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bet金宝博官方网站 > 修真小说 > 御剑江湖 > 三四、力量凝聚

    看着那些瓢泼下来的大雨在自己的身旁纷纷披散开,京兆眉摸了摸鼻尖,嘴角露出一丝残酷而诡秘的笑意,喃喃地道:

    五年之前,师父总是那么得讨厌我,可是,现在,当我游历江湖,重新回到洪门的时候,他却已经变了,变得对我是如此得信任。

    这是因为五年的时间已经冲刷掉了隐存在他脑海中的那些憎恶,还是因为他也知道今晚将是一个不平静的夜,想依赖于我?

    其实,今天当他回到洪门的时候,本就已经做好了被辱骂,被嘲讽的心理准备的,可是,出乎意料的是,师父却什么话也没有说。

    而今天师父对自己那份超乎寻常的亲切,实在让京兆眉有些惊讶。

    他突然想起了以前的时候,师父对他的种种苛刻以及刁难,简直让他以为今天的师父是个替身。

    以前,当他在跟师父说出自以为完美无缺的想法的时候,师父总会一脸憎恶地对自己大声呵斥说,

    眉儿,难得上天赐予了你如此聪慧的头脑,可是,如果你总是用它来满足自己的个人**的话,你一定会后悔的。

    你应该学着用你的聪明你的智慧去试着帮助其他的人,让别人分享你的喜悦,你的成就,而不是自鸣得意。

    如果你要是还这么继续冥顽不化下去的话,那么,真是糟蹋了上天赐予你的这样聪明睿智的头脑。

    这样,你即使留在洪门也没有什么意思了,我希望你马上从我的面前消失,不要让我再看到你这张让人憎恶的脸。

    师父总是对自己这么苛刻,无论他做了什么,师父总能找出责备自己的理由,言行举止之间都对自己充满了憎恶。

    他不知道师父为什么会这么讨厌自己。

    仔细想想,自己除了头脑比别人聪明之外,好像也并没有什么惹人讨厌的地方。

    或许,正如师妹洪柳所说的那样,师父之所以对自己如此得苛刻,是因为对自己期望太高的缘故吧。

    五年前,记得他在遭受了师傅最严厉的拿出呵斥打算离开洪门的时候,师妹曾经跑过来跟他解释说,

    四师兄,虽然阿爹对你总是那么得严厉,苛刻,仿佛什么事都针对你,可是,请你一定要相信他,他对你绝对没有什么恶意的。

    这是因为,他对已经可以称得上是江湖第一智者的你有着更高的期望,不希望你走错了路而已。

    可是,真的如此吗?

    哼,或许吧。

    要不然的话,今天,在这个大敌当前剑拔弩张的日子里,他就不会突然对我这么亲切,对我这么信赖了。

    我一定要把那个已经被江湖传说得神乎其神的不死凤凰击杀在这片死亡森林里,让他明白我这个江湖第一智者真正的实力。

    或许,他以为我如此卖力在这片死亡森林狙杀不死凤凰真的是为了洪门的安危,是为了报答他的养育之恩,其实……

    想到这里,他的嘴角忽然露出一丝诡秘的笑意。

    这笑,与死亡森林中的枝繁叶茂勃勃的生机显得是那么得格格不入,其中,带着残酷的血腥的气息。

    而这个时候,雨,下得更大了。

    钻石般的雨滴连续不断地落在树叶上,枝干上,相互敲击在一起,发出一阵阵清脆而悲凉的声响。

    这声音却带着死亡的气息。

    或许,是为不死凤凰奏响的死亡序曲。

    可是,京兆眉原本镇定而平稳的身体忽然震动了一下,因为他忽然发现,在这雨打树叶的声音中却夹杂着……

    夹杂着其他的声音……

    是什么声音呢……

    对啦,是陌生人突然闯入者死亡森林之后树木发出的悲鸣。

    世间万物,皆有生命,世间万物,皆有生灵。

    动物在遇到陌生的物体闯入的时候,会发出惊讶慌乱的举动,而植物在遇到陌生的物体闯入的时候,同样会发出慌乱的悲鸣。

    而这种悲鸣,只有将自己生命的频率与树木生命的频率融汇在一起,放在同一个频率上,才能感觉得到。

    而在如今的江湖中,能够将自己与树木的生命融为一体的,恐怕只有他京兆眉这个第一智者了吧。

    凄凄冷雨,漫漫长夜,在这遍布了死亡气息的森林里此刻居然有外人闯了进来,究竟是什么人?

    难道是不死凤凰?

    想到这里,京兆眉全身的神经忽然收紧。

    而他那漂亮如处子的脸上也跟着蒙上了一层严霜,步子加快,一个纵身,便跃上了森林中最高大的一棵冷枫的树梢。

    他整定身形,调整呼吸,尽量隐藏自己的行动,将自己的身体的节奏完全与这森林,与这夜雨融汇在一起。

    然后,四处遥望了一下,顺耳倾听那个异样的声音传来的方向,以此判断那闯入者所在的具体位置。

    京兆眉的身形岿然不动,安详得犹如攀爬在树身上尽情地吸收雨水的滋润,含苞待放的紫罗兰。

    而头顶上那些哗啦啦地越下越大的雨,则被他体内凝聚起的那股真力形成的结界格挡在了外面,就像是落在弧形的窗台上一般,纷纷四散开去。

    京兆眉伏在冷树最高处那根树枝的尽头,四处望了一下,可是,四周却安安静静的,只有雨打枝叶的声音。

    来人仿佛已经意识到自己的行踪被发现了,所以,就赶紧将自己的声息与这漫天的森林树木雨滴融合在一起。

    京兆眉的眉头微微地皱成一个“川”字,右手直直地伸展,微微下斜,呈一柄出鞘的利剑的形状,暗忖道:

    哼,无论你来的是谁,只要闯进这片死亡森林里,就绝对逃不掉的,我绝对不会让你活着回去的。

    京兆眉的身形虽然仍未动,可是,笼罩在他周围的那个由全身的真力凝聚而成的空气罩子般的结界却开始慢慢地收缩,收缩……

    慢慢地收缩成一件透明的雨衣的模样,紧紧地裹在身上。

    那些洒落下来的大点大点的雨滴几乎是贴着他的衣服落下来的。

    可是,这并不是因为他身上的这层结界突然被那闯入者的身上所散发出来杀气所凝固,正在慢慢地减弱的缘故。

    而是京兆眉正在慢慢地收敛气息,将浑身的力量凝聚在一起。

    而当他将这层空气罩子一般的结界收缩到最小的时候,也就是他的力道最强,马上就要发出攻击的时刻。l0ns3v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