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bet金宝博官方网站 > 言情小说 > 秦楼春 > 第六百三十章 当年

第六百三十章 当年

    岑嬷嬷哭哭啼啼地替太子妃辩解:“陈良娣这分明就是诬蔑!我们娘娘绝对没有做过伤害大皇孙的事!就算是曾经与大皇孙亲近不起来,心存忌惮,那也是因为陈良娣的所作所为太过分了!”

    太后娘娘坐在辇车上,由有力气的内侍拉着往东宫赶去。从慈宁宫到东宫,距离不短,平日里慢慢走着,也要花上两刻钟。如今事态紧急,太后已经命人加快速度了,但人拉车毕竟不如马拉车,只能说是比走路快一倍而已。本身太后就已经在为辇车的速度心烦,听到岑嬷嬷的话,更加烦躁了。

    秦含真跟在辇车的另一边快步走着。幸好她这几年一直有注意锻练身体,所以眼下还能跟得上辇车。但要她分心去跟岑嬷嬷搭话,她又觉得太费劲儿了,索性不开口,不插话,老老实实做个壁花。

    还好岑嬷嬷知道不能说太多废话,替太子妃辩解过后,又继续讲述太子妃与陈良娣冲突的经过。

    对于陈良娣的指责,太子妃唐氏当然不会承认。她只是对陈良娣有不满,与大皇孙疏远罢了,就算再害怕自己地位不保,在皇帝与太子真的露出口风来之前,她也没有伤害大皇孙的理由。况且,她直接对陈良娣下手,不是更好?大皇孙乃是太子殿下当时唯一的孩子,明摆着就是将来的皇位继承人。倘若她一直无子,陈良娣又没法再生出第二个孩子来,太子殿下又一直病弱,寿元不长,那么大皇孙很可能就会被封为皇太孙,日后直接继承皇帝的位置了。太子妃出身名门,幼承庭训,绝不会做出这等骇人听闻的事情来!

    然而陈良娣却不相信:“你当时已经有孕了!只是不曾声张罢了,以为骗得了谁?!我不过是个良娣,若没有了大皇孙,又怎么有底气跟你争?!你是担心我的儿子拦着你腹中胎儿的路了,想要铲除了我的儿子,好给你腹中胎儿腾位子!你只是没想到,你根本就没有生儿子的福气,肚子里怀的只是个女儿而已!”

    陈良娣激动地向太子哭诉,当年大皇孙忽然生病,她也不是没有怀疑过太子妃。然而,那时候她觉得太子妃没理由害大皇孙,就算已然有孕,生下了儿子,这庶长子也未必能跟嫡子相争。况且太子妃一直以来的形象都很好,十分贤惠,好象从来都不会跟人争闲斗气似的。陈良娣仗着儿子在正室面前嚣张得久了,见太子妃似乎只是默默忍受着,从来不跟她计较,便以为这是她的本性软弱,她并非好勇斗狠之人,也耍不了阴私手段,更因没儿子没底气,不会报复自己什么。那时节,陈良娣一直以为自己的儿子会因病夭折,是自己照顾不周,又或是宫人侍候不周,反正,只是意外,而并非有人故意害他。

    而在这时,陈良娣的娘家母亲,却对女儿说出了一个秘密。那就是她意外发现,大皇孙屋里的香炉中,还剩下曾经燃点过的药香残渣。这原是太医院送来的药香,可以滋养身体,太后、皇帝、太子、太子妃……连陈良娣这里都有,大皇孙自然也不例外。陈良娣每隔一两日就会在儿子屋里燃点这香一次,助孩子安睡。香是太医院用了几十年的老方子,对小儿无害,反而有益,断不可能出差错的。然而,陈良娣的母亲却老泪纵横,疑心这药香是被换过的,换上了陈家进上来的药香。陈家进上的药香乍一闻似乎与太医院配的药香并无不同,可事实上,里头却掺了别的药!

    陈家把药香献给了太子妃,本是不怀好心,想着倘若太子妃有个好歹,自己的女儿就有机会上位了。哪怕太子良娣无法扶正成为太子妃,只要没有新的太子妃出现,等到太子登基时,陈良娣自然便能被封为皇后。又或是等大皇孙日后登基,陈良娣就能顺势成为太后,再没有别的女人能跟她争!以太子的身体状况,太子妃若出事,他很有可能会不再续弦,这也是为了大皇孙着想。如此一来,陈家那点妄念,便有梦想成真的那一日了!

    陈家万万没想到,给太子妃准备的药香,会出现在宝贝外孙的房间里。如此说来,难不成大皇孙之所以突然发病,是跟做过手脚的药香相关?陈家为了避免旁人起疑,特地选在了人容易伤风的春天,献上了药香。倘若太子妃长时间闻这药香,就会出现伤风咳嗽的症状,然后慢慢咳血,病情加重,自然而然的就……如此想来,大皇孙的症状,似乎有好几样能跟这个对得上!

