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bet金宝博官方网站 > 修真小说 > 太上剑典 > 第七三四章 世事多变

第七三四章 世事多变

    ……

    本想说些感谢的言辞,可话到了嘴边,邵洋又不知道说什么好,他只能用那感激的目光直视着欧楚阳。(最快更新)

    欧楚阳欣慰的望着邵洋,心中也有些酸楚,短短一个月,他没想到自己与邵洋居然能够产生真正的师徒之情,而之前他还是打算以交易的方式顺手帮一下这个可怜的孩子,可现在真是世事多变啊。

    心下感叹了一声,欧楚阳淡然道:“行了,为师知道你这份孝心了。”

    第二天清晨,容欣便张罗着收拾东西准备搬回容家,邵忠似乎十分不割舍这个家,磨蹭了很久也没有收拾干净。聪慧的容欣自然能够看出这一切,所以又特地让邵忠多待了三日。

    三日之后,邵忠也知道不走不行了,随便收拾了一些东西,便跟着容欣离开了这个住了数十年的海边小屋。

    至于欧楚阳,当然不会跟着他们回到容家,以一个散修的身份衡量欧楚阳来说,他根本不想掺和到容家与雷家的争斗之中,要不是为了邵洋以后能有一个更好的环境,他才懒得去管这两家的闲事。

    欧楚阳既然没走,邵洋自然需要留下了,对于这个师尊,邵忠与容欣自打那次吃饭之后,便以仰视的目光去看欧楚阳,对于他的话,更是不会违背。他们知道,邵洋在欧楚阳的调教之下,定然会成为更加强大的武者。

    于是乎,这一师一徒便留在了海边。

    邵忠与容欣走了以后,欧楚阳为邵洋定下的两个月的修炼计划方才完全展开,而这次,邵洋终于体会到了自己这个师父的恐怖。

    一改往日默不关心的作用,这次欧楚阳亲自上阵,除了炼制出大量能够提升邵洋内气含量的灵药之外,他每天还亲自督促邵洋修炼。

    平常的长跑已经被取替,现在的邵洋每天有三个时辰的时间去在大海之中、里地之外游上五百个来回,紧接着,便毫不停歇的接受着欧楚阳那残无人道的训练。

    也不知道欧楚阳从哪找来的丈许高的大石,犹如一尊丰碑一般被屹立在海中,邵洋每天要对着这大石狂轰乱炸上千拳,而每一拳必须要加上破穹劲的明劲与暗劲。起初,邵洋还在怪欧楚阳搞出这么个简单的东西,可当他训练开始以后才发现,自己那本来能够力能破石的重拳居然丝毫打不动这怪异的巨石。而欧楚阳曾经对他说过的话是:什么时候打碎了这巨石,什么时候才有资格去修习寸分劲裂拳。(最快更新)

    于是乎,邵洋接下来的日子便也这巨石耗上了。

    整整一个月,邵洋没有浪费半点时间,大把大把的灵药犹如吞豆子一般被邵洋服下,白天游泳、击石,晚上坐在欧楚阳为他设下的小型衍生阵中,拼命的吸收着天地间的灵气。

    一个月后,邵洋终于如愿的将这巨石击碎,而他方才开始修习起了那无上的传说级武技。

    又是一个月匆匆而过,尽管在邵洋的努力之下,他对于寸分劲裂拳的领悟却是不及当年的欧楚阳,但成果也相当不错了,现在的邵洋已经有了巅峰武师的实力,全力一拳挥出之下,有着八层的机率可以打出那惊天的一拳。

    邵洋的进境是斐然的,但唯一美中不足的是,他始终没有达到武尊的境界,几乎就差那么一点,可就是无法感受到那奇妙的突破境界。虽然有点失落,但邵洋却是知道,自己已经够幸运了,短短三个月,从四级武师达到巅峰武师,这个成果如果说出去,多半是没有人信的。

    虽然无法成为武尊强者,但欧楚阳却是丝毫不为邵洋而担心,他知道,有着破穹劲与寸分劲裂拳两大武技加身,现在的邵洋就算是遇到二级武尊强者,也有能力一战。

    这一日,欧楚阳将邵洋找了过来,递上自己为他精心准备的两个药瓶与一个卷轴,说道:“洋儿,为师就要走了,这三样东西是留给你的。你要好好修炼,说不定我们还会有再见的一天。”

