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bet金宝博官方网站 > 言情小说 > 公主殿下嫁到 > 272.江湖百晓生

    此为防盗章, 请大家购买正版  在仆人的带领下来到了静思亭,陈小鱼向来人福了一礼,自是有礼有节, 不失千金之仪。素竹也是回了一礼, 两人相视而笑,不禁互相打量了一番。

    素竹不是第一次见陈小姐了, 想起第一次见面还真有些失礼,当时还真没想到, 那人居然如此大胆, 敢做这爬墙赏花之举, 不过也亏的此举, 自己对眼前这位娇滴滴的大小姐也不陌生了。

    就比如那手掷茶杯如此有准头,便可看出, 这陈小姐似乎也是位练家子呢!

    “常听人言:素竹姑娘品格高雅,超凡脱俗, 貌若天仙, 不可方物, 今日一见,才知此言非虚啊!”

    素竹不禁颜面一笑, 这漂亮的女子称赞美貌的女子, 要么就是正话反说,要么就是别有所图, 瞧陈小姐一脸微笑的模样, 似乎是两者兼得啊!

    “呵呵, 陈小姐客气了,小姐不也雍容华贵,气质出众,才貌双全,蕙质兰心么,今日素竹能有机会认识陈小姐,也是三生有幸了!”

    来而不往非礼也!

    两人说完,又是相视一笑。

    陈小鱼心中不禁感叹道:好一张伶牙俐齿。

    “来,请落座!”

    作为主人,陈小鱼请素竹落座,素竹不好推辞,道了声多谢,福了一礼,然后施施然坐了下来,而紫玉则规矩的立于一旁伺候着。

    陈小鱼瞧着端坐有礼的素竹,又瞥了一眼附近侍立着的紫玉,垂首思虑了片刻。

    “幸得陈小姐盛情相邀,还送上如此好礼,素竹有些受宠若惊了,只是不知陈小姐有何差遣,若是素竹力所能及,定然鼎力相助!”

    素竹知道陈小姐是个聪明人,这寒暄过久就显得有些做作了,何不打开天窗说亮话呢?

    “差遣不敢当,反而是小鱼有事相求。姑娘聪慧过人,那小鱼也便不再拐弯抹角了!”

    陈小鱼停顿了片刻,还是决定开门见山的道出此番目的。

    “姑娘的身份,小鱼也是因缘际会才得以知情。若论起雍容华贵,气质出众,小鱼自认为是比不上姑娘万分之一的了!”

    陈小鱼此言亦有所指,莫不是自己是当朝长公主的身份,也被她所知了么?因缘际会,这词用得可当真是微妙啊!

    素竹眼眸如水,平淡沉稳,可脑海中却闪过千道思绪,这陈小鱼又是如何的知自己真实身份的?她说有事相求,这京城首富便属她爹爹陈员外不做第二人想,难道还有连她们陈家都无法轻易解决的事情么?这事又是否与那陈四有关?

    素竹优雅地执起眼前的茶杯,不急不缓地悠闲品茗,待得这口好茶入了喉,不禁有些感叹这畅春园的下人也不简单啊,泡得这一手的好茶,从水温到用水还有茶叶都极为讲究,就算是在宫里头,也未必有人可以泡出如此香浓得宜的好茶来啊!

    “说来听听!”

    既然自己身份都被人识破了,那也便无需装得如此客气了。

    “小鱼想请姑娘,放过那陈四!”

    陈小鱼这一语便将这表面和气给搓破,那陈四是陈国奸细,陈小鱼公然为此人求情,那她的身份,岂不是昭然若揭了么?

    身边的紫玉不禁将手摸到了腰间,里边藏有暗器,又是在如此短的距离之内,只需主上一声令下,便可将这陈小鱼当场毙命。即便是她在这园林周围埋有伏兵,紫玉也有自信可保主上全身而退!

    “你应该知道陈四是什么身份,也知道我的身份吧,陈小鱼,你好大的胆子啊!你应该知道,光凭你这句话,便可让陈家抄家灭族了!”

    素竹示意紫玉莫要轻举妄动,她觉得陈小鱼意不在此,肯定是别有所图。

    陈小鱼起身,躬身给素竹行大礼,言道:

    “陈四是陈国的奸细,而我陈家,也是陈国多年以前派往北魏而秘密培养起来的暗探。”

    原来,陈家便是陈国奸细身后的那棵在北魏扎了根的大树啊!这些年来,组织不是没有怀疑过陈家,毕竟陈家在京城影响甚大,所以才没对陈家做进一步的举动。

    如今陈小鱼居然如此坦白的承认陈家便是潜伏于北魏的最□□细,这是在找死么?