    陈良娣只觉得五雷轰顶。倘若她儿子的死,果然是她娘家献上的有毒药香所致,那这笔账,她又该找谁算?!献给太子妃的药香,如何会转到大皇孙的屋里?她问遍宫人,也只知道太子妃确实给大皇孙送过许多东西来,有各种玩具、糕点、药材、书本、文房用品……当中并没有药香,但东宫所有人的日常吃用,全都是太子妃指派分配的,太子妃用不着明言下令,也一样有办法把药香送到大皇孙屋里来。当时陈良娣只是沾沾自喜地想着,连太子妃也要巴结她儿子,给她儿子送礼,日常穿用也要处处用心讨好,哪里猜得到,这份示好当中还夹带着毒药?!

    陈良娣向太子哭道:“妾身只当太子妃是无心之失,把那有毒的药香当作是平日用惯的东西,送到大皇孙屋里去的,并不知道里头掺和了什么药。只因太子妃没有害大皇孙的理由,妾身心里虽然知道药是谁送来的,却没法告诉殿下,也没法替大皇孙鸣冤!这么多年来,妾身除了偶尔在太子妃面前说几句酸话,何曾有过失礼之举?!可今日听了太子妃所言,妾身才知道,原来她一直对我们母子怀恨在心!既然她心中怨恨,那么送到大皇孙屋里去的药香,说不定就是她故意为之!她知道那药香里头掺了毒,存心要害大皇孙丧命,正好为她腹中的胎儿让路!”

    太后听到这里,一时激动,大力拍了一下辇车的车窗框架,发出重重的一声响。抬辇的内侍吓了一跳,不由得停下了脚,前后几人节奏有些乱了,辇车一时有所颠簸,还是吴司言出声喝斥,众人才稳住了。

    太后深吸了一口气,狠狠地瞪向岑嬷嬷:“此话当真?!”

    岑嬷嬷哭道:“冤枉啊!太后娘娘,我们太子妃娘娘绝对没有做过这样的事!当年大皇孙的病,太医院人人都诊过脉,太后娘娘与皇上都是亲见的,确确实实是因体弱伤风,元气不足,方才使得病情加重。若说咳血,那更是没有过!我们娘娘甚至不知道那药香里做过手脚,若不是陈良娣提起,只怕这辈子都不会知道,陈家竟然还曾经这般胆大妄为!”

    太后眯了眯眼:“既如此,为何太子妃不曾因为药香而生病?”

    岑嬷嬷哽咽道:“我们娘娘当时身体不适……怀疑是有孕了,什么药都不敢吃,什么香都不敢点,连茶水都少喝了,就等着再过些时日,请太医来确诊。那时候老奴把宫外献上来的药香与太医院送来的药香一并收起来了,后来有宫人倒茶水时不小心,将所有药香都打湿了,只得扔了。那药香里头竟然掺有毒|药,别说我们娘娘了,就是我们做奴婢的,也从来没想过呀!”

    太后冷笑一声:“原来……你们娘娘那时就已经知道自己有孕了?”并不是在大皇孙夭折后,一时激动晕倒,方才由太医诊断出来的。

    岑嬷嬷无言以对,只能流泪道:“只是有几分疑心罢了,没有经过太医诊脉,哪里敢断言?”

    太后冷笑:“你们娘娘不老实,小心思多着呢。陈良娣更是愚蠢!”象这种无人知道她娘家做过什么坏事,她却一时激动,啥都给招出来的情况,太后真是从没见识过,颇觉开了眼界。

    秦含真也觉得大开眼界。就是不知道,大皇孙到底是因为什么死的了。倘若真的只是病弱身亡还好,如果真的是死在亲外祖家献上来的药香之下,那真是冤枉透顶。陈家不怀好意,存心要害太子妃,结果反而害到了自家外孙头上,最大的倚仗都没有了,平白葬送了女儿和自家的富贵,也可以说是因果报应了。

    只是,太子妃真的不知道那药香里面做了手脚吗?

    秦含真不敢断言,只是默默跟在太后的辇车旁,随同她一道来到了东宫。

    她们一行人在东宫后院门前,服侍着太后下了辇车,便急急往太子的住处赶。到了门外,她们却什么声音都没听见。本该有太子妃与陈良娣争吵的声音,如今却是一片静悄悄的。

    这是发生什么事了?

    秦含真跟在太后身边,抬脚进了屋门,顿时吓了一大跳。

    屋中,太子怔怔地站在那里,太子妃坐倒在地,满身狼藉,泪流满面,神色怔然。

    在他们夫妻对面的墙边地上,陈良娣萎缩倒在那里,双眼圆睁,身下流了一地的血,前方的墙面上,还留着一大片血迹,潺潺往下流淌。

    她这是……死了?!