命?亏你说得出口,待你斩了我这十万大军再说其他!”杨玄感摆摆手:“埋锅造饭,准备攻城。”

    十万大军准备伙食,张百仁摇摇头,一指城门下的石棺:“杨玄感,你可知那石棺中是谁?”

    “与我何干?”杨玄感不予理会,准备打马回城。

    “杨公就在那石棺内,你父子相逢,却不与你父亲见面,简直是不孝子!”张百仁一身嗤笑。

    “胡说!我父亲在闭关修炼,怎么会在这石棺内!”杨玄感停住脚步,怒斥了一声。

    “你打开看看就知道了!”张百仁笑语盈盈道。

    瞧着张百仁,杨玄感面色变了变,终究是转过身子,向着城门走去。

    “将军不可,谁知那石棺周边是否有埋伏,您若过去,正中此人下怀!”李子雄开口阻止。

    听闻此言,杨玄感脚步一顿,对着身边的亲卫道:“你二人替我走一遭。”

    两位亲卫不敢辩驳,将李子雄祖宗八辈骂了个遍,硬着头皮向棺材走去,猛然掀开了石棺的盖子,却是一生惊呼:“将军,确实是老爷!”

    “什么?”杨玄感一愣,急忙快步走上前,待瞧到石棺内的那道沉睡人影之时,猛然一声惊呼传遍战场:“爹!”

    杨玄感扑在棺材上,不断摇晃杨素:“爹,你怎么了?你快醒醒啊!”

    “大哥!”杨玄奖快步走上前来:“大哥,眼下决战在即,切不可因此乱了心神,着了大都督算计!”

    “张百仁,你将我爹怎么样了?”杨玄感抬起头,怒视着张百仁。

    张百仁袖子里拿出玉萧,眼中露出一抹笑容:“杨公,你子嗣都来了,还不起来叙叙旧。”

    “嗖~”

    只见杨素身子一挺站起身,慢慢的睁开眼,眼中满是迷茫。

    “爹!爹!我是玄感!我是玄感啊!”瞧着站立起来的杨素,杨玄感连忙扑上来,不断摇晃杨素的手臂。

    杨素面无表情的站在那里,对于杨玄感的呼喝不为所动。

    玉萧放在嘴边,一曲胡女行缓缓吹奏。

    “嗖!”

    空气炸开,杨素一拳向着身前毫不防备的杨玄感打去,这一拳如此突兀,杨玄感根本就避不开。

    拳罡滚滚,尚未靠近,便吹得杨玄感面孔犹若刀剐。

    “唰!”拳头停在了杨玄感的头上,杨素面色挣扎,却是迟迟不肯落下拳头。

    城头上

    见此一幕张百仁面色一变:“血浓于水,至道强者不愧是至道强者,即便我掌控了对方的身躯,有的事情也未必能号令对方。若继续强求下去,只怕会叫杨素因为剧烈挣扎恢复记忆,到时候反而麻烦。”

    “大哥~”

    “将军~”

    此时远处众将士才反应过来,纷纷一声高呼,连忙迎了上来。

    “你们不要过来!”杨玄感止住了众人的动作,一双眼睛看着面色挣扎的杨素,顿时泪流满面,声音急切:“爹!爹!爹!我是玄感!我是玄感啊!你怎么了,你快醒醒啊!我是你不成器的儿子玄感啊!”

    “杨素,给我杀了他!”张百仁一身呵斥,眼中满是杀机。

    杨素动作迟缓,缓缓的举起拳头,那边杨玄感毫不设防,只是不断哭诉哀嚎:“爹,咱们在造反啊,你快醒醒!你快醒醒啊!一旦造反失败,可是抄家灭族的大罪,我杨家就绝后了!我杨家就绝后了啊!”

    “爹!”杨玄感悲呼。

    “杨素,杀了他!”张百仁气劲鼓动玉萧,玉萧散发着道道呜咽。

    “噗嗤!”杨玄感胸口留下五道血印,但却没有丝毫的遮挡,只是死死的盯着杨素:“爹,你醒醒!我是玄感!我是玄感啊!”

    手指挣扎,只是刚刚没入,就无法继续挖下去。

    杨素身躯开始躁动不安起来!

    “杨素,杀了他!”张百仁再次下命令。

    “砰!”杨素仰天咆哮,一声怒吼,将杨玄感踹飞。

    “爹!”杨玄感灰头土脸的站起身,继续扑了过来。

    “杀了他!”张百仁声音冷冰冰道。

    “吼~”杨素的手掌举起又放下,不断挣扎咆哮:“离我远点,我被大都督控制了!”

    杨素怒吼,眼中恢复一抹清明,但那一抹清明却又刹那间被迷茫所取代。

    “不愧是至道境界,这份意志着实厉害,非常人可以想象!”城头上的张百仁摇摇头,杀不得杨玄感,他也不强求。

    瞧着城下不断扭曲咆哮的杨素,张百仁一指杨玄感身后的十万大军:“你刚刚突破旱魃,正需要大量气血稳固境界,这十万血食你就笑纳了吧。”

    “吼~~~”

    一声咆哮,震动乾坤。

    “爹,不要啊!”瞧着杨素眼中的杀机,杨玄感顿时一阵慌乱,连忙迎了上去。

    “砰!”杨玄感一个照面被杨素抛飞,下一刻杨素冲入十万大军中,霎时间骡马倒伏在地,猛然一张嘴,无数血液自士兵肌肤渗透出来,向着杨素口中汇聚而来。

    刹那间天空化作一道血色大河,向着杨素口中灌注而来。

    随着血液的灌注,杨素周身气机越加稳定强大,咕咕的吼叫越来越响。

    有易骨境界的武者见机不妙突破音爆遁逃,那李子雄招呼杨玄感一声:“将军,杨公已经被人控制化作了傀儡,快点跑吧!杨公突破了旱魃境界,岂是咱们可以对付的!”

    “爹,我是玄感!我是玄感啊!”杨玄感继续向着杨素飞去,却被杨素一拳打飞。

    瞧着天空中的血河,散乱惊慌的侍卫,杨玄感咬紧牙齿:“布阵!”

    杨玄感亲自夺过令旗,开始不断在空中摇摆。

    “布阵!”跑出几十米的李子雄见此一幕,咬了咬牙,折身回来开始辅佐杨玄感布阵。如今这种情况,自己两条腿无论如何也跑不过旱魃,更跑不过城头上虎视眈眈的那道人影。

    “张百仁疯了!居然叫杨素屠戮士兵,这人已经疯了!”远处密林中,神与虬髯客并肩而立,瞧着杨玄感背后陷入险境的十万大军,露出了一阵感慨。

    “十万大军,不能就这么死了!”

    ps:周末看了一天的《申公豹传承》真好看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