    素竹冷哼了一声,言道:

    “陈小鱼,即便你陈家在京城富商之中手执牛耳,可有句话你该听说过,‘贫不与富斗,富不与官争’,即便你陈家再富贵,官家一言,便可将你陈家一夜之间移为平地!”

    陈小鱼神色有些黯然,却并见慌乱,她知道素竹只是在试探自己而已。

    “姑娘,虽说富不与官争,可若富拼死一搏,虽是强弩之末,困兽之斗,却也足可让京城商道为之瘫痪不振。”

    呵呵,好一个陈小鱼啊,居然用商家左右京都经济次序来威胁自己么?

    确实,这些商会只要联合起来,哄抬物价,囤货居奇,暗箱操作,便可让京城一方的物价飞涨,百姓惶恐,大乱便至。故而,国家对于一些富商的态度是既宽又严。

    组织虽一度怀疑过陈家,也是因朝廷政策,才一直未对陈家动手。现在看起来,一味的对这些富商容忍,可不一定能得到他们感恩戴德啊!

    可恨啊,素竹心里恨得牙痒痒的,可见一个富家千金都有如此胆魄和见识,想来,这陈小鱼也是个了不起的人物了。

    许是都身为女子,且智勇双全之故,素竹倒是对这陈小鱼生出几分钦佩之心来。

    明明知道是困兽之斗,也要拼死一搏吗?陈小鱼她,也有拼死想要守护的东西啊!

    “你要我放过的,应该不是陈四吧?”

    素竹直盯着陈小鱼,她需要陈小鱼对她说实话。

    “放陈四回去,对北魏有利!姑娘应该知道,陈国此刻的情形为何?”

    陈国此时,正经历着夺嫡大战,陈国皇帝刘禅年老昏聩,听信宸妃之言,要废掉已立为太子十多年的刘裕,打算立三皇子刘昶为太子。可有十多年威信的太子怎甘储君之位被夺,自是联合一些支持自己的大臣,与刘昶为首的一党和背后支持他的宸妃等外戚对抗。

    陈国现在可以说是乌烟瘴气,朝野不振,这也在一定程度上,给北魏休养生息的机会。早些年前,北魏常受陈国突袭边境之苦,边境兵民苦不堪言,奈何国弱力微,拼死驱逐敌寇,却再也无力挥师南征。

    素竹听闻此言,也很想知道放走陈四如何对北魏有利。

    “继续说下去!”

    陈小鱼松了一口气,看来自己赌的第一局是自己险胜了。

    “那陈四,乃是陈国的第四皇子刘季,只要他一回陈国,那陈国混乱的局势,便会变得更加混乱不堪了。此人本就是个富贵王爷,选择支持三哥刘昶争夺皇位,也不过是瞧着其中有利可图!”

    陈四,陈国的四皇子刘季?!呵呵,素竹冷笑一声,他还真是一点都没打算隐瞒自己的身份啊?!

    “自古以来,凡举大事,自是少不了钱粮兵马以做策应。”

    说到这里,陈小鱼若有所思的瞧了瞧素竹。

    素竹一点便通,这陈家富贵可是众所周知之事,只怕这陈家夹在两位皇子之间,也是极为不易的吧,若是一家向你伸手要钱,你还给的起,两家一起伸手,这是给也不是,不给也不是,给哪家你就得罪哪家,不给亦然。

    那陈四来这京城,想来便是亲自来监督陈家的,这是要陈家当即表态,到底支持那一边?

    如此看来,倒是这三皇子刘昶心思深沉些,虽然派了个不靠谱的刘季过来,可也知道先下手为强的道理,陈四这一来,即便陈家拒绝了三皇子,那太子一党,还能再信任陈家么?

    这样看来,陈小鱼的真正目的也就昭然若揭了,这不就是为了保全陈家而做的最后一搏了么?

    素竹嘴角翘起,言道:

    “自古以来,忠臣不事二主!”

    这话不假,今日你可因走投无路而舍了救主投奔他人,那他日,又怎知你不会故伎重施,反复无常呢?这样的人,还能得人信任么?

    “家父虽是陈国国君的旧臣,可对臣子之道一直不太上心,反而对商道更为热衷,故而几十年的经营后,才有陈家如此家大业大。而且,陈家未来的家主,是我!”

    素竹饶有兴趣的瞅着陈小鱼,这话她听着怎么觉得有些奇怪呢?

    陈家的当家人是她,那么说,他父亲宣誓效忠的君主并不是她心甘情愿效忠的君主,她要越过她的父亲,顶着陈家家主的名号,带着陈家身后代表着的富贵与四通八达的商路,还有在各国散布的耳目眼线,发誓对我效忠么?

    这不得不说,是个强而有力的诱惑啊……

    “那么敢问未来的陈家家主,谁可让卿心甘情愿臣服屈就啊?”

    陈小鱼心中大喜,言道:

    “此人远在天边,近在眼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