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bet金宝博官方网站 > 都市小说 > 东晋北府一丘八 > 第七百七十七章 阴雄城外训子对

第七百七十七章 阴雄城外训子对

    姚苌的身边,姚兴咬牙切齿地说道:“这新平人也太张狂了,仗着城高池深,死战不降,父王,请你下令,四门同时进攻,我就不信了,他们能挡得住!”

    另一边的尹纬穿着一向紧身的皮甲,没戴头盔,仍然是纶巾包髻,与那些辫发垂辫的羌人将士们形成了鲜明的对比,他摇了摇头:“世子,不可操之过急,苟辅的军事才能很强,这些天来,我等土山,飞梯,地道等战法皆用,均不能奏效,现在我军士气低落,城中却是斗志高昂,只怕再打下去,非但新平不能打下,反而有部众离散的危险啊,大王,三思!”

    姚苌转头看向了姚兴,平静地说道:“兴儿,年轻不是冲动的理由,将来你要继我的王位,若是事事如此冲动莽撞,让我怎么能放心呢?”

    姚兴仍然有些不服气,说道:“父王,儿臣不觉得这时候应该退让,尹司马说的是再打下去,士气可能会有所下降,别的部众也会心生离意,但另一方面,如果我们这时候放弃,连个新平城都攻不下来,那前来投靠的各部一来没有在这次攻城中得到好处,二来可能对我们的实力有所怀疑,前一阶段他们肯来投靠,就是因为看到我军在三原大胜,全歼了一万秦军,这才看到了希望,可是如果新平城不破,那这个希望,又要破灭了。儿臣以为,要是这时候退,才会让部众离散,万万不可啊。”

    姚苌看着远处的新平城头,若有所思地说道:“兴儿,你说,这新平城孤城一座,为何就敢这样与我军对抗?”

    姚兴先是一愣,转而说道:“新平城久在岭表,长年累月与草原游牧部落为敌,民风强悍,守将苟辅,乃是氐人,家属这时候都在长安,所以不敢不出死力抵抗,毕竟这里城池坚固,我军缺乏攻城战具,才让他们有了信心守下去吧。”

    姚苌面无表情的看了一眼姚兴:“就这些?”

    姚兴的眉头一皱:“难道,他们还指望有援军吗?要说忠义之心,我可不觉得他们有,当年这新平城不是投降了桓温吗,那削去的城池一角,不就是秦国对他们惩戒么。”

    姚苌的嘴角边勾起了一丝微笑:“有点说到点子上了,尹司马,你来说说,为何前一阵苟辅主动与我们接洽谈献城之事,可是突然又闭城死守了呢?原来的情报说这城中兵士不足一千,可我们连日攻城,损失上万部众,但城中被杀伤的也不下两千人,他们这些兵是哪里变出来的?”

    姚兴抢道:“一定是在城中征集丁男民夫助守,一定是这样的。”

    姚苌的脸色一沉:“民夫和战士是一眼就能看出区别的!这些天四城防守的明明是精兵锐卒,我军几次攻上城墙都给赶了下来,他们的战斗力,超过我们本部老营的羌军,哪是民夫可以做到的?!”

    姚兴睁大了眼睛:“难道,苟辅还有什么强援相助吗?”

    尹纬上前一步,压低了声音:“大王,这些天我们派入城中的奸细,一个都没回来,这跟之前我们的预测一致,城中的豪强全都支持苟辅打下去,而他们对此非常熟悉,外人想混进去,难于登天,据我们最后一个探子十天前的回报,苟辅当时一边派人跟我们联系,一边联系城中各大豪强来议事,那次之后,苟辅就斩使拒守,看来,是新平的这些豪强要打下去了!”

    姚兴讶道:“这怎么可能呢?新平人有这么忠于苻坚?上次他们又不是没叛过秦,难道这十几年下来,就成忠臣了?我不信!”

    姚苌冷冷地说道:“他们忠的不是秦,而是自己的名声,还有在这岭表中千年传承的义气。”

    姚兴不解地看着姚苌:“孩儿不解,请父王明示。”

    姚苌叹了口气:“这里是岭表,没有关中那种大山的险阻,在这里需要直面河套草原上凶悍的游牧部落,几千年下来的打打杀杀,早把这里的人磨炼得凶悍善战,而新平作为北地郡治所在,更是将门兵家的乐园,尤其是城中的冯氏,乃是汉朝的大树将军冯异之后,世代将门。”

    “上次他们在桓温北伐时主动与桓温联系请降,不是因为他们顺风草两头倒,而是因为他们是汉人,看到汉人军队北伐关中,自然想去归顺。可是桓温最后还是扔下了他们撤了,而苻坚没有处罚他们,却是削去城墙一角,这种耻辱,其实比屠城更让这些新平汉子无法接受。这些年苻坚对他们很好,现在秦国有难,这些人为了一雪前耻,这回决定做一回忠臣,这并不难理解。”

    姚兴恍然大悟:“原来是这样。这么说,那些多出来的守军,就是城中各大豪强家族,比如这个冯家的部曲家丁了?”

    姚苌点了点头:“正是,冯家久居邻表,没少跟各路蛮族战斗,家丁部曲多悍兵锐卒,我以前见过那冯氏族长冯杰,他的手下,甚至有从辽东那里带来的高句丽和羯胡人,不是一般的凶悍。这些天我军用尽办法攻城,地道,土山,冲车,都用了,可是都不能成功,城中甚至有投石机可以反击,这证明有良将防守,只靠苟辅那点人,连一天都不可能撑下来的。”

    姚兴咬了咬牙:“那更不能放过他们,就这么撤了,要是我们这么一退,其他归顺我们的岭表各城的豪强,都可能再次反叛,站到秦国那边,就是死再多的人,也得把新平给攻下!”

    姚苌叹了口气,摇起了头:“兴儿啊,你也是熟读兵书了,难道王不可以怒而兴兵,将不可因愠而攻战,这个道理你都不明白吗?现在我军刚刚扬旗起兵,虽然有十几万部众,但多是归队的各路羌人和游牧匈奴人,这些人不能完全用去死战攻城,一来他们不会出死力,二来他们也是边打边观望,要是用得太狠,非但不会攻下城池,反而可能会逃跑甚至是叛乱,慕容垂现在在邺城就碰了这样的钉子,就是因为他只用丁零人和杂胡攻城,我能象他那样犯错吗?”

    请记住本书域名:。手机版阅读网址: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