    一天欧楚阳要走,邵洋心下大急,跑到欧楚阳身边跪倒在地道:“师父,不要走。”

    微微抬起手,欧楚阳扶起了邵洋,微笑着望着他道:“为师还有要事,不可能一直留在此地,临走之前我要告诫你几句,你要记好了。”

    邵洋闻言,也知道欧楚阳言出必行,无奈间,居然落下了两行热泪,抽泣道:“徒儿聆听师父教诲。”

    “恩。”欧楚阳点了点头,缓缓道:“我辈修行,重在悟道,然则悟天道的同时,欧忘人道,记住,你是你,不是任何人,不要迷失了自己,以后你还需要一如既往的孝顺的你的父母,遇事不要急燥,多想多看,想明白了再做,另外能忍就忍,千万不要把自己带进无法逃脱的困境。这样,你才能走的更远。切记。”

    “徒儿谨尊师父教诲。”闻言,邵洋满脸泪花的嗑了三个响头。

    当他再度起身时,欧楚阳已经不见了踪影.net桌子上还摆着那三样东西:一枚御灵丹,一瓶凝气丹,还有一卷欧楚阳连夜书写的关于寸分劲裂拳的修炼方法。旁边还多了一样东西,那是一枚精致的牌子,赫然便是传讯晶牌。

    当邵洋把这几样东西收起来的时候,屋内又回荡起欧楚阳的声音。

    “我虽离开,但也不会太远,如若有急事,可将灵魂之力输入到传讯晶牌之中,到时我自会赶来。”

    余音回荡在这窄小的木屋之内,久久没有散去。而邵洋却是在这木屋之中坐了一夜。

    海底奔行八千里,欧楚阳带着灵宫八将再次回到了幽深的海域,当他们到达海那一刻,无数的海兽却是紧紧的将他们包围了起来。

    欧楚阳望着那上万的海兽,眉头紧锁在一起,本来一场大战不可避免,却是在一个强大的海兽出现之后,转危为安。

    “兄弟。”离着老远,蓝海便操着那大嗓门对欧楚阳喊了起来。

    见到蓝海出现,那上万海兽随即便消失的无形无踪,再次潜入了深海之中。

    “大哥。这是怎么回事?”欧楚阳疑惑着,指了指那些海兽消失的方向。

    “唉,别提了,我们进去说。”蓝海感叹了一声,跟着欧楚阳回到了净元蓝府之中。

    进去之后,蓝海与欧楚阳述说了一番,这才让欧楚阳明白过来。

    原来当日那被自己从中作梗打跑的韩昆不甘心,再次率领不少强者到来,打算突袭净元蓝府,还好的是,受到了当日的教训,蓝海将附近海域的海兽召唤了过来,一直保护着这里。这才没有让韩昆得手。

    “那韩昆到底是什么人?”欧楚阳问道。

    “三大宗门中最弱的一门,星罗门的门主。”蓝海答道。

    “他是星罗门的门主?”欧楚阳不敢相信,一门之主只有七级武圣的修为,大陆上还有那不少的武神,这么说来,这星罗门也太弱了些。

    闻言,蓝海却是看出来欧楚阳在想着什么,继而解释道:“你不了解乱星海域,其实这阵修三门,每一门都有武神级别的强者,只不过星罗门上一任的门主,已经在数十年前离奇的失踪,所以这才让韩昆趁机夺得了星罗门的门主之位,你别看他只有七级武圣的修为,在阵界一修上,他还是颇为精通的。”

    “原来如此。”欧楚阳恍然道:“他是怎么知道这个地方的?”

    “这我就不知道了,不过我听说了,韩昆这个人胆子很小,私心也极重,所以就算是他吃了亏,也不会告诉其它两门的人。要不然,恐怕我早就会被他们驱逐出这里了。”蓝海怅然的说着,心下也是暗为自己不能突破成为武神级别的灵兽而暗暗神伤。

    蓝海说着,忽然道:“对了,不谈这个了,你去看看你的家祖吧,昨天我发现,他有苏醒的征兆。”

    “真的?”欧楚阳闻言,大喜过望,转身便跑到了欧天行身旁。

    欧楚阳靠近,只看见欧天行跟自己走之前一样,还躺在那里,紧闭着又目,一副安详了模样。唯一特别之处,就是在他原来躺着的位置稍稍的向左挪动了半分,想是曾经有苏醒的征兆,老人自己挪动的。

