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bet金宝博官方网站 > 修真小说 > 萌狐悍妻 > 第七十九章 剑影如梦

第七十九章 剑影如梦

    小白狐窝赵英彦和云河之间,小白狐与云河直接撞脸了!

    “噗!”小白狐直接喷鼻血。

    云河默默地道歉:阿衡,对不起啊!我不是故意撞你的,痛不痛啊?

    “殿下,我没事。”小白狐捂住鼻子狂摇头,一脸满足的表情,眼睛都笑歪了。

    都流鼻血了,真的没事?

    云河汗了汗,他得奇怪了,刚才自己的唇好像撞到的是小白狐的嘴巴?为啥小白狐流的是鼻血了?

    被狐殿下间接亲了,花痴的小白狐不流鼻血才怪!也就某人面对可爱小动物不但没有免疫力,连反应都迟顿了,完全没考虑到对方是披着小动物皮的老古董了。

    赵英彦感觉到背后两人奇怪的气氛,剑眉蹙了蹙,他只恨后背没长双眼睛,心里纳闷地骂:切!你这个为老为尊的狐族长老又趁着我没空,对主人做了奇怪的动作!

    不过,他现在没功夫管这事儿了,因为那些影傀已经像一群饿狼似的朝着他张牙舞爪扑过来。

    “锵!”的一声,赵英彦再次亮出系在腰间的天星剑,但凡挡住他去路的傀影都被他一剑砍成两段。

    “滋滋滋……”

    被砍中的影傀在空气之中消失。

    然而黑雾之中不断涌现出新的影傀,前仆后继,没完没了。

    赵英彦背着一人一狐,还要对付影傀,前进的速度越来越慢,后来影傀已经把赵英彦周围的空间都堵得满满的,数量之多一望无际没有尽头。

    赵英彦的体力在一分一分地消耗,而那些影傀仍在永无止境地不断增加。

    剑影如梦,黑影重重。

    赵英彦累得大汗淋漓。

    不知多少次,云河差点被影傀的利爪刮到,是赵英彦拼了命转过身,用自己的身躯替云河挡下了。

    赵英彦的膛前、双臂和脚……全身被划了无数道血口子,但这丝毫没有影响到他。

    他的表情依然那么冷峻,眼神依然是那么坚定,没有一点的痛苦,剑气依然是那么凌厉,挥剑的动作依然是那么快,快得常人用眼睛无法捕捉到!

    他毫不吝啬地挥霍着自己的体力和鲜血,仿佛受伤的,洒血的并不是他的身躯。

    他每挥一剑,伤口处的血珠就撒落一串。

    黑雾之中,剑影飞舞,血雨交溅,背上的云河看得惊心动魄。

    在影傀出现之前,赵英彦曾经劝过他,要不要停下来,歇一歇。

    但他拒绝了。

    因为他害怕,希希女神连一刻都等不下去了。

    他已经失去了父母,失去了弈文太傅,失去了水剑师父,他不能再失去希希!

    那么现在为了成全他,赵英彦用生命和鲜血帮他争取时间。

    看着赵英彦挥落的血,云河难过极了,泪水在眼眶里打转,脊背轻轻地颤着。

    “主人,别哭。只是一些无足挂齿皮的外伤。”

    耳边,传来赵英彦温柔的声音。

    云河没想到,在激战之中赵英彦居然还冒险分神来安慰自己,他不但用生命保护自己,甚至还无微不至地照顾自己的情绪。

    云河再次被赵英彦所感动,眼泪终于忍不住,像珍珠般撒落。

    看到赵英彦只是一句话就把云河惹哭了,夹在两人之间的小白狐恼火地大吼:“人族小子,警告你,别用撩妹的技能撩我家殿下!”

    “是吗?难道要学你那样,得了便宜还卖乖?”赵英彦冷笑着怼小白狐:“刚才到底是谁亲了主人?”

    呃,自己做了什么好事,这小家伙心知肚明。

    小白狐一张狐脸顿时红得不能再红,被赵英彦呛得无话可说!

    “算你狠!”小白狐只好便嘴了。

    这护主狂魔,要么不说话,一说话就其毒无比。

    赵英彦和小白狐这么一闹,云河又被他们逗笑了。

    从悲伤的情绪之中回过神来,云河认为不能再这样下去,否则小彦会撑不住的!

    自己必须想办法解决这些影傀!

    紫莲是影傀的克星。

    只是自己灵力耗尽,气海空荡荡的,无法启用紫莲。

    哪怕是一丝灵气也好!就能把紫莲召唤出来!

    云河大力咬了一下舌,一点腥点润过咽喉。

    狐血中带着天狐皇族的力量,这瞬间隐藏在他灵魂之中的紫莲再次与他的心意产生共鸣。

    “轰!”的一声,在危急之时,云河发挥出极限的潜能,额头原本黯淡的紫莲图纹再次发光,本来空荡荡的气海一下子被势如山洪的紫色灵气充盈。

    云河就像一根本来被风吹熄的蜡烛,瞬间剧烈地燃起来。

    赵英彦突然觉得背后一轻,主人不见了!

    紧接着,他眼前出现一片梦幻的紫霞,在袅袅的烟紫之中,一个长身玉立、银发飘逸的身影渐渐出现,这不是他的主人还能是谁呢?

