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bet金宝博官方网站 > 恐怖小说 > 民调局异闻录之勉传 > 第二百九十章 真死、假死?

第二百九十章 真死、假死?

    根据姚师爷所说,大名府外的道馆被屠戮之后,便到处去找童戚振的消息。不管这件事是不是他做的,总是脱不了干系的。不过不久之后,姚师爷也听到了童戚振已经身亡的消息。当下他还因为自己不能手刃仇人而大发雷霆,无奈之下只能继续躲藏起来,避开海上方士的追杀。

    就在昨天,姚师爷途径应天府的时候,听说城外一户姓顾的大户人家在招募西席先生。之前他有借教书先生之名躲过追杀的经验,当下姚山河便想来试试运气,一旦被聘为西席的话,自己便有一个容身之所。

    姚山河怎么说也是做过中书令府上师爷的,无论是气质、风度,都不是一般的乡野教书先生能比的。加上姚师爷开口便是满嘴的官话,开一口连本宅的顾老爷听了都十分的顺耳,当下直接定了请这姚先生来教授自己族里十几个孩子。

    定下了西席之后,顾老爷便摆下酒席,来为姚先生接风。姚山河并没有修炼过辟谷之法,当下和顾老爷推杯换盏,眼看着就快到了子时酒宴这才算结束。顾老爷在下人的搀扶之下回到了房间休息,而酒兴正浓的姚山河取了一壶酒,无声无息来到村口的大树榕上,一边赏月一边独自饮酒……

    就在他一壶酒喝完,准备回去休息的时候,突然看到一个人影鬼鬼祟祟的看到了榕树之下,这人也没有想到树上会有人。他身藏在大树的阴影之下。如果不仔细看的话,谁也不会知道这里还藏着个人。

    姚山河看着有趣,也没有打扰这个人,当下隐住了自己的身形和气息,等着看这个人影想要做什么。

    差不多到了子时的时候,榕树下面突然凭空出现了另外一个人影。随后他们二人低声的嘀咕了起来,第一个出现的人影说道:“师尊,弟子已经打听清楚了,吴勉、归不归带走了聚灵石,现在他们已经回到了汴梁。南山堂派出方士将燕回的坟墓毁掉,燕回应该已经不在人世了。”

    “他们终于找到那块石头了,也不枉我那么卖力的暗示他们了。”第二个人影说话的时候,姚山河的身体突然震了一下,这声音不就是那个已经掉了脑袋的童戚振吗?当下他小心翼翼的顺着树叶的缝隙向下看去,看到了树下二人的相貌。

    其中一个年轻人他没见过,另外一个人化成灰姚山河也能知道是谁。正是他一直在寻找的童戚振,他俩虽然关系一般。不过毕竟都在徐福的身边几百年,在怎么样也不会认错人的。原来他真是诈死……

    当下,姚山河的脑筋一热,当下直接从树上跳了下去。对着树下二人说道:“你们看看我是谁!童戚振……你诈死!做了什么亏心事吗……”

    树下也没有想到树上会突然冒出来一个人,童戚振转头就逃。转身的同时对着自己的弟子说道:“你来拦住他……”

    原本这弟子也准备要逃,不过听到了师尊的话之后,他还是转身想着姚山河扑了过去。趁着这个时候,童戚振快速的催动五行遁法,瞬间消失在了姚先生的眼前。

    此时姚山河已经将这个小弟子一把推开,继续向着童戚振扑了过去。可惜就是差了那么一点,姚先生的手指直接接触到了童戚振的衣角,却只能看着他在自己的面前消失。

    眼看着童戚振逃走,姚山河勃然大怒,随后将自己一肚子的火气都撒在了这个弟子的身上。只是姚先生没后控制好力道,活活打死了童戚振的这名弟子。看着这名弟子咽了气,姚山河这才后悔起来。这个人一死,连个口供都拿不出来……

    姚山河正要拷问童戚振弟子魂魄的时候,惊动了在附近游荡的阴司鬼差。担心自己的行踪被这些阴司们透露给方士,无奈之下,姚先生只能舍弃了这个魂魄,催动五行遁法遁走。

    此时,姚山河也没心思再做教书先生。好在他刚才听童戚振师徒提到了吴勉、归不归,当下他直接来到了汴梁,打听了一圈之后,才找到了吴勉、归不归的住所。

    听了姚山河的诉说之后,归不归和吴勉对视了一眼。随后老家伙对着他说道:“你真的看清那就是童戚振吗?黑灯瞎火的看错个人也平常。”

    “别人我或许能看错,童戚振就算化成了灰我也认得。”姚师爷喘了几口粗气之后,继续说道:“我和他打了照面,如果看错了人。出了你的大门就让我死在广仁得手里……”

    “不用发这么毒的誓。”归不归嘿嘿一笑之后,继续说道:“不过老人家我知道的是,广仁是带着童戚振的人头,让广义、广信二人代送到徐福大方师的手里。他们三个广字辈的认错了人头,你们那位徐福大方师也会认错吗?”

    “童戚振的人头在大方师那里?”姚山河是第一次听到这个消息,当下他愣了一下。徐福大方师是不可能出错的,既然不是他们的错。那真不成是我看错人了?不可能……自己从树上跳下来的那个画面,现在还印在心里。那个人就是童戚振没错……

    看着姚师爷眉头紧锁的样子,归不归嘿嘿一笑,说道:“看来当中一定有什么蹊跷了,童戚振死在了广仁、火山的手里。想要知道童戚振真死还是假死,只有那两位大方师才能说清楚。”

    听到归不归提到了广仁和火山,姚山河顿时蔫了下来。他可是格杀令名单上的人物,怎么敢去见那两位大方师?当下,姚师爷叹了口气,苦笑着对归不归说道:“您老人家让我再想想,这当中或许还真有什么破绽。不过我的的确确听到童戚振提到了你们两位,估计他还会打你们的主意……”

    “那我就等着他过来”吴勉终于开了口,顿了一下之后,白发男人一字一句的对着妖师爷说道:“我也不信他死了……”

    有了吴勉最后一句话,姚山河心里这才有了底。不过他身处汴梁的繁华闹市当中,也担心会遇到追杀他的方士。见到这个白发男人和自己的想法一样,当下也没有必要继续留在这里,趁着还没有引起别人注意的时候,他赶紧告辞,施展了遁法消失的无影无踪。

    姚山河消失之后,归不归冲着吴勉笑了一下,说道:“说实话,老人家我也不信童戚振会死在广仁的手里。不过徐福那个老家伙已经亲口证实了,这个案不好翻过来。”

    “不好翻身的只有王八”吴勉难得说了一句俏皮话,随后他继续说道:“只要童戚振还活着,早会会再次兴风作浪的。他迟迟不出来那就之后一个原因,那件禁术还没有真正的完成……”

    “老人家我真是越来越好奇那到底是什么样的禁术?凭着童戚振的心智,竟然隔了这么多年还是没有完成。”归不归笑了一下之后,正打算再和吴勉再说几句的时候。突然看到原本应该在酒席宴间吃喝的高如柏从后堂走了出来……

    高如柏陪着笑脸说道:“我是来请两位一起饮酒的,如柏一个小小的管家,实在不好意思独揽酒席,还请两位一起……”

    高如柏的话还没有说完,归不归突然打断了他的话:“饮酒不急,有件事老人家我要和你说一下,刚才来的那个人叫做姚山河。他说昨晚见到了你的师尊童戚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