    欧楚阳伸出手来,搭上欧天行的手腕,仔细的感受了一番,觉得他的经脉正以极其缓慢的速度愈合着,不由大喜。

    诊断了一番,欧楚阳心知,如果要欧天行醒来,还是需要花费上一段时间,也就没有操之过急,慢慢的把欧天行的手放下,欧楚阳回到了蓝海身边,对其说道:“大哥,这次我回来,要在这里待上一段时间了。”

    “哦?”蓝海错愕的抬起头,眼中不乏闪烁着喜悦的光芒,道:“看来,接下来的日子,我们父子有人陪了。”

    闻言,欧楚阳泛起一抹苦笑,道:“我看你们还要孤独下去了。”

    “为什么?”蓝海不由疑惑道。

    欧楚阳看了看身后那巨大的瀑布,神情忽然变得很凝重,道:“我要去那里待上一段时间。”

    顺着欧楚阳的目光望去,蓝海心下顿时了然,他知道,那里只有欧楚阳能去的了,遂也不能太过强求,便道:“唉,近在咫尺,仿若远在天涯,也罢,还是修行最为重要啊。”

    感受着蓝海语气中的怅然,欧楚阳转过头来,安慰道:“大哥不必如此,愚弟只是在里面发现了一些好玩的东西,等到愚地真正把那里摸清楚了,自是会带大哥进去一观,到时候,相信一定会给大哥一个惊喜。”

    其实欧楚阳早就猜到,在那瀑布之后的阵界,有着加速时间的作用,如果预料的不错,里面的时间与外界是有着三倍的差距,也就是说,在瀑布中那神秘的阵界之外,如果过上一天的话,那阵界之中就是三天。如果真的是这样,欧楚阳相信,自己只需要用一年的时间,绝对而且冲破到那四级武圣的境界,而灵宫八将也将会全数晋升到武圣强者之列。到时候,合灵宫八将之力,以八荒龙力诀为基,就算是武神强者,欧楚阳也有能力与之一战,而到了那时,欧楚阳方才敢在这无边的乱星海域去取得那极为困难的三个资格。

    蓝海自然不知道欧楚阳是怎么想的,但他一听到欧楚阳可以带他进到瀑布的后面,却是兴奋的大叫起来:“真的?”

    “愚弟还能骗你不成?”

    “好,哈哈,我蓝海果然没有看错人,哈哈。”蓝海笑的极为的畅快,把欧楚阳看的一愣。

    望着那狂笑不已的蓝海,欧楚阳突然问道:“大哥,笑的这么开心,难不成已经知道那瀑布的后面有着什么?”

    “咳”笑到一半,欧楚阳突然问出这么一句话,蓝海差点没呛着。而其脸色也因此瞬间变得红润了起来。

    欧楚阳见状,更加肯定了心中的猜测:这蓝海一定知道什么。

    想到这里,欧楚阳便直视着蓝海,丝毫没有放松。

    蓝海被欧楚阳看的脸红脖子粗,最后终于受不了了,摆手道:“兄弟,不是我蓝海故意隐瞒,其实我真的不知道后面有着什么。”

    “不知道?那你为什么笑的这么开心?”欧楚阳嘿笑着问道。

    “这个”蓝海支吾了半晌,面露为难之色,不过最终他还是坦诚的说道:“罢了,告诉你吧。其实之前我跟你说的这里形成的原因不全是真的。这里原来的确是一个海底峡谷,不过这净元蓝府却是在数百年前,一位奇人亲手所创。那时我的修为还很低,知道的事也不多,但我只知道,那位奇人来到这里后,很喜欢这个地方,亲手把这里改造了一番,这里的草地,算上那瀑布都是出自那奇人之手,那从位奇人在这里发现了我,一再的告诫我不要企图去到瀑布之后。本来受到那位奇人的实力所摄,我也一直没有去打探那瀑布后面有着什么,可是那位奇人自打五百多年前进去之后,就再也没有出来过,后来我好奇,打算进去看看,结果发现,自己根本没有能力进去,所以也就作罢了。”

    “唉”叹息了一声,蓝海又道:“不过,我也很喜欢这里,这里的天地灵气很充足,要不是那位奇人让我一直留在这里,我也没有办法达到现在这个境界,说起来,我还是要感谢那位奇人啊。”

    “哦?”欧楚阳闻言,脑中犹如巨雷狂轰般响彻,随后急切的问道:“那位奇人是谁?”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