    但见云河左手抱着小白狐,右手轻轻往前一拍,一道紫色的祥光贯穿了前方那片没有尽头的黑雾。

    紫色的亮光就像冉冉升起的初日,光芒不断扩大,很快就照耀了整片空间。

    所有漆黑的角落都被照亮,那些影傀就像不见得光的鬼魅,无处可躲,鬼哭狼嚎着逐渐消散了。

    黑雾散尽,紫色祥光化作星星点点的灵气,如梦如幻地点缀着周围的虚空。

    当那些灵气沾到赵英彦身上时,赵英彦惊讶地发现,自己身上的外伤全好了。

    “嗷嗷……”云河怀中的小白狐开心地嚎叫着,尽情地吸收着紫莲的光芒,小白狐补充了不少灵气,变得更活泼精神了。

    “这是主人的力量?”赵英彦被震撼到了。

    云河站在星光之中,他的背影笔直如竹,银发飞瀑,青衣飘举,翩翩若仙,看得赵英彦一阵心驰神往。

    “主人!”赵英彦忍不住唤了他一声。

    云河低眉回眸,那苍白的脸颊仿佛映着返照的晚霞,依然是美得空灵绝世,却是有种淡淡的哀凉。

    赵英彦突然觉得有些不安,他担心主人透支过多灵力,这样下去会有性命危险。

    他很想跟主人说,不要再前进了,可是他知道主人一但决定做的事情,谁都阻止不了。

    那么自己唯一能做的,就是继续支持主人,尽全力为主人披荆斩棘。

    所以千言万语到嘴边只变成了一句话深情的话:“主人,我们一起并肩作战吧!”

    “小彦,谢谢你如此理解我。”云河温柔地笑了笑。

    这笑容比晚霞更绚丽,看得赵英彦痴痴的醉了。

    小白狐看到云河突然用一招就将眼前的影傀全净化了,还美得不要不要的,不由得天真地问:“殿下,你好厉害哇!你是不是完全恢复了?”

    “是的。”云河微笑着抚了抚小白狐的脑袋。

    小白狐高兴地摇了摇尾巴道:“太好了!那我们现在就去收拾孟飞熊!把王妃救回来!把狐仙堡抢回来!”

    小白狐充满了雄心壮志,赵英彦可不这么认为,他脸色一黑,心里吐槽:老古董,你连主人现在的状态有多糟糕都看不出来,你这十几万载的岁数是白活的吗?还好意思说自己是狐族长老?

    小白狐又神气地蹲在云河肩膀上。

    云河和赵英彦继续向城主府深处跑过去。

    另一方面,坐在主殿上的孟飞熊看着幻镜之中正不断朝着自己逼近的一主一仆,气得咬牙切齿,片刻,他用阴沉地声音笑道:

    “云河,就算你拥有净化影傀的能力又怎样?经过这一役,你的灵力消耗得所剩无几了吧?我的影傀无穷无尽,你有无穷无尽的灵力吗?我已经为你精心准备了一份大礼。哈哈哈!”

    那疯狂而阴沉的笑声不断在阴森森的主殿里回荡着。

    云河和赵英彦在前进的过程之中,又出现了不少影傀,这些影傀不是被赵英彦的天星剑消灭就是被云河的紫莲所净化,他们费力地激战着,杀出一条血路,终于踏进了外殿。

    “哐哐哐……”

    金属撞击的声音。

    外殿正央的柱子上,一个鲜血淋漓的人被铁链绑着吊在半空之中。

    这个人双脚离地三尺,铁链在晃动着,那双脚也像钟摆似晃动着,仍有鲜血从伤口渗落,在脚下的地面溅满了斑斑点点的血迹。

    长发披散下来,遮去了半张清俊的脸,双目紧闭却愁眉深锁,仿佛陷在梦魇中醒不过来,嘴角还涎着的血迹就像忧伤的红色小溪。

    这个人被鲜血淋漓地吊在这里,仿佛就是为了给云河看,警告他再继续前进的下场。

    云河被眼前这一幕吓了一跳!

    尽管这个人低着头,脸大部分还被头发遮去了,但云河还是一眼就认出他!

    竟然是裘海!

    宫奈最珍视的人……

    “云河,这就是我送给你的礼物,是不是很惊讶?相信你也认识这个人吧?他就是黄泽麾下实力最高的裘海。”

    这时,外殿里突然响起一阵年轻而阴森的笑声,但四周没有半个人影。

    隔空传话的人正是孟飞熊。

    云河眼神沉重地说:“裘海是护城队的人,你为何要如此对待他?”

    “云河,黄泽和裘海做了什么事,你心知肚明,他俩都死有余辜。要不要我再说得清楚一点?裘海跟黄泽经受不住宫奈的蛊惑,暗地里答应跟宫奈一起投靠你,对吧?”孟飞熊冷笑道:

    “黄泽突然失踪了,裘海为了找黄泽,不得以跑到城主府求我,他以后背叛我的事就无人知晓,存着一丝侥幸心理,可惜若想人不知,除非己莫为,他们一定做梦都想不到,我对他们的一举一动了如指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