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bet金宝博官方网站 > 穿越小说 > 布衣锦华 > 第一七零九章 兵变

第一七零九章 兵变

    宁淏也是看着华锦这样了,多劝了一句,骂人总是不好的,并且,华锦这样生气,他在一边看着也跟着难受啊。

    “而且,这事情是都赶上了,如果不是闹了你被刺杀的事情,慕容桓也不会被气的过去质问,所以现在算是因为谁也没有用,不如咱们看看,怎么做对咱们的影响是最小的吧?”宁淏牵着华锦在院子里散步,好好的安抚华锦的情绪。

    其实别看华锦是拿着爱笑爱闹的,但是这都是外表,内里华锦真的是个情绪起伏不会太大的人,她自己前世是心理师,见的多了,真的是几乎没有什么会让她一下子就激动之类的了,除非涉及到她本身的一些关键的事情之外。

    所以这一次华锦的跳脚和各种乱七八糟,就只能证明这件事对华锦来说,还真的是个麻烦事。

    “还有,事情已经出来了,咱俩的时间也不多,估计一会儿师兄们就会过来,你觉得呢?”现在这个情况,秦尚任他们也会察觉到出问题了,不可能不来找华锦问的。

    “师兄,你真的是过来帮我的吗,我不要面对,真是够了,没完没了的,烦死我了!”华锦是真的头大,不过也知道宁淏说的是实在话,挥手两人进了空间。

    气鼓鼓在在一边生闷气,宁淏看她这样,过去给华锦泡茶“好了,我知道你郁闷,可是事情都发生了,对吧,咱们想想办法怎么解决吧!”

    华锦叹息一声“师兄应该知道,现在不可控的因素太多了,我不知道付御医是怎么做到让那么多的御医没有察觉的,就算那些御医的确都是庸医,查不到,现在太子闹了这个事情出来,皇后不会只是为了一个付御医让自己的儿子这般冒险,她要的是宁嫔的命,但是宁嫔已经给他们所有人都宣判了死期,如果宁嫔这时候死了也罢了,咱们之后接手,但是如果现在刺激的宁嫔突然行动,一切就进入更大的失序,咱们要怎么做?”

    华锦说话的时候把自己之前画下来的那个图展开,这赫然是目前整个京城涉及到皇位之争的所有的势力,仔仔细细,清清楚楚,每个势力的心思,还有大概会做得角色之类的,华锦也都记录的清清楚楚“师兄你来看看,这么多的人,一旦不按照之前的计划进行,你知道结果是什么?”

    “兵变!”华锦到底在说什么,宁淏如何不知道,京城的守城军不说,外面等着几天后征倭的人一直都在,而且粮草非常充足,本来华锦不担心这些人的原因是,在慕容桓死之前,这些人就会出征了。

    慕容桓会病倒,这是宁嫔的安排,她不会让慕容桓真的出征,军队有她的人,那些人会在战争中夺取兵权,而且军队只要出去了,按照这个社会信息传递的速度,等他们知道的慕容桓死了,宁嫔携新君登基的时候,一切都晚了。

    而华锦本来的计划是卡在宁嫔杀死慕容桓的节点上,她代替宁嫔的位置,她来辅助新君登基,宁嫔背后靠着的是世家的支持,而华锦的背后则是天下寒门,其实也就是他们王明一派,为什么秦尚任和张璞他们都这么帮华锦,不仅仅是因为她是他们的师妹,他们护着她,也因为,他们都知道,慕容桓虽然可以信任他们,可是他求得是制衡。

    可是没有一个臣子是希望自己被人制约着的,如果华锦的计划成功,他们这一派将会成为天下寒门的代表,世家力量被全力制约,而新帝则是会支持他,实在话,华锦会名留青史不假,可是他们所有人都会因为这一次的事件,也不再只是一代贤臣,他们可以列表成传。

    平凡时代里的一个普通的大人,和一个改换天地的大臣,想做哪个,根本不需要想,所以在秦尚任和张璞才没有一点点的心理压力的做现在的事情,顶在前面的是华锦,他们也都有好处,干嘛不做。

    也因为知道华锦到底在做什么,所以这意外出来了,秦尚任他们不可能不来找华锦的,这也是为什么宁淏知道消息之后马上来找华锦,就是担心她自己没办法解决,为难什么的,虽然现在华锦的确也是在为难的。

    他提前过来,借助空间的时间差,提前和华锦商量出来办法,也好应付接下来的事情,只是他现在也知道,这个状况的确是很复杂,可以说是目前为止他们遇到的最复杂的情况了。

    一旦真的兵变,不说华锦本来要做得事情能不能做成,这京城兵变,国家会乱的,那么多无辜的百姓也过不成日子了,这不是华锦和宁淏一开始想要的,他们自己是出身平凡的,所以也明白小老百姓到底每天都在担心什么,就是好好过日子而已,偶尔出来八卦一下事情,想的也是不要有纷乱。

    他们不想造成纷乱,他们只想这么平和的过渡,否则他们干嘛这么麻烦啊,华锦直接训练出来那些人出来,还不是无往不利,可是战争马蹄下的百姓要怎么生活,天灾已经是苦难,何必还要自己造成**呢?

    “战战兢兢,如履薄冰,到底还是变成了这个样子!”华锦咬牙,她步步为营,却到底敌不过上天的安排,事情变成这个样子,要怎么做。

    “小六,你觉得他们发现自己中毒的几率是多少?”即使这样,宁淏也必须找出一个切入点,想办法捋顺了现在的这些东西。

    “我不知道,我大概能知道宁嫔用的是什么药,但是走近我才知道这其中还有付御医参与才其中,如果是这个情况,就不仅仅是现代的医术,我学了毒老的毒术之后,就更不能够判断,但是以宁嫔和付御医的性格来分析,宁嫔的情绪显然现在有些不受到控制,她杀死夏欣然的时候便能看出来,付御医是非常谨慎的人,他是下药的人,我觉得他不会轻易被人抓住把柄!”

    既然都这样了,宁淏分析,华锦也跟着认真起来了,光炸毛有什么用,得解